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8章 云谲险路(四) //
    !

    夏盈双话语间冰寒无比。陆炳一连愁苦,质问道:“是你,是夏盈双你要来害我么?这是为何?”夏盈双道:“这其中原因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陆炳心知之前与夏盈双的的种种乐事皆已经化为虚无了。

    此时只见一群人翻过围墙,围走了过来。陆炳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京城么?”夏盈双道:“我当然知道,容向林他们要过一会才到,这段时间里面,我足够杀了你们。还有那该死的狗皇帝,很快他也会死的。”

    鲁墨竹和倪夜星走来,对陆炳道:“陆大人,今日你别想有人救你了。”

    陆炳转头四顾,此时有一百余人围着自己。忽然那围墙之上出现了几十个手拿连弩之人,接着大门也被人从外面给关上了。陆炳奇怪不已,暗忖道:“这是同归于尽么?”陆炳的想法刚落,只见那连弩不断射出,但听夏盈双道:“这是怎么回事?”

    鲁墨竹道:“这些不是我们的人,”接着啊了一声,道:“大家小心箭头有剧毒。”话语间自己中了一箭,当场死去。陆炳不断抵挡连弩射来的毒箭,此时心里更加疑惑了,这种情况陆炳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倪夜星等一行人死伤惨重,此时之剩下二十几人,倪夜星道:“杀上去。”倪夜星等人正要拼杀,奶恶人早已经全部离开了。陆炳正要问夏盈双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夏盈双等人全部都消失了。

    忽然听见柳尘缘的哭声传来,原来是李云晴中了毒箭,此时已经毒发身亡了,柳尘缘一边大哭一边摇着李云晴。

    陆炳再看去,那些老奴全部中箭而死,陆炳将手中的绣春刀恨恨扔在地上,道:“无论你是谁,我陆炳一定要把你揪出来。”柳尘缘则是歇斯底里哭喊道:“世间当真有这样的恶人,他就该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柳尘缘从没有遇到这么难受的事情,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何世上会有如此坏的坏人。

    李云晴虽然与柳尘缘相处不多,但是两人皆是心地善良之人,良久自然生出纯洁友情,所以此时柳尘缘才会那么伤心。

    容向林等人赶来来,见状众人皆是大惊失色,容向林道:“陆大人,看来我们要加强戒备了。”陆炳道:“看来此事非要禀告皇上不可了。”容向林道:“陆大人,我们现在要不要派人全城追查?”

    陆炳道:“不必了,他们既然如此,定是计划周详,此事我已经有了眉目了,你们要保护好尘缘兄弟。”柳尘缘道:“不,柳尘缘只要有陆大人保护就够了。”

    陆炳道:“你是想要和我一道破了案子么?”柳尘缘道:“这有何不可,不亲手或是亲眼抓到这恶人,柳尘缘跟死了无异。看来陆大人的小妾也被人给利用了。”

    陆炳心道:“看来这小子心智还十分聪明,居然和我的想法一致,这么看来他不会对我有所掣肘,让他跟着我也行。”陆炳便对容向林道:“今日起,京城加强戒备,尘缘兄弟你跟着我就是了。”然后对容向林耳语了一会,容向林道:“明白了。我马上就派人去办。”

    陆炳带着柳尘缘来到了皇宫里,向嘉靖说明了此事,嘉靖让陆炳加强京城的戒备,并且拿出兵符交给陆炳,允许陆炳适时调动三大营。陆炳与柳尘缘回到府邸之后,容向林已经让人将府邸打扫干净了,并安排了人手护卫,另外还有一些仆人。

    陆炳和柳尘缘回到府邸之后,容向林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容向林道:“陆大人,没有此人。”陆炳道:“整个京城你都查过了么?”容向林道:“是。”

    陆炳道:“看来我要亲自走一趟了。”陆柳两人吃过了晚饭之后,陆炳对柳尘缘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等我就好。”柳尘缘道:“陆大人你若是为了此事,柳尘缘还是希望能够与陆大人一道去。”

    陆炳想这柳尘缘的武功不弱,跟在自己身边也不会添乱,反而能够相助自己,况且柳尘缘与自己一样,都想立刻手刃仇人,要是让其在府邸,那难受的感觉自己可以体会。陆炳没有拒绝柳尘缘,两人便一起赶着夜路,来到了徐阶大人的府邸,两人来到大门跟看门的奴仆一说,很快就见到了徐阶等候。

    徐阶立刻命人在院中凉亭沏茶,仆人很快就准备完毕,三人就在凉亭中坐饮。徐阶看着柳尘缘,对陆炳问道:“陆大人,请问这位是?”

