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3章 朔方情缘(一).
    !

    陆炳看着怀中的夏盈双,其因为受伤而脸色惨白,此时在怀中我见犹怜。陆炳的心里又是爱意绵绵,又是无比难过。陆炳欲语难开,终忍不住问道:“夏盈双,那些人到底是谁?你为何会跟他们在一起?”

    夏盈双道:“这些人都是父亲当年的家臣和奴仆,当年父亲死后,他们就各自散去了,但是其中的鲁墨竹和倪夜星这两人入了黑流门,而我只能卖唱为生,后来鲁墨竹前来找我,跟我说了为父报仇之事,我们本就有报仇之心,这才有了接下来的种种事情。”

    陆炳心痛不已,夏盈双自幼锦衣玉食,足不出闺,父夏言死后,竟然沦落到了卖唱的田地。陆炳感叹道:“听你所说,就知道夏大人是个好人,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人追随着,死后还有人想办法为其报仇。”

    夏盈双道:“陆大人,皇上今日真的没有来么?皇上真的听你的劝说?”陆炳道:“这世上谁人不怕死,只要说着这些事,皇上怎么会不听劝说。”陆炳说着抚着夏盈双的俏脸,道:“以后就叫我夫君可好?我不喜欢你叫我陆大人。”

    夏盈双看着陆炳,眼中情意终许,道:“夫君。”陆炳抱着夏盈双道:“这样最好。”忽然想起一事来,道:“徐大人跟你说过严嵩的事情是不是?”夏盈双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对他动手。”

    陆炳道:“此人是皇上的红人,你动不得,而且据我所知他也不是直接害死你父亲的人,我陆炳在此发誓,有朝一日,我定会让朝廷给夏大人平反。”夏盈双道:“既然如此,此事也算了结了,我们要是杀了严嵩,也等于是中了此人的计谋。”

    陆炳道:“你能够这么想,真是难为你了。此事就此过去了,夏盈双,我们以后就好好生活,你看可好。”夏盈双道:“夫君,夏盈双害你不浅,你还欢喜夏盈双么?”陆炳笑道:“当然。”夏盈双流泪道:“夫君,夏盈双对不起你。”陆炳不再说话,大手紧紧抱着夏盈双。

    一会,陆炳道:“只是元百千是蒙古人,你的事情他居然会知道,就说明在京城有奸细,京城有蒙古人的奸细,这可不好。”

    夏盈双道:“夫君你多虑了,其实哪有什么奸细,试问当年我父亲之事京城之人谁人不知,其实都怪我复仇心切,才中了此人的计谋,不然哪里会有这些事情。”陆炳想了想笑道:“这样就好,你夫君锦衣卫一职做得太久了,什么事情总是习惯先往坏的去想。”

    四人人走了三里地,柳尘缘路上与小云互说了各自生辰,柳尘缘居然比小云小一月,柳尘缘便称小云儿云姐,而小云称柳尘缘为柳弟。

    四人正慢慢走着,忽然从右侧杀出了一对骑兵,这对人马在陆炳等人面前百步,首领就是元百千,陆炳道:“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这样行事,可累坏了你们胯下的战马。”

    元百千等人所乘的马匹乃著名的蒙古马,此种马有力耐劳上超过许多马种,经过调驯的蒙古马,在战场上不惊不诈,勇猛无比,历来是一种良好的军马。元百千冷笑道:“你们可别想走,陆炳,只要杀了你,我的计策一样是成功的。”

    夏盈双从陆炳怀中坐直,大骂道:“你这混蛋,当时我就不应该信了你的话。”

    元百千道:“我才懒得跟你废话,时间不多,大家马上动手,给我杀了这几人。”陆炳从袖中射出一支火箭,这是锦衣卫之间用来告诉同伴自己有危险的信号。元百千自然也知道,他不屑道:“他们不会马上来,片刻之间我就能够杀了你们。”

    陆炳道:“我可以死,只是这里三人要放他们离开。”元百千哈哈大笑,大声叫道:“陆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么,你们汉人,就是诡计多端,我才不信你。你们这里谁也想走。”

    说着元百千示意手下十几名弓弩手拔箭相向,利箭射出,陆炳举刀抵挡,胯下战马中箭,陆炳和夏盈双跌落在地。柳尘缘和小云来到陆炳身边,将两人扶起,继而保护身后的小云。

    陆炳道:“尘缘兄弟,你们二人快走。”柳尘缘打掉了好几支射来的利箭,说道:“陆大人,此时柳尘缘怎么能够离开,大不了一道战死在此。”陆炳道:“好兄弟,你但叫我大哥就是,我陆炳认你这个义弟。”柳尘缘道:“陆大哥,今日就是战死,柳尘缘也无惧。”

