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0章 拨云见日(二)&.
    !

    此时在屋顶上的鲁墨竹已经看到了一切,见容向林的举止,思道:“看这人的样子,想必这陆炳也不是有意为之,并非故意设局欺骗自己,再说陆炳如何知道自己会在这里

    ,所以这陆炳当是借酒浇愁而性情流露,这么说来明日之事是真事,然他们今晚这样,明日又当如何是好?”想到这里便继续下观。

    柳尘缘道:“陆大人,明日的正事是保护皇上,陆大人今日如此,到了明日岂不是要误了大事。”徐阶道:“陆大人,尘缘兄弟说的不错,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陆炳缓缓坐在自己的酒桌前,道:“这陆炳能不知,哎,实在是让人难受。”说着再饮几大杯,一边的柳尘缘心下奇怪,这样下去陆炳不大醉才怪。柳尘缘一语双关道:“陆大人,大事要紧。”

    陆炳哈哈大笑,道:“了然,了然。”再次大笑,众人听着陆炳笑声间充满苍凉之意,心下无不心酸。

    陆炳大笑,忽然气血攻心,口中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来,整个人昏了过去。众人这下可吓坏了,立刻将陆炳扶到一屋子里去歇息,徐阶此时面如土色,要是陆炳在自己府上有个三长两短,皇上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

    他让下人立刻找来大夫,给陆炳把脉,大夫看后,道:“陆大人身体没事,只是他气火攻心,只要休息几日就好,切记这几日里可不能多动啊。”陆炳悠悠醒来,见柳尘缘、容向林徐阶在一边,柳尘缘道:“陆大人可吧我们吓坏了。”徐阶道:“陆大人你要好好歇息几日才行。”

    陆炳道:“此时我无力起身,容向林。”容向林道:“我知道陆大人要说什么,明日我们一会全力保皇上周全,陆大人你放心歇息着就是了。”

    陆炳曰:“明日以我们锦衣卫的兵力,保护皇上周全应该没有问题,只是我得在家里歇息几日了。”徐阶道:“如此是徐阶荣幸,陆大人只管安心在此养伤就好。”

    陆炳道:“我怎么能够劳烦徐大人,明日一早我就回去,到时候自会有人来接我的。”徐阶道:“既然如此,徐阶也不勉强。”说完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屋子,就是东边第一间屋子,到时候你径直去歇息就是了。”

    陆炳拿出虎符,对容向林道:“你快去调取三大营的精锐。”容向林急忙道:“陆大人这可不行,这是皇上给陆大人的,只有陆大人自己才能使用,别人可用不得,不然可是死罪。明日有锦衣卫之人酒足够了,容向林拼死保护皇上的周全。”

    陆炳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你了。快去吧!”容向林离开离开了徐府,快速往镇抚司衙门而去了。此时再屋顶上的鲁墨竹已经看到了一切,他小心翼翼离开了徐府,来到郊区一茅屋里见到了夏盈双和倪夜星等人,向夏盈双说了此事。

    倪夜星道:“看来明日皇上是动不得的,然那陆炳却是可以杀了他。”鲁墨竹道:“没错,他收下容向林全部都去白虎皇上了,而他自己又有病在身,杀了此人可是容易。”

    鲁墨竹说道这里,顿了顿,缘由是他想起了柳尘缘来,鲁墨竹道:“可是那陆炳虽然受伤,但是他身边的柳尘缘却是不好对付。”倪夜星道:“难道我们两人都斗他不过么?”夏盈双道:“此人的武功很高强么?居然连你们二人都心生畏惧。”

    鲁墨竹道:“并非是婉妹二人心生畏惧,我跟此人斗过,此人的武功十分怪异,他的武功招式没有一招是意在伤人的,而我的招式无论如何,都很难能够伤到他。”

    倪夜星道:“那师兄你就和他周旋,其他人来对付陆炳就好。明日我不信除不掉此人。”

    夏盈双道:“着几日京城已经戒严,那么对我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最快的速度除掉陆炳,既然柳尘缘在陆炳身边,那就有可能拖延时间,所以我们最好是在今晚就解决了此人。”倪夜星道:“是要杀了他?”

