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4章 同心谷约(四) //
    !

    边修权道:“终于赶在天黑以前弄好了,不然今晚我们就要露宿一晚了。”柳尘缘看了看那大木鸢,觉得这大木鸢和自己所见所制的有些不同,道:“师伯的大木鸢定是比清风门的要好。”

    边修权没有说话,独自出了茅草屋,道:“师伯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玉盘珍馐,只有一些豆腐和小鱼,但是管你们吃饱肚子。”柳、梅二人惊讶道:“我看师伯的屋里什么吃的也没有,那里有什么豆腐和小鱼?”

    边修权仍是一句话不说,独自一人来到了河边,只见边修权在摆弄一个木制横条,横条的另一头是一个大网,柳尘缘道:“莫非师伯要用这古怪玩意去捕鱼?”

    两人看见边修权简单动了动手,那渔网就在水里走了一遭,然后网中就有几十条小鱼,再走一遭,又是几十条小鱼。柳尘缘道:“想不到这小河居然水深鱼多。”边修权讲这些鱼扔在岸边,继而对柳梅二人道:“你们可会把这些鱼弄一弄啊?”柳尘缘道:“当然会。”

    柳尘缘自小就喜欢在山中捕鸟捉鱼,这些事情柳尘缘自然熟络。柳尘缘说着对梅雨霜道:“拿着匕首来啊。”柳尘缘说着拿出了随身的匕首,来到岸边将这些鱼开膛破肚。梅雨霜自小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一时不知道怎么做,只看着柳尘缘在忙碌着。

    梅雨霜看了看,只是弄了一只鱼就因为鱼儿的挣扎而不敢再弄了。边修权看着两人在弄着鱼,便来到一个特制的石磨前,借着风力开始磨黄豆。一会功夫边修权就制好了豆浆和豆腐。夜晚三人就在河边喝着豆浆,吃着豆腐喝河里打来的鱼,好不惬意。

    梅雨霜道:“师伯之前说有一些事情要问我们,到底是什么事情?”边修权道:“十年前我和清风门的比试是我赢了,这一次我的大木鸢要是赢了,那清风门的三条规矩就要改了,我只想知道,清风门的大木鸢到底做得如何了?”

    梅雨霜道:“这我可不清楚,总之父亲对自己做的大木鸢总是不够满意。听闻掌门人闭关就是为了制作大木鸢,听说好像那掌门人对做好的大木鸢心里也不是很满意。”

    柳尘缘道:“当时我和梅师叔乘着他做好的大木鸢从飞流崖而下,当时大木鸢落地之后,我看梅师叔的脸色有些不悦,我心里还十分奇怪,现在想起来,想必师叔是因为没有胜过师伯的把握,才会心情不悦吧。”

    梅师弟做的大木鸢就是你们今日试的那一个么?柳尘缘道:“那可不是,那是柳尘缘自己无聊所做,本想给梅师叔解解忧愁,哪里知道柳尘缘是在是学识浅薄,不得要领。”

    边修权拿出了一把匕首,轻轻一立,匕尖就刺入了木桌里,柳尘缘和梅雨霜都看呆了,这木桌乃极为坚硬的木料所制,而这把匕首既然轻易地就刺入其中了。

    边修权道:“这个大木鸢岂是那么容易就制成的,不然同心谷之约也不会每一次都相隔十年了。你们可知道,当时我与清风门比试刀剑的也是在一次偶然中,我将铁器和一些沙石进行锤炼,居然得到了极为坚硬的铁器,那铁器打磨后,锋利一场,且不易变钝,所以那一次我才胜过了清风门。”

    柳尘缘道:“这些偶然柳尘缘相想必是得不到了。”边修权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些偶然有时候就是灵光一现罢了。哎,如今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我定能够改了清风门的规矩了。”

    边修权正在说话,忽然听到一个响声,三人回头一看,看见那茅草屋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个洞。边修权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边修权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茅草屋中。但见那大木鸢似乎给一把大刀砍断了多处。

    柳尘缘走了进来,大吃一惊,道:“师伯,你是大木鸢被弄坏了。”柳尘缘心下郁闷不已,因为边修权与清风门的比试很快就要开始了,又听见一落水声传来,

    边修权一转身,只见一个人掉入了水中。边修权三人将那人救起来,梅雨霜和柳尘缘大吃一惊,道:“这不是陆炳大人么?”边修权道:“你们认识他。”

