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5章 满心忠义(三)*.
    !

    柳尘缘从小在山里长大,在山中奔跑是其拿手本事,其先前独自在走陌生夜路,心里已被黑夜给吓坏,然此时的柳尘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心里一点也不害怕,

    其心中想起了母亲所教自己的“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这句话来,此时柳尘缘的心中算是真正明白了其中意思。柳尘缘在山路中四处奔跑,周围的呼喊声却是越来越近了。

    柳尘缘找了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方藏下,一会只听得拿下呼喊声逐渐消失,柳尘缘心想着这些人定找不到自己,想法刚过,就听见头上一人大喝道:“还不出来,不然我就拿剑刺你了。”

    这人就是邓秋成,他见柳尘缘不答话,一剑横劈,柳尘缘头上的杂草劈除去。邓秋成抓着柳尘缘的耳朵,道:“你这小鬼,给我出来,我看你能够跑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那王艮也赶来,他抢上两步,手中一支枯木向邓秋成打去,邓秋成自然退后,顾不得那柳尘缘。王艮伸手抓住柳尘缘,转身交给身后的童小双。王艮道:“这孩子在骗人,未了体心经不在他的身上。”

    邓秋成叫道:“三位既然都在,眼下我们也已经动了手,那就不管未了体心经在谁的身上,得罪了。”此时雷衡等人也为了过来,见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往王艮攻了上去。王艮一连几招而去,不落下风,反将邓秋成二人压制。

    雷衡一掌偷袭,童小双喊道:“小心。”那雷衡已经一掌击中王艮的后背,王艮运使真气一震,将雷衡震开。雷衡收身而去,道:“真是没有想到,王艮先生居然习得了一身绝世武功。”说罢暗忖王艮的武功实在厉害,雷衡这一掌下去,心里已经知道王艮武功的深浅,王艮道:“是你们武功太弱,试问你们此时还想拿走未了体心经么?”

    雷衡道:“好,既然如此我们来个比试,只要王先生破去了我们三人的阵法,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你看如何?否则就将未了体心经给我们借阅一个时辰。”童小双道:“瞧你说的,这样让你占尽了便宜了。”

    雷衡道:“公平的比试,哪有什么地方不公了?童小双道:“看起来是公平,其实你们三人是见单打独斗敌不过三个,却来起这套说辞。”雷衡道:“王先生,你看如何?”王艮心道:“他们人多势众,这样也是最好的办法。”王艮自问这三人打不败自己,自己打败了这三人后就可以从容离开。遂说道:“好,就如你所说,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雷衡道:“我雷衡说的话当然是算话的。”

    雷衡说着对李庆扬和邓秋成道:“布阵。”说罢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拔出长剑,与雷衡并排而站,雷衡再道:“出击。”

    这三人使出了青竹派的阵法“一口三舌”阵来,王艮武学见识一般,根本不识得什么阵法,此时剑这三人攻来,只是顺势接还了几招,心里立知这阵法的厉害,要知道先前这徐正遇到了这阵法,当时以极快的手法全力攻之方才破解,

    王艮此时的武学修为无法与那徐正相比,此时又是黑夜之中,王艮一人应对三人已经十分艰难,更别说想办法破去这阵法了。

    雷衡三人又使出了这讨巧省力的阵法,一时间将王艮攻得只能躲闪。柳尘缘看着这打斗场景,心想其当时父亲徐正对付这阵法的时候是以极快的速度出招,与这三人进行逐一地打斗,如此转换之下而将此阵法给破解了,他见王艮此时已经是凶险百出,

    每一下试图的攻招都被这阵法给以三攻对一攻之法而化解,急忙道:“王先生,要破解此阵法,需要极快的招式,否则根本就无法破解。”

    雷衡心知这柳尘缘当时见到徐正破解这“一口三舌”阵,而这王艮的内力极高,然整体的武功修为尚不及徐正。雷衡忽然一声下令,道:“撤阵。”王艮心下奇怪,这三人明明占据了上风,为何突然撤阵。

    只听雷衡说道:“王先生,这孩子说的固然不错,可是就算你知道破解之法,此时我看你也是有力无心,如何,是认输呢,还是与我们一直战到底。”

    王艮冷笑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你之所以停下来,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么?你休想!”

