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6章 云谲险路(二)&.
    !

    柳尘缘与陆炳两人一直往京城方向赶路,两人在路上小心翼翼,一直走了三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第四日下午,两人要经过一山林,陆炳道:“此地是去京城的必经之路,且最为适合埋伏,尘缘兄弟我们可要小心此处。”

    柳尘缘道:“走吧。”陆炳道:“此时已经下午,最好明日一早经过,我们现在当找一户人家歇息。”柳尘缘四处看了看,道:“这里有人家么?”

    陆炳道:“再走二里地,有一户人家,我们可以到那里歇息。”两人行了两刻钟,至一小溪地方,天色已经傍晚。

    陆炳手指小溪边上一农户对柳尘缘说道:“此农户家是我经常歇息之处,此户主姓李名三开,年过五十,此时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就在此借宿一宿,尘缘兄弟你说如何?”

    柳尘缘此事已经疲累不已,道:“能够在此歇息是最好不过了,明日一大早我们就通过那片山林。”两人至农户屋前,那李三开想来是知道陆炳要要前来,恭迎道:“陆大人长年一来皆准时来此住宿,为何今年晚到了好几日?咦,怎么只有两人?”李三开一脸不解,陆炳道:“皇上有要事,他们先行,这几日大病一场,所以来晚了。”

    李三开道:“老夫家已经准备了好酒,二位先行坐下,酒菜稍等片刻就来。”

    李三开言罢,匆匆走到了厨房去了。柳尘缘与陆炳在屋子里端坐良久,闻厨房里锅锅碗瓢盆之声陆续而来。柳尘缘道:“他们怎么忙碌这么久?”陆炳道:“我每年都会是固定的时间来这里一次,所以他们都会提前准备热心招待。

    可是我已经晚来了几天,所以他们早早准备的饭菜没有用上,到了今日又不得不重新忙碌了。”这个时候只见一二七年纪的女孩端着一大碗猪肉而来,陆炳和柳尘缘得肚子早已经饿了,闻到猪肉的香味,两人不由得馋虫大起。

    那女孩道:“菜都下锅了,很快就好啦!”果然不到一刻钟,酒菜就已经上齐,猪肉、鸡、鸭为主菜,分量十足,另有两个素菜。但闻李三开道:“前几日老夫就在等候陆大人,今日才来,今晚我们三人就好好喝上一顿,如何?”

    陆炳心道:“也不知道那些人此刻在何处,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今晚上这酒若是喝多了,万一他们今晚前来,大事可就不好了。”忽然又想着那些刺客对自己的行踪十分熟悉,这李三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那些刺客收买,遂推脱道:“我大病初愈,不敢饮酒太多,我这兄弟倒是酒量极好,让他陪你一道就是,我只能喝上几杯,聊以尽兴。”李三开道:“既然如此,这样也好。”

    柳尘缘并不知道陆炳的用意,急忙摆手道:“我自幼”哪里知道陆炳有意打断柳尘缘说话,道:“我这兄弟想说的是他自幼就没有喝醉过。”

    柳尘缘本来想说的是自己自幼就没有喝过酒,身体也不好,却不知陆炳如此说话,便想道:“莫不是陆大人有什么用意。”就在没有多说。

    李三开听了十分高兴,立刻招呼柳尘缘一起喝酒,让陆炳饮酒随意,但见而陆炳却迟迟不动,李三开问之,陆炳仍然只是推脱身体有恙,慢些才吃,陆炳不吃不喝片刻,但见李三开和柳尘缘吃的爽然,并无异样之处,这才放心吃喝起来。

    这个时候那女孩端着一大碗汤走来放在桌子上,陆炳拿出一锭金子,给了那女孩,道:“要是没有记错,云晴你今年应该有十四岁了吧?”那女子就名字就是李云晴,因为其母在生她的时候,雨过天晴,便取名此。李三开道:“没有想到陆大人居然还记得?”

    陆炳道:“再过几年,就要找个人家了。这金子收下吧。”

    李三开道:“陆大人,即便是住宿费,也用不了那么多?陆大人每次路过,都要如此,我等已经十分感谢了,这屋子都是用陆大人给的金银搭建的,可说是陆大人的屋子了,陆大人如此让我们自觉无颜啊!”

