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坛大师进化录〕〔陆柏庭叶栗〕〔崛起〕〔富婿奶爸〕〔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富婿奶爸〕〔黎南杨小丽〕〔赵旭李晴晴〕〔秦静温乔舜辰〕〔代号修罗〕〔江策丁梦妍.〕〔我的爷爷是富豪〕〔云苏许洲远〕〔燕沁陌上川〕〔走向你如涉深河〕〔云苏许远州〕〔许君不知情深浅〕〔跨越山海来爱你〕〔离婚后每天都有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1章 同心谷约(一).
    !

    第二天上午,清风门的众位门人齐集于清风门的正殿清风殿内,弟子满门而立,气氛庄严肃穆。大殿正中是清风门始祖沈括的画像,仲孙公神态安详威严正坐当中,柳尘缘三人距离在仲孙公的三丈处,

    只听一声鼓声传来,原来是此番收徒的吉时到了,众弟子肃静侧目,只见梅雪天走出,来到柳尘缘三人面前,让三人依次给始祖沈括上香,磕头三拜。

    其后清风门门规、这些门规柳尘缘基本上都有听梅雨霜说起过,其后三人行了拜师大礼,梅雪天当众读了拜师帖后,柳尘缘三人对仲孙公磕头两次,仲孙公给了每人一枚金戒指,戒指上刻着“三十一”三个字。

    宋承庆道:“这三十一是何意啊!”仲孙公道:“我是清风门第二十九代掌门人,梅雪天等人为第三十代门人,你们四个便自然是清风门的第三十一代门人了。”

    梅雪天道:“你们要记住,这可是我们清风门的信物,你们平日要戴在左手小指处。”柳尘缘三人依照而做,仲孙公道:“以后你们三人称我为掌门即可,清风门的这些门人都是你们的师叔伯。今日起,你们三人就是我清风门的弟子了,师从陈延祖。”柳尘缘对梅雪天道:“那我们搞改口梅师伯了。”

    梅雪天听罢点了点头,道:“今日入门之事结束了,你们三人先退下吧。”柳尘缘对柳尘缘三人退下一边,站在最人行的最末处。

    且听梅雪天道:“清风子弟,师承清风,几百年来,多有劫难,辱我门庭,奇技淫巧,不足立屹,然我等当无视妄议,以道行天下,当谨遵门规,传善天下。”传善听到“传善天下”四个字,

    心想自己就是被陈延祖和梅雨霜所救下,这清风门虽然有些规矩奇怪了一些,但还算是一个正派,自己入了正派也不算坏事。此时听见梅雨霜在身后拉着自己的手,柳尘缘回头道:“怎么了?”

    梅雨霜道:“我们四人当中你的年纪是最长的,所以以后你便是我们当中的大师兄了。”

    宋承庆道:“到时候我们三人得看看年纪的大小。”入门仪式结束之后,其后梅雨霜三人就排了次序,梅雨霜第二,宋承庆第三,杭千巧为小师妹。

    柳尘缘在清风门中待了好几年,他每日都是看书读书,有时候便自己简单操作一些木工,以增长技艺,而且在清风门中还有一些医书,除了柳尘缘之外,那梅雨霜三人都不爱看这些医书,柳尘缘因为自身身体的缘故,对这些医书也颇有研究。

    总体而论,柳尘缘是最为聪慧的,宋承庆则次之,梅雨霜相对最弱。柳尘缘对于很多东西一学甚至一看就会,只是梅雪天和陈延祖两位师叔不让柳尘缘等人先行动手制作东西,而是让柳尘缘等人先看长辈们如何动手制作东西。

    这一天,梅雪天让柳尘缘、宋承庆、杭千巧和梅雨霜四人观阅梦溪笔谈和墨家一派的书籍,四人同在一屋子里,梅雨霜向来是最不喜看书,她见柳尘缘在看书,问道:“尘缘哥哥,我们出去玩一会吧?这书也太无味了。”

    柳尘缘道:“师叔不是说了么,让我们无比认认真真地看完这些书。”这个时候陈延祖走来,见梅雨霜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微责道:“梅雨霜,你是不是又开始调皮了?”

    梅雨霜道:“不是啦,人家想去散散心,老是待在这屋子里,烦闷极了。”陈延祖道:“你是想看师叔伯们弄得那些东西吧?”梅雨霜道:“雨霜没有其他的本事,看看师叔伯们弄的东西,也是为学不是么?”

