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8章 奇门异事(二)&.
    !

    陈延祖道:“我想先给他找一户人家,让其在那处先养着伤。”柳尘缘睡到自然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木床上躺着,耳畔传来陈延祖的声音道:“这一段时间可就要麻烦你们二位了。”只听那一男一女两人异口同声道:“没事,就让他住在这里好了。”

    陈延祖和梅雨霜走进了屋子里,道:“这里就是白石山脚下杭老九夫妇的住所,他们与我清风门是生意上的往来常客,所以才让你先在这里住着,你不用担心,你住在这里的事情我都已经交代打点好了。”

    梅雨霜将连弩拿给陈延祖道:“白石山清风门的规矩,就是无论是谁,入门之前必须自己造出一把连弩来,否则就不够格,这连弩给你,你先好好看看吧。”柳尘缘拿过连弩看了看,道:“这东西很简单。只要给我材料我就可以作好。”

    陈延祖道:“这东西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你大可不用急,慢慢看着,毕竟你的脚伤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柳尘缘道:“有了这东西我至少不会那么无聊了。”

    梅雨霜道:“要弄好这个可不容易哩,当时我可是弄了好几个月的功夫,才完全弄好!”梅雨霜见柳尘缘一直在看着这连弩,问道,“你都看完了没有啊?”

    柳尘缘道:“这连弩不是给我看的么?”梅雨霜道:“谁让你看的那么久,就一会的功夫。”说着梅雨霜就拿了过来。陈延祖道:“你好好在此养伤,也想想这连弩怎么做出来才是,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现在得回去见过掌门人了。”

    梅雨霜和陈延祖离开之后一个时辰,夕阳便开始西下,柳尘缘正打算起身,就听到那一男一女的声音一道传来道:“来吃饭了。”这个时候见两个年纪约比自己小五六岁的男女走来,将自己慢慢扶起身,来到了饭厅处。

    只觉一阵清风吹过,柳尘缘不禁打了个寒战,此时已经是晚夏时节,白石山一带到了晚上已经有了些许寒意,加上柳尘缘体质本就虚弱些,所以才会这般。

    柳尘缘看去,只见这住宅虽然并不奢华豪丽,但屋房宽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柳尘缘来到饭厅,见厅里陈设古朴庄重,整齐干洁。柳尘缘被扶着坐在饭桌边上,仆人端上了三荤两素,另有一汤。

    杭老九对柳尘缘道:“随意随意,”继而对那男女道:“千巧,承庆,你们二人给我到一边去吃,不得上桌来吃饭。”

    柳尘缘急忙道:“大伯,柳尘缘又不是什么高贵的客人,让他们一起吃吧。”柳尘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礼遇,心里感到极为不舒服。

    那叫做承庆的男孩对柳尘缘笑道:“哥哥你误会了,其实你有所不知啊,这大伯其实在生我的气哪?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柳尘缘不解道:“大伯?”

    杭夫人道:“这女的叫杭千巧,是我们的孩子,而这男的叫宋承庆,可不是我们的孩子,他父亲本是朝廷要员宋景,与我夫素有交情,

    因为这子顽劣不堪,宋大人便让其在此,不让其入京,哪里知道这两个孩子倒是玩得来一处,昨日刚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你说这怎么能让人不生气?”

    柳尘缘明白过来,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心里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家里的种种折腾之事,若自己闯下祸事二父亲要责罚的时候,自己就会到娘亲的怀中去躲避,如此一来父亲往往就会不了了之,宋承庆道:“哥哥你受了伤,这些菜也是给你做的,你好好吃吧,就不要管我们啦。”

    柳尘缘此时已经饿极了,他大口大口吃了饭喝了汤,那宋承庆道:“哥哥,等你腿脚利索了,我们就一起入了清风门可好。”杭千巧对杭老九道:“父亲,你说你跟那清风门有生意上的交情,你就一句话,让我们一道入了清风门可好?”