    雷衡道:“阁下武功若论单打独斗,的确是比我们三人高强一些,可是在这里我的人手众多,斗起来你王艮也未必得好,你看此时与我三人阵法相斗,明显你是落于下风,王先生,你当真要和我们一直斗下去么?”

    王艮冷笑道:“这还用问么?王艮自当与你们斗到底,不死不休。”

    雷衡长剑一甩,道:“好。那就让我们决出胜负来罢。”雷衡三人再使阵法而上。此时童小双见王艮处于下风,便对柳尘缘小声说道:“柳尘缘,你帮我一件事情可好?”柳尘缘道:“你要我帮你什么事情啊?”童小双借着幽暗夜色,将未了体心经悄悄地塞给了柳尘缘,柳尘缘道:“这是什么东西?”

    童小双道:“柳尘缘你要记着这东西你要交给少林寺和天穹派,无论对谁人,你都不可以说你身上有这东西,知道了么?”柳尘缘道:“我一个小孩,你们为什么不自己送去。”童小双道:“看在三哥对你不错的份上,你快答应我。”

    柳尘缘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童小双道:“我知道你是个孩子,我不需要你马上送去,一年两年也好,十年八年也罢,但是你终归要帮助我们完璧归赵,物归原主。”柳尘缘点头道:“好。”

    “一口三舌阵”的攻势却连绵不断。王艮连连拆招,终是百密一疏,被李庆扬的长剑划破了手背,王艮后退身子一滞,这“一口三舌阵”哪里会给王艮喘息之机,正要猛攻而上,那童小双适时出现,将王艮身子拉后。王艮道:“你参与作甚?”

    童小双道:“这阵法定是那汪直想出来对付你的,他以为他可以成功得到未了体心经,他所了,我们两人跟他们拼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们和汪直这些海匪得逞了,不然他们只会为害百姓。”说着附耳向武功说了自己的打算。

    王艮道:“好,就这么办,你还是这么机灵。”除了柳尘缘以外,众人根本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什么,雷衡道:“我说王先生,此时是我说话不算话,还是你说话不算话?”王艮道:“现在两人一道,你们三人尽管来就是了,”王艮见雷衡不说话,讽道:“怎么,多了一个女子,你们不敢迎战了?”

    雷衡道:“怎么会,就如所说的,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说着王艮与童小双两人反攻而上。童小双拔出长剑,与李庆扬打斗,这是童小双有意而为,这“一口三舌阵”除了能够以快制之以外,还有办法就是破开其一,进而破其阵。

    童小双如此一来,那“一口三舌阵”就无从使出了,此时只有雷衡与邓秋成两人与王艮交战,此刻王艮马上就占据了上风。那邓秋成被王艮一拳击中心口,他倒在地上喘息许久,见王艮与雷衡激战,雷衡暂时处于守势,却无性命之忧。

    邓秋成歇息几许,见李庆扬与童小双打斗,两人堪堪平手。邓秋成心道:“看这两人关系,定是一对夫妇,其破我其一,我也破其一。”想法之间,童小双长剑突刺,将李庆扬的左脸划破,鲜血流出,面目可怖。邓秋成拿起长剑,站立起来,此时童小双背对着邓秋成,邓秋成长剑一刺,正中童小双背心。

    童小双痛苦地叫了一声,那王艮道:“小双,你怎么样了?”童小双立即明白,自己必须装作无事,否则会让王艮分心。

    童小双道:“我没事。”此时柳尘缘眼睁睁地看着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将童小双打伤,童小双的后背鲜血汩汩而流,持剑倚立难以再战。而李庆扬却毫无怜惜之心,一脚狠狠往童小双的心口踢去。

    童小双被这一脚踢了后去。童小双口流鲜血,长剑脱手,整个人蜷缩在地。

    柳尘缘跑到童小双的身边,两手张开挡在童小双身前,叫道:“你们两个男的打伤了人家一个女子,你们这做法也真是太不要脸啦!反正你们也不要脸了,干脆杀了我就是了。”

