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1章 拨云见日(三)*.
    !

    鲁墨竹道:“她可以走,但是她不能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说着对小云道:“你可以走了,我们不会为难你。”

    小云拉着柳尘缘的手,道:“柳尘缘,我们快走吧,不然他们会伤了你的。”柳尘缘摇了摇头,道:“他们引我来,就是要让我离开京城,不然就要杀了我,我不能跟你走,不然反是我连累你了。”

    小云道:“不是,不是,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如此。”柳尘缘笑了笑便不再看小云,道:“此事与小云没有关系,就算不是如此,他们也会想办法把我引出来,你不要愧疚,快走就是了,家父自幼教导尘缘要行道取义,柳尘缘对谁都不会不讲道义的,对小云如此,对陆大人也是如此。”

    柳尘缘话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早已按捺不住的倪夜星厉声说道:“柳尘缘,你看招了。”说着拔剑而上。

    小云刚才看柳尘缘说话的样子,显然是保定必死之心,小云不知道怎么,只觉得这柳尘缘是这个世上第一个关心自己的男子,她心中升起些许暖意,其目中含泪,阻拦在柳尘缘的面前,带着哭腔道:“既然如此,我们两人就死在这里,你们要杀就连我也杀了。”

    小云已经豁出去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柳尘缘受害。倪夜星见小云如此,立刻收回长剑,杀招消去,转而是大手出拳,打在小云的后颈,小云哪能受得了这一击,她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倪夜星骂道:“这小妮子真是烦人。”

    柳尘缘将小云抱起,放在一边。倪夜星有骂道道:“真是一对狗男女。”

    柳尘缘听罢心里怒气升腾,脸上蓦地现出一股杀气,他心里只想立刻斩杀了倪夜星,将其碎尸万段方才解恨。这是他第一次有了如此感觉,这股杀气转瞬即逝,柳尘缘心道:“莫不是这就是书上所说的怒发冲冠么。”

    柳尘缘凶光毕露,对倪夜星厉声质问道:“我与此女萍水相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倪夜星也是怒喝道:“看你的样子,恨不得要马上杀了我,你只要能胜得我手中的长剑并杀了我,哪怕你到时候将我碎尸万段,我也认命了。”说着举剑便往柳尘缘的左方攻去。

    柳尘缘没有多少经验,对刀招也不熟悉,此时只要简单的一个挥挡就可以化去倪夜星的这一招,但是他此时却想不到这一点,柳尘缘本能用左手的刀鞘抵挡,倪夜星的剑尖刺在刀鞘上,这刀鞘质地十分坚硬,其上还有许多钢环亮饰,

    这刀鞘中了倪夜星全力的一刺,反而将倪夜星手中长剑套牢,倪夜星想要拔剑却不得,柳尘缘见状右手马上就挥刀往倪夜星劈头砍去。

    倪夜星不得不脱剑避开,顺势就地一滚,鲁墨竹道:“师弟,此人的刀法不错,你要小心。”说着将长剑抛给倪夜星。

    倪夜星心中想道:“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招式实在是太快了,刚才轻描淡写之间就划去了我那猛力的一招,还差点就伤了我,看来我得小心一些才是。”鲁墨竹也在一边看着两人打斗,心知倪夜星根本上不的柳尘缘,其心中想道:“这人不仅内力十分了得,刀法看来也是不错,看来是遇到强人了。”此时倪夜星不敢再不计后果地进攻,单反攻招必定留有后招,这样一来攻势反而没有那么凌厉。而且柳尘缘只是一味抵挡,且抵挡的恰到好处,这样便使得倪夜星行招之时心里更加小心翼翼了。

    其实柳尘缘根本就不会什么刀法,刚才化去倪夜星的那一招纯粹就是巧合,但是却让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不敢小觑。柳尘缘习练洗髓经和体心九诀已久,内力逐日充盈自己却浑然不知,困扰多年的体虚无力的感觉已经逐渐消失,

    这对方的武功招式在其眼中十分缓慢,其面倪夜星的攻招只是一味抵挡,且抵挡的恰到好处便是明证,柳尘缘其实可以一招将倪夜星击败,之所以没有如此一来是因为自身经验不足,二来是自己根本不会刀法,不知道如何出招反守为攻,便只好一味地去抵挡了。

    此时小云逐渐苏醒,她并非习武之人,看见了如此情况,自然不知道倪夜星根本不会伤到柳尘缘,她着急道:“柳尘缘,你可要小心啊!”

