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5章 云谲险路(一).
    !

    容向林领了嘉靖的命令之后,不敢有半点怠慢,立刻带领锦衣卫开始沿着清风门往京城的来路展开了密切地搜查。

    容向林对手下的锦衣卫下令道:“这一路上务必给我仔仔细细地搜查,不要放过一个地方。”这些锦衣卫锦衣卫开始四处查看,沿路的每一个客栈,街道,甚至是老百姓的家里,全部都进行了搜查,几天下来仍然没有结果,每一个锦衣卫回来都是说没有任何发现。

    容向林道:“找不到陆炳大人,我们无法向皇上交差,我们一直搜查下去,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一定要找出陆大人来,否则皇上怪罪下来,我们谁都担当不起。”

    然一连搜查了几天,仍然没有找到陆炳的踪迹,容向林此时心里开始恐慌起来,按照时间,陆炳应该距离京城不远,可是自己沿路搜查时间已经三天,仍然没有遇到陆炳,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容向林不由得冒出了几许冷汗。

    话说此时陆炳和柳尘缘两人正在乘着马车赶路,并不知道容向林等人正在沿路找来,他们到了云峰山下时已经是傍晚。

    陆炳道:“这里前后几十里都没有人烟,这山上有破庙,我们只能够在这里过上一夜。”柳尘缘道:“陆大人你可以么?”

    陆炳下了马车道:“这有什么不可以,”说着屋子王山腰走去,柳尘缘抬头看着云峰山半山腰上的几座庙宇,道:“这马车我们就留在这里,明日下来再乘坐吧。”

    说着柳尘缘割来了好些草料,给马儿吃了以后才追上去。陆炳来到了半山腰,看见这几座庙宇似乎被大火焚烧过,柳尘缘气喘吁吁地跑来,道:“陆大人,你看那庙宇的样子,好像是被火给烧过了,我们还要在此过夜么?”

    陆炳道:“当然,这里每年都会住上两回,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两人走了上去,进入了庙里,忽然看见了极为可怖的景象,这庙宇中的和尚全部被杀害,皆是被人从脖子上一刀毙命,看尸体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柳尘缘从未见过如此,大惊失色且有些语无伦次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炳没有回答柳尘缘的话,然心里也是极为震惊,忖道:“莫非那些人知道我要来此处,提前赶来了,他们对我的行程很是熟悉,他们到底是谁呢?”

    陆炳正在揣摩着,此时只见两个蒙面人持剑而来,道:“陆大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柳尘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吓坏了,道:“陆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两人对柳尘缘道:“难不成是你救了他?”

    陆炳道:“不管他的事情,柳尘缘,你先走就是。”那两人冷笑道:“陆大人好像以为这里能够有人离开?”

    陆炳站在柳尘缘的面前,道:“你们是何人?敢不敢报上名来。”

    其中一人道:“陆大人果然是锦衣卫指挥使,如此情况居然还能够临危不乱,实在让人佩服,我们现在就算告诉你也无妨,在下鲁墨竹,这位是倪夜星。

    陆大人你自然是不会知道我们到底是谁的,因为从陆大人的职位来看,我们都只算是一介无名小卒而已。”陆炳道:“看来你们已经筹划多年了,你们早就知道我定要路过这里,所以在此设伏?等着我们前来自投罗网。”

    鲁墨竹道:“没错,当时你落下山谷后,我们心想你定是死了,不料第二天我们到山下去找,却根本没有发现你的尸体,我在山下看见有一户人家,其中空无一人,我想你或许是被这户人家给救下来了,再想你锦衣卫指挥使,要是你被救活了,定会先返回京城,要是你返回京城,那你定会再此地歇息,所以我们就在此等候陆大人。”

    陆炳心道:“原来他们看见山谷那户人家没有人,就以为他们到我去找大夫,把我救下来了。不管他们怎么推断,他们的计划倒也没有出错。”