    夏盈双道:“试问你们能够杀了此人么?不管如何,明日不应该让他在陆炳的身边,否则就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此人与整件事无关,他不参与便罢,若是执意如此,那我们便只能杀了他。”鲁墨竹道:“那婉妹就引他出来,以免连累了徐大人。”

    夏盈双点头道:“那是要的。今晚就让陆炳安歇,明日再去计较吧。眼下我们先把柳尘缘支开。”倪夜星道:“万一锦衣卫把守徐大人的府邸,我们怎么办?”

    鲁墨竹道:“不会的,陆炳是聪明人,他知道我们一定不会在徐大人家里对他动手,所以不会有人把守徐大人的府邸,我们但去就是了。”

    且说柳尘缘见陆炳睡下,便来到屋子外,他想起了陆炳的绣春刀,当时陆炳昏倒,林承佑将绣春刀仍在了饭厅。柳尘缘来到饭厅,见那绣春刀的刀身与刀鞘落在地上,就将刀身和刀鞘合在一起。

    此时听见异样声响,原来是那小云的女奴在整理酒桌。这小云与柳尘缘一般年纪,只是面色有些黄瘦。小云看见了柳尘缘,轻声问道:“这么晚了,公子怎么还不歇息。”柳尘缘道:“我这就去歇息了。”

    柳尘缘见这里酒坛好几个,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收拾?”

    小云道:“是啊,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柳尘缘道:“这里东西很多,我帮你收拾一下吧,这些酒坛我帮你抬走。”柳尘缘说着就将那几个大酒坛拿走,小云急忙道:“你是徐大人的高贵客人,这些事情你说不能做的,不然徐大人可要责罚我们了。”

    柳尘缘道:“这有什么,居然还用责罚你。”说着就帮小云把酒坛子收拾好。

    小云道:“真是辛苦你了。”说着拿出帕子给柳尘缘擦汗,柳尘缘大感不好意思,就要拿过那帕子,道:“我自己来吧。”

    不料柳尘缘在那帕子之时无意碰到了小云的小手,两人更感窘迫,小云道:“公子快去歇息吧,我先去把地扫一扫。”柳尘缘在一边看着小云扫地,问道:“你是孤儿?”

    小云道:“你怎么知道?”说着脸色黯然起来。柳尘缘见状道:“我乱猜乱说的,我想不是孤儿,或是家境不好,谁也不会道别人家做家奴。真是不好意思。”

    小云道:“公子说笑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哎,当年要不是徐大人接纳,我可能饿死街头了。”柳尘缘道:“我叫柳尘缘,你叫什么名字?”那女仆道:“小女名叫小云。”柳尘缘听见小云的名字里有一个云字,不由想起了死去的李云晴来,心中悲意迭起,暗想这两女一样都是极为可怜之人。小云见柳尘缘脸色悲戚,道:“公子快去歇息吧,这里小云可以弄好。”

    柳尘缘道:“我来帮你弄完就是了。”说着柳尘缘与小云一起拖地,小云再三推辞不过,只要顺之。不到半个时辰两人就弄好了。

    柳尘缘与小云一起走出了饭厅,小云道:“公子,今晚的事情可不能让徐大人知道,不然小云就要挨徐大人的骂了。”

    柳尘缘道:“这是我自己要做的,与你无关,徐大人罚你骂你干什么?”说着就要到自己屋子里歇息。就在这时,忽听小云“哎呀”一声传来,柳尘缘扭头看去,只见小云好像是被一绳子缠住了左手,那绳索一拉,小云的身子应力向后飞去。

    此时只见一记白光往柳尘缘射去,柳尘缘大惊,拔刀去挡,却不想把白光碰见了柳尘缘手中的绣春刀就掉落在地,柳尘缘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纸条而已,柳尘缘捡起纸条,只见纸条上面写着“请勿喧哗,若是想要她活命,你跟来便是。”

    柳尘缘一看这纸条,自然是不敢叫人,他想都没有想,立刻就翻墙跟着小云被抓去的而走了。

    其实那小云就是被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所持,三人来到了郊外,鲁墨竹道:“就在此处等他。”倪夜星道:“此人会来么?”鲁墨竹道:“当日那种情况,他都和陆炳一起,所以如今他定会跟来相救的。”小云道:“你们要杀了他是么?”