    此时倪夜星已经向柳尘缘攻出了两百余招,倪夜星听得小云说话,心想这小云定不会走,当要利用起来,不然自己根本无法打败柳尘缘。

    倪夜星长剑扭转对向了小云。这剑招出乎柳尘缘的意料,他没有想到倪夜星接下来的一招竟是向刚刚醒来的小云使出。

    柳尘缘自然是要救下小云,他使出了所有本事,一晃间来到了小云跟前,拼命向倪夜星劈出了一刀。倪夜星剑柳尘缘的这一刀根本是无招无式,料想没有多大威胁,举剑一档,虎口居然差点震裂。

    倪夜星不得不连退了三四步,心下暗暗惊异,柳尘缘将倪夜星逼退之后,整个人挡在小云面前,对倪夜星骂道:“你们二人就算是一起对付我也好,却也不能如此行径。”

    倪夜星道:“师兄,别人都看不起我们了。”鲁墨竹捡起柳尘缘之前丢下的刀鞘,将长剑拔出,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如你所说,并非是我们以多欺少,不讲道义了。”

    小云道:“柳尘缘你要小心!”话音刚落,鲁、倪两人的长剑已然刺到。柳尘缘已经与两人有过交手,此时两人的武功在柳尘缘看来是在是招式太慢,自己轻易可以躲避,柳尘缘知道鲁、倪两人不会伤害小云,身子只是一闪,便躲开了两人的围攻。

    鲁墨竹领教过柳尘缘的武功,知道柳尘缘不仅内力深厚,而且身手鬼魅,敏迅速捷,若是其使得一些毒辣招式,那不出几年可就是武林中一位名头响亮的人了。

    然三人间斗了许久,鲁墨竹从来没有看见柳尘缘使出什么毒辣招式来,所使出的招式不过是平平之举,只是其中暗含的力气是在大得惊人。

    鲁墨竹心中一个激灵,莫不是柳尘缘根本就不会武功,只是天生神力而已?想法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因为柳尘缘身子看起来十分瘦弱,若不是习武之人内力那会如此。

    柳尘缘是悟性极高之人,他抵挡倪夜星的一招,见鲁墨竹长剑收回反挑,疾刺自己的小腹。柳尘缘双足一步,向后反去,继而收回大刀,以刀使剑法,手中绣春刀收回反挑,直击鲁墨竹的小腹。

    这一招是柳尘缘使出,但是速度却比鲁墨竹快速得多,招式也有所不同。鲁墨竹惊奇道:“这是哪里来的刀法?好是怪异。”说着快速躲避。鲁墨竹这一招是“猛虎飞渡”,却不知道这是柳尘缘临时而起。

    倪夜星再行招数,一招“飞流直下”使出整个人飞身而起,长剑如虹,剑招美妙就如就如瀑布直下,飞虹悬挂。柳尘缘堪堪避过,如是而出,只是他不像倪夜星一样会使轻功,这一招使得可谓是怪模怪样。

    鲁墨竹心道:“莫非此人的刀法和我们的剑法有所关联?难道他与我们是一派的?”两人鲁、倪两人围攻柳尘缘已经斗到一百余招,两人已经将剑法使出极致,招式已经用了又用,已经对柳尘缘毫无作用。而柳尘缘也是在全力应对,到了此时已有难以应对之感。鲁、倪二人再斗百余招,仍是奈何不得柳尘缘,心中满是挫败之感。

    到了此时,忽然一个女声传来道:“住手吧,你们斗不过此人。”三人住手,柳尘缘看去,只见是那夏盈双和几十人走了过来。鲁墨竹和倪夜星走了过去,柳尘缘道:“你可知道,陆大人为了你,今晚已经卧病在床,可见你伤其之深,

    而其用情至深。而你心机之深,居然瞒了陆大人这么久,莫非天大冤仇,绝不会如此。”夏盈双道:“算我求你了,你可否现在就离开京城。”柳尘缘道:“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如此。”

    夏盈双道:“柳尘缘,你与陆大人也是萍水相逢之人,我很想知道,你为何对会如此执意做法?”柳尘缘道:“柳尘缘自幼熟读圣贤书,父母敦敦点指,我如此做法并不为奇。”夏盈双有些恼怒道:“柳尘缘你自恃一身武功方才如此,若不然,你怎敢如此。”

    柳尘缘听到“武功”二字。心道:“柳尘缘自幼体弱,机缘巧合之下有了今日,此乃上天厚爱,想必是因为柳尘缘父母乃善人,而我柳尘缘又没有丢了道义,上天方才如此垂怜吧,柳尘缘啊柳尘缘,你以后可不能做出违了道义的事情来!”