    梅雨霜道:“此人是清风门的常客,时常帮朝廷运送火药烟花。眼下这样子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边修权伸手在陆炳的心口和鼻子下探了探,见陆炳还有心跳呼吸,道:“若不是这水减去了他落下的冲力,而且体质还算硬朗,我想他现在已经死了。”

    边修权和柳尘缘把陆炳抬到了茅屋里,放在床上。边修权看着地上的那把绣春刀,顺手捡了起来,自语道:“此人身上虽然没有穿着飞鱼服,但是这把绣春刀就已经道出了他的身份,此人就是朝廷的锦衣卫。”

    柳尘缘看着陆炳的刀,心道:“父亲也有这把刀,莫非父亲之前也是锦衣卫的人?不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爹跟我说过这些事呢?”此时陆炳醒来,不断咳嗽着,见面前站着三个人,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起身拱手道:“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梅雨霜道:“幸好你遇到了我们,不然你可就没命啦!”陆炳这才看清楚,道:“原来我们见过,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在这里又相见了。”说着又是剧烈的咳嗽,边修权道:“你摔了一下,不会很重,不过还好,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我看以你的体质,只要休息半个月就好了。”梅雨霜道:“师伯还在开玩笑,都要休息半个月了,还说这伤不重?”边修权道:“只要不会伤及性命,如何算是重伤。”边修权说着向陆炳问道:“你是朝廷的锦衣卫,为何会如此?”

    陆炳摇头苦笑道:“没事,只是我让那些人走之后,自觉此处风景不错,不料却失足滑下,弄得今日如此狼狈,说出去真是我这锦衣卫的奇耻大辱啊。”边修权随手将绣春刀拿给陆炳,道:“你的绣春刀将我的大木鸢给弄坏了,

    几日之后我要和别人比试,如今看来是不成了。”梅雨霜道:“那现在怎么办啊?”边修权道:“日子就要到了,爽约自然是不行的,而且这大木鸢也并非两三天的功夫就能够做好的,看来这是天意了。”

    柳尘缘道:“师伯,要是比不成了,岂不是要算输了,那现在要怎么办才好?”边修权道:“这没有任何办法,你们明日回去,告诉清风门之人,此番的比试,边修权认输了。”

    柳尘缘听边修权这么说,暗想道:“我看师伯制作的这个大木鸢定能够胜过清风门制作的大木鸢,咳嗽如今却成了这般形势,莫非这是天意不成,不行,我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不然背负的使命什么时候才能够完成。”

    又听到陆炳说道:“陆炳不讨扰了,明日我就要离开返京。”柳尘缘道:“你身上伤势较重,若是这样,就让我跟你一道吧,在路上也算是能够照料你。”

    柳尘缘此话一出,在场三人无不是一惊。陆炳打量了柳尘缘好一会,心道:“此人怎地就如此,好生奇怪,我与其只有一面之缘,彼此可不熟悉?”梅雨霜轻轻点了点柳尘缘,小声问道:“尘缘哥哥,你这是是说什么哪?”

    柳尘缘道:“锦衣卫身为朝廷之人,陆大人自然是要急于赶回去的,陆大人多少是因为来我清风门而受的伤,所以身为清风门之人,自当有责任讲陆大人送回京城。”柳尘缘一席话说得在情在理,边修权点头道:“说得极是,是应该这样做的。”

    柳尘缘道:“雨霜,你明日自己回去,我和陆大人一起前去京城。也算是尽了清风门弟子的本分。”

    梅雨霜道:“尘缘哥哥,这路途遥远,我一个人怎么敢回去?”梅雨霜并非不知道回去的路,也并非不敢一个人回去,她这般说法,就是想让柳尘缘鱼自己一刀回去罢了。

    哪里知道边修权却说道:“他做的不错,反正我和清风门的比试是比不成了,所以明日我还是跟你一道去吧。顺便亲自跟那仲孙公说了此事,以免你跟他们说,他们不相信。”梅雨霜只好道:“既然这样,那好吧。”

    陆炳对柳尘缘道:“你到好心陆炳心领了,陆炳一人赶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柳尘缘道:“这可不行,陆大人可是皇上的红人,今日因为从清风门离开而受伤,所以身为清风门弟子,自然是要紧这个责任的。不然皇上知道了,还不会怪罪我清风门?”