    陈延祖道:“这书本里的东西,你不看,怎么学得?难道你要别人手把手教导你,然后一句一句跟你说么?”

    梅雨霜吐了吐舌头,一脸烦闷,苦道:“师叔既然这么说,那不去就不去了。”陈延祖见梅雨霜的样子,道:“你呀,总是不愿意苦学其中,如何是好?”

    梅雨霜听陈延祖说话的语气,大喜道:“师叔是允许雨霜出去玩了?”陈延祖无奈道:“你们谁想去便去吧。”梅雨霜对柳尘缘道:“尘缘哥哥我们走吧!去看师叔伯们做的东西,可有趣啦?”

    柳尘缘此时已经被书中的内容牢牢吸引,道:“我不去了,你们去吧。”说着继续观阅起来。陈延祖问道:“你在看什么,这么认真?”柳尘缘道:“我在看这大木鸢怎么做出来。”

    陈延祖道:“这东西要慢慢来,你倒好,想要一步登天么?”

    柳尘缘道:“师叔有所不知,那日我与梅师叔乘着大木鸢而飞,那梅师叔似乎对大木鸢还不够满意,满面忧容,想必是对大木鸢飞得不够远而愁苦着,柳尘缘只是想尽尽力,给梅师叔分分忧而已。”

    陈延祖笑道:“师兄他只是对那大木鸢飞得不够远而愁苦罢了,但你倒是一副好心思,你现在的学识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想你现在还帮不上师兄什么忙。”说着陈延祖就离开了这个屋子。

    柳尘缘看了许久,也觉得身子有些累了,便出来散散心,看见那陈延祖等人正在准备烟花火药等东西,每一箱货物都是细细整理,不敢有半点粗心大意。

    柳尘缘问道:“是不是那陆炳大人又要来那这些东西了?”

    陈延祖道:“正是,此人是嘉靖皇帝的心腹,我们可得罪不得。过几天此人就要来了,我们的弄好这些东西给他拿回去。”到了这天晚上,柳尘缘等人用好饭之后便对梅雨霜三人说自己要到山下的宋承庆的家里去一趟,梅雨霜问柳尘缘这是为何?柳尘缘道:“我想做一个大木鸢。”

    梅雨霜惊讶道:“啊,你要做大木鸢?”柳尘缘道:“怎么了?”

    梅雨霜道:“这可是很难的,父亲研习了许久,才做出来,还试过好多次。”然终究拗不过柳尘缘,这四人禀请了仲孙公,仲孙公得知此事,只是笑了笑,然后就让四人下山去了。柳尘缘很快就动手制作,梅雨霜三人也在一边帮助,幸好这杭老九家里材料极多,也不缺这一些。柳尘缘很快就做出了一个模型来。一日下雨,柳尘缘仍然在摆弄,晚上身子便发热起来,一连几天身体的高热都降不下去,梅雨霜急得是前后忙碌,又是请大夫,又是熬药煎药,过了三天之后,柳尘缘的病情才好转,再过了三日大病方才痊愈。

    这天柳尘缘醒来,觉得身子已经完全恢复了,听梅雨霜在叫自己吃早饭,便来到桌子边,道:“师弟他们人呢?”

    梅雨霜道:“他们已经出去把弄大木鸢了。师妹的爹娘也出去要货物了。”说着将一碗稀饭端来柳尘缘,道:“你身体刚刚复原,好好好注意身体。”

    柳尘缘喝了一口稀饭,一股沁人的清香涌入鼻子,柳尘缘道:“真是太香了。”

    柳尘缘几口就将一大碗稀饭喝完,见梅雨霜给自己盛稀饭,心下不由得梅雨霜为自己的忙碌而感激不已,见梅雨霜憔悴了一圈,心里更是愧疚不已,道:“雨霜,这些日子真是谢谢你了,我身体不好,让你受苦了。”

    梅雨霜笑道:“只要你没事,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说完俏脸一红,走出屋子里去了。柳尘缘经过这一番折腾,大感其苦,自己身子弱而容易生病,忽然脑光一现,暗想自己身上有未了体心经,其中内容自己都已经牢记于心,不如自己早晚按其淇习练一番,以增强体质,免得身体一旦犯病,又是一番折腾。

    于是乎柳尘缘开始按照未了体心经中的内容早晚习练,其余时间则去钻研大木鸢,一个个月后,柳尘缘总算是弄好了一个大木鸢。

    这日,柳尘缘对梅雨霜道:“我们找个高地去试一试。”

    梅雨霜心里担心,道:“尘缘哥哥,你这大木鸢能行么?万一不行那可不是好玩的呀!”柳尘缘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

    宋承庆道:“哥哥说的不错,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我跟哥哥去。”柳尘缘与宋承庆两人将大木鸢折叠好,往一山头赶去,杭千巧道:“你们怎么不到飞流崖去试呢?”

