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0章 奇门异事(四) //
    !

    梅雪天道:“怎样,现在还怕么?”柳尘缘笑道:“师叔,你刚才是在故意吓我的,对不对?”

    梅雪天哈哈大笑道:“你若是脸这点胆量都没有,那还入什么清风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人落地。柳尘缘道:“感觉真是好极了。”柳尘缘说完,只见梅雪天眉头紧锁,似有心事。柳尘缘奇怪道:“师叔,你怎么了?”

    梅雪天道:“没有什么。”说着将大木鸢折叠收好,一手拿着折叠好的大木鸢,道:“我们该回去了。”柳尘缘道:“没有想到这大木鸢还真是轻巧。”梅雪天道:“我给你看个东西,你跟我来。”

    柳尘缘跟着梅雨霜往飞流崖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个时辰的路,那梅雪天停下脚步,指着地上的几个尸骸道:“这就是乘坐着大木鸢而死的清风门之人。有了他们的死,才有了这今日的大木鸢。”柳尘缘道:“他们为何要冒这个险?”

    梅雪天道:“你知道干将和莫邪么?”柳尘缘道:“知道,那是古时的铸剑大师。”梅雪天道:“那你说他们二人为何要损身而练剑?甚至不惜一死?”柳尘缘想了想而摇头道:“师叔所问的,柳尘缘实在不知道,还请师叔点明。”

    梅雪天道:“我也说不准,我想那是因为他们内心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信念在吧。”柳尘缘听了,深思起来,他心里想起那王守仁的事情来,心道,当时王守仁先生面对那样的局面,也没有放弃,心中也定是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信念在吧,就如这些死去的人一样。

    梅雪天见柳尘缘在深思,问道:“柳尘缘,你在想什么?”

    柳尘缘回过神来,道:“没有什么。”梅雪天道:“你明明在深思,为何说没有什么?”柳尘缘道:“师叔,柳尘缘刚才听见师叔说了“信念”这两个字,不由得想其当年的王守仁先生平定宁王之乱的事情来,不管处境如何艰难,王守仁都没有放弃,一直与宁王周旋,

    最终一战打败宁王,平定了有明以来最大的叛乱,柳尘缘心想当时王守仁的心里定是因为有着师叔所说的信念在支撑着他吧。

    梅雪天听柳尘缘说起了王守仁,叹道:“你说的是那王守仁,此人乃天地间第一神人也,我想此类人古今往后都不会再有了。”说着转身走了。

    柳尘缘跟上去道:“师叔,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梅雪天道:“问吧。”

    柳尘缘道:“请我听说要是加入了清风门之后,要离开清风门必须上交千两黄金,否则强意离开,就一定会被同门追杀,死无葬身之地。是不是?”梅雪天道:“定是那丫头跟你说的。着难道很奇怪么?”

    柳尘缘道:“柳尘缘觉得清风门定下的这个规矩的确是有点奇怪。”梅雪天并不知道柳尘缘问这个问题的真实缘故,他抬头看了看半山腰,道:“我们走回山上还需要一些时间,既然如此,我就跟你说说这其中之事吧。”

    两人一道往山腰走去,梅雪天就将着其中之事想柳尘缘说来。

    清风门的第三条规矩是因为一个叫虞祺门人而定下的。虞祺乃四川仁寿人,出身贫寒且热于功名。当时听说了清风门后,几经辗转加入了清风门,后来学得了技艺之后,便离开了清风门,开始自谋生路,不久考中进士。其有一子,名为虞允文,虞祺不仅教导其读书,还将清风门学得的技艺倾囊相授。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金主完颜亮率兵六十万大举进攻南宋,直逼长江北岸,宋军在采石矶把守。

    时为中书舍人的虞允文被宋高宗派到采石矶犒军,虞允文振作士气,准备了蒙冲舰和霹雳炮以对付金军,金军本就不擅长水战之事,加上从未见过蒙冲舰和霹雳炮,

    顿时傻眼了,这一场战斗从天明直到天黑,金军仍然无法靠岸,一天下来尽管金军进行了好几番凶狠地搏杀,仍然给宋军打败,金军第一天就以惨败收场,此后的作战中金军的表现更是一蹶不振,金军首领完颜亮最终被部下所杀。宋军就此取得了采石矶大捷。

