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3章 满心忠义(一).
    !

    徐正与柳尘缘看过了大海之后,就往回而行,几日后就回到了彭融的府邸。

    彭融与徐正二人在一亭子里说起了柳尘缘之事,彭融道:“人各有志,这勉强不得也不好,既然他想要如此就随他,你所做不错。”

    徐正道:“有劳教导了。”彭融道:“这功名之事,一切就只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徐正走后,柳尘缘继续在彭融这里念书,彭融无事,便对柳尘缘多加指导,柳尘缘每每闲暇便向彭融问起王守仁之事,彭融话语中充满崇敬之意,道:“王先生可是一代神人也。”便对柳尘缘一一说起了王守仁之事来。

    柳尘缘觉得这彭融说的王守仁的事情比母亲说的更详细一些,所以每当彭融说起王先生之事,柳尘缘就是认认真真地听着。

    一日那彭融正在教导柳尘缘一生僻的典故,有一仆人前来告知,说那向谷之一人从京城回来了,彭融听了叹气道:“只有他一人回来了,定是没有中进士,其是我大弟子,他的两位师弟都高中进士,他的心里定是难过的很,去让他进来吧。”说着让柳尘缘下去了。

    向谷之来后,立刻跪在彭融面前哭泣道:“先生,弟子丢了先生的脸面了。”

    彭融道:“你也不必这么说,等三年之后,再去考个进士,若是不愿,你也是个举人,何愁没有功名。你也不必计较,大不了等个空缺,一样可以,你说这有什么不是?”明朝时只要考取了进士,马上就有了职位功名,而若是举人则需要稍等空缺,所以一般情况下秀才中举之后,大多都会去考取功名,只有少数会一直以举人身份等待空缺而为官。

    向谷之道:“先生说的是,三年后向谷之再来就是了。”

    彭融道:“向谷之你回来了就好,这不久就是家父的忌日,我当过回老家去祭祀家父,这府邸里的事情正好交给你了。”

    向谷之道:“是,先生。”

    彭融离开府邸之后,向谷之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苦读。

    柳尘缘见那向谷之心情苦闷,便端了一壶茶水给向谷之送去。刚进门,就听见向谷之道:“你来这干什么?”

    柳尘缘道:“没干什么呀,柳尘缘是专门来给师兄你送茶水的。”

    向谷之想起平时自己对柳尘缘的教导可是花费了不少时间,以致耽误了自己,他这么一想心里不免有些迁怒,向谷之道:“你是来看我笑话是不是?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不中进士,这都怪你。”

    柳尘缘心知这向谷之的两个师弟都中了进士,而自己却没有中,其心里自然是很难受,可是再难受也不能把迁怒与别人来把别人做一个借口,而且这柳尘缘刚才听说向谷之在彭融跟前痛哭流涕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瞧不上这向谷之,所以他听了向谷之的话,毫不客气地反诘道:“师兄我知道此时你的心里十分难受,所以给你送茶水来,你自己考不上进士,关我什么事,干嘛要把气撒在我的身上。你难道这样三年后你就考上进士了。”

    柳尘缘说罢把茶壶放下,转身就走了。

    向谷之大怒,骂道:“柳尘缘,你给我站住。”

    柳尘缘停下,却头也不回道:“师兄要干什么。”

    向谷之道:“我平时如何教你的,我是你的师兄,你居然这样对师兄说话。”

    柳尘缘心里也有气,回道:“师兄说话没有道理,考不上进士又不是柳尘缘的错,你这样对柳尘缘说话也不对。”

    这些年来向谷之还是第一次听柳尘缘出言与自己顶撞,此时他心里的怒气再也按捺不住了,道:“柳尘缘,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他拿着一根棍子,狠狠地打在了柳尘缘的后背,向谷之这一下力道平平,但是对柳尘缘这么一个身子疲弱之人来说可是惨了。只见柳尘缘被打得扑倒在地,忽然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吐出。

    向谷之气上头来,恶狠狠地道:“你敢顶撞我,就算是你父亲来了,一样会收拾你。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你。”说着一脚狠狠踢了柳尘缘一脚。

