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依然易瑾离〕〔陆欣然〕〔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重生之金融之皇〕〔窝囊废物的上门女〕〔云倾北冥夜煊全本〕〔宝藏神豪〕〔玄阳仙尊〕〔最佳上门女婿〕〔至高神秘〕〔六零医妻有空间〕〔盖世〕〔斗罗之道行〕〔御九天〕〔江北顾珩奕〕〔系统要我培养偏执〕〔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喜欢本大爷的竟然〕〔吾乃仙宗一炮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4章 朔方情缘(二)&.
    !

    柳尘缘试了试那匹马,很快就熟络了。其后每天两人都各自骑着一匹马,在草原上赶着羊群放牧。这一日放好牧后,已经是正午,柳尘缘看着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对小乌兰道:“乌兰妹妹,你跟我去策马奔腾一番可好。”

    小乌兰道:“好啊!”两人说着在草原上策马飞奔起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找了一地歇息,小乌兰拿出风干的牛肉,与柳尘缘一道吃了起来。柳尘缘道:“你们每日吃食都是这些么?”

    小乌兰道:“是啊。尘缘哥哥你是不是吃腻了?”柳尘缘这些日子每天吃的都是马奶羊奶羊肉牛肉,几乎没有其他食物,柳尘缘吃得都有些受不了,此时看到牛肉心里有些抗拒。此时听小乌兰在问,柳尘缘又不好说,道:“没事,我是说你这牛肉做得挺好吃的。”

    小乌兰一听心里十分高兴,说道:“是我做的,妈妈也说我做的牛肉好吃,既然好吃尘缘哥哥你就多吃一些。”说着又把一大块牛肉给了柳尘缘。

    柳尘缘道:“不用不用,我吃饱了,我吃饱了。”

    小乌兰道:“那好,待会给你留着吧!”说着将牛肉收好,道:“尘缘哥哥,我们回去吧。不然再晚些回去估计天就要黑了。”柳尘缘道:“那我们就回去吧。”两人在草原上策马走了许久,仍没有回到家里,柳尘缘道:“乌兰妹妹,我们是不是迷路啦?”

    小乌兰四处看看,道:“哎呀,太阳下山了都不知道怎么走了,天色这么晚了,我们兴许真的是迷路啦!”此时已经是夜晚来袭,两人又策马走了一会了,柳尘缘越发确定迷路了,问道:“乌兰妹妹,我们现在怎么办?”

    小乌兰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只能找个人家住下,等天亮了再说。”两人一路走着,看见了不远处有一小帐篷,柳尘缘道:“终于找到人家了。”

    两人靠近之后,只见一年纪大约二八的少女从帐篷里走出,然后放了一把火烧了这帐篷。柳尘缘和小乌兰两人来到帐篷边,小乌兰道:“妹妹,你怎么烧了帐篷?”

    那人道:“娘亲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要这帐篷做什么?”柳尘缘道:“看你说话,定是汉人,怎么会在这里。”小乌兰道:“我蒙古瓦剌部的人时常会到大明边境去抢掠,抢到的男子一般都会当做射箭的八字直接杀死,而女子就会留下来做蒙人的奴隶。”柳尘缘道:“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杀我?”

    小乌兰道:“因为尘缘哥哥你是大英雄,我们蒙古人最敬重大英雄啦!他们怎么会杀了尘缘哥哥呢?”柳尘缘道:“你们蒙古人,为什么要去抢汉人?”

    小乌兰想了想道:“这我也不知道,从小到大,这些事情我们蒙古人经常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柳尘缘道:“乌兰妹妹,要是我要走,他们会阻拦我么?”

    小乌兰道:“不会的,在大草原上,英雄做什么事情谁人都不会阻拦的。哥哥,你要走了么?你要带她走是么?”小乌兰眼中满是不舍之意。柳尘缘道:“我若是不带她走,她就会寻死。”柳尘缘对那少女道:“你不要不想活,我带你走,带你离开这里就是。”

    那少女道:“离开这里我还能够去哪里,我家人都被他们杀了,我娘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也得病而死了,我已经看开了,公子你就不用管我了,你不明白,眼下死对我来说是最快乐的事情。”

    柳尘缘道:“姑娘,这世上你当真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么,远亲呢,难道远亲也没有了么?”柳尘缘见那少女若有所思,想来远亲是有的,续道,“既然你还有远亲,我带你去找便是了,何必要在此自寻短见。”

    这少女对着燃起大火的帐篷嗑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对柳尘缘道:“没有想到在他乡还能够遇到公子,公子对小女的这份情小女只能带到地下,来生若是有缘,我们再相见吧。”柳尘缘道:“姑娘,你就不能不死吗?你娘亲在天之灵可不希望你如此,你说是不是?”

