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6章 满心忠义(四) //
    !

    王艮持剑而起,对雷衡等人道:“你们此时就算要离开,我王艮也不答应。要带就把我的尸体带去吧。”王艮说着身子快速回旋,斩杀了围观着的一人,长剑再起,有一连斩杀了两人。

    王艮此时纯粹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雷横见己方手下被王艮连斩三人,已然大怒,道:“那么眼下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给我杀了此人。”

    说着众人一拥而上,全力围攻王艮。王艮刚才眼看童小双死在自己的眼前,心中义愤之气骤升,此时这些人围攻正好拿来撒气,王艮大声说道:“事到如今,咱们死在一起便是,这些海匪我多杀一人,就是行了一分仁义。”

    这话显然是对这死去的童小双说的,王艮手中长剑刺削斩劈,招招皆是对着敌人的漏处而击,要是冲出重围是完全可能的,但他此时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心里只想着与童小双一道死在这里,手中长剑疯狂砍杀,杀得敌人惨叫连连。

    然双拳终究难敌四手,王艮只觉左肩一痛,已被人一剑砍中。王艮一拳打去,直将那人肋骨打断。此时其后背又一连中了几剑,王艮大吼一声道:“来吧,来啊。”李庆扬道:“我知道你想死在此,可是此时你已经受伤,识相的就自行了断,也好给自己留个全尸。”

    李庆扬这么说也是不想这王艮死前拼死而战,到时候说不准会斩杀了自己的兄弟,然王艮根本不理会。雷横道:“何必和此人多说,你没有看到此人已经癫狂么,我们不用理会他。”

    王艮死死抓住了一人的肩胛骨,一脚狠狠地踢去,众人清晰听见了那人骨骼碎去的声音,令人后背生寒。雷衡等人再围而上,交错之间,王艮再受剑伤。

    王艮手中长剑全力一劈,王艮狂笑道:“我一身武功,今日用来为民除害,我多杀一人,便是一分功德,好的很,好得很。”王艮手持长剑,逐一看着眼前之人,朗声道:“你们怎么不动手了,上来啊!”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斗知道王艮已经重伤,想要突出重围那是不可能的,然其临死钱的一击却未必是自己能够抵御的,雷衡看出了众人的心思,道:“各位想一想被他杀死的兄弟们,不要怕他。”

    众人再上之余,王艮心知此刻心中思绪万千,想起自己的一生种种,继而想起了那柳尘缘来。心道:“他一个孩子,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心意,知不知道我刚才是故意而为,若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希望上天护佑,让这聪明的孩子能够体会我的心意。”

    王艮长剑再起,不过他久战不休,此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一晃间再受了几剑,王艮血流不止,可说是危在旦夕。

    突然之间,只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此人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步法和手法动作极快,在场的每一个人被其古怪的招式打得长剑掉落在地,那人继而来到了王艮身边,道:“你们人多欺负人少,到底要不要脸?”

    雷衡道:“敢问阁下是谁。为何要管我们的私事?”那人道:“问我是谁,然后向我寻仇是不是?”雷衡一时语塞,因为其心里正是如此想法。那人道:“莫不是被我说中了吧?”雷衡道:“既然此时与你无关,你就不要管,你若是要管,他日我等当然要来寻仇。”

    那人道:“是么,我还就不怕你们前来寻仇,在下黑流门武小尤,他日有胆,你们就来我黑流门挑衅试一试,若你们有来有回,我武小尤从哪以后便爬着走路。”

    雷衡等人一听武小尤的语气,心下不免暗自抓一把汗,要知道这武小尤可是与徐正武功不相上下的厉害人物,据说当年败给徐正也只是半招之间,刚才武小尤对众人动手的招式就是仙人三式中的克器法,脚下的步法出自不定术,武小尤为表示对蓬莱子的崇敬,也称为蓬莱不定术。雷衡道:“原来是黑流门的武小尤前辈,久仰大名。”

    武小尤道:“今日之事我实在看不过,你们有什么事情不可了结的?”雷衡心道:“这王艮已经受了好十几处的剑伤,晾其有大罗神仙来也活不了了。既然武小尤来了,那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最好。”雷衡道:“既然武小尤前辈在此,我们当然是要给面子的。”

    武小尤道:“既然如此,你们怎么还给我不滚蛋。该不是要我动手干你们走吧。”雷衡道:“不敢,不用武前辈动手。我等立刻就走。”

