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2章 同心谷约(二)&.
    !

    柳尘缘道:“清风门的那三条规矩,确实让人感到有些奇怪。”梅雨霜这个时候突然哦了一声,似恍然大悟,道:“爹曾经跟我说过,只有一个人离开过清风门,莫不是那人就是你了?”

    边修权道:“离开清风门?我从来不认为我边修权这样算是离开了清风门,哎,如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着的,每日就如死人一般,整日浑浑噩噩,都是被那清风门的规矩给害的,若是不改了清风门的规矩,我这一辈子就算是白活了。”

    边修权说到这里就不再往下说了,他转变话语,道:“几天之后,我们会在清风门的飞流崖相见的。”边修权说着就离开了同心谷。

    柳尘缘道:“此人定会对清风门不利,我跟去看看。”说着便追向边修权。梅雨霜道:“尘缘哥哥,我也去。”

    宋承庆道:“师兄,那这大木鸢我们带回去了。”柳尘缘此时已经不在意这大木鸢之事,道了一声“好。”就离开了。那梅雨霜也追了上去。宋承庆和杭千巧两人见状只好帮柳尘缘把大木鸢带回去。

    其实柳尘缘之所以要追向边修权,是因为听见边修权要让清风门的规矩改变,这样正是柳尘缘需要的,所以他才追了上去。

    柳尘缘见梅雨霜跟来,道:“你快回去吧,别跟来了。”梅雨霜道:“我也想来问问此人,一些事情我也感到好奇。”

    柳尘缘道:“想必此人对清风门有莫大的仇恨,到时候说不定会有危险。”

    梅雨霜道:“要有危险早就有了,不过我看此人也不像是坏人,毕竟他是我们的叔伯。”柳尘缘本意是让梅雨霜不要跟来,听她这么说,只好无奈道:“那是最好,走吧。”两人说着逐渐追上了边修权,柳尘缘道:“边师伯,等一下,等一下”边修权驻足扭头,惊讶道:“你们跟来做什么?”

    柳尘缘道:“师伯为何不回清风门去?”边修权苦笑道:“我与清风门可以说是决裂了,我为何要回去?”边修权说着一直往南面而去,柳尘缘和梅雨霜一直跟着边修权走着,约莫走了一个时辰的路途,才遇到了一家客栈,边修权叫了酒水和饭菜,见柳尘缘和梅雨霜跟来站在客栈门外,招呼道:“你们多少也算是同门之人,过来一起吃些东西吧,菜我都点好了。”

    柳尘缘和梅雨霜来到桌子边坐下。酒菜上来了之后,边修权将一碗酒倒在地上,之后对柳尘缘和梅雨霜道:“你们为什么要跟来?”柳尘缘因为有梅雨霜在一边,其心中真实所想自然不会直说。

    梅雨霜道:“师伯,你为什么要离开清风门啊?”边修权兀自吃了一口菜喝了一杯酒,头也不抬淡淡地回答道:“你应该问的是清风门为什么不让我离开。”

    柳尘缘道:“师伯,你和清风门几天后真要比试?我很奇怪师伯您为何想要改变清风门的规矩呢?”柳尘缘想着若是边修权真的改变了清风门的规矩,那对自己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两人只见边修权神色黯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心中暗忖莫不是说到了他的痛处了。半会,边修权仍是淡淡地道:“快吃吧,吃完了你们就回去清风门。几天之后,我们会在清风门的飞流崖相见的。”

    柳尘缘和梅雨霜见边修权不愿多说话,也不在发问,三人吃好了饭菜之后,这个时候只见一阵麻乱的声音传来,三人隐隐约约听见不远处一队二十几人的行人架着一男一女而来。此时三人已经吃完了饭菜,边修权叫来店小二结账,顺便问道:“你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么?这一男一女是怎么了?”

