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7章 奇门异事(一).
    !

    众门人道:“敬听掌门人立下新规。”何心隐道:“第一条,从今日起,我们与那些海匪倭寇势不两立。”何心隐此话一出,众人无不赞成,言语动激,一人大声地说道:“掌门就是死于这些人手中,对于这些人,当是不共戴天之仇!大家说对是不对?”

    忽然听见又一人叹气道:“这些海匪连官府也奈何不得,我们能够如何啊?”那人此话一出,立刻遭到众人排斥,甚至有人大骂道:“你这个胆小鬼,不忠不义之徒。”

    一些人附和道:“这话说的不错,这些海匪连官府也奈何不得,我们又不会武功,能够如何啊?”这个时候门下之人分成了两排,眼看就要乱成一片,何心隐大声制止道:“各位听我一言,不要同门相责。”

    何心隐此话一出,众人便安静了下来,何心隐续道:“说的当然是实情,这些海匪连官府也奈何不得,我们又不会武功,能够如何啊?所以这第二条规矩就是门下所有人从今日起,必须文武双修。”这个时候众人才不再争乱。

    那何心隐一口气一连说了好几条新规,无外乎是让门下众人好好钻研学识武术。其后何心隐立刻给王艮准备了丧礼之事,柳尘缘则亲自给王艮童小双两人守灵三日,其后那王艮与童小双两人被合葬于一处。

    何心隐在丧事结束之后,就找来柳尘缘道:“明日我便送你回去,完成掌门师兄要做的的事情。”柳尘缘此时心中只想那洗髓经和体心经返还还少林寺和天穹派,柳尘缘正想要问何心隐这少林寺和天穹派在何处,

    又想起王艮对自己说过这件事情对谁也不能说,便道:“不必了,您现在是掌门,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碌,再说先生因为柳尘缘而这样,柳尘缘心里难过,所以还是自己回去吧,柳尘缘虽然不懂家在何处,但是这一路上只要多问问就是了。

    柳尘缘就是这样将先生送回来的。”

    何心隐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何心隐说着拿出了一些盘缠给柳尘缘,道:“路上要小心。”

    柳尘缘离开了何心隐之后,心中甚感莫名地黯然,柳尘缘独行山路几个时辰,来到一小镇上,其用过饭后,想到自己答应了的王艮之事,便打算先往少林寺赶去,将洗髓经还给少林寺才是。他向路人问了少林寺的大概方向,便毅然前行。

    柳尘缘如此行了十余日,还是在山中走山路,每日只能野果充饥,暗忖这山路到底还要走几久。这日柳尘缘又走了半天,他坐在一大石上歇息者,忽然听见几人的声音传来,一人问道:“这还是个小孩,他会有么?”

    又听一人说道:“看看你就清楚了。”柳尘缘回头一看,三个长相凶恶之人往自己走来,为首一人对柳尘缘道:“你这小孩,识相的就快些。”

    柳尘缘明白了过来,这三人就是土匪,想要自己身上的钱财,柳尘缘心里自然明白,但是他心里可不愿意,不然自己可就又要去讨饭了,所以他只好装傻道:“我是在这石头歇息一下的,既然你们要坐这石头那我就让开就是了。”

    说着柳尘缘便站立起来,走到一边去。那为首的土匪道:“你他娘的是在装傻是不是?把身上的金子银子都给我拿出来。”柳尘缘不理会,拔腿就跑,柳尘缘这么一炮,倒是让那三个土匪认为柳尘缘身上有金子银子。

    只听那三个土匪叫骂开来:“臭小子,你居然想跑,看来你的身上有银子。”说着便紧追而去,柳尘缘被三个土匪追着,他慌不择路,直往深林而去。

    柳尘缘心下紧张,一路狂奔,忽然左小腿一陷,直觉得左小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猛力地撞了一下,柳尘缘翻倒滚圈在地,顺着山坡滚下,一直滚到了一平地上,

    柳尘缘左小腿疼痛甚剧,意欲站立而不得,柳尘缘疼得冷汗直冒,这才知道自己的左腿腿骨已经折断了。又听那三土匪的追喊声是越来越近了,柳尘缘心叹这下不仅身上的盘缠没了,恐怕自己的小命也要搭上去了。

    那追逐声越来越近,片刻过后,那三个土匪来到了柳尘缘的面前,为首的土匪喘息着冷笑道:“你跑啊,你倒是跑啊。”说着转头说道:“这人怕是左腿断去了,他走不了了,老三,你去看看,此人身上有没有钱财?”

