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1章 少而有志(三)*.
    !

    这人就是徐正,刚才徐正见许海四人离开,而这三人明明可以离开却一直在辣手搏杀,所以便出手相助这些士兵,这一掌便是漂山掌力,徐正如今的武功已经随心所欲,对付这三人绰绰有余。

    徐正道:“名字尔等不必知晓,你们可是汪直手下?”那柳尘缘在暗处看着,看见徐正如此,自语道:“父亲的武功真是厉害。”平时柳尘缘只见徐正自己在习练武艺,这柳尘缘还是第一次见到徐正与他人动手,不由发出赞叹。

    此时雷衡一剑而来,这一剑毫无章法,全是趁着徐正不意而来,徐正心下一惊,奇怪这雷衡的剑法要旨怎么会与王守仁先生的所习练的武功要旨相差无几?

    但凡是习武之人,武功招式皆有一些套路,而这雷衡的这一剑根本没有套路可循,这与王守仁先生习练的未了体心经中的的武艺要旨“招随意动”颇为相似。

    当年徐正见过王守仁几次,王守仁特意向徐正请教了武艺之事,徐正对此印象颇深。心道:“莫非此人与王先生有什么关联?”原来那汪直平日对雷衡有所教导,雷衡也粗略领悟了汪直所教的武学精髓,只不过其远远不到家,这一招对付一般人倒是可以一击而毙,可是对徐正来说,这一招的速度还是不够。

    徐正倾身一侧,一招“树倒随风”使出,避开雷衡这一剑的同时,顺手将雷衡身子托去,显然是对其手下留了情面。

    那邓、李二人见徐正内力如此过人,这两人自认刚才一掌内力极大,然对徐正来说却是轻而易举地划去,两人的脸上现出了惊恐之色,见徐正与雷衡说话,心下也不敢小觑,皆暗运内劲,想着一会动起手来,立即全力而上,与雷衡一道围攻徐正。

    雷衡往前几步,道:“是又如何?”徐正将手中长剑扔在地上,道:“这么说来三位前来是做杀人之事的,是么?”雷衡正要言语,李庆扬先语回道:“是又怎样?不是有怎样?”

    说着这邓、李二人来到了雷衡的身边,邓秋成道:“我们三人联手,未必会输给此人。”此时一士兵对徐正道:“这位大侠,那四个人跑了,这三个人万不可放过,他们可是杀了我们好多兄弟,害死了不少百姓。”

    徐正对那士兵点了点头,道:“你们暂且不动手,不然死伤会更多。”那士兵心知心知会出手相助,面有喜色,道:“我们便围着不攻。”

    徐正对雷衡三人道:“既然三位手上有无辜之人的鲜血,今日在下就来领教三位的高招。相烦指教了。”雷衡冷笑道:“你也是个是非不分之人,上来罢!”说着其突然将长剑扔在地上,大步跨向前,接着横掌挥出,这一出掌的速度甚是快捷。

    徐正避过,又见邓、李如雷衡一般招式接着打来,连连而来,进退攻守颇有章法。

    这一阵法叫做“一口三舌阵”,乃是青竹派武功里的的高明阵法,一招三连而出,因为邓、李二人的长剑被徐正拿去,为了与这两人使出这一阵法,雷衡只能丢掉手中的长剑。

    徐正一连抵挡了数十招,雷衡三人见徐正疲于应对,更是紧攻不止。

    三人见徐正躲避,再出同一招“三山望海”,徐正以无鼎掌法相对,这三人每一招都是三连而出,徐正拳脚全用而抵御。

    暗处的柳尘缘心道:“这三人的武功真是奇异,不知道父亲如何应对。不过这三人也太不讲究了,居然三人对付我父亲。”想罢却见雷衡主动停下,那邓秋成和李庆扬剑雷衡不动,自也不动作。

    雷衡对徐正道:“大侠果然武功过人,然为害百姓的并非我们,真正为害百姓的那四个人已经走了,你们弄错人了。”徐正道:“你们身为海匪,干的事情还不是半斤八两么?这等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居然还自认如此。”

