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4章 满心忠义(二)&.
    !

    夜晚将近,柳尘缘漫无目的在路上走着,忽然几声虫鸟叫声传来,在黑夜中显得阴森恐怖。柳尘缘不敢慢行,总是觉得身后有人在追跟着自己,柳尘缘心下莫名惊骇,便在黑夜中狂奔起来了。

    柳尘缘狂奔了一夜,直到东边天色渐亮,柳尘缘的心里才没有感觉到那么害怕了,柳尘缘经过这一晚,心里已经吓坏了,心想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一人在黑夜无人的地方了。

    柳尘缘来到一热闹集市,柳尘缘因为肚子里实在是饿极了,所以他不管那么多,开始沿街乞讨。

    一天下来柳尘缘也讨得了几十文钱,填饱肚子是没有问题了,晚上柳尘缘就在集市附近的一个寺庙里歇息,这寺庙长年香火,蜡烛日夜不熄,柳尘缘对黑夜恐极,此时在烛光之下他总算能够安然入睡了。

    就这样,柳尘缘白天乞讨,晚上才寺庙中过夜,其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几日。

    一天白天,柳尘缘照常去乞讨,路过一学堂,听见里面的孩子在先生面前背诵论语中的学而篇,好几个孩子都背不出来。柳尘缘见了自语道:“这么简单都背不好。”

    柳尘缘这一声音正好被那先生听见,那先生道:“你一个要饭孩童居然敢说这话?你能够完整地背诵出来么?”

    柳尘缘道:“这个当然能。”那先生笑了起来,道:“并非我说你,看不起你,你一个孩子就不要在这里骗人了。”柳尘缘道:“我没有骗人,你没有听我背诵,如何知道我不会呢?”那先生道:“说的有理,好啊,你就给我背一背这论语学而篇。”

    柳尘缘道:“若是我背出来,你得给我十文钱。”那先生道:“就算是二十文也无妨。”

    柳尘缘张口就来,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柳尘缘一口气背了出来,其中居然没有半点停顿思考。那先生听了瞠目结舌,对其下弟子骂道:“你们这些人,居然连一个要饭之人都不如,你看人家连书本也没有,只是听你们读了几遍,自己都背熟了。”

    其实柳尘缘是第一次经过这里,然这先生却以为柳尘缘在此听了一段时间。

    柳尘缘道:“我才没有听你们读过书,我其实是第一次经过这里。”那先生此时没有理会柳尘缘,反而对自己的弟子骂道:“我看你们恐怕连考个秀才都很难了,别说举人进士了。”

    柳尘缘见这先生不提二十文钱的事情,道:“先生真是忘性好大啊?”

    那先生道:“什么忘性好大?”柳尘缘道:“刚才我说我背出了论语学而篇,先生就给我十文钱,当时先生说就算是二十文也无妨。”

    那先生拿出十文钱道:“这十文钱给你了。”柳尘缘道:“还有十文呢?”那先生道:“你这孩子,居然那玩笑话当回事?”柳尘缘道:“先生自认当时自己说的是玩笑,可是我却不当是玩笑。”

    那先生无言以对,道:“你这孩子,还不走,不然我可就敲打你了,”

    这个时候只听见一人说道:“学思有快慢,这乃天生之事,这是谁人也强求不得,然勤能补拙,先生不必过于在意弟子们的习学之事。然诚信一事还是要做好的,不管是对哪一位,就算是小童也欺骗不得。”

    此时只见一年近六十神采奕奕的老者走来,那先生对这老者拱手道:“原来是王艮先生。先生教训的是。”说着又剩下的十文钱补上给柳尘缘。

    王艮来到了柳尘缘的面前,道:“你很聪明,你叫什么名字?”柳尘缘道:“在下柳尘缘。”王艮一听这么名字,只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心里开始思索起来。

    王艮继续问道:“你家在何处,父母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至于如此境地?”王艮看着柳尘缘的左手,又继问道,“你的左手是怎么了?”

    柳尘缘道:“我家在丹阳,我走丢了,不知道怎么回去。我父亲叫徐正。我的手因为骑马而受伤了。”

    王艮心道:“他的父亲是徐正?好像徐正并不住在在丹阳啊?”王艮道:“丹阳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丹阳?”柳尘缘摇头道:“我自己对其也不是很清楚。”

    王艮道:“我看你待会还是把事情的前后都跟我细细说说吧。你是不是身子有什么不舒服?”王艮见柳尘缘穿着破烂,浑身脏臭,此时的天气开始寒凉起来,柳尘缘衣着依然单薄,其身子本就看起来十分瘦弱,此时身子显出了病态,所以王艮才会这么问。

    柳尘缘道:“我没事,多谢先生关心。”王艮便将柳尘缘领回了自己的府邸中去,给其沐浴,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

    王艮让人准备了饭菜给柳尘缘吃,柳尘缘吃饱之后,起身向王艮作了一揖,道:“柳尘缘多谢王先生!”

    王艮道:“你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柳尘缘便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王艮道:“那向谷之是不对的,怎么能够对你一个孩子撒气,明天我送你回去。”

    王艮不知道这丹阳在哪里,刚才柳尘缘讲述的时候,王艮就问起丹阳是何处,是村子还是小镇,这柳尘缘全都不知道,所以王艮打算带着柳尘缘先往徐正之前隐居的圆山岭而去,再向当地人问问徐正去的丹阳在哪里。柳尘缘突然跪拜在地,道:“柳尘缘谢过先生。”

    王艮扶起柳尘缘,道:“不必不必。”这个时候一女子声音传来,道:“一个月多月就是先生的忌日了,每年这个时候就是门人论道的时候,三哥,你要是送这孩子回去,来不及了怎么办?”

