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6章 朔方情缘(四) //
    !

    滕碧玉道:“阿图鲁已经说过了,我已经不是奴