    陆炳苦笑道:“此时与清风门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清风门也没有责任。皇上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你清风门的。”

    柳尘缘道:“陆大人为人坦荡,这是信得过的,可是别人就未必了,清风门把事情做好了,就不会遭他人诬告,要是没有做好,万一有谁人想对清风门不利,那此事就留给那些人把柄了,陆大人你说是不是?”

    陆炳暗想自己明明是在推脱了,可是这柳尘缘居然执意如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炳想起之前攻杀自己的那两个蒙面刺客,又想起这柳尘缘是前些年才新入清风门之人,其不由得暗自揣摩道:“此人为何如此,莫不是此人与那些刺客有什么勾连?要不然我怎么推脱此人都要跟我一道回京城,罢了罢了,我就看看此人到底想要搞什么名堂。”陆炳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说的吧。”

    边修权道:“我这有一辆马车,明日你们就乘着这马车前去京城吧。今晚你就在这里歇息。”陆炳拱手道道:“多谢了。”陆炳说着就睡下了。柳尘缘没有歇息,而是跟边修权一道去屋子里的偏房中去准备一些草药,以在路上给陆炳熬药。

    边修权道:“清风门之人可不会这样做。”柳尘缘以为边修权是在责怪自己,道:“师伯,柳尘缘这样做难道不对么?”边修权道:“对,当然对,你告诉我你为何要跟他去京城?”柳尘缘见边修权在看着自己,暗想自己可不能说出真实的原因来,柳尘缘笑道:“就是因为我是清风门的弟子。几年前柳尘缘受伤,就是得到了二师叔和梅雨霜的帮助才有柳尘缘的今

    第二天,所以柳尘缘这么做也是应该的。”边修权听了只是笑了笑之后再没有说什么。

    柳尘缘就和陆炳一道乘着边修权所制的马车往京城而去,其实陆炳对边修权等人撒了谎,原来那一日陆炳来到了清风门之后,拿了清风门的货物后就往京城而去,同行手下容向林向陆炳表示这几十日里连连赶路,大家都想要好好休息几日再行。

    陆炳向来体恤下属,对容向林的要求自然答应了,这一行人便到一处客栈居住,几日后,忽然遭到不明刺客的袭击,陆炳当即向容向林等人下了立刻返京的命令,自己会随后赶上。然后自己独自一人前去,想要抓住那袭击己方的刺客,不料自己来到了来到了一个山头之后,却被两个蒙面人袭击,自己不敌而落下山崖。

    容向林等人一路上赶路不快,只为等待陆炳,然而却没有等到陆炳回来,容向林心想着这些刺客的目标定是陆炳,不然这一路上自己一行人也不会安然无事。容向林回到京城之后,立刻就要向嘉靖皇帝汇报了此事。

    当时嘉靖正在与严嵩讨论行宫的事情,只见容向林火急火燎地走来,向守门太监说是非要立见嘉靖皇帝不可。嘉靖听到了容向林的声音,便跟严嵩说待会再谈论行宫建设的问题,让容向林进来殿里说话。

    容向林开口便道:“皇上,大事不好了。”嘉靖到:“何事这么匆忙?什么大事不好了?”说完似乎有不详的预感,续问道“对了,那陆炳怎么没有跟你来一起啊?”

    容向林断断续续道:“皇上恕罪,当时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此刻,陆炳大人让我先走,独自一人应对,我们一路慢行,仍然没有等到陆炳大人,如今下落不明,不知道到底如何了。”嘉靖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容向林:“只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嘉靖大怒起身道:“我堂堂朝廷的锦衣卫,如今被几个刺客弄得如此狼狈。”一边的严嵩和容向林都不敢说话。

    嘉靖对容向林道:“容向林,你带上所有锦衣卫,要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去找回陆炳,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明白了么?”容向林道:“是皇上,臣明白了。”

    容向林就要离开,嘉靖喝止道:“慢着。”容向林道:“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嘉靖道:“这些刺客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对我朝廷的锦衣卫指挥使下手,虽然你当务之急是要先把陆炳给朕找回来。但是这个案子你们锦衣卫务必要查出来。”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