    那叫老三的匪人走到柳尘缘的跟前,忽然听见一女子的声音传来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做如此勾当。”

    话音落下,就有一支利箭射来,老三立刻躲避一边,道:“你是谁。”柳尘缘牛头看去,只见一个皮肤白净,极为美丽的少女乘着马车而来。一边还有一个月末四十岁的男子。

    柳尘缘见有人来救助自己,心下气力一松,昏了过去,此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柳尘缘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听得有个男子的声音在说话道:“腿骨给他接上了,没有什么大碍,三个月的功夫我看就可以痊愈了。若是恢复的快,兴许不用三个月。”

    柳尘缘睁开眼来,发觉自己睡在一间屋子之中,一个青年男子坐在身前。一个与自己年纪仿佛,面容清秀的女子则坐在一边的桌子边上。

    柳尘缘道:“谢谢你们。”说了这句话后,只觉得左腿断骨出疼痛传来,那女子将一碗药端过来,道:“你觉得很痛是不是,那你先喝下这碗药,就不会那么痛了。”这碗药是以川芎、郁金、姜黄等药材搭配熬制,有止痛功效。

    柳尘缘喝下了这碗药之后,拱手向二人感谢道:“谢谢你们今日的搭救和相助。”那中年男子道:“那是昨天是事情了,你昏睡了整整一天,看来你身子还真是虚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柳尘缘道:“我叫柳尘缘,敢问二位大名。”

    那男子道:“我叫陈延祖,这是我大师兄之女梅雨霜。”梅雨霜道:“昨天算是你小子命大福大,遇到了我们,不然你怎么会在这客栈里歇息,早就死在那些土匪手里了,

    ”说着就来扶着柳尘缘,续道,“你已经昏睡了一天,肚子一定饿坏了,来,先吃点东西吧。”柳尘缘被扶着来到了桌子边,闻得桌上的菜肴味香,柳尘缘大口嚼吃起来。

    陈延祖看着狼吞虎咽的柳尘缘,问道:“柳尘缘,你现在已经受了伤,伤势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你跟我说说,你的父母在何处?我们可以把你送去你父母身边。”

    柳尘缘暗忖自己与这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并不熟悉,再说丹阳在何处自己都不清楚,要是让这两人送自己,不知道要他们花费多少时间,这样实在不好,而且自己有事情在身,于是柳尘缘便谎称道:“我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

    陈延祖和梅雨霜对看了几眼,陈延祖道:“你也是可怜,既然如此,你看这样如何,眼下你有伤在身,多有不便,而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所以我看你不如就跟着我们一起回去。”柳尘缘道:“去哪?”

    陈延祖道:“哦,我都忘了跟你说了,我们是白石山清风门的。”柳尘缘根本不知道白石山在何处,也没有听父亲徐正说起过清风门的事情,

    柳尘缘本就有事在身,对于这样的安排心里自然是不想的,他摸了摸自己怀中,那未了体心经还在,这才放下心来,道:“这样不太好,到时候我只会给你们增添了麻烦。”

    梅雨霜笑道:“你以为是我们二人抬着你走么?我们有马车,你往上一坐就是了,有什么麻烦的。”柳尘缘不好再拒绝,忖道:“别人一片好心,这去少林寺之事就过段时间,反正也不急于这一会。”柳尘缘忖罢回道:“那好吧,只是让你们费心了。”

    梅雨霜道:“既然你是孤儿,就干脆跟我们去,入了清风门,这样也算是有了着落。”陈延祖对梅雨霜道:“这入门可是那么容易的,别说你是二师兄的女儿,要不是你天资聪颖,你也入不得清风门。”

    梅雨霜吐了吐舌头道:“师叔啊,我的意思就是让其去试试,看掌门人会不会收下他。”陈延祖对柳尘缘道:“事情如此,也就只好这样了。入不入得了我清风门,到时候还真是看你的造化和本事了,知道么?”