    那少女淡然道:“公子你说,一个人假如受尽了人世的苦楚,又失去了所有最亲的人,你说这样纵然是活着,又有什么乐趣?

    我与娘亲在此相依为命,这些年里我们不管苦楚多少,全都都隐忍下来了,如今娘亲已经去世了,我心里生念已断,不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柳尘缘听这少女如此说,心知其对生活是彻底绝望了,自己无论怎么样也劝不住了。

    柳尘缘忽然想夏盈双的事情来,何不以此在劝一劝?柳尘缘再劝道:“姑娘,你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娘亲报仇么,是谁人害得你们到如此境地,是谁人害死了你的娘亲?此仇不报,你有何脸面见死去的娘亲?”

    那少女道:“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报仇,公子这么说,不知道公子你能帮我报仇么?请公子不要说安慰的话。”柳尘缘道:“这是当然的。”那少女道:“我知道他的名字,杀我家人掳我和娘亲两人来此的那个首领名叫做阿图鲁。”

    话音刚落,小乌兰“啊”了一声,道:“尘缘哥哥,阿图鲁可是白马先锋的主帅,可是我蒙古瓦剌部最大的大英雄。”说着对那少女道:“你别想了,你是报不来仇的。”那少女来到柳尘缘面前,半跪道:“公子,只要你能够报仇,滕碧玉余生将为你做牛做马。”

    柳尘缘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这叫滕碧玉的少女报仇,他只想让其不要想着自尽就好。柳尘缘道:“我不需要滕姑娘你为我做牛做马,我会帮你报仇的。”继而心道:“不管如何,先稳住她再说,只要过了这段念想,就不会总想着自寻短见了。”

    这个时候一队大约二十人的人马策马而来,这马匹全是白色,为首之人年纪将近五十,虎目逼人,此人就是滕碧玉所说的阿图鲁。滕碧玉看见阿图鲁,浑身发抖道:“你别,你别,娘亲已经死了,她可以不入土为安,但是你不要把她弃尸荒野。”说着对柳尘缘道:“就是此人。”

    阿图鲁冷然道:“你们身为奴隶,哪里又弃尸荒野的资格,弃尸荒野狼群分食可轮不到你们,我正好养了几只狗,我要拿你娘的尸体去喂狗。”若非亲耳听见,柳尘缘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会后如此之事,作为奴隶,死后的尸体提连弃再荒野的资格都没有。

    柳尘缘道:“她是汉人,你们还是让她娘亲入土为安吧。”阿图鲁道:“看你说话,你定是汉人吧?”滕碧玉来到柳尘缘的身后,道:“就是他,你说要帮我报仇,你就杀了他,然后我跟你一起到大明去。”

    阿图鲁听滕碧玉所说,道:“之前听元百千说有一个汉人男子,是一个大英雄,我蒙古瓦剌部想来不留汉人男子的性命,所以今日看来那个所谓的大英雄就是你了。”

    柳尘缘道:“大英雄的称谓,实在是不敢当。”阿图鲁道:“你先报上大名来。”柳尘缘道:“大名不敢,在下柳尘缘,恳请你放了这个女子,不要为难他。”

    阿图鲁道:“听她说,你定是答应了要为她报仇,是不是。”柳尘缘道:“实不相瞒,我确实答应了这件事情。”阿图鲁等人哈哈大笑起来,柳尘缘道:“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阿图鲁道:“我笑你虽然是汉人,但是却没有汉人的滑头,说话倒是简单直接,很像我们瓦剌人啊。好,我就给你机会,元百千说你时大英雄,那你的武功定是了得,那么你只要打败了我,我就放了她。

    按照你们汉人的习惯,我亲自厚葬了她娘亲,并亲自磕上三个响头,你看如何。”柳尘缘不知道要不要答应,阿图鲁有道:“要不这样,只要能够打成平手,就算是我输了,而且此女还可以获得自由之身,你看如何啊!”

    小乌兰暗自拉着柳尘缘的左手,劝道:“尘缘哥哥,他的武功十分厉害,你不要和他斗,我们还是快走吧!”阿图鲁认出了小乌兰,道:“小乌兰,你也在这里,看来你和柳尘缘已经熟络了,你刚才是劝他不要和我打斗是不是?”