    陆炳道:“近来我遇到一些事情,以后恐怕不能再来,陆炳多谢你们的帮助。”

    李三开见陆炳突然脸色沉重,奇怪道:“这有什么?陆大人你说这话到底是为啥啊?”

    陆炳道:“这几天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人物经过这里?”

    李三开道:“孩子她妈,这几日我们有见过什么人么?”李夫人回答道:“没有啊,除了陆大人,并没有人经过这里?”陆炳听了心中也放下心来,暗忖道:“现在看来他们一家人并没有被收买,但是不管如何,只希望不要受到任何牵连。”

    此时听李三开问道:“陆大人,你问这是要干什么啊?”陆炳也不回答,端起酒杯一脸莫名兴奋道:“没事,来,我们喝上几杯。”李三开见陆炳身体不适还与自己喝酒,心中实在是感动不已,也不再问此事,三人喝得尽兴。

    陆炳已经十分节制,倒是柳尘缘喝得醉醺醺的,坐都做不好了。李三开让李云晴扶着柳尘缘道一屋子里歇息,转而对陆炳道:“陆大人你是在骗我吗?这人的酒量根本不行啊!”言外之意是要让陆炳多喝几杯酒,陆炳推脱道:“他日有期,陆炳定会再来此地,来个不醉不归。”

    李三开听陆炳这么说,也不在勉强,就让李夫人派茶水,两人聊天一个时辰,李三开还将剩下的酒给陆炳带上,让其在路上喝上一些,对身体大有益处。陆炳受了之后,两人这才回屋各自歇息去了。

    当夜五更,陆炳看着熟睡的柳尘缘寻思道:“我还以为这李三开已经被收买,现在看来全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如今已经五更,我们还是先走为妙,万一那些刺客发现,恐对这一家人不利。”寻思后便叫醒柳尘缘,柳尘缘睡眼惺忪道:“陆大人怎么了?”

    陆炳道:“我们要先行赶路了,快走吧!”这两人也不跟李三开打招呼,蹑手蹑脚走出了屋子后,就径直赶路去了。

    两人刚走到山林之中,晨曦初现,两人来到了一空地之上,只听见周围声音簌簌,以倪夜星和鲁墨竹两人为首的蒙面人共有几十人。这几十人当道而立。倪夜星道:“陆大人,我们已经有好久不见了。”

    陆炳道:“什么好久不见,我们前几日不才见过么?你们个个都蒙着面,是不是我们之前认识?而你们之前故意编个假名字来骗我?”

    鲁墨竹道:“陆大人贵人多忘事,就算认识也记不得的,陆大人就要死了,我们何必要骗一个死人呢?”鲁墨竹说着命令众人解开蒙面黑布,陆炳逐一细看,自己的确不认识这些人。鲁墨竹道:“陆大人,你看好了么?这些人你有认识的么?”

    陆炳道:“我的确不认识你们。”鲁墨竹道:“这些人都是京城人。陆大人你果然是多忘事啊!”陆炳道:“你们今日想要干什么?仍是杀了我?”鲁墨竹道:“当然,陆大人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我们只要陆大人的人头。”

    陆炳冷笑道:“看来你们是志在必得了?”陆炳说着紧握手中的绣春刀,这几日里陆炳经过歇息,身体已经恢复差不多了,暗忖今日要斗一场,自己也许没有胜算十足的把握,但是重创这些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鲁墨竹道:“看陆大人说话中气十足,已经和前日不同,想来陆大人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吧。”陆炳道:“我依然很想问一个问题,只望你们回答,你们是谁,到底和我有什么冤仇?”

    倪夜星道:“陆大人这么聪明,你在这几日里面难道就没有寻思出来么?”陆炳道:“我陆炳行事坦荡,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真是寻思不出。”鲁墨竹道:“因为你助纣为虐,此时还不立刻自裁?”

    柳尘缘小声道:“陆大人,这些人来势汹汹,我们还是先走为上。”

    陆炳道:“你先走,我来掩护你。毕竟是我让你受累了,之后我再前来找你。”柳尘缘知道陆炳的言外之意,道:“陆大人你太小看我了,你难道忘记了我的使命了么,我可是清风门之人,我此次出来是要送陆大人安然回到京城的。”

    陆炳看着柳尘缘,心中颇受感动,这小自己十几岁的少年,居然能够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实在非常难得。陆炳道:“尘缘兄弟,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走了?”

