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之战神归来〕〔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都市仙尊洛尘〕〔超级大美食商〕〔林凡〕〔最似阳光照流年顾〕〔顾九夭〕〔逆道天尊〕〔慕安歌〕〔楚菲〕〔我娘子天下第一〕〔陈宁宋娉婷的最新〕〔陈宁宋娉婷〕〔暗黑神尊〕〔战龙临门陈宁宋娉〕〔镇天神婿〕〔少帅临门〕〔王牌神婿〕〔我,成了祖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9章 奇门异事(三)*.
    !

    柳尘缘心下奇怪,那宋承庆也埋怨道:“一身好好的衣服不穿,干什么要我们穿这身破旧的衣服?”话是这么说,然仍穿上了这一套破衣,自己打量了一番,笑道:“尘缘哥哥,你说该不是我们入了人清风门,先做奴仆吧,不然为什么要我们弄这一身奴仆的打扮?”

    柳尘缘道:“要是把你当奴仆,你可愿意?”宋承庆道:“要是入门后得做个阵子奴仆,倒也无妨?”宋承庆这么一想,心下也觉得不那么计较了。这时候梅雨霜走来,道:“弟弟你好像并不想入我清风门。”

    柳尘缘道:“那倒不是,只是弟弟的心里觉得要是入门就要低三下四,卑贱不堪,那还不如不入。”梅雨霜笑道:“那倒不是,你们三人都在这里,我就跟你们先说说清风门的一些奇怪规矩,免得你们三人总是胡思乱想的。”

    宋承庆道:“姐姐你说这入门前的连弩是为什么?”梅雨霜道:“这还不容易明白么,要是连连弩都不会制作,以后就别想着入门后学其他的东西了,没有这才智,清风门是不会收下的。”杭千巧道:“梅姐姐,那这一身破旧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梅雨霜道:“清风门并非武学门派,做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一些奇门异事,往往被外人瞧不起,所以第一代掌门人规定,但凡入门者,必是衣衫褴褛必是诚心有求于我,若是富家纨绔子弟,定会有损清风,一律不收。”

    柳尘缘问道:“这第一代掌门人是谁啊,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然怎么会定下这古怪规矩来?”梅雨霜道:“这里面的事情可复杂着哪。这些事情已经有三四百年了。”柳尘缘脸色一惊,道:“清风门之事居然这么久远?”

    梅雨霜道:“现任掌门已经是第二十九代了。”梅雨霜说着就把关于清风门的事情一一向柳尘缘三人道来。原来这清风门的始祖为北宋年间的朝廷要员沈括,字存中,号梦溪丈人,乃浙江杭州钱塘县人,其在元丰三年出知延州,兼任鄜延路经略安抚使,驻守边境,抵御西夏,后因永乐城之战牵连被贬,晚年移居润州,隐居梦溪园,在这梦溪园中。

    沈括举平生只所见,尽生平之所识,撰写了一本前后独绝的梦溪笔谈。沈括向来以博闻多学著称,他在梦溪笔谈中于天文、地理、律历、音乐、医药等都有研究。对当时科学发展和生产技术的情况,如水工、木工、印刷、炼钢、炼铜的方法等,皆有详细记载。

    可是沈括的婚姻却极为不美满,沈括的第二任妻子张氏,自幼出生于官富之家,其性格骄蛮凶悍,经常责骂沈括,有时候甚至对沈括拳脚相加,不仅如此,张氏还常去官府控告沈括,弄得沈括实在无奈。有一次,张氏发脾气,竟将沈括的胡须连皮带肉扯将下来,儿女们抱头痛哭,跪求母亲息怒,张氏这才作罢。在张氏的虐待下,

    沈括在定居梦溪园的第四年生了一场大病,此后身体越来越虚弱,常自叹命不久矣。沈括终日恍惚,精神已频临崩溃,一次乘船过扬子江,竟欲投水,幸好被旁人阻拦。

    不久,沈括也因病离开人世。沈括有一子沈冲,在沈括死后,远离润州,来到白石山,整日潜心于梦溪笔谈,开创了清风门,立下了入门的规矩,意在用实际行动来光大家父的遗作,这沈冲就是清风门的开门始祖。

    柳尘缘三人听完梅雨霜说的清风门之事后,心中无不为沈括感到难过,要知道从古至今,男子为大,没有想到那沈括会被妻子这般对待。

    柳尘缘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阳荷侍,自忖母亲阳荷侍比起沈括的妻子来,不知道多了几多柔雅,柳尘缘在心中暗暗道:“还是我娘最好。”杭千巧道:“梅姐姐,你说这规矩是什么规矩啊?”梅雨霜道:“主要有三条规矩,第一条,入门为穷人,且为人要聪明。”