    这一脚正中柳尘缘的心口,柳尘缘只觉头晕目眩,胸闷气短。其扶着身边的一棵树干,全力站了起来,此刻的柳尘缘只觉得自己两眼昏花,什么顾不得了,他直往大门而去。

    向谷之大声说道:“柳尘缘,你居然跑了,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敢如此不敬,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我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

    柳尘缘被向谷之打得后背剧疼,在这剧烈的疼痛之下,柳尘缘的意识已然不清,他此时只想不让那向谷之找到自己,脑子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走,他迷迷糊糊地来到一小河边上,见河边有意小船,不知道是哪个渔人的,柳尘缘不管那么多,他直跳而上,解开拴着船只的绳索,任意东西,柳尘缘躺在的船舱里,就此昏沉睡去了。

    且说那向谷之见柳尘缘果然是一连几日没有回来,心下开始着急起来,毕竟这柳尘缘要是在自己手中丢失了,那可不好向彭融和其父亲徐正交代,向谷之等几人在丹阳一带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柳尘缘的半点踪影,直到彭融回来,向谷之立刻把此事告诉了彭融,彭融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不由得大怒,大声骂地道:“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何故如此?”向

    谷之自知有罪,道:“先生说的是,向谷之小肚鸡肠,对柳尘缘不起,对先生不起,对徐大侠不起。”

    向谷之说完当场就要撞头而死,却被彭融死死拦住,彭融叹了一口气道:“你要不要死,我说了可不算,只看我那朋友徐正如何说法,你跟我去见他吧。”

    说着那彭融立刻带着向谷之去见徐正,徐正和阳荷侍知道此事后,徐正只是叹气,而阳荷侍却是痛苦不已,道:“我那孩儿自小就受了不少苦头,如今小小年纪却找不到了,看来这下又要受苦受罪了。”

    向谷之当场表态此乃自己的过错,愿意一死。

    徐正道:“此事与你无关,终归是那孩子的脾气使然,让你费心了,这孩子在我面前一个样子,在别人面前又是一个样子,这般也是个教训。”阳荷侍道:“我要去找他。”

    那彭融知道此时不好待太久,拱手道:“徐正,他日我们再叙,现在我要回去了。”

    向谷之道:“此事实在是对不起。”徐正摇头叹气道:“这孩子实在顽皮,是我给你们添了麻烦,事已至此,也只能我去找他了,你们都回去吧,不必为此挂怀。”

    彭融等人离开之后,徐正对阳荷侍道:“让他去吧。”阳荷侍道:“可是我心里难受得紧,实在放心不下。”说着哭哭啼啼起来。徐正紧搂而道:“你的心情我怎么能够不知,还记得我们在柳树下得到柳尘缘的情景么?”阳荷侍道:“此事我怎么能不记得。”

    徐正道:“当时我们给这孩子取名柳尘缘,就应该知道这孩子当有一番尘缘之事,如今之事兴许是其命中注定的,我们不必难过。”

    阳荷侍道:“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徐正道:“当然要做,你留在这里,而我去外面找他,兴许过几日柳尘缘就回来了。”阳荷侍道:“好吧,你去找他,我这里等着。”

    且说那一日柳尘缘随舟而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到了哪里,昏睡了多长时间,醒来的后时间已经过了正午,柳尘缘一摸自己的后背,觉得这后背疼痛已经少了许多,柳尘缘正要划船靠岸,忽听岸边一个急促的声音说道:“船家,可否帮帮忙,救我一命?”