    柳尘缘见那些弓弩手不断射箭,心想此时最好的办法当是擒贼擒王,要擒住元百千方能够脱离险境。柳尘缘想罢将小云置于战马后,以躲避弓箭。柳尘缘自己则翻身上了之前所乘的那匹战马,刀身一拍马屁,那战马便往元百千等人冲了过去。

    那些弓弩手见柳尘缘骑马而来,纷纷将弓箭射去,柳尘缘挥刀抵挡,怎奈只能自保而保不住胯下战马,那战马受箭倒地,柳尘缘左肩也受了一箭,他咬牙拔出,继而乘势一滚站立起来,大刀挥舞砍杀,敌人登时大呼大乱起来。

    元百千见柳尘缘单枪匹马而来,心中大是敬佩,心道:“此人真是个英雄,如此英勇行事,实在让人佩服!”蒙古人向来敬重英雄好汉,对大英雄从来不吝顶礼膜拜,此时柳尘缘如此行事,元百千心里不怒反敬就是因为如此。过了片刻,只听容向林等人杀来,鲁墨竹和倪夜星也跟着一道杀来了。

    容向林看见了陆炳发射的火箭后,心中就知大事不好,立刻带着人马前来相助。元百千看着柳尘缘,刚才听陆炳与之说话,此人定是一个重要人物,眼下的形势最好是擒住此人,以作人质,先安全返回草原再说。

    元百千寻思至此,便下令道:“不要杀了他,务必要擒住此人。”柳尘缘因为中了一箭,鲜血直流,此时又被围攻,身上又伤了好几处,衣服上都是大片血迹,步履也有些蹒跚。

    此时众人听见元百千下令,便大力围攻柳尘缘,只是不敢对柳尘缘下狠手,怕夺了柳尘缘的性命,反被柳尘缘斩杀数人。

    几番搏斗,柳尘缘斩杀了数人。陆炳见状,对容向林道:“他们要擒住尘缘兄弟,以作人质,快救回他。”容向林带着众人杀去,直往柳尘缘。然终是慢了一步,柳尘缘已经被元百千等人擒住了。

    元百千大喝一声道:“停手,否则我就杀了他。”柳尘缘此时因为嗜血过多而致脸色苍白,他缓缓对陆炳道:“你们不必管我。”说着就昏了过去。小云对元百千喊道道:“你快放了他。”

    陆炳对元百千说道:“说吧,你想要干什么?”

    元百千道:“这还用问,既然我计谋无法成功,我自然是要退回草原。”陆炳道:“你可以退回草原,但是要放了尘缘兄弟。”元百千道:“此人是一个大英雄,我蒙古人向来敬重英雄,我不会杀他。只要你们不来追击我们,让我们安然返回草原上。”

    陆炳道:“好,你走吧。”元百千道:“告辞。”容向林对陆炳道:“来的人,戎狄之人,不可教化,他们的话不可相信。”

    陆炳道:“此时我们不信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也不能全信,容向林你带着几人秘密跟随他们,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以免到时候会对尘缘兄弟不利,记住,一有机会,立刻将尘缘兄弟带回来。”容向林心里明白,其余的也不用陆炳交代,道:“明白了,我们马上出发。”

    柳尘缘被元百千等人带回了草原,元百千没有食言,他不仅没有杀害柳尘缘,反而一路上对柳尘缘照顾有加,柳尘缘受了不少的皮肉之伤,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一路上常常昏迷不醒,元百千对此也没有办法。

    十日后,元百千等人赶回了营地,那柳尘缘还是昏迷,只是偶尔醒来吃些东西。元百千无奈之下便打算将其放在自己姐姐脱脱家里,这脱脱懂得一些医术,元百千觉得自己将柳尘缘交付给她最好不过。

    元百千等人带着昏睡的柳尘缘来到姐姐家,远远就听见一个女子喊道:“是舅舅来啦!”此女便是元百千姐姐的女儿,年纪二九,名为乌兰,因为其生的娇小,大家皆叫其小乌兰。元百千道:“小乌兰,你妈妈可在。”