    这女子就是童小双。

    王艮道:“这是徐正的儿子,我当要送他回去。他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认得路,不然你说我要怎么办?”童小双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和三哥一道去。”王艮让童小双带着柳尘缘去歇息,其后见了何心隐,想何心隐说了此事。

    何心隐道:“即然这样,师兄你去就是了,这里我来打点,一年一度的祭祀论道大典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何心隐可以办好此事的。”王艮听何心隐打了包票,这才放下心来。

    其回到自己屋子里就要歇息,童小双敲门进来问道:“三哥,此时又不是大事,你为何要自己去?”

    王艮道:“这未了体心经分为洗髓经和体心经两部,我是要遵照先生遗嘱,归还与少林寺和天穹派,少林寺好说,可是天穹派可就不知道在何处,我眼下送柳尘缘回去,就是为了让徐正帮我一个忙,将这体心经还于天穹派。”

    童小双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王艮道:“我知道你不放心我,那就与我一道去吧。这经书你拿着。”王艮把未了体心经交给了童小双,笑道:“那心学全册我们就自己留着。”

    王艮童小双带着柳尘缘一道上路。一路上王艮对柳尘缘照顾有加,三人走了三天的路,下午时分来到了一小山脚下。王艮道童小双道:“过了这里才会有客栈,我们先赶山路。”

    三人在山路上走了许久,天色渐暗,柳尘缘心中深惧黑夜,虽然有王艮和童小双在前后,心下仍是砰砰直跳,六神无主,只觉地转了一个弯又是一个弯,上下不知道多少个坡头,更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才来到一稍微宽阔的林地上。

    忽听到有人朗声叫道:“青竹帮门下弟子雷衡,见过王艮先生,我们一路跟来,十分辛苦,望先生留步几许。”这声音听来是由远及近,童小双道:“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三哥,我们快走。”

    柳尘缘反倒丝毫不惊恐,此时人多了一些,心里却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

    王艮说道:“既然被人跟来,定是有所误会,我们身正影直,何必要走?”王艮的话刚说完,就将几十个人穿过了周围丛林,柳尘缘接着月光看去,这每一个人都拿着刀剑,只是没有出鞘。柳尘缘认得那几人,为首几人就是雷衡,邓秋成和李庆扬。

    柳尘缘道:“原来是你们,你们到底好人还是坏人,你们这些海匪,怎么到这里来了?”雷衡往柳尘缘看去,奇怪道:“你这小孩,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柳尘缘道:“若是我没有记错,你们号称自己是好人,这我不清楚其中如何,可是的王先生是好人,你们杀了好人,那你们就是坏人。”

    雷衡道:“你个小鬼,我不想与你口舌之争。”王艮示意柳尘缘不要说话,然后对雷衡等人说道:“各位,我们跟青竹帮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过节,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没有澄清?”要知道这青竹帮本就不是什么名贵豪门大帮派,王艮自然是不知道的,雷衡笑道:“这其中没有任何误会,王先生可记得汪直?”

    童小双道:“当然记得,他给你你们多少银子?让你来找我们寻仇?”

    雷衡道:“他没有给我们银子难道我们就不能来找你们么?”童小双道:“不是如此,那就是你们只见有着过命的交情,今日你们来是为他报当日之仇的对不对?”

    雷衡道:“我青竹帮的帮主岂是一个小气刻薄之人,当日之事帮主心里早就已经忘记了。”王艮和童小双对视了一眼,不想这汪直怎么就成了青竹帮的帮主了。王艮道:“既然当日之事已经忘记,今日你们跟来是为何事?”

    雷衡道:“我家帮主说了,只要你们把那未了体心经中的洗髓经交出来,我们就今日就好说好说。”王艮冷笑道:“这洗髓经是少林寺的宝典不说,先师遗嘱也让我们物归原主,你们休想拿去。”

    雷衡道:“先师误会了,我们不说要得到洗髓经,只想借阅一个时辰。”王艮道:“半斤八两之事,他汪直休想。”王艮刚才听柳尘缘所说的华中,心里也明白了几分,这汪直的青竹帮定是为恶之帮派,这洗髓经定是不会给雷衡等人的。

    雷衡道:“我们意在先礼后兵,既然先生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王艮道:“你们这些海匪,我本也不想对你们有半点客气。”

    那柳尘缘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他走上前去,小声对王艮道:“先生,这些人武艺高强,不好对付。”柳尘缘料想王艮没有父亲徐正那样的武功,此刻定是斗不得的。

    王艮道:“此事你一个孩子不要管。”柳尘缘不想王艮为自己吃亏,道:“王先生,你为柳尘缘付出太多了,柳尘缘无以回报,如今柳尘缘只有舍命相助了。”

    王艮莫名其妙,问道:“柳尘缘,你胡乱说这话是何意?”说着就见柳尘缘大步而前,对雷衡等人大声道:“你们要的那未了体心经我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拿。”说着柳尘缘就往丛林里跑开了。王艮大惊道:“柳尘缘,你这笨蛋,你些快回来,他们会杀了你的。”

    这一群人料不到事情会突然这样,那王艮的话本来是在让柳尘缘回来,而雷衡等人听来却是武功怕柳尘缘被自己抓住了,雷衡对手下之人道:“分头给我追,别让这孩子给跑了。”而那王艮和童小双早就已经追去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