    想到这里,陆炳暗叹自己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么?而柳尘缘此时却想道:“既然他们找过那山谷而没有人,说明师伯和梅雨霜已经往清风门而去了,真是太好了,不然他们可就危险了。”那倪夜星道:“陆大人,现在你是自裁呢?还是让我们来动手。”

    陆炳道:“我现在受了重伤,死之前只想知道是谁指使的,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鲁墨竹道:“陆大人,你生平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陆炳道:“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鲁墨竹道:“既然如此,你就去问阎王爷吧。”说着鲁墨竹就使出了一招剑法,此招乃平平一远击招式,只是力道颇大,这鲁墨竹料定受了重伤的陆炳应该无力应对,这一招意在取了陆炳的性命。

    陆炳见鲁墨竹一人攻来来,手中的绣春刀灿然出鞘,不等鲁墨竹招式攻来,就见鲁墨竹被柳尘缘一招简单的推手给推开了,陆炳吃了一惊,但见鲁墨竹被柳尘缘这么一推,竟然撞到了一旁的墙上去了。

    鲁墨竹狼狈地起身,对柳尘缘道:“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也会武功。”倪夜星拔剑道:“这就是所谓的真人不露相吧。让我来了结他。”柳尘缘骂道:“陆大人已经受了重伤,你们居然如此行事,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就算是要报仇,也应该光明正大才是,。”

    陆炳道:“柳尘缘,不要跟他们废话,他们今日决意要杀我,你快走就是了。”倪夜星提起长剑指着柳尘缘,道:“这里谁人也走不得。”说着长剑挥舞,就要对柳尘缘发起招式。口中喊道:“我先杀了你再说。”

    鲁墨竹道:“停下,让我来与他过招。”倪夜星一听,不得不停下来。鲁墨竹刚才吃了柳尘缘的偷袭,心里愤恨。他对柳尘缘道:“小子,你的武功定是不弱,今日我就来领教一番。”

    鲁墨竹刚才被柳尘缘一推,心知这柳尘缘的内力实在惊人,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此番定要争回脸面,此时鲁墨竹不敢小觑,长剑拔出而上。柳尘缘见状,只是一味躲闪。柳尘缘从来没有与别人过过招,此时心里十分慌张。

    几招过后,柳尘缘只觉得这鲁墨竹的招式总是比自己慢一些,并不能伤到自己,如是几番,柳尘缘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专心与鲁墨竹周旋。柳尘缘这些天一直在修炼未了体心经中的体心九诀和洗髓经各一部分,柳尘缘悟性极高,虽然他不知道这招式为何物,但是这天穹派的武功的根本要诀是那招式要随心而来,方能够无往不胜。

    这是天穹派所认为的最高武学境界。当时天穹派的入体,入定,入静,入神,入念,入魂,入气,入意,入心,当时天穹派的北冥双山就对王守仁表示,若是体心九诀有了洗髓经的相助,这两门绝学合在一起,当为天下第一武学,所以柳尘缘习练这两个秘籍,也算是冥冥中得天佐佑了。

    柳尘缘此时并不知道这些,他见鲁墨竹持剑攻来,心下着急,就要躲避,只见柳尘缘身子一斜,避过了鲁墨竹的剑招,鲁墨竹“咦”了一声,又是一剑斜劈,柳尘缘快步后退,他身法极快,快速躲避开之后,将自己与鲁墨竹的距离离开了好几米,这全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柳尘缘并不知道这全是因为自己的速度极快,反而认为对方的武功不好,心中道:“这人的武功也太慢了,无论他出什么招,我都可以避过,我大可不用怕他。”

    一边观战的的陆炳心道:“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会武功,他不是清风门的门人么?可是清风门之人向来是不会武功的,此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柳尘缘此时达到了“入境”的第三层境界,因为自身内力的限制,以及洗髓经习练的还不够,所以此时他尚不能再进一步,然这已经让鲁墨竹和倪夜星瞠目结舌。

    倪夜星知道鲁墨竹已经用尽了全力,可是就是伤不得柳尘缘分毫,便对鲁墨竹道:“我们一起先杀了此人。”