    陆炳道:“这位是我在回京的路上认识的生死兄弟,他名叫柳尘缘。”

    徐阶道:“原来如此,见过尘缘兄。”徐阶这么说话,让柳尘缘大为不适应,其实柳尘缘已经快到加冠之年了,别人对他称兄道弟也是自然,只是他还没有习惯罢了。

    柳尘缘拱手对徐阶回礼,徐阶招呼两人喝茶,然后对陆炳问道:“陆大人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陆炳道:“京城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你难道不知道么?”

    徐阶道:“不瞒陆大人,徐阶现在根本不受皇上待见,很多事情我的确不知道。”徐阶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朝内阁严嵩曾经向嘉靖屡进谗言,嘉靖最终在大殿一柱子之上刻下了“徐阶小人,永不叙用”。陆炳自然知道此事,便把自己前来的来由说了一遍。徐阶听了大惊失色道:“居然会有这么一回事?”

    陆炳道:“徐大人,你当年那夏盈双介绍给我做妾,你还说她是京城里有名的歌姬名叫咏蝶,可是我派人去查了,我的人找遍了京城的所有青楼,问遍了所有老鸨,可是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咏蝶的歌姬。”

    徐阶道:“对不起,陆大人。此事是我骗了你,我没有对你说清楚,害得陆大人这样,实在是预料不到。”柳尘缘心道:“原来那夏盈双是徐大人介绍给陆大人的。没有想到这夏盈双之前竟然是歌姬?不过现在听来,又好像不是。”柳尘缘想着继续听两人讲着。

    陆炳道:“不知者无罪,请徐大人你直接说了吧。”这个时候一个仆人来到凉亭。给三人倒茶,徐阶对那下仆人道:“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伺候了。”那仆人把茶水倒上了之后就离开了。

    徐阶道:“其实我之前也是被逼无奈,现在事情既然发展如此,徐阶不得不跟陆大人说清楚了。一年前,那一天晚上我和几个仆人赶夜路回府邸,我们几个人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忽然感觉有人跟着,我就让仆人快些走,不想出现了两个黑衣人,将我的四个仆人打昏在地上了。”

    陆炳道:“徐大人你既然没有得罪人,那自然就没有仇人,所以这些人自然是不会害徐大人的。”徐阶道:“当时我也是这么想,于是我就问那两个黑衣人:‘我徐阶从来没有得罪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那其中一人说道:‘徐大人你的确和我们没有什么仇怨,所以只是打昏了这四个仆人,徐大人您放心,你只要和我们走一趟就好,这是片刻之事,不知道徐大人可否有这个胆量?’当时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有什么不敢的,好吧,我就和你们去一趟。’”

    陆炳:“然后呢?莫非见你的人就是夏盈双?他要你把她介绍给我做小妾,是么?”

    徐阶:“没错,可是我却不知道她想要杀害陆大人,否则我是不会答应的。”徐阶道:“我想知道当时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徐阶道:“当时我来到郊外的小河边,看见了一个女子,就是夏盈双,当时她自称是京城的歌姬咏蝶,我从不流连烟花之地,所以对此也没有多问,只是问她:‘姑娘你找我何事?’她对我说:‘徐阶大人可记得夏言’我说道:‘夏言对我提拔再造之恩,徐阶怎么能够忘记他。’然后我又问:‘莫非姑娘与夏言大人有着什么关系?’她道:‘我就是夏言的女儿,我叫咏蝶。’”

    陆炳听了大吃一惊道:“夏盈双居然是夏言的女儿?夏言不是被满门抄斩了么?”

