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3章 同心谷约(三)*.
    !

    仲孙公道:“你可知道清风门在宋之事?”边修权道:“当年种种边修权怎么会不知道,你说的已经很多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这清风门的规矩就不能改一改么?”

    仲孙公道:“边修权,你的事情清风门并非第一次了,宋时清风门险些被灭门之事你虽然知道,但是你又知道元时之事么?我清风门宋元两代各遭一次灭顶之灾,上天护佑荫蔽,清风门最终方得无事,元时之事的开始就是与你这么一般。”

    边修权道:“这世间事情,哪有这么巧?佟家是好人家。”

    仲孙公道:“元时,清风门中也有一人如你一般,只不过清风门弟子是女子,她也说自己中意的男子的那大户人家是好人家,结果,那大户人家其实是对清风门的财富起了歹意,且觊觎已久了,这一切其实是想要夺取清风门的财富,

    为此双方展开一场血战,最终清风门之人对那大户人家斩尽杀绝了。此事过去之后,那女弟子回到清风门,当着众人之面自刎而死了。当时的清风门掌门人对后继者下了死令,清风门的三条规矩,永世不得更改,谁改谁就要一死谢罪。”

    边修权道:“我边修权不会让你以死谢罪,边修权从今日起,就不再是清风门的人了,告辞了。”

    边修权说着就要离开,仲孙公道:“边修权,你一日是我清风门之人,就永远是了,这也是清风门的规矩。”这个时候清风门的所有人都出来,看着眼下的情况,

    边修权对门人拱手道:“清风门的师弟们,边修权违背清风门的规矩,自认无颜在此,从今往后,边修权就再也不是清风门之人了。”

    边修权离开之后,想佟青音的父母说了此事,佟青音的父亲佟丘安慰边修权道:“清风门不会是毫不讲理的门派,明日我亲自去提亲。”第二天佟丘带着佟青音和边修权还有几十个仆人一道前去清风门提亲。哪里知道仲孙公得知了此事后,

    根本不让佟丘等人进入清风门的府邸中,而是在清风门的大门外相见。佟丘有些不悦,道:“我知道掌门人为何生气,但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清风门如此怠慢客人,恐怕是不妥吧?”仲孙公道:“你今日来为了何事?”

    佟丘道:“当然是为了提亲之事了。”仲孙公冷笑道:“你弄错了吧,这要嫁女儿的是你,又不是我,你来我这里提个什么亲?”佟丘道:“这边修权是你清风门的弟子,男女之间两情相悦乃天地间最为平常之事了,掌门人这样恐怕不好吧?”

    仲孙公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清风门的规矩,岂是你能够管得的?”佟丘道:“掌门人不要误会了,我佟丘并非要管你们清风门的规矩。

    只是这不稀奇与我女儿两情相悦,我们就成为之美了吧?”仲孙公道:“君子成人之美,小人反之,你的意思是说要是我不成全了他们,我就是小人了对吧?”

    佟丘笑了笑,拱手道:“想不到又让掌门人误会了,佟丘绝对没有这么个意思。”仲孙公道:“仲孙公无论如何,也不会坏了清风门的规矩,血一般的教训让清风门牢记不忘,无论如何,这规矩也不能再仲孙公的手里坏了。”仲孙公说着对边修权道:“边修权,你回来我清风门方是对的,明白了么?”

    边修权道:“边修权是在不知道,你为何要如此。”仲孙公无奈摇头,又对佟青音道:“我给你千两黄金,你另外找一个男子可好?”佟青音脸红道:“这些事情怎么能够如儿戏一般呢?”仲孙公道:“那好,要离开也可以,按照清风门的规矩,需要千两黄金才行。”

    佟丘见仲孙公如此说话,道:“千两黄金?我知道你是故意为难,但是这千两黄金对我们来说倒也不难。”说着拍手示意,只见四个人将一大箱抬上来,佟丘道:“这就是千两黄金了。掌门人拿去就是了。”

    仲孙公暗忖这边修权一定是把清风门的种种规矩告诉了佟丘,不然佟丘怎么会准备得如此充分,自己本来是想要为难一下这佟丘,哪里知道这佟丘作法反而是将了自己一军,仲孙公看着菏泽千两黄金,想起了元朝时的那件事情,当时对方上门提亲,也是拿了千两黄金,这情景与当时是何其相似。仲孙公道:“这黄金我们是不会收下的。”

    佟丘有些不悦,道:“掌门人,刚才是你说的,边修权离开清风门需要千两黄金,如今我给你了,为何却突然变卦了?”仲孙公道:“我怀疑你对我清风门另有所图?”佟丘大怒道:“我佟丘在此也是堂堂大户人家,怎么会对你们清风门另有所图呢,此话到底如何说来?”