    柳尘缘道:“当然要走,但是要走我们就一起走才行。”

    陆炳哈哈大笑,从怀中拿出一酒袋,道:“这是李三开昨晚给我的一袋酒,来,我们一起喝了它。”柳尘缘昨晚喝多了,此时问道酒味就想要呕吐,然仍是硬撑着喝下了一口,

    陆炳喝下一大口,豪气大起,对柳尘缘大笑而道:“尘缘兄弟,那我们就痛快地杀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倪夜星手指一指,道:“陆大人,你以为你们可以轻易的逃出去么?你好好看看再说吧。”

    陆炳顺着看去,只见那李三开和李夫人李云晴三人被绳索紧紧缚住,陆炳见了大怒骂道:“你们这样是为何,这件事情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快给我放了他们。”倪夜星道:“陆大人只要你自刎而死,我们会放过他们三人的。”

    陆炳实在是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对李三开道:“对不起,是我让你们受累了。”李三开道:“陆大人,身为堂堂锦衣卫的指挥使,怎么能够如此受人要挟呢?这些人说的话我不信,我夫妇二人知道陆大人是个义气之人,不然今早也不会不辞而别,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居然会如此要挟陆大人,所以我们夫妇二人就只能先走一步了,这身后的女儿就听天由命吧。”说着李三开和李夫人便咬舌自尽了,那李云晴见状,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切出乎鲁墨竹等人的意料,这一切全是倪夜星的提议,

    那鲁墨竹听了后答应了此事,他本想要这三人来要挟陆炳,根本没有想要取这三人的性命,不料此时却死了两人,众人都没有料到这李三开夫妇居然是这等刚烈之人。

    此时鲁墨竹对倪夜星怒极了,破口骂其道:“你这混蛋,刚才为何不点住他们的穴道,反造成了如此境况?”

    李云晴被绳索紧紧绑着,眼见父母咬舌自尽,一时间无法回过神,一会明白了父母的死因,心中想道:“父母都是大义之人,这陆大人是不能收别人要挟的,父母死了,我李云晴可不能损了父母的声名。”

    想到这里,李云晴的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畏惧,反而感到无比的宁静坦然,然待到她也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那鲁墨竹已经点住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了。此时听见陆炳拔出绣春刀道:“快放了她。”

    鲁墨竹道:“陆大人,我们并非好杀之人,所以我现在就可以放了她,但是陆大人你必须死。”说着鲁墨竹拔出了随身长剑,那几十人也纷纷拔出了长剑来。

    鲁墨竹心中忌惮在一边的柳尘缘,不过他已经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来了,他对柳尘缘说道:“陆大人不会束手就擒的,这件事情终究与你无关,所以你就带着这少女离开这里。”陆炳此时最希望柳尘缘离开,道:“尘缘兄弟,你快去吧。”

    柳尘缘知道这李云晴在这里只会掣肘,最好是将李云晴先藏在一个安全地方才行,柳尘缘不假思索道:“好。”说着鲁墨竹让人把穴道已经解开的李云晴给了柳尘缘,柳尘缘走的时候鲁墨竹说道:“可不要让此女自杀了,否则就是你的问题,与我等无关。”

    柳尘缘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拉着李云晴就跑。两人跑了半个时辰,柳尘缘觉得累了,方才停下,回头一看李云晴,只见李云晴神情呆愣木讷,柳尘缘心里明白怎么回事,道:“云晴妹妹,你父母离开了,所以你更要活下去,是不是?”

    李云晴仍是不说话,柳尘缘见状,只好继续劝说道:“你可不能想不开,否则你怎么对得起你父母的在天之灵。”李云晴似乎听进去了,缓缓道:“陆大人我们不管了么?”柳尘缘道:“当然要管,他们已经让你父母离开了,陆大人就更不能死了。要是他们得逞了,这老天爷岂不是太不长眼了。”

    李云晴道:“他们这么多人,你怎么救回陆大人?”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