    杭老九骂道:“你们两个小娃,顽劣不堪,吃完饭后都给我面壁思过。”那杭千巧和宋承庆两人快快吃了饭,便如杭老九所说的去面壁了。

    杭老九对柳尘缘道:“让你见笑了,这清风门是一个奇怪门派,其并不是武学之类的大宗之门,而是在世人看来是旁门左道的一个门派,我就是负责跟其买卖木料的。这两个孩子却也最喜这些旁门之事,所以才会说要入了清风门去。

    你有所不知啊,昨日我和夫人不在家里,这两人又顽性大发了,居然在一起用木头鼓捣什么七级浮屠这莫名其妙的东西,不知道怎么的一把火起来了,险些烧了这宅子,你说气不气人。所以刚才之事你也不要见怪,见笑了。”

    杭老九说着笑了笑。柳尘缘也笑了笑道:“如此说来,就不奇怪了。”柳尘缘回到屋子里,想那连弩要怎么制作,柳尘缘并非想要入清风门不可,只是这陈延祖和梅雨霜是自己的恩人,他又不能直说自己要去少林寺和天穹派归还经书之事,所以这连弩还是要做的,

    而且柳尘缘本就来了兴致,柳尘缘一想要制作连弩,没有木材材料可不行,柳尘缘暗忖那宋承庆和杭千巧二人既然最喜欢这些奇技,干脆就跟杭老九说说此事,让这两人帮自己一下,想必杭老九是不会推辞的。

    柳尘缘把此事跟杭老九说了,杭老九倒也如柳尘缘所想的那样没有推辞,道:“这两人估计也想着这茬子事,你要是要做这连弩,我想这两人也是如你一般想。”那柳尘缘就与杭千巧和宋承庆两人一起研习这连弩如何制作,这杭老九家里材料足够多,

    柳尘缘三人也不用为此发愁。因为柳尘缘之前看了梅雨霜的连弩,凭借记忆做出了一个模型来,那杭千巧和宋承庆两人也依葫芦画瓢,各自弄出了一个连弩来,宋承庆道:“尘缘哥哥,不如把我们三人弄好的连弩来比试比试。”

    柳尘缘道:“好啊,不过这连弩还要自己试一试,我们三日之后才来比试。”三日后,三人在意空地上摆下一靶子来比试,三人的弓箭射出,柳尘缘的连弩射的是最准的,然却射不进靶子里,宋承庆道:“这东西看来没有那么容易。”

    杭千巧道:“今日我们三人谁也没有输。”柳尘缘拿起那弩箭,道:“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们还要好好研究一番才是。七日后我们再来比试,如何!”

    杭千巧道:“尘缘哥哥,这次我定要胜过你。”柳尘缘对杭千巧道:“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铁箭?”杭千巧笑道:“看来尘缘哥哥和我想到的是一样的,我也想要用铁箭作弩,父亲的仓库里有一些小指粗的铁棒,我们可以用来做连弩的弩箭。”

    柳尘缘道:“既然这样是最好了,省去了不少的麻烦。”杭千巧道:“既然如此尘缘哥哥怎么还需要七日?”柳尘缘道:“需要的,这七日我们三人各自研习,不得互相打扰。”宋承庆道:“好吧,那就在七日之后,我们三人再来比试。”

    七日后,那柳尘缘三人又开始比试,柳尘缘的连弩威力最大对准,让杭千巧和宋承庆两人甘拜下风,宋承庆道:“哥哥,我们三人都是铁箭,你是怎么做的,威力和准度会这么强高?”

    柳尘缘道:“之前我们三人已经试验了,连弩以木为弩箭威力准度不行,所以铁为弩箭,是不错的。然铁制的弩箭重量会与木制的弩箭有所不同,所以我在用铁制弩箭的时候,就特别注意了这一点,发现这弩箭的长度最好是在八寸,而你们都没有发现罢了,

    这七日里我精心磨制了十根弩箭,又重新制作了一连弩来,你说我怎么能够不胜你们呢。”宋承庆道:“哥哥实在聪明过人,我们二人怎么能够胜过哥哥。不知道哥哥怎么会懂得这些?”

    柳尘缘道:“我小时候在山中玩耍,做过许多东西,这些木工之事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杭千巧道:“你说到时候我们要加入清风门,他们会答应么?”柳尘缘道:“若这就是入门之事,他们当然要答应我们。”

    杭千巧道:“清风门这弟子入门的法子还真是奇怪。”柳尘缘道:“我想这清风门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入门的基本本事而已。”宋承庆道:“那可不,我们已经做好了,他们是不得不答应的。”

    杭千巧道:“父亲心里很不喜欢我们被弄这些东西,到时候我们入了清风门,父亲也管不了我们了。”柳尘缘心中其实并不想加入清风门,只是此时事局实在无奈。柳尘缘暗忖道:“眼下看我我还是先入了清风门再说吧,到时候我再离开清风门就好了。”

    三个月后,那梅雨霜单独前来杭老九家,此时柳尘缘的腿脚已经恢复,因为刚刚复原,柳尘缘还不敢让左脚过于用力。他每日无事都在把弄连弩,此时正在靶子前习射连弩,杭千巧叫道:“梅姐姐,你来啦!”