    边修权也道:“这件事情反倒是清风门纠缠不休了不是。”这个时候梅雪天来到边修权的身边,小声说道:“师兄,掌门人总归是希望你留下来。”边修权道:“我心意已决,此时断无其它可能。”

    仲孙公大怒道:“你们另有所图又如何会承认,总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答应的。”佟丘拂袖而去,道:“清风门之人气人太甚,是你们不讲道理在前,我佟丘今日行事并无什么过错,清风门的掌门人。你看好了,总之这千两黄金在此,我佟丘现在就要将边修权带走了,到时候婚宴喜帖佟某人会送到,去不去就由你们自己了,告辞了!”

    柳尘缘听到这里,问道:“师伯,当时你们离开了之后,是不是清风门找你们的麻烦了?”

    边修权道:“误会误会啊!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清风门而起。仲孙公难辞其咎!”梅雨霜道:“到底是什么误会?”当时佟丘离开清风门之后,便开始给女儿准备婚事,大婚之日,黑白两道都有前来相贺,婚宴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原来这佟家是大户人家,平时生意上与黑白两道所有往来,所以才会有此番场景。然而仲孙公却派人前来打探,看一看这佟家人又什么动静,若是有什么动静,想要对清风门有所企图,便立刻告知。

    当时清风门之人暗中查探了佟家的动静,在婚宴当日就发现这佟丘与黑白两道的人称兄道弟,酒酣之时,言辞中对清风门之事颇有怨言,那些人酒劲上头,纷纷责难清风门做事过分。

    这这些事情被暗中的全方面之人告知了仲孙公,仲孙公知道之后可谓是坐立不安,深恐哪一日全方面再遭到第三次浩劫,便下令清风门之人集合,其对门人训令道:“清风门从第一代掌门人沈冲开门立派一来历经两次最大浩劫,这两次浩劫可说是灭顶之灾,究其原因,无不是因为有人违反了清风门的规矩,今日之事,几乎如此,我派之人当先下手为强,除掉佟家。”

    然后仲孙公带领众人暗中前去佟家,凭借兵戈之利,斩杀了佟家上下百余人的性命。当时只有边修权和佟青音逃走。当时仲孙公得知之后,道:“一个活口也不能留下。”便带着门人直追不舍。

    在同心谷追上了正在逃亡的边修权和佟青音,边修权看着这些蒙面之人,冷笑道:“仲孙公,我知道是你们,你带着全方面之人前来,杀了佟家上百人,你们觉得当真有必要如此么?”仲孙公加开蒙面黑布,道:“为了清风门,就算是罪过,仲孙公也一人承担了。当时你们婚庆之日,佟丘言语所为,怎么能够叫我放心?”

    边修权道:“原来你们在我大婚之时,暗中派清风门之人前来,仲孙公,你的用心真是良苦啊!现在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杀?”

    仲孙公道:“边修权,你是我全方面之人,跟我回去。”

    边修权道:“我不会回去的。我要和她一起离开这里,请你们不要拦着我。”边修权说着就要拉着佟青音离开,全方面其他人都不敢阻拦,仲孙公大喝一声道:“边修权,要做你可以自己走,但是这女子必须要死?”