    店小二道:“这两人可真是丢进了脸面,这男子和女子是白石村里的人,这女子本来是一个寡妇,这男子却对其十分爱慕,不顾家人反对居然私奔了,没有想到现在却被抓了回来,看来浸猪笼的刑罚是躲不过去的了。”

    边修权冷笑起来,道:“真是可笑至极,两人只见并非强迫,这两情相悦的事情,别人管得了么?”说着便追了上去,柳尘缘和梅雨霜面面相觑,这边修权莫不是真要去要管这件事情?两人也立刻跟了上去。只见那边修权拦在了那一队人的面前,大喝一声道:“给我放了这两人,让他们离开。”为首的一彪形大汉打量了边修权一番,冷笑道:“你是谁,这关你什么事情,你是要多管闲事么。”

    边修权道:“人家这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又关你们这些人什么事情,你们又何尝不是多管闲事?”

    那彪形大汉道:“看你白白净净,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快滚一边去。”边修权道:“看你生的剽悍,也不是一个无业之人,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管人家两人的事情干什么?莫非看不惯别人两情相悦,卿卿我我?”

    那大汉有些生气道:“你说些什么话,你听着,你要是再不让开,我们可要动手了,到时候可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只听那被绑着的男子道:“这位壮士,你快走吧,不然他们会打伤你的。壮士的心意,我们两人在此多谢了。”

    边修权看了看那被绑着的男子,道:“有件事情我问你,你好生回答我。”那男子道:“壮士只管问就是了。”

    边修权道:“你告诉我,你可是真心喜欢这女子?”那男子道:“当然,我若是不喜欢她,怎会与其私奔。”边修权又问那个女子道:“那我问你,你可喜欢他?”那女子虽说一脸憔悴,但听边修权这么问,毅然道:“当然喜欢,生死都喜欢。”

    边修权道:“既然如此,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们离开这里的。”继而对那大汉道,“别人的事情”那彪形大汉道:“你这人还真是多管闲事,既然如此,那就看你有这个本事么?”说着大手一会,几个人拿着木棒就想边修权打来。边修权拿出一把匕首和一把连弩,连射几箭,手中匕首将打来的木棍尽皆劈断。

    那些人一时间不敢上来,边修权拿出一小竹管,将竹管扭开后,道:“这是千虫百死毒,剧毒无比,你们若是不放开这两人,那我今日可就要在此大开杀戒了?”

    说着给箭头和匕首涂上,又对那些受了箭伤的人说道:“你们听清楚了,这是破岩刃,削铁破石,轻而易举,刚才我没有将你们的手砍下来,算是给你们的警告,你们谁人要来试一试?”

    然后又对那大汉道:“你听着,你要是再不放开他们,我可要动手了,到时候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这句话可说是刚才这大汉威胁边修权的话,如今边修权这么说,可谓是在言语上对其来了一个迎头反击。

    柳尘缘附和道:“这剧毒可以说说见血封喉的,大家可不要前来送死啊。”

    梅雨霜也道:“那可不,师伯,你今日行侠仗义,这东西也算是用得其所。”柳尘缘和梅雨霜前后附和着,那那些人都看着那领头大汉,那大汉见状不由得沉思了一会,对边俢权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管着这些闲事,请报上名来。”

    边俢权道:“你们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只要知道要放了这两人就行了。莫非你想要日后找我算账?”那大汉打量了边俢权一番,一时无语,自己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他无奈之下只好服软道:“好吧。”说着示意众人将那男女放开。那男女对边俢权千恩万谢不已,那男子道:“今日谢过救命恩人,不然我们二人可就没得活命了。”

    边俢权道:“既然他们要取了你们的性命,我看你们立刻就走,赶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快去吧。”那男女队边俢权深深地做了个揖然后就离开了。边俢权看着这两人离开,默然无语。

    梅雨霜道:“师伯,这两人已经被你救下来了,为何还不开心呢?”边俢权眼中泛着泪光,道:“当日我们也能够远远地离开该多好,可惜再也不会有当日了,当日的一切都怪清风门,不然我怎么会如此?”边俢权说着快步走着,柳梅二人紧紧跟上。

    边俢权来到一小山头上,突然大声吼叫,吼了好一阵才停下来。边俢权见柳尘缘和梅雨霜在其身后,便问道:“你们跟着我到底干什么?”