    雷衡对王艮道:“今日之事就此了结。”继而转头向众人说道:“罢了,今日这事情是办不好了,回去帮主如何责罚那就如何责罚吧,兄弟们,带上死去兄弟的尸体,我们走。”那些人如雷横所说而做,一会这些人就走的干干净净。

    王艮勉力站着,拱手对武小尤说道:“原来是武林前辈武小尤,王艮在此多谢了。”武小尤道:“王先生不必客气,我武小尤并不比你的年纪大,所以王先生你也不必叫我前辈。”

    王艮道:“先入为主,对于武学之事,王艮只是后来者,你当然是王艮的前辈。”说着王艮踉踉跄跄倒地,显然是因为失血过多。

    武小尤上去一探王艮的脉搏,大惊道:“你失血过多,身上的一些经脉已经被斩断,我武小尤医术平平,可救不了你。但我知道一人的医术兴许能够救下你?”武小尤所说的那人就是阳荷侍,这阳荷侍医术高明,在武林之中是人人皆知的。

    王艮道:“那人是谁,在何处?”武小尤道:“那人距离这里有好几天的路程,我们现在就走。”王艮摇头笑道:“我的伤势我心里清楚,就算有人能够救得我,我也捱不过几个时辰了,我是没得救了,但是现在我可否求你武小尤帮我一件事情?”武小尤道:“什么事?”王艮道:“很简单,把我扶到那女子身边,我们二人生前有约,无论如何,生死一道。”

    武小尤看着童小双的尸体,道:“好,这是简单不过了。”说着将王艮扶到了童小双的身边,王艮坐在地上,将童小双紧抱怀中。

    武小尤叹息道:“哎,可惜我武小尤来晚了一些。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完成的么?”

    王艮道:“多谢了,我现在只想在此陪着她。”说着王艮眼睛慢慢闭上。

    武小尤道:“看来这就是你的遗愿,既然如此,武小尤就不打扰了,王先生,告辞了。”武小尤说着向王艮拱手而别。

    此时天色将明,柳尘缘不知道怎么又出现在王艮的面前,道:“先生。”王艮睁开眼睛,道:“你这孩子,怎么不离开这里,回来干什么?”柳尘缘道:“王先生,其实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这里。”

    王艮道:“原来你一直在暗中看着。这孩子,你可知道,刚才我是有意那样说你的。”柳尘缘连连点头,道:“我心里明白,先生一向对柳尘缘极好,所以怎么突然变了脸色,那定是先生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赶走柳尘缘,意在保护柳尘缘。”

    王艮微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傻子,我心中所想你都知道。既然你心里明白,那我就放心了。”柳尘缘道:“先生交代的事情,柳尘缘一定会做好的。现在柳尘缘要送先生回去。”王艮道:“我失血过多,是将死之人了,你又是一个孩子,你如何送我们回去?”

    柳尘缘道:“先生放心,我自有办法。”柳尘缘说着拿起长剑,在树林中砍来了树木和竹子,两个小时里柳尘缘讲座和谐树木竹子几番拼凑安装,居然让其造出了一个简易的木车来。柳尘缘找来一些干树叶,好让竹车坐着能柔软些。

    柳尘缘弄好了之后,对王艮道:“先生,你们坐上去。”前面村子里我再去买一只骡来,将先生送回去。”王艮心道:“这孩子果然十分聪明,以后定能够成就一番大事。”王艮对柳尘缘称赞道:“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手段,真是一个聪明手巧之人。”

    柳尘缘道:“先生过奖了,柳尘缘自小就在山中长大,在山林之中那木材竹子极多,我也喜欢制作一些简单木艺,只不过当时制作的东西会小一些,而此时制作的大一些罢了。”柳尘缘说着和王艮将童小双的尸身抬到了竹车上。

    王艮此时身体极度虚弱,其气喘不止地看着柳尘缘,道:“柳尘缘,你将我送回泰州之后,就告诉门人,以后门中之事全部由我师弟何心隐主持。”柳尘缘道:“我会告诉他们的。”

    王艮想来想去,道:“到时候你口说无凭,且他们之中有很多人也不认得你,也许他们会不相信你,我便写一封信给门人。”王艮说着撕下一块布来,手指沾着血渍些了一封信,然后交给柳尘缘,道:“你拿着这血书回去,他们就知道了。”