    徐阶道:“当时我也很惊讶,想来这夏言女儿也太可怜,居然要改名留在青楼谋生活,当时我十分惭愧,对她说道:‘徐阶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想起来对不起夏言大人,在皇上要抄斩夏言大人一家的时候,徐阶没有出面言语。我实在是愧对夏言大人。’她对我说道:‘所以小女希望徐大人能够帮我一个忙。可以么?’我道:‘当然可以,你只管说就是了,只要我能够做到就好。’她说:‘徐大人和那陆炳陆大人是有交情的,对不对?’我说:‘是有一些交情。’她顿了一顿道:‘其实徐大人你也是清楚的,我只是一个女子,也成不了什么大事了,我只是想找一个依靠而已。’”

    陆炳说道:“所以徐大人你就把她介绍与我了。”

    徐阶道:“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时我问道:‘那这两个蒙面人是怎么回事?’她回答我道:‘小女献艺青楼,是有一些银子的,这只是请来的人,许多人不要害怕,小女并没有让他们伤害徐大人,待会他们会送大人回去的。

    徐大人,您什么时候给我牵线呢?’我道:‘三日后就是中秋,我刚才亲自邀请陆大人吃饭,陆大人已经答应了此事,到时候我请你助兴,再与你们牵线,你看如何。’然后她就谢过我,消失在夜色中了。那两人将我送回了原地,我对那些仆人要求此事不得说出去,然后我们就回家了。”

    陆炳想起当时中秋节的情景,道:“当时我就是在徐大人家认识夏盈双的,当时我对徐大人的牵线是欣然接受了,可是没有想到,如今她居然差点就要了我的命。若非尘缘兄弟,我早就在回京城的路上被杀,尸骨早已无存了。”

    徐阶急忙拱手道:“陆大人在这种种事情之下,我实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如此情况。没有想到她居然要杀陆大人。”陆炳摆手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怪徐大人,徐大人你不要惊慌。”

    徐阶喝了一大口茶水,道:“真不知道她为何要杀陆大人?”

    柳尘缘道:“这很简单,她之所以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报仇而已,陆大人,我们之前在府邸受袭,他不是说要杀了你和皇上么,也就是说她认为陆大人和皇上是还是夏言的人。”陆炳道:“你说的不错,可是那些射毒箭的人是谁?”

    柳尘缘想了一会道:“莫不是她也被利用了?”陆炳道:“此事还真不好说。”说完心里对柳尘缘有了几分敬佩,这小子年纪轻轻,应该不到加冠之年,可是对于此事的想法居然与自己无异。

    陆炳再想道:“可是朝廷中有这么多的大臣,这夏盈双为什么费尽心思来杀我呢?”陆炳越想越不明白,道:“夏盈双要杀皇上可以了理解,因为没有皇上的批准,谁也动不得夏大人,可是陆大人与此事并无关联,而且当年陷害夏大人的那些人却安然无恙,实在想不明白。”

    柳尘缘道:“这事情其实很简单。”陆炳道:“简单,你说来听听?”柳尘缘道:“要是她先对那些当年陷害夏大人的人动手,那这件事情的原因一下子就暴露了,不是么?他先对陆大人和皇上动手,就很难一下子知道原因。”

    陆炳笑道:“你的确很聪明,要是没有回到京城,而是在路上就被杀死了,那么这案子就是一桩无头血案了。夏盈双她们一伙人的确是费尽了心机。”

    柳尘缘道:“那些人可不能白死。”陆炳知道柳尘缘所说的是李三开一家人。

    陆炳被柳尘缘这么一说,心中怒气上来,道:“不错,定要想办法将这些人找出来。”说完之后又想起了夏盈双来,陆炳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夏盈双会对自己下手。暗想自己与她同在府邸的时间很多,可是她为何不对自己下手呢。

    陆炳又想必定是因为夏盈双若是那个时候动手,会影响到她的复仇计划吧,对夏盈双来说说自己还是死在回京城途中最好。

    忖到这里,陆炳心中阵阵苦楚涌出。又想起自己和盈在双一起的恩爱时光,到时候干戈相向,自己若有机会杀了夏盈双,那么届时自己会下手么?陆炳越想越烦,他和柳尘缘告辞了徐阶,回到自己的府里歇息去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