    小乌兰道:“是,伯伯你的武功太厉害了草原上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阿图鲁道:“我看你是喜欢这小子了,是不是。”小乌兰倒也一点不矜持,道:“是。小乌兰就是看上尘缘哥哥了,伯伯你可不许伤他。”阿图鲁道:“好,为了小乌兰,伯伯我保证不伤他。”

    阿图鲁说着对柳尘缘道:“我已经答应了小乌兰,不伤你性命,来吧。让我看看,元百千口中的大英雄是什么货色。”柳尘缘道:“对不起,柳尘缘不会武功。”

    阿图鲁道:“不会武功?元百千跟我说你挥舞大刀斩杀了不少士兵,怎么会不懂武功呢,我看是你不敢吧。在我心中我只认一个汉人英雄,就是我师父,其若是或者,武功当是天下第一。”柳尘缘道:“柳尘缘的确不会武功,但你只管出招就是了。”

    阿图鲁道:“好,那我就出招了。”阿图鲁此时没有用兵器,而是挥拳而上,拳头间明明看起来劲力十足,然其神情看起来却好像门内又发力一般,拳招呼呼往柳尘缘飞去。阿图鲁习练的武功是道衍兵术,乃汉人钱宁所教授。

    正德年间,钱宁落难草原,入了瓦剌人的帐下,收了一些瓦剌士兵训练,建立白马先锋这一骑兵军团。阿图鲁当时拜师钱宁年纪只有十八岁,其实钱宁手下武功最好的一位士兵,平时深得钱宁的喜爱,钱宁也经常耐心教导他一些武功,这阿图鲁也学得非常认真,

    进步很大,平时唯钱宁之命是从。道衍兵术其中有刀、剑、枪、弓、棍、鞭、拳共七种武艺,每一种皆是刁钻异常,招招致命的招式,每一中有皆有七十二种招式变化。此兵术在朱棣军中传授,使得当时朱棣的士兵战斗力大大增强,对朱棣靖难之役的成功起着重要作用。靖难之役过后朱棣收回了这道衍兵术禁止传播,此书被列为禁书。

    钱宁京城战死之后,阿图鲁就众望所归地成为了白马先锋的首领,这些年来他牢记先师钱宁的教导,每日苦练不辍,虽然天分略缺,但勤能补拙,何况阿图鲁本就悟性不低,十几年来终于将道衍兵术习练大成,他在草原上根本没有敌手。

    柳尘缘每日习练未了体心经中的洗髓经和体心九诀,内功修为上不输阿图鲁,只是柳尘缘从未见识过厉害的武功的招式,自己是在不知道怎么出招攻守。他见阿图鲁拳头攻来,自己只好左右躲闪,阿图鲁心下暗惊,自己出手极快,不想柳尘缘依然能够躲闪自如,几十招过去,柳尘缘半点都没有被自己伤到。

    阿图鲁不由得暗自咬牙,加快了拳招的速度。

    滕碧玉见柳尘缘只是一味躲闪,问道:“公子,你为何不出手打他,一味躲闪如何胜他。”柳尘缘不知道如何回答滕碧玉之问,又听滕碧玉道:“他如何打你,你就如何打他啊。”此时阿图鲁久攻柳尘缘不下,心中微恼,自己苦练武功多年,今日怎么连一个自称不会武功的小子都奈何不得?其大喝一声道:“是三十六路杀敌拳法,小子你可要当心了!”

    阿图鲁之所以这么说,全是因为之前答应了小乌兰不伤害柳尘缘之事,现在如此,到时候即便自己的拳头伤了柳尘缘,自己也有理由,怎么也不算是言而无信。柳尘缘见阿图鲁拳法不断来袭,这拳法刁钻狠辣,处处是要自己的性命,他不敢大意,内力提至,身形左侧右挪,其身子轻飘飘地躲开阿图鲁的接连拳头。

    阿图鲁一连三招仍是没有击中柳尘缘,第四第五拳又接连而至,这几招的拳劲更加迅猛地往柳尘缘呼呼而去,差一点就击中柳尘缘的身子。柳尘缘已经将自己的身手施展到极致,暗忖阿图鲁的拳速再迅猛一些恐怕自己就招架不住了。

    这时候听见小乌兰道:“伯伯,尘缘哥哥打不过你,你赢了,快停手吧!”柳尘缘向小乌兰和滕碧玉两人处瞧去,只见两人神色十分惊慌,显然是在担心自己。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