    宋承庆笑道:“这么说来我们三个是过关了?”梅雨霜道:“这一点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你们三个这一点想来是过得去的。”柳尘缘对杭千巧和宋承庆道:“这第一条倒也合理,要是蠢笨之人,怎么如得了清风门?这么看来,我们三人都是聪明人了。”

    柳尘缘说完那两人不由得笑了起来。柳尘缘续道:“这第二条规矩又是什么?”梅雨霜道:“第二条规矩就是只有同门方可成亲,若不同门则对方不得出于官富之家。”

    柳尘缘苦笑道:“这条规矩好奇怪,该不是因为沈括的妻子才定下的这规矩吧?”宋承庆脸色黯然而道:“我想这肯定是的,如果是我整日看着自己的父亲被继母那样对待,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原来这宋承庆的生父宋景有几房妻妾,而宋承庆的生母最受宋景冷落,事异情同,宋承庆心里对此体会最深。柳尘缘等人倒是没有注意宋承庆的脸色变化。

    梅雨霜道:“你们刚才见到的我父亲梅雪天和我娘劳春燕娘就是同门之人。”柳尘缘道:“我们年纪还小,想这规矩也用不到我们身上,想必也是可以过去的。”杭千巧道:“尘缘哥哥说的是,这我们也可以过去。梅姐姐,那第三条规矩是什么哪?”

    梅雨霜道:“这第三条规矩可就有些麻烦了,听掌门人说,这几百年来只有一个人做到过。”柳尘缘道:“这是什么规矩,这么难以达成么?”

    梅雨霜道:“要是加入了清风门之后,要离开清风门必须上交千两黄金,否则强意离开,就一定会被同门追杀,死无葬身之地。”柳尘缘三人瞪大了眼睛,均感到无法理解,不可思议。柳尘缘有事情再身,问道:“不知道现在我不入清风门可以么?”

    梅雨霜皱眉道:“你一个四处流浪之人,有清风门收留你是一件多好的事情,你为何还要离开呢?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难说的事情呢?或是嫌弃这里。”

    梅雨霜说着一脸疑问的看着柳尘缘。柳尘缘自然不敢说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他见梅雨霜眼中几分幽怨之色,心想这梅雨霜莫不是非常希望自己留在清风门中?强笑道:“我刚才只是说笑的,说笑的,你不必在意。”

    梅雨霜以为是劳春燕担心入不了清风门,继而宽慰道:“其实掌门人将收徒之事交给了我父亲,刚才父亲看了你们,我知道他会收下你们的,这你们大可不用担心。”柳尘缘道:“不知道清风门为何要定下这第三条规矩啊?”

    柳尘缘一想要是自己入了清风门之后要强意离开,那还不被清风门之人杀了,这么一来自己恐怕就永远都是清风门弟子了,这还不算,还不能离开这里,这样一来自己肩负的事情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梅雨霜道:“这规矩定下很简单,主要是为了不让清风门里辛辛苦苦教导出来的人离开了清风门,要知道清风门里的人个个都是有所本领的了不得的人物,这些人在清风门里勤苦学练多年,可是费了不少光阴和汗水,你说哪里能够让他们轻易离开清风门呢。”

    柳尘缘本来想问梅雨霜要是入了门仅仅是几天的话可否离开,又想要是自己这么一说,梅雨霜定会对自己起疑,到时候万一自己的事情给梅雨霜知道了,那可就大大不好。柳尘缘道:“这个道理倒说得也通。”

    梅雨霜道:“其实清风门本来只是有着前两条规矩的,后来到了第六代掌门人的时候,就定下了这第三条规矩来了。”柳尘缘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正式入门?”

    梅雨霜道:“我想过几天掌门人就开关了,等掌门人开关之后,我父亲就会跟掌门人说起这事情,到时候你们经过了入门仪式之后,就正式是我清风门的弟子了。”

    如此平常地过了七日后,柳尘缘感到自己的脚伤已经基本痊愈了,因为清风门的掌门人仲孙公还在闭关,入门之事还没有定下来。

    柳尘缘也不急,乐得每日在此观玩,一日,柳尘缘一人在山腰一树下把弄连弩,忽然听到有人赶路的声音,柳尘缘抬头往下看去,看见了一队朝廷人马往清风门府邸走来,领头之人行步类鹤,身材修伟,目光明烁,面容棱平,身着黑亮锦缎干练衣服。

    他看见了柳尘缘,便拱手道:“敢问清风门是否按时准备了朝廷要的东西?”柳尘缘不知道这个人说什么,摇头道:“我不知道。”那人眉头一皱,道:“不知道,难道没有准备?”