    梅雨霜看着背对自己的柳尘缘道:“柳尘缘,看来你身子已经恢复了,跟我走吧,看我清风门掌门会不会收不收下你。”柳尘缘头也不回道:“不收我可以,这两个人可是想极了要进你们的清风门,清风门可要收下他们才好,不然他们二人可就要伤心了。”

    眼下之意自己并不介意能不能进入清风门,柳尘缘说罢,继续射出弩箭。梅雨霜并没有注意柳尘缘的言辞含义,她看着柳尘缘射出的连弩威力十足,走到柳尘缘的身边,拿过柳尘缘手中的连弩,打量了一番,道:“我们走吧,看你做的这连弩,掌门人定是会收下你的。”

    柳尘缘此时和梅雨霜身子站得较近,柳尘缘只觉一股幽香袭来,柳尘缘不自觉直视梅雨霜一眼,但见这梅雨霜面容清爽白润,已经没有之前赶路之时的尘土。梅雨霜柔声道:“我的好弟弟,你是担心入不了我清风门么?”

    柳尘缘羞意满心,面红心悸,不敢再直视梅雨霜,忙低下了头,不敢看她。梅雨霜对柳尘缘心思毫无觉察,笑这安慰柳尘缘道:“你有所不知,你这连弩做得可是比所有那些入门之人做的要好哩。”

    梅雨霜说着又去拿着柳尘缘手中的连弩打量,丹指碰了几碰柳尘缘的手,梅雨霜倒是无谓,那柳尘缘身子一震,抬头又瞧了梅雨霜一眼,看见梅雨霜汪汪亮眼,心中不知道为何感到些许忙乱。

    梅雨霜笑道:“好弟弟,要是掌门人不收你入清风门,你定是你恼了我这姐姐啦,是不是呢?”柳尘缘有事在身,也并非要入清风门不可,当即摇头道:“不会不会,要是清风门掌门人不收柳尘缘,那柳尘缘就离开这里就好啦!”

    梅雨霜并不知道柳尘缘心中实想,反而保证道:“弟弟放心,我爹爹是清风门的二弟子,到时候定会让弟弟入门,还有这两人。”说着对杭千巧和宋承庆二人道:“你们两人不是一直想要入清风门么,到时候让我爹爹说说就好了。”

    杭千巧道:“谢谢姐姐。”宋承庆道:“入了清风门,学得一些本事也好,到时候让我家父亲看看,宋承庆可不是他眼中无用的家伙。”柳尘缘四人来到了白石山,梅雨霜指着半山腰道:“哪里就是清风门的所在府邸。”

    柳尘缘抬头看去,只见在白石山山腰处一座华丽府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宋承庆道:“快到了,快到了,快走快走。”四人来到了山腰的府邸,梅雨霜将三人带到了一屋子的大厅里,只见一黄面长须的中年男子和一个面容端庄的女子在一起喝茶。

    梅雨霜道:“爹,娘他们来了。”原来这男子就是梅雨霜的父亲,名为梅雪天,女子名为劳春燕。柳尘缘拱手道:“见过两位前辈。”

    宋承庆和杭千巧也如柳尘缘一般行为,梅雪天道:“将你们三人所制的连弩给我看看。”柳尘缘三人将连弩交给梅雪天,梅雪天细细地看了看,拿着以连弩问道:“这连弩是谁做的?”柳尘缘道:“这是我做的。”

    梅雪天对柳尘缘点头道:“你做的这个连弩倒是很好。”说着就将连弩还给三人,续道,“掌门人正在闭关再过几日就会出关,你们三人去换身衣服,到时候再去拜师。

    既然你们已经制作好了连弩,我也已经看了,你们三人可以入我清风门,以后我便是你二师叔,那陈师弟是你们的三师叔。”柳尘缘三人道:”“二师叔的话记下了。”

    梅雪天道:“去吧。”说着对梅雨霜道:“他们初来乍到,你带着他们吧。”梅雨霜道:“是。”其后梅雨霜将柳尘缘三人领着来到了一屋子里,梅雨霜拿来了三套破旧衣服,然后带着杭千巧到另外一屋子去换上。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