    鲁墨竹道:“别废话,我们不会害你,只要你听话,待会我们自会让你安然离开。”就在此时,鲁墨竹听到了一些声响,浅笑对倪夜星道:“此人定是来了,不过他藏了起来。看来我们要想办法让他出来。”

    原来柳尘缘料定这些人是夏盈双之人,他们不敢再徐府对陆炳下手这才跟来,同时想着这些人的秉性不会滥杀无辜,便先再暗处观察,看看这里会有几人,是怎样一番形势,哪里知道自己不想着郊外树林暗处中树枝交叉,夜深人静之时轻微触碰便是清晰声响,而此时柳尘缘并不知道鲁墨竹两人已经晓得自己到此地了。

    柳尘缘听见小云道:“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了,我和公子只是萍水相逢,并无过深的交情,他是不会来的。”

    鲁墨竹的声音突转严峻,面色严肃,厉声说道:“只要柳尘缘不出来,我就不会放你走,柳尘缘,当日看你是重情重义之人,眼下你要是不出来,我可要懂这女子动手了。”倪夜星道:“你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

    鲁墨竹道:“柳尘缘,我知道你来了,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明白眼下我们要找的不是这位女子而是你柳尘缘。怎么,你不敢出来了么?柳尘缘,一个讲道义之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暗处的柳尘缘心道:“他们怎么知道我已经来了,若是知道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他们莫不是在骗我,我再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我来了。”

    鲁墨竹二人见没有动静,倪夜星冷哼了一声,发出几声冷笑,道:“这位女子,看来这位跟你萍水相逢的人并不会把你放在心上。”

    小云道:“既然是萍水相逢,他柳尘缘为何要把我放在心上,好被你们给利用了。你若是真的来了,请你不要出来,不要管我就是了。”小云的后面一句话显然是对柳尘缘说的。小云说罢,对着两人继续骂道:“你们是坏人,我可不怕,我呸。”

    说着一口唾沫吐向了鲁墨竹。倪夜星见状,就要给小云一记耳光,鲁墨竹伸手示意倪夜星不要如此,他使了个眼色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讲什么道义了。”

    倪夜星明白鲁墨竹的心意,附和道:“没错,既然对方不讲道义,那我们又何必讲道义。”鲁墨竹拔出长剑,对小云恐吓道:“现在你既然没有用处了,你刚才如此做法,所以在你死前我要好好的折磨你一番,你挺好了,我现在就砍掉你的两只手,一会再看去你的一双脚。”

    小云吓坏了,浑身忍不住发抖起来,但她仍不低头,道:“我才不怕死,只是你要杀便杀,别来如此之事。”

    鲁墨竹就要动手,道:“怎么这么你,那是我的事情,你就受苦吧。”说着就要动手,此时柳尘缘走出,大声喝止道:“住手,你们既然是要找我柳尘缘,就不许伤她一根头发。”

    鲁墨竹道:“你终于出现了,若不是如此,你怎么会出来。我堂堂男子,怎么会对一个诺女子动手。”柳尘缘道:“那就好,可是你们这般就不怕连累了徐大人么?”

    鲁墨竹道:“真是笑话,我们又不杀人,怎么会连累徐大人。”柳尘缘道:“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鲁墨竹道:“柳尘缘,我看你你多少算是一条汉子,所以今日我奉劝你一句,快离开京城吧,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柳尘缘怎么能够离开京城,他本是让陆炳在徐府上假意行事,没有想到陆炳用情至深,反倒是假戏成真伤了自己,所以此可柳尘缘是不会离开京城的。

    柳尘缘道:“陆炳大人现在身子不适,这多少是因为柳尘缘的关系,柳尘缘不能离开。”鲁墨竹和倪夜星二人不约而同地嘀咕道:“这陆炳在徐府的事情,怎么会与这柳尘缘有关系了。”

    两人面面厮觑,也想不出和所以然来,便一致认定这柳尘缘是故意为之。倪夜星道:“师兄,这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今日我们耳闻就在此杀了他。”柳尘缘道:“我知道你们会这样,我若是怕死,我会来么?”说着刀鞘中慢慢抽出了绣春刀,续道:“小云,这里没你事,你快走便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