    此时众人见童小双从怀中拿出了一本书,道:“你们不是想要这个么,我告诉你们,你们休想得到这未了体心经。”说着快速将这本书死得粉碎。

    童小双对柳尘缘勉力说道:“他们要是东西已经毁了。所以他们要杀的是我不是你。孩子,你快让开。”柳尘缘心道:“她这样定是在迷惑他们,让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未了体心经在我身上,让我得以安全脱身。”

    童小双见柳尘缘不动,道:“柳尘缘,你个小鬼,难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么?”童小双这句话别有深意,柳尘缘怎能不明白,柳尘缘缓缓走开,道:“柳尘缘不敢不听。”童小双道:“那你还不快走开?”走还是不走,柳尘缘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此时王艮正与雷衡打斗,斜眼一看,童小双吐血倒地,王艮道:“小双,你怎么了?”王艮立刻收招,却忘记雷衡紧攻而来。雷衡本就一剑打来,见王艮突然收招,扭头背对自己,便全力一刺,刺穿了王艮的右肩胛骨。

    王艮用尽全力一转身子,雷衡手中的长剑断去,势头不止,王艮一拳全力打出直往雷衡的心口,雷衡不敢小觑,收回半截剑横在心口,王艮这一拳虽打在剑身上,仍将雷衡打飞五米开外。雷衡倒地滚了几滚这才收住。王艮伸手将剑拔出,扔在地上,扶起地上的童小双,关切问道:“小双,你没事吧。”

    月光之下,只见童小双脸色惨白,王艮只觉得左手手掌一热,拿过一看,尽是浓稠的血水。王艮一看童小双的背心,知道这一剑已经伤的太深了。王艮将童小双扶坐,却是对柳尘缘大声骂道:“你这个害人的家伙,我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如此境地,你还是自己回家去吧,我可不会带你了,快滚!”

    柳尘缘呆住了,心里一时不知道这王艮大骂自己目的是让自己安然离开,其泪水流出道:“我不走。”

    王艮道:“你不走是么,那好,我看你走不走。”说着王艮拿起童小双手中脱落的长剑,就要砍杀柳尘缘。柳尘缘这一来就不得不离开了。李庆扬对邓秋成道:“这个小孩我们要不要抓住他。”邓秋成道:“这小孩与此事并无关系,让他去吧。”一旁的雷衡起身,对王艮道:“王先生,你输了。”

    王艮道:“我是输了,可是这未了体心经被撕得粉碎,你们拿去吧。”雷衡一看童小双的身边,有一片撕碎了的纸屑,自己就算是拿了有有何用,雷衡大怒道:“你这是在戏耍我们么?”

    王艮持剑起身道:“正是。要是我没有猜错,那汪直就是海匪,我二人怎么会将未了体心经该他?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出来,一来是为了将那小孩送回家,二来是为了将未了体心经物归原主,

    眼下看来物归原主是做不到了,但是你们也休想得到,要给他汪直,我宁愿将这未了体心经变成粉末。”说着一掌对地上挥出,一阵掌风扫过,地上的纸屑扬扬而起,月光之下就如白雪飘落。

    雷衡道:“既然未了体心经已经化为一连纸屑,那我们在此打斗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走吧!”李庆扬道:“帮主说过,要是完不成这事,就会重重责罚我们,当时我们也立下了军令状。”雷衡叹气道:“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李庆扬道:“师兄,你看这两人不就是活着的未了体心经么?我们拿着他们回去交差。”邓秋成道:“对,那我们就将他们二人带走,这样也算是交差了。”王艮冷笑道:“我王艮宁愿在此血战而死,你们休想得逞。”

    雷衡道:“王先生,你若是不跟我们走,那就只有强行而为了。”童小双道:“三哥,你过来。”王艮来到童小双身边,道:“小双,你感觉如何?”月光下,童小双的脸色苍白得吓人,道:“我不行了,你走吧。”王艮道:“小双,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入了王守仁先生的门下,而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此时我不走。”童小双微微一笑,臻首一坠,香消玉殒。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