    柳尘缘接过血书,道:“柳尘缘现在有三件事情要做,第一就是把先生送回去,第二就是将这有我署名的血书交给何心隐,第三就是将未了体心经分别交给少林寺和天穹派。”

    王艮道:“那未了体心经是有两部组成,一部是少林寺的洗髓经,另一部就是天穹派的体心经,这未了体心经在你的身上,记着这谁人都是说不得的。因为武林中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着秘籍。”

    王艮说到这里,想起了当时孤广城之事,继道,“就算是那何心隐等人,你也不得说出来。知道了么?”柳尘缘道:“今日王先生说的话,柳尘缘都一字不漏地记下了。”王艮点头微笑道:“好孩子,我要睡一觉了。你好好走路。”

    柳尘缘道:“我知道了,先生好好你歇息吧。”柳尘缘还不知道王艮话中的意思,道:“先生既然累了,就睡一觉吧。”

    柳尘缘拉着车走了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一村子边,柳尘缘累得气喘吁吁,道:“先生,这是一个村子,我去买只骡来,你稍等一会。”柳尘缘说完却听不见王艮回应,把手伸到王艮的鼻子初,发现王艮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柳尘缘此时明白刚才王艮说话的意思了,他抑制着泪水不流出,双膝跪地,说道:“先生,你们二人一路走好!你们收留柳尘缘,将我送回家,才会遭此大难,柳尘缘对不起你们,心里多谢你们。

    你们都安息吧,因为你们向柳尘缘交代的任何事情,柳尘缘无论如何都会去完成的,且这未了体心经之事,柳尘缘谁也不会说起。”说完柳尘缘终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留下,他连连三磕头,哭了好一会,然后起身到村子里买来一只骡,将这竹车拉着。

    一路上柳尘缘走走问问,因为竹车之故,还不能走山路,一直走大路自然就绕远了路程,然柳尘缘一直咬牙坚持,从无放弃的念头。

    好在王艮在这一带的名气很大,柳尘缘问起路人来,那些路人基本都都能够跟柳尘缘说出往哪里走。好在此时是寒冬腊月,天气寒冷,王、童二人的尸体不会轻易腐烂。

    柳尘缘拉着王艮和童小双的尸身经过四天的路程,终于来到了泰州中,入城之时柳尘缘用树叶将这两具尸身掩盖。泰州城里王艮的大名谁人不知,柳尘缘一打听,就知道王艮的府邸在何处,柳尘缘来到府邸之前,见府门大开,一仆人在府门之前扫地。

    柳尘缘道:“王先生回来了。”那仆人看了看柳尘缘,问道:“王先生在何处?”柳尘缘道:“就在这竹车上。”那仆人面有惊色,道:“怎么回事?”

    柳尘缘将树叶拿开,那仆人看见了那两具身布血迹的尸身,道::“先生何至于此,发生了什么事情?”柳尘缘道:“先生师弟何心隐先生可在?”

    那仆人立刻回府,片刻之后,何心隐和众门人全部奔跑而出,见竹车之上王童二人的尸体,全然跪拜。何心隐想柳尘缘问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尘缘便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但是省去了那未了体心经之事,何心隐听罢,道:“师兄忠于大义,满心忠义,真乃义士也。”何心隐说着对柳尘缘道:“你虽还是孩子,但是却能够将我师兄的尸身带回。也是一位大义之人。”

    柳尘缘道:“这是柳尘缘该做的。”何心隐赞而点头,道:“师兄死于海匪倭寇之手,我泰州学派之人与那些海匪倭寇不共戴天,与那汪直不共戴天。”

    柳尘缘道:“先生对我有恩,我怎么能够不报,此时是柳尘缘该做的。”柳尘缘说着拿出了那血书给了何心隐,道:“这是先生生前写下的血书,其中所说就是让何先生您立刻掌管学派中事。”何心隐打开一看,其中写着:“师弟心隐见此书即领派中事,兄艮绝笔。”柳尘缘顺势大声读了出来,对众人说道,“这是先生的生前的遗愿,各位,这就是先生的亲笔血迹遗书。”

    众门人听罢,纷纷拱手对何心隐道:“拜见掌门人。”

    何心隐道:“师兄将掌门只为传于我,我自当承担,今日我在此立下几条新门规。”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