    雷衡正想要解释,那李庆扬道:“师兄,干嘛跟他解释,我们又不是胜不过他。”说着见邓秋成持着三把剑而来。原来这邓秋成趁着雷衡与徐正说话之机将徐正仍在地上的长剑捡起,拿给了雷、李二人。

    邓秋成道:“这位大侠,我们今日就不分胜负誓不罢休。你要是输了,这些士兵就不阻拦我们三人接着去办事,你要是赢了,那就悉听尊便了。”

    徐正正要回答,却听见柳尘缘的声音传来道:“你们这三个人,一起来对付我父亲,已经是不要脸了,此时还欺负我父亲手无寸铁,真是不要脸至极,你们三人有本事就与我父亲单打独斗。你们敢不敢?”

    柳尘缘见这三人对徐正一人已经是占尽了便宜,此时又拿着长剑,而徐正却是手无寸铁,所以这才出来相骂。

    徐正道:“尘缘,这里危险,你到一边去,不得过来半步,你放心,为父不惧他们。”

    柳尘缘心想:“既然父亲这么说了,定是心里有数,我便如父亲所言,以免成了父亲的累赘。”雷衡道:“徐大侠,刚才的提议如何?”先前那士兵过来对徐正道:“大侠,此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们来对付他们就好。”

    徐正道:“此时让我遇到了,我必定要管。这三人我收下了。”那士兵拱手恭恭敬敬道:“在下蒋玉,是这一队人马的领队,敢问大侠的高姓大名?”

    徐正道:“在下徐正。”徐正此语一出,众人全部都大吃了一惊,柳尘缘在一边看着这些人的惊讶表情,心道:“父亲莫不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不然这些人怎么这个表情神态?”雷衡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徐正,幸会了。”说罢那李庆扬过来小声说道:“人言徐正武功过人,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啊,也就是内力上胜过我们一筹罢了。”

    徐正道:“没有想到我的名字连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海匪都知道。”邓秋成道:“可是今日看来也不外如是,不见得有什么过人之处。”满言尽是不屑。

    徐正对此早已不在意,反而笑道:“没错,徐正自认从来就是个蠢货,武功平平,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说着伸手示意,道:“请教。”

    雷衡三人再使“一口三舌阵”,长剑一运,同时使出了青竹剑法中的“青藤缠竹”。这一招可是青竹剑法中的高明招式,长剑旋转而上,快速而威猛,加以“一口三舌阵”之中,可说是不败的打法。

    徐正想着自己之前碍于雷衡的武功与王守仁有些许相似,便处处留情,不了这三人口出不屑之语,心里暗忖必要好好教训这三人一番,徐正见三人攻来,此时不守反攻,身子如闪电而动,左手持住雷衡的左肩,右手撑在其小腹,对雷衡使出了一招“顽童拨浪”,将雷衡远远地甩到了自己的身后去。

    徐正这一招的力道极大,雷衡被这一甩甩得失去重心,摔落在地上。

    徐正也不看雷衡,紧接而上对其后的李庆扬使出了“蛟龙翻江”,右手擒住了李庆扬的左肩,运力向上,将李庆扬一下往空中抛去了。

    此时紧接而上的是邓秋成,徐正一记漂山掌力打出,邓秋成只觉一股无形掌力将自己身子擒住,身子往左摔去。徐正三招之内打败了这三人。

    徐正道:“三位请教了。”说完那邓秋成落在地上。众士兵无不拍手较好,大赞徐正的武功高强。雷衡心道:“这徐正果然是名不虚传,我们三人皆是一招被其打败,此时不已纠缠,当全力离开这里才是。”

    雷衡说着大声道:“走。”徐正大喝一声道:“慢着。今日你们还想走么?”雷衡道:“我们打你不过,然走是没有问题的。”说着雷衡就突然出招,长剑嗖嗖,刺死了几个士兵,徐正这才明白,道:“尘缘,快跑。”

    然此时已经来不及了,雷衡来到了柳尘缘的身边,长剑抵在柳尘缘的脖子上。雷衡道:“徐大侠,你要么放我们走,要么我就此杀了你儿子。”

    柳尘缘却毫不惊慌,他看着邓秋成,说道:“‘这位大侠,我们今日就不分胜负誓不罢休。你要是输了,这些士兵就不阻拦我们三人接着去办事,

    你要是赢了,那就悉听尊便了。’这话不是你说的么,怎么此时我父亲赢了,而你们却变卦了,这哪里是一个堂堂之人的所作所为?”