    小乌兰道:“在。”脱脱见弟弟元百千带着受伤的柳尘缘前来,看柳尘缘的穿着是汉人,且浑身都是伤,脱脱问道:“此人是谁?”元百千道:“此人是个大英雄,姐姐略懂医术,就烦请姐姐帮忙照看一下。”

    小乌兰解开柳尘缘的衣服,发现柳尘缘身上的伤口已经有些化脓溃烂的迹象。小乌兰道:“哎呀,此人的伤口化脓啦!”脱脱看了看柳尘缘的伤势,道:“你们这些男人,根本不懂照顾人,他只是受了多一些的皮肉之伤,却被你们弄成了这个样子。”

    元百千道:“姐姐,此人能救么?”脱脱道:“当然可以,只是你再晚来一些,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救下他了。”元百千道:“此人是一位大英雄,拜托姐姐你一定要救活,不然这大英雄因为我而死,族人可就看不起我了。”

    脱脱道:“放心吧,只是十几天的功夫而已,他不会有事的。”元百千听脱脱这么说,高兴道:“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姐姐了。”此时柳尘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到底昏迷了多久。当自己身体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身体一阵寒一阵热,而且此种苦痛来往反复袭遍全身,

    柳尘缘忍不住呻吟起来。忽然耳内传过甜爽的声音道:“你是不是醒啦?娘,他好像醒了。”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传来道:“他醒了?我来看看。”

    柳尘缘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身子游荡,额头上感到一只手在抚着,左手的手腕被人探着脉。只听一中年女子说到:“他还没有醒来,我看了他的脉搏,此人内力十分深厚,是一个习武之人,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基本复原了,我想几个时辰后他就会醒来了。”

    那甜爽的声音再次传来:“太好了,他既然快醒了,我马上去准备一些吃的来。”

    柳尘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醒来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帐篷之内。床前三尺处是一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盆羊肉,香味袭人。

    他抬起头来,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那小乌兰正在换穿衣服。身子只穿着一单薄内衣,香艳的躯体依稀可见。

    小乌兰一转过头来,看见了醒来的柳尘缘,全身不由得一震,随即便是喜意盈盈,她也不顾自己只有一身单薄内衣,来到柳尘缘面前,大喜道:“你终于醒来啦,妈妈说的不错,他说在几个时辰里你就会醒啦!”

    柳尘缘满心羞意,他不敢抬头,也没有说话。小乌兰才想起自己要换穿衣服,她穿上了衣服后,把羊汤和羊肉端给柳尘缘,道:“你都昏迷了很多天啦,给这是羊汤,这是羊肉,你先喝汤再吃肉吧。”

    柳尘缘抬头看着小乌兰,只见其肤色白红,与中原女子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鼻高目深,身材倒是与中原女子无异,也是一个美丽女子,柳尘缘微微一笑,小乌兰从未见过汉人男子,而柳尘缘又生得俊美,小乌兰见柳尘缘不说话,道:“你怎么了?”

    柳尘缘道:“我感觉有些头晕。”小乌兰嘻嘻一笑,道:“你还真是让人喜欢。”又续道,“你头晕定是没有力气吃东西啦,那我来喂你吃吧!”说着端着一碗羊汤喂给柳尘缘喝。

    柳尘缘不知道塞外女子向来没有中原女子的羞涩,她们感情直朴,极少矜持。柳尘缘有些不自在道:“还是我自己喝吧。”说着捧过那一碗热羊汤,缓缓喝了下去,这暖暖的羊汤下肚,柳尘缘顿时觉得舒服多了,又吃了两斤羊肉,感到肚子已经饱了。

    小乌兰道:“我叫乌兰,别人都叫我小乌兰,我十八岁了,你呢?”柳尘缘从未见过如此直接的女子,回道:“我叫柳尘缘,已经二十二岁了。”小乌兰道:“原来你是哥哥啊!”柳尘缘道:“嗯。我就叫你乌兰妹妹吧!”

    小乌兰道:“好啊,尘缘哥哥,你觉得身子如何,要是没什么你明日跟我一道去放牧可好啊!”柳尘缘道:“好啊!”

    小乌兰喜道:“尘缘哥哥你随我来。”柳尘缘跟着小乌兰而去,小乌兰带着柳尘缘来到马厩,给柳尘缘挑选了一匹马,道:“放牧要有一匹自己的马,这匹马给你啦。”柳尘缘道:“谢谢乌兰妹妹。”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