    梅雪天说到这里,柳尘缘十分不解道:“师叔,你说的这好像跟那规矩没有什么关系啊?”梅雪天道:“我还没有说完,你怎么知道会没有关系呢。”

    柳尘缘道:“师叔教训的是。”梅雪天于是便继续述说下去。

    后来虞允文得胜回朝,宋高宗得知了采石矶大捷的消息后,心里自是十分喜悦,对虞允文一番大力嘉奖之后,心下十分好奇,宋军不到两万兵马,到底是如何打败金人的几十万大军的?宋高宗闲暇之时便想虞允文问起此事,虞允文便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讲出,

    宋高宗又问起问起那蒙冲舰和霹雳炮之事,虞允文不敢对这些事有所隐瞒,便告诉了其父亲虞祺之事。

    没想到宋高宗听完了虞允文所说的话之后,不见没有喜悦之情,反而感到忧心忡忡,当时虞允文奇怪莫名,问宋高宗为何忧愁。宋高宗没有直言,让虞允文退下后,宋高宗心中再无喜意,一直闷闷不乐。那宋高宗之所以忧心不已,

    是因为那清风门所在之地白石山在金朝的国土境内,万一清风门被金朝人给收买,或者是清风门主动投靠金朝人,那可如何是好。到时候大宋被金朝灭掉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么?

    想到这里这清风门对宋高宗来说可谓是如鲠在喉,其后宋高宗便让人组织了一千人的敢死队,秘密赶往白石山,意在除掉清风门,永绝后患。

    当时清风门遭到突然袭击,便举门拼死抵抗,然寡难敌众,清风门之人死伤十分惨重,然最终仍是击垮了这千人敢死队的进攻,清风门自立门一来,从来没有遭遇如此险难,这是清风门第一次遭到如此打击。

    宋高宗得知这千人的敢死队全军覆没之后,大怒不已,又派了两千人前去,但是这两千人到了金朝境内,被女真人给阻杀,宋高宗整日郁郁,后来将皇位传给了宋孝宗之后,向宋孝宗说起此事,让宋孝宗继续派人前去除掉清风门,

    宋孝宗并没有马上执行宋高宗的建议,而是先派人到白石山送信给清风门的掌门人,说是希望清风门归属宋朝,当时清风门的掌门人没有答应,并表示谁也不会归附,不久宋高宗病逝,宋孝宗也逐渐淡忘了此事。

    但是这件事情过后,清风门的继任掌门人就便定下了一个规矩,只要是入了清风门,学得了清风门的技艺之后,谁也不得轻易离开,若要离开,得交出千两黄金,否则会被同门追杀,永远不得安宁且会死无葬身之地。

    柳尘缘听了心道:“师叔说的跟梅雨霜说的完全不一样,我看师叔说的八成是那么回事。”柳尘缘想罢继道:“梅雨霜说的和师叔说的完全不一样。”

    梅雪天道:“哦,有什么不一样?”柳尘缘把梅雨霜告知给梅雪天,其道:“梅雨霜说主要是为了不让清风门里辛辛苦苦教导出来的人离开了清风门,要知道清风门里的人个个都是有所本领的了不得的人物,这些人在清风门里勤苦学练多年,可是费了不少光阴和汗水,所以就不能够让他们轻易离开清风门。”

    梅雪天微微一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吧。”柳尘缘心道:“这下子可就完了,我要说入了清风门该如何是好,若是不入,也是不好,哎,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梅雪天忽然么头一皱,想对柳尘缘发问道:“你老是问这第三条规矩,这到底是什么缘由?难道你想要离开我清风门?”