    雷衡被柳尘缘说得老脸一红,低声无奈道:“小子,你说的对,我们是变卦了,我心里也不想杀你,然此时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雷衡说着对徐正道:“让我们三人走,我就放了他。”蒋玉道:“徐大侠,放了他们三人,其后之事由我们来。”

    徐正对雷衡道:“放了他,你们可以走。”雷衡道:“徐大侠,并非我们信不过你,我是信不过这些士兵,北面而行十里,你独自一人,到时候我自会将你的儿子安然还给你。”

    蒋玉伸手示意道:“请吧。”雷衡三人挟持这柳尘缘,往北而去了。

    雷衡三人走了十里的路程,便停了下来,雷衡对柳尘缘道:“小兄弟,实在对不起了,今日这样对你,这做法实在有失江湖之人的风范,然实在是不得已为之,望你见谅。你现在可以走了。”

    雷衡这番说话,让柳尘缘心中并无恶感,柳尘缘问道:“你们七个人都是海匪倭寇么?”雷衡道:“那四人的确是海匪,可我们却不是,我们顶多也就是海商,在海上经商的人。”

    柳尘缘乃知道其中细事,道:“你们是在骗人,这海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怎么经商?”雷衡道:“我们没有骗人,说了你也不明白,好了,今日之事对不起了,我等告辞。”雷衡说着就离开了。此时徐正赶来,道:“柳尘缘,柳尘缘。”

    柳尘缘道:“父亲我在这里。”雷衡三人剑徐正赶来,雷衡停下了脚步,李庆扬道:“你不怕徐正杀来?”雷衡道:“那些士兵信不过,这徐正还是信得过的。”雷衡说着对徐正拱手道:“徐大侠,刚才是在对不起了。”

    徐正没有理会,对柳尘缘问道:“尘缘,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奈何你?”柳尘缘摇头道:“没有。”

    雷衡道:“徐大侠,没有想到徐大侠还是那样行侠仗义,只是王守仁先生不在,不然你怎么会那么不辨是非,其后你若是遇到有人滥杀无辜,定是那四人或是官军所为,决非我们三人行径。徐大侠,我们三人告辞了。”雷衡说着就离开了。

    徐正被雷衡说得,心中暗道:“王守仁先生不在,明辨是非?他们到底要说什么意思?”

    柳尘缘剑徐正在发愣,道:“父亲,他们已经走啦。”徐正回过神来,道:“我们走吧,他日若在碰到他们,我定不会饶过他们。”

    柳尘缘道:“这些人刚才跟我说他们是海商,父亲,在海上可以经商么?”徐正对着海事全然不晓得,道:“这海上除了水就是鱼,这百姓又不是非要吃鱼不可,怎么经商,还不是依靠抢劫杀人,他们说这话全是骗人,换个说辞罢了。”

    柳尘缘心道:“看来我没有说错。”徐正对柳尘缘问这么个问题感到奇怪,问道:“是不是他们跟你又说了什么?”

    柳尘缘道:“没有,刚才我就是用父亲的这句话去反问他们,他们只是说我什么都不懂,就不说了,可是我现在看来,他们当时定是无可辩解了。”

    两人一连赶路,到了下午,两人已经到了距离海边百余米的地方,在空气中已经闻到了海水的腥味。

    两人下马歇息了片刻,徐正问道:“尘缘,你累不累,要不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歇息,然后再明日才去看大海?”柳尘缘隐隐约约听见了海浪的声音,道:“父亲,这是什么声音?”徐正道:“这就是海水拍岸的声音。”

    柳尘缘想道自己就要第一次见到大海,心中的喜悦难以抑制,道:“父亲,孩儿不累,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大海吧。”

    徐正想起之前赶路的时候柳尘缘生了病,道:“尘缘,你也不要过于兴奋,今天很晚了,海边风伤,你身体体质较弱,我们还是等明日再去吧。再说晚上的海边看不见什么东西,只是黑茫茫的一片而已,不如白天来的好。”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