    鲁墨竹阻止倪夜星,小声说道:“我看不必了,此人的武功极高,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不对我动手,想来真是个深藏不露之人,他日再说。”

    鲁墨竹对柳尘缘道:“这位小兄弟,你的武功确实比我们高,刚才没有对我动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此番纠缠再来就是鲁墨竹不将道义了。”

    鲁墨竹说着对陆炳道:“陆大人,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过了今日,我们再来博弈。”说着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离开了。

    陆炳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柳尘缘与陆炳下了山,那马车早已经不见了,柳尘缘道:“想必是他们的人拿走了这马车。哎,车上带着的的草药可就没了。”

    陆炳道:“我这伤势不需要草药也会复原,”说这面对柳尘缘而道,“这么说来他们顶不止两个人。”柳尘缘道:“那两人是讲道义之人,他们自然不会动我们的马车,所以应该可以确定他们人手不止两人了。”

    陆炳道:“柳尘缘,你到底是何人?”柳尘缘道:“我是清风门之人啊?”陆炳突然拔出长剑,指着柳尘缘道:“你这是在说谎,清风门之人谁也不会武功,他们只会建造和制作一些东西而已,你当我有这么愚蠢么?快说实话,你是不是他们一伙的,不然我一刀就宰了你。”柳尘缘讶然道:“你在说些什么呢?”

    陆炳道:“其一,我在山谷的时候,你说要送我而我已经再三推辞,可是你却一直不顾,执意要来送我回京城;其二,刚才我看你武功的确过人,科是让人不解的是,那两人并没有受重伤,为何却走得如此干脆,其三,你怎么就如此确定他们不止两个人?说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你早就在此等我了是不是,这是你们布好的局,是不是?”

    陆炳说着绣春刀已经在手,直指柳尘缘。柳尘缘一脸迷茫,道:“陆大人,你到底在说什么哪?”陆炳道:“你这里演什么戏?快说出实话来。”

    柳尘缘道:“陆大人,你眼下受了重伤,我要是杀你,早就可以动手了,再说我要是真的想杀你,那刚才为何要救你?”陆炳道:“那是因为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罢了,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何执意要送我回京城?”

    柳尘缘苦笑道:“陆大人,我的确是新入清风门的人,这一点不假,但是我是有要事在身,所以才要执意离开清风门,既然你觉得我是和他们一伙的,那我柳尘缘现在就可以不和陆大人一道,陆大人,我们在此分道扬镳吧。”

    柳尘缘想陆炳拱手,完后就要离开,陆炳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与我一道离开?”

    柳尘缘道:“实话跟你说吧,我本不愿意加入清风门,只是迫于无奈,哪知道着清风门有着三条莫名规矩,其中一条就是再也不能脱离清风门,为了不让清风门之人对我起疑心,所以只有借助陆大人了。”

    陆炳道:“你要去哪里?”柳尘缘道:“我要去少林寺一趟,至于其余的事情,请陆大人你就不要细问了可好。”陆炳道:“你此时走不了,要是走了,我们两人都会死在这里。”

    柳尘缘想了想道:“陆大人说的没错,我想他们此时已经认为我们是一路人了,陆大人是锦衣卫指挥使,对于这些人的手段陆大人最为清楚,柳尘缘要是离开了陆大人则性命堪舆。所以柳尘缘希望陆大人尽快了结此事。柳尘缘才能够脱离干系。”

    陆炳看着柳尘缘,心道:“此人说的话倒是对极。”继而问道:“你说我们要如何了结?”柳尘缘道:“刚才这些人说是因为陆大人做了亏心事,陆大人一直在京城行事,若有什么亏心事也是在京城发生的,所以我们现在要立刻回到京城再说。”

    陆炳神色冷酷,微怒道:“我是堂堂的锦衣卫指挥使,居然到了这样的田地,待我回到了京城,我再来与这些人来几个来回。”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