    柳尘缘心下一惊,自己的心思居然被梅雪天给看穿了,柳尘缘极力掩饰,淡然道:“柳尘缘是一个孤儿,说实话除了清风门,哪里也去不得,柳尘缘只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规矩罢了,所以才屡屡发问。是想要交出千两黄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梅雪天道:“暂且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记住,我们清风门有很多规矩的,至于其他的规矩,或许都可以商量有余,但是这三条规矩是千万触碰不得的,这从今天开始你就要知道和遵守,明白了么?”柳尘缘拱手道:“师叔的教导,柳尘缘全都记下了。”

    两人走到山脚下,看见前面的一队人马走过,这是陆炳等人拿着订制的货品前往京城。柳尘缘道:“清风门的名头还真不小,连朝廷里的皇帝都知道。”

    梅雪天也不答话,只是淡然道:“快走吧,天色快黑了。”柳尘缘道:“师叔,柳尘缘有一个请求。”梅雪天道:“要入我清风门是不是?这个事情简单,你当然有资格入我清风门。”柳尘缘道:“不是,我是想让师叔手中的大木鸢给我看看。”

    梅雪天心道:“此人的连弩做得并不亚于清风门之人,可见其确实聪明有智,这东西给他看看倒也无妨。”梅雪天道:“那去吧,只是不要弄坏了。”柳尘缘拿过那折叠好的大木鸢,道:“师叔放心,柳尘缘不会弄坏的。”

    两人往山腰走去,一个时辰过后才来到半山腰的清风门府邸,陈延祖和梅雨霜以及宋承庆杭千巧四人走来,陈延祖道:“师兄,师父已经开关了。”

    梅雪天对梅雨霜道:“你带他们三人先去歇息,我们二人先去见过掌门人。”梅、陈二人就要来到清风门掌门人仲孙公的闭关之地,陈延祖道:“这次出关,掌门人似乎不是很高兴,愁眉苦脸的。”梅雨霜道:“是不是大木鸢没有做好?”

    陈延祖道:“师兄你也是知道的,这东西最是难做。”

    梅雪天道:“我们先去去看看吧。”这仲孙公发须全白而面如童颜,其正在一大木鸢旁边冥思苦想,他见梅、陈二人进来,道:“时间就要到了,我在这几日里面潜心弄了这个大木鸢,

    不知道到底如何,不如我们去试试看。”陈延祖道:“掌门,你看今天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如明日我们在去试一试这大木鸢。”仲孙公往屋外看了看天色,摇头苦笑道:“原来现在是晚上,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

    陈延祖道:“掌门闭关辛苦,今日还是早些歇息吧。”仲孙公道:“今日出关,我心里暗暗觉得这大木鸢做得不够,你们二人帮我看看,到底何处有不好?”

    陈延祖道:“二师兄这些日子也在研究这大木鸢,这事情二师兄最为清楚。”梅雪天看了看这大木鸢,道:“掌门潜心而做,没有试过的话梅雪天怎敢妄说。再说梅雪天所所制的大木鸢,远远不如掌门人的。”

    仲孙公道:“你也是想要为我解难,真是辛苦你了。”梅雪天道:“掌门,雪天有一事相告。”仲孙公道:“何事?”梅雪天道:“掌门,这几日有三个少年要入我清风门。”仲孙公道:“这很好办,按照规矩来就是了。”

    梅雪天道:“这三个少年中,其中一人叫做柳尘缘,如果没有看错,其才智过人,定是一个好料子。”仲孙公道:“既然如此,他可在?”梅雨霜道:“这三人正在我安排下歇息了。”仲孙公道:“梅雪天,对于此事你是何意?”

    梅雪天道:“明日我们便收下这三人吧。”仲孙公道:“既然如此,那明日我们就先收了他们入门吧。”说着转身进入了一屋子里去了。

    陈延祖道:“师叔,既然明日要收柳尘缘三人入门,那一些事情是要准备一下的。”梅雪天道:“这三人先不要歇息了,有些事情必须跟他们说说才行。”

    说着这梅、陈二人将已经歇息的柳尘缘三人叫醒,告诉他们明日的入门之事要如何如何,叮嘱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柳尘缘三人这才回房歇息睡去。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