    柳尘缘现在只想着先把伤养好,哪里会去在意入不入得了清风门,他苦笑了一下,顺着梅雨霜的话说道:“到时候我自会努力的。能够加入清风门,对我现在的情况来说,确实是最好不过。”

    第二天,柳尘缘跟着两人出了客栈,眼前看见一四轮马车,这马车由两匹马拉着,陈延祖嫌梅雨霜驾车太慢,便对梅雨霜道:“你家和实在太慢了,你往里面坐,由我来驾车。”柳尘缘和梅雨霜进了马车,只觉得这马车里十分宽敞,且丝毫不闷。

    柳尘缘道:“你们二人的武功定是十分高强,不然那三个土匪也不会被你们打跑了。”梅雨霜道:“我们二人可都不会半点武功哩!”

    柳尘缘心想这梅雨霜定是在骗自己,道:“没有武功如何让他三个土匪离开的,你这是在骗我。”梅雨霜拿着一连弩弓箭道:“你看这是什么?”柳尘缘道:“这是弓箭?”

    梅雨霜道:“说得对一些应该是连弩弓箭,当时我们就是用着兵器打败敌人的。”柳尘缘道:“看来你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却很聪明。”梅雨霜道:“我们是清风门的人,这连弩的制作可都是每个人都要学会的的。”

    柳尘缘道:“这小小的连弩,定是十分简单。”梅雨霜道:“这你可不懂了,这看起来简单,实则学问大着呢。”柳尘缘道:“这里面到底有何学问?”梅雨霜道:“你又不是我清风门之人,我干什么要告诉你啊!先甜甜地叫声姐姐来听听,兴许我一高兴,就告诉你了。”柳尘缘知道梅雨霜定会跟自己说,故意作沉思道:“你说的也对,我柳尘缘又不是清风门的人,所以我干脆就不多问了。”

    梅雨霜面有嗔色,道:“你这笨蛋人,怎么能够不问,你不学这连弩的制作,如何入得了我清风门?所以现在你可要好好地看看。”

    梅雨霜说着把那连弩给了柳尘缘,柳尘缘看了看,道:“当时你就是拿着着东西吓唬那三个土匪,将他们吓走了是么?”梅雨霜道:“是啊,当时我只射出了一箭,他们就被我给吓跑了。”

    柳尘缘道:“这些土匪就会害人,你怎么就不射死他们?看来以后还是会有人受其危害了?”梅雨霜把连弩里的一铁制箭矢拿出,对柳尘缘道:“你看,对连弩来说,这箭矢可是最为重要的,没有了箭矢这连弩也就没有功用了,可是这箭矢却不是那么容易制作的,你说当时我要是为了杀掉这三人而用光了所有的箭矢,以后再遇到其他的贼人,你说说到时候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柳尘缘想了想,道:“姐姐说的是,着是柳尘缘没有想到的。”梅雨霜听柳尘缘叫自己姐姐,喜道:“那可不,以后什么事情你都要听姐姐的,知道么?”

    柳尘缘道:“知道了,到白石山去,我们还要走多久时间?”梅雨霜道:“我们清风门在河北白石山,走官道要走十天左右。”柳尘缘道:“你说的对,这十天说不准会不会遇到贼人,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啊?”

    梅雨霜道:“亲自给黑流门送来数万的烟花,和几车火药,不然也不会遇到你了。”柳尘缘道:“看来你们清风门远在北方,但是的生意都做到了南方来了,这么说来黑流门定是给了你们不少的银子。”

    梅雨霜道:“那可不,可是这银子都是要给掌门人的,半点也少不得。”因为白石山于太行山的最北处,如此过了九天的时光,已经没有官道至白石山,那陈延祖将马车改走平路,这样一来行进速度慢了许多。

    这天中午,柳尘缘用完饭后就熟睡了过去,陈延祖对梅雨霜道:“两日后就可以到了清风门了,可是柳尘缘你并非我门下之人,恐怕掌门人不会让你上去修养。”

    梅雨霜道:“那可怎么办?”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