    边修权听仲孙公这么说,目中寒光射出,道:“清风门之人,你们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冷血了,你们刚才杀的人还不够多么?”边修权这么一说,清风门之人都低下了头来。仲孙公道:“为了以后没有杀戮,佟家必须要斩草除根。”

    边修权拔出随身的匕首,道:“既然然如此,那边修权为了心爱之人,彻底跟清风门反目了。”这个时候边修权只觉拿着匕首右手被佟青音给抓住了,然后往她自己的胸口刺去,这一下事出实在是突然,边修权眼睁睁地看着佟青音死在自己的面前,

    边修权抱着佟青音,哭喊道:“青音”佟青音道:“修权哥哥,你说没有当日之事,兴许就不会有今日之事对吧?这一切都怪佟青音,都怪佟青音。”佟青音说着言语逐渐声小,接着身子一软香消玉殒了。

    边修权大哭不已,清风门之人仍围观不散,仲孙公道:“边修权,可以跟我回去了么?”边修权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仲孙公道:“难道你要为佟家人报仇么?”边修权道:“清风门是养育我的地方,我自然不会对全方面之人干戈相向,但是我有生之年,定要改了这清风门的规矩。”

    仲孙公道:“你自认自己可以做到么?要做到,便只有做清风门的掌门人才行。”边修权冷冷大笑道:“我才不会那么没有出息,回去做什么清风门的掌门人,仲孙公,如今在这里我要跟你立下一条约定。”仲孙公道:“你想要立下什么约定?”

    边修权道:“三十年里,我们比拼三次技艺,谁胜了两次,输方就要听从胜方的,如何?”仲孙公道:“你一人跟我整个清风门只人比拼技艺?”边修权道:“有何不可?”仲孙公道:“好。既然如此,我也来说说我的条件,若是你输了,就要安心回来我清风门,再不要有其他的念想了。”边修权道:“若是边修权输了,自当回来向掌门人谢罪。”

    仲孙公伸出右手,道:“那我们就击掌约定。”边修权与仲孙公击掌誓盟约定。仲孙公对全方面弟子道:“清风门的弟子听着,今日我清风门与边修权立下的同心谷之约,就此定下了,双方谁也不得悔改。”

    边修权道:“仲孙公,佟丘之前给你全方面的千两黄金,如今全方面也该要退出来了吧?”仲孙公道:“清风门不缺这点金子,你随我去拿回就是了。”

    边修权说到这里,对柳尘缘道:“同心谷之约后,我将青音的尸身掩埋,就跟着仲孙公回到清风门,拿回了佟丘给清风门的那千两黄金,之后我就找了一处深谷隐居起来了,

    我每日研习技艺,十年后我与全方面之人比拼的是刀剑的坚锐,当时我胜出了,在七天之后,我要比试的是大木鸢飞行的远度。若是我胜了,清风门的那三条的规矩就要彻底改了。”

    边修权看着梅雨霜道:“十年之前前,你还是襁褓中的孩子,对这事情事不可能记得的。”柳尘缘道:“原来今日是师伯妻子的忌日,所以才会在同心谷中遇到师伯。”梅雨霜道:“师伯,那你现在住在哪里?”

    边修权道:“那是一个无名山谷,我取名为青音谷,现在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我看你们还是随我道青音谷去吧,有些事情我要问问你们。我住处距离这里路途不远,一个时辰就到了。”柳尘缘道:“清风门的人知道师伯住在那里么?”

    边修权道:“我不清楚,总之全方面之人从没有在山谷里出现过,除了你们二人。”梅雨霜道:“师伯不怕我告诉清风门之人么?”

    边修权笑道:“我边修权为何要怕?”三人说着开始赶路。三人走了一个时辰的路,已经事傍晚时分,来到了青音谷外,只见一条小河从山谷中流出来,边修权三人走了进去,只见一茅草屋子在这条河边立着,旁边有一些奇怪的横横杠杠之类的东西。

    边修权道:“这条河就叫做青音河了。青音死后,我便把这山谷和小河改为青音,想来这样也算是我们两人呆在一起了。”边修权话说着忽然一阵大风来袭,柳尘缘和梅雨霜的眼睛都睁不开,茅草屋屋顶的茅草盖也被吹飞了起来。

    边修权道:“这山谷里的风经常是这样,习惯就好了。”说着边修权回到屋子里,拿着一些自制的工具,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的茅草屋的屋顶给弄好了。边修权走进屋子里一看,十分满意。柳、梅走进屋子里一看,这屋子倒也干净整洁,

    在屋子的另一处,有一大木鸢在放着。梅雨霜道:“没想到师伯住的地方还真是清爽干净,这茅草屋在外面看还真是看不出里面是这般。”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