    柳尘缘道:“我不是清风门之人。”那人笑道:“清风门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这连弩就是凭证,你怎么说自己不是清风门的人呢?”

    这个时候梅雨霜走来道:“陆大人,她没有骗你,他暂时还不是我清风门之人,你问的这些事情他自然是不清楚的。”

    梅雨霜说着见柳尘缘还在坐着,便对柳尘缘道:“还不快见过陆大人。”

    柳尘缘起身道:“见过陆大人。”此时陈延祖走来,对陆炳拱手恭恭敬敬道:“原来是陆大人来了。”陆炳看了看柳尘缘,向陈延祖问道:“此人不是你们清风门的门人么,我朝廷应该是清风门的来往大户了,怎么一些事情他都不知道?”

    陆炳言语间显得有些不满意。陈延祖赔笑道:“此人还不是正式的清风门弟子,一些事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陆大人不要奇怪。”

    陆炳“嗯”了一声,道:“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陈延祖道:“已经准备好了。”陆炳道:“那好,我们今日前来就是来取的。”陈延祖手一挥,道:“陆大人请。”陆炳一行人随着陈延祖走向清风门的半山腰府邸去了。

    柳尘缘道:“这个人是谁,师叔为何对他毕恭毕敬的?”

    梅雨霜道:“这人叫做陆炳,可是当朝嘉靖皇帝跟前的大红人,此人不仅是嘉靖皇帝的一奶同胞,大明的武状元,还听说当年嘉靖皇帝深陷火海,就是此人生生将嘉靖皇帝从火海中救出来的。”

    柳尘缘道:“看来此人的武功倒是不错,刚才所见,此人并非是狂傲之人。对了,他来清风门干什么?”

    梅雨霜道:“我门下的烟火可是有名的,嘉靖皇帝时分喜欢,每年都会拨给我清风门万两银子,专门让我们给其准备烟火之物。每一次都是陈延祖师叔接待此人。”就在这个时候,那宋承庆和杭千巧跑了过来,对柳尘缘道:“尘缘哥哥,快来看。”

    柳尘缘道:“有什么稀奇事情么?”宋承庆道:“好大的风筝,还可以让人上去,你们快来看啊!”原来梅雪天在一悬崖边上摆弄着一大木鸢,柳尘缘道:“好大的风筝。”

    梅雨霜笑道:“这才不是风筝,这是爹爹做的大木鸢,可以带着两个人飞哪。”杭千巧道:“二师叔,这东西不会把人摔死么?”

    梅雪天道:“若是弄不好,当然会。这是飞流崖,百年之前已经有好几个清风门门人在这飞流崖生生摔死了。”柳尘缘道:“既然如此,现在就不会摔死了。”

    梅雪天道:“你这么确定?那你敢不敢跟我一起乘着着大木鸢飞下去。”柳尘缘道:“既然二师叔敢,柳尘缘有什么不敢?”

    梅雪天道:“果真有这个胆量,那好,那就跟我走吧。”说着手抓其中一横杆,将大木鸢撑起,对柳尘缘招呼道:“来我旁边。”柳尘缘心下还是有些打怵,生怕自己会摔死在这飞流崖之下。

    梅雨霜看出了柳尘缘的心思,道:“尘缘哥哥,你可不用担心,只要跟着爹爹做就是了。”梅雪天道:“听你刚才话说的话倒是不错,怎么心中却不敢来试一试了么?”

    柳尘缘笑道:“不瞒师叔说,此时柳尘缘的心里确实感到有些发怵,但是柳尘缘已经说出的话,自认是一定要做到的。”柳尘缘自幼在徐正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下,为人颇有准则。他说着来就到梅雪天的身边,依梅雪天之前所做的那样,他手抓横杆道:“走吧。”

    梅雪天笑道:“这样才像个男儿汉子,柳尘缘手抓横杆,可要千万抓牢了,然后跟我一道往悬崖跑过去,你若紧张,你我二人就会摔死在悬崖之下,明白了么?”

    柳尘缘一听梅雪天这么说,手心开始冒汗,咬牙道:“明白了。”梅雪天道:“现在你还敢跟我去么?”柳尘缘苦笑道:“纵然是摔死,柳尘缘也要跟师叔一道下去了。”

    梅雪天微微一笑,道:“走了。”说着大步跨起,直往飞流崖奔去。柳尘缘终究是逞能,他竟不敢开眼,只是跟着梅雪天一道跨步跑起,只觉得脚下一空,身子轻飘飘的,风声呼呼入耳。

    柳尘缘张开眼睛,只见按自己飞了起来,大木鸢从飞流崖上一直飞下来。此时柳尘缘心中已经没有半点恐惧,反而觉得异常的爽快。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