    柳尘缘之前就觉得自己死里逃生了一回,此时听到这个话语,心下一股凉意来袭,身子莫名一战。他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二十余岁的女子神色张皇,气喘吁吁地地站在岸边,那女子一身干练灰衣,只是脸色微黑,然仍然掩不住其秀美面容。

    柳尘缘只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美丽的女子,他脸上一红,竟然没有说话,那女子着急道:“我已经没有法子啦,你不救我我就要被那些坏人杀死了”

    柳尘缘道:“那那你你就快点上船来吧!”柳尘缘说着将船划到岸边,那女子大步而走,身子轻跃上了船,道:“快往河对岸而去。”

    柳尘缘依照而行,刚划了几下船桨,柳尘缘问道:“那些人很快就会前来么?”那女子道:“是的,所以我们更要快些过去对岸。”

    柳尘缘摇头道:“别人追来就会看见我在拼命划船,心里一定会生出疑惑来,所以这样反而不太好,这船当在这里停下才是。”

    那女子道:“这位小弟,若是待会有人来问,你可千万不要说我在这里。”柳尘缘见着女子神情十分紧张,还称自己小弟,不知为何,柳尘缘心里忽然觉得一股豪气升起,心想我一定要保护好这位姐姐,谁也别想伤害她。

    柳尘缘道:“姐姐你安心在此,你在船舱里歇息就好,我是不会说姐姐你在这里的。”柳尘缘说着拿起一根鱼竿,假意在垂钓。

    一会,果然有一众人跑来,互相说道:“不可能,她明明是往这里来了,我们已经包围了此人,怎么就让她跑了?”“不着根本不可能。”“难道她能够上天入地?”

    这个时候一人对柳尘缘大声道:“这位船家,你可看见一为女子?”柳尘缘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道:“什么女子啊,刚才这里就没有一个人来。”

    那人道:“你这小鬼,是不是在骗我们?”柳尘缘道:“别说话那么大声,没有看见我在钓鱼吗?你们吵到我的鱼了。”

    那几个人见柳尘缘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皆以为柳尘缘当不会说谎,只听得他们在一起商量道:“那女子定是乘着空隙逃走了。”

    忽然一人大声道:“不好了,要是这样她不是跑远了了,我们原路返回再找一遍,可别让她给跑了。”此人之言得到附和,其后这一干人全部都离开这岸边了。过了许久,柳尘缘对那船舱里的女子说道:“他们走了,我们现在可以慢悠悠地往对岸去了。”

    柳尘缘说完就在划船,那女子走出了船舱,道:“你真是聪明。”柳尘缘道:“不是我聪明,是那些人太好骗了。”那女子道:“人家可没有想到你一个孩子居然会骗人,且脸不红心不跳的。”

    柳尘缘道:“姐姐你和那些人是什么过节,为何他们要来杀你?”那女子道:“这其中之事说了你也不懂,总而言之是他们杀人放火损了我们的名声,我们来找他算账,而我反被他们追击了。”

    柳尘缘想起自己和父亲在那村子里的事情来,道:“他们是不是海匪倭寇?”那女子道:“你也知道海匪倭寇?”柳尘缘道:“我亲眼见过他们的行事。既然姐姐是被坏人追杀,那就说明姐姐是好人,看来我柳尘缘今日事是做了一件好事情。”

    那女子道:“你叫柳尘缘,既然我知道了你的名字,那我也把我的名字告诉你,我叫易真真。”柳尘缘道:“你是易姐姐。”易真真道:“柳尘缘,谢谢你了。”此时船已经靠岸,两人下了船,柳尘缘一直跟着易真真。

    易真真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你没有家人么?”柳尘缘于是就要把自己的遭遇说给易真真听,易真真哪有这般闲情,她打断柳尘缘的说话,道:“我现在事情紧,你不要跟着我,会有危险。”柳尘缘道:“易姐姐,我们会再见面么?”

    易真真道:“我们有缘再见。”柳尘缘看着易真真离开,心里想着易真真的那句话,心里想起了父母来,柳尘缘道:“父母大人,柳尘缘此次远离你们,心中对你们还真是想念极了。”

    便开始想路人问路,可是他向路人说起丹阳,却是无人知晓,柳尘缘的心里阵阵凉然,既然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丹阳在哪里,就说明自己乘船而去已经距离丹阳很远了。柳尘缘只知道自己念书的地方叫丹阳,其余都不知道,

    当有热心人都问起柳尘缘是不是山西丹阳,浙江丹阳,是村或是镇,柳尘缘都不知道怎么会回答,弄得那些人也没有办法,皆对柳尘缘道:“你这样我就算想要帮你,也无可奈何啊。”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