    夏盈双道:“你是道义之人,我们这一干人等也是如此,既然大家都是如此,那我等也不会再为难尘缘兄弟。”柳尘缘道:“既然如此,那柳尘缘就告辞了。”书走和就要与小云一道回徐府去。夏盈双却道:“尘缘兄弟请留步。”柳尘缘道:“敢问还有何事?”

    夏盈双道:“夏盈双并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希望尘缘兄弟你赏脸,到我茅庐中一叙。尘缘兄弟是道义之人,所以有些话对尘缘兄弟说说也无妨,就让尘缘兄弟评评理。”

    小云对柳尘缘道:“她这么做,定是不安好心,你可不要去。”说着就要拉走柳尘缘。

    夏盈双见柳尘缘不语,有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其微笑道:“尘缘兄弟定以为我们是在用调虎离山之计,放心,我们只有这么多人,到时候全部都会在尘缘兄弟的眼下。”

    柳尘缘心道:“他们自然不会到徐府中为害陆大人,她要我到其茅庐中一叙,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就算没有什么事情,我去一趟也就等于在看着他们,想来这样对陆大人来说倒是帮忙了。”柳尘缘想罢,说道:“好吧。”

    柳尘缘与夏盈双等人一起来到了几里外的一个小茅屋外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好几个大桌子,夏盈双让人从茅屋中端出了酒菜。柳尘缘心想这莫非是这些人行事之前的酒饭?

    夏盈双招呼柳尘缘和小云两人坐下,让人斟满酒,夏盈双端起酒杯,对柳尘缘说道:“尘缘兄弟,我有问题问你,你可要扪心直言啊!”柳尘缘诧道:“为何说这话?”

    夏盈双道:“道义者不相杀,对不对?”柳尘缘道:“没错。”夏盈双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来喝了这一碗酒,这一碗酒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怨仇了。”

    倪夜星和鲁墨竹端着酒柳尘缘道:“尘缘兄弟,先干为敬了。”说着两人一饮而尽。柳尘缘道:“好。”说着也是一饮而尽。夏盈双道:“尘缘兄弟,你说杀父之仇,是不是不共戴天?”

    柳尘缘道:“这当然是。”说完后忽然觉得脑袋眩晕不已柳尘缘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小云暗道不好,扶着柳尘缘问道:“柳尘缘,你怎么样了,你怎样了。”说着想夏盈双骂道:“你是不是下毒了?”

    夏盈双道:“尘缘兄弟,对不起了,不过你放心,你只是会睡上五六个个时辰而已。我们并不会害你的性命,因为我们也是讲道义之人,你也说了,道义者不相杀。”说着对小云说道:“茅屋中有床,你先在这里好好地照顾他,几个时辰之后我会派人带着马车过来,到时候你再带着他走吧,”

    柳尘缘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来,直觉整个人无力站稳,若非小云在一边扶着,早已瘫软在地上,心中不由暗骂自己粗心大意,中了别人的计谋,若当时自己不来,又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小云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又使什么诡计来害人。”

    夏盈双道:“我们要是想他死,此时他已活不了,我说了,我们不会害他,你只管照看好他。”夏盈双示意鲁、倪二人将柳尘缘被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抬着来到了床上后,立刻不省人事。

    夏盈双举杯对众人道:“眼下陆炳卧病,此乃天助我也,此时已经五更,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定可以要了嘉靖的狗命。”夏盈双说罢一口喝尽碗中酒,其后摔烂在地。众人亦是举酒一饮而尽,手中大碗皆被摔碎在地。

    且说此时容向林正在镇抚司衙门中召集锦衣卫,安排天明之时的护卫职责。众锦衣卫正集合完毕,所有锦衣卫都拿着火把,照亮了天空。容向林正要发号施令,忽然看见了前来的陆炳。容向林大惊大喜道:“大人,你没没事没事了么?”

    陆炳来到锦衣卫的集合处。看着这些锦衣卫,陆炳叹了一口气道:“我没事,对了,皇上什么时候出发东郊行宫?”

    容向林道:“现在是五更了,太监宫女都在准备,估计两个时辰后皇上就出发。”说完容向林问道:“大人,尘缘兄弟呢?”

    陆炳道:“此人十分聪明,然不知道忍心险恶,我也不知道他生死如何,所有人给我听令,在此等候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我再来发号施令。”陆炳说着就要离开。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