    柳尘缘气苦道:“小师妹,你这话真是愚笨,你说那飞流崖这么高,万一这大木鸢有所不济,我可就要摔死了。”

    梅雨霜道:“这四处多的是大山头,要找到小山头才行。”柳尘缘道:“这倒是,这附近那里有小山谷?”梅雨霜道:“我知道几里外有一个小山谷,那个小山谷叫做同心谷,我们到那里去试一试这大木鸢吧。”柳尘缘等人跟着梅雨霜网同心谷走去。

    柳尘缘四人来到了一小山崖处,这山崖只有三四米高。

    梅雨霜道:“尘缘哥哥,你要小心,这山谷虽小,也会受伤的。”

    宋承庆道:“哥哥,我跟你一道去。”柳尘缘道:“这东西我可没有把握?万一不济的话”

    宋承庆打断柳尘缘,说道:“你看这小山崖能有多高?大不了就是受点伤罢了,走吧!”柳尘缘心里感动,道:“好,我们就一道试一试。”柳尘缘和宋承庆两人一道乘着大木鸢,往小山崖奔跑而去,腾空而下之时,两人虽然心里都有准备,仍是吓得一身冷汗。

    没有料到的是,这大木鸢居然缓缓滑落,宋承庆大呼道:“好玩极啦,好玩极啦”因为这山谷不高,所以两人只是在空中飞行了一会就落在地上,柳尘缘估计了一下距离,道:“看来我还是帮不上梅师叔的忙。”

    宋承庆道:“师兄,我们到高一点的山崖是试一试,不如就到哪飞流崖去吧。”柳尘缘正要说话,这个时候,只听一人声音传来:“不错,年纪小小居然做得出这大木鸢来。”柳尘缘和宋承庆循声望去,只见在不远处有一个人背对着自己,看那人的举止似乎在祭祀着什么,那人头仍是也不回,整个人半跪在地,说道:“你们是清风门的人对吧?”

    宋承庆道:“你怎么知道?”那人仍是头也不回,道:“除了清风门之人谁会把弄这些玩意?”说着那人站了起来,转头看着柳尘缘和宋承庆,只见此人虽是男子,却生的美颜雪白有须,容俊清秀,举止潇洒。那人道:“怎么?清风门收了新的弟子了么?清风门的掌门人仲孙公可好?”

    柳尘缘道:“敢问前辈是何人,莫不是清风门之人?”那人笑道:“若你们是清风门弟子,不管怎样,按照辈分你们当叫我一声边师伯才是?”此时梅雨霜和杭千巧两人跑了过来,听到三人的对话,问道:“你到底是何人,我们为什么要叫你师伯?”

    那人道:“因为我是清风门的大师兄边修权,你说是不是不管如何,都得要叫我一声师伯?”柳尘缘道:“边师伯,我们来清风门已经有好些时日了,为何从没有听过你的名字?也没有人提到过你?”边修权苦苦一笑道:“你说谁会提起一个让他们曾经丢尽了脸面的人呢?”

    梅雨霜道:“丢尽了清风门的脸面?我爹从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事情?你到底是谁啊!”

    边修权道:“你爹没有说过这个事,你爹是谁?”边修权想了想不等梅雨霜回答而问道:“你爹是不是梅雪天师弟?而你的名字叫做梅雨霜?”

    梅雨霜惊讶道:“咦,是的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边修权道:“十年前我就去过清风门,当时与清风门比试技艺,我赢了,今年我只要再赢,那清风门的规矩就要改了。”

    柳尘缘四人听边修权所说,心里异常惊异,柳尘缘更是奇怪不已,道:“你不是清风门的人么,为什么与清风门比试技艺,为什么要清风门改变规矩呢?”

    边修权道:“你们都是清风门之人,自然知道清风门那三条最为主要的规矩,都感到十分奇怪,是不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