    梅雨霜道:“师伯,你之所以不回清风门,是不是清风门当年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了?”边俢权道:“你是梅师弟的女儿,想知道这些事情也不奇怪,”说着看着柳尘缘问道,“你应该是新入清风门的,你跟着前来干什么?实话说来?”

    柳尘缘道:“我想知道师伯真的可以改变清风门的那三条规矩么?”边俢权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们二人说来说去,其实是问的同一件事情,你们不就是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么?也好,今日正好是我妻青音的忌日,我便把当年的事情都告诉你们吧。”

    边俢权娓娓道来:“在二十年前,我本是是清风门的大弟子,学识修为皆是门中第一,深得掌门人仲孙公的心意,那仲孙公已经暗中将我立为继任掌门人。”

    柳尘缘道:“既然是暗中将师伯立为继任掌门人,那师伯你是怎么知道的?”边修权道:“这是仲孙公亲口说出来的。”柳尘缘道:“为何要暗中,当面直说不是更好么?”

    梅雨霜道:“这是清风门的规矩,掌门人平时要暗中考察门人,并定下接任掌门人,有了合适的人选之后,就会将继任掌门人的名字写在一字条上,放入盒子锁上,那锁子的钥匙只有掌门人一人才有,然后放入清风阁中,

    掌门人退位之后,会集合清风门的门人,打开清风阁,并当众把盒子打开,那个时候,就会有新的掌门人出现了。”边俢权继续说道:“后来一次我亲自运送物品下山,当时路途不远,我根仲孙公说只要我一人就足够了,

    哪里知道那一次我遇到了多年未见的暴雨,山洪暴发,我被困山谷无路可走,所有物品全部被洪水冲去,我也被山洪冲走了。”

    梅雨霜道:“后来定是有人把你救了。”边俢权笑了笑,神情欢喜,似乎遇到了什么快乐无比的事情来,道:“当然,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当时我被洪水冲走之后,已经昏迷过去,被一佟姓大户人家的人救了,当时我在其家里住了好些日子,我妻子对我好生照料,我才完全恢复过来。”

    梅雨霜道:“你妻子?”边俢权有些不好意思,道:“一些事情我也不好跟你们细说,总之当时我遇到了我妻子,她叫佟青音,当时若是没有她的照料,恐怕我身子没有那么快复原。”

    柳尘缘道:“可是清风门的第二条规矩就是只有同门方可成亲,若不同门则对方不得出于官富之家。当时是不是掌门人没有答应此事?”

    边修权道:“当时我与青音一见钟情,互生爱慕,青音其父母对我倒也是满意,后来我时常下山,就是为了与青音相见,当时我想既然掌门人仲孙公对我疼爱有加,对于此事他定会成全我的。”

    柳尘缘道:“可惜后来事与愿违,反而让师伯经历了一番苦痛,不然师伯今日也不会如此。”边修权道:“你倒是明白。后来我将此事告诉了掌门人,掌门人仲孙公却死不答应此事。”边修权一边说着,眼中尽是不解不满之色,柳、梅二人则在一边认真听着边修权的述说。

    当时边修权来到清风门中,将自己和佟青音的事情告诉了仲孙公之后,反遭到仲孙公的一顿痛骂,边修权道:“掌门如父,我便有什么就说什么,我边修权心里有了喜欢的女子,为何不能娶了她?”仲孙公道:“你入清风门的那一天,就应该知道。”

    边修权道:“如果是因为边修权是清风门的弟子,那边修权这个清风门的弟子可以不当。”

    仲孙公无奈道:“修权,今后你就是清风门的掌门人,你的名字我已经放在了清风阁之中了,清风门之财富你是清楚的,难道你不想要这清风门的掌门人了么?”

    边修权道:“清风门飞掌门人有什么好,边修权从来没有在意过?”仲孙公大怒,扬手就给了边修权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边修权的脸上。边修权被打得嘴角流血,他拭去血迹,道:“掌门人这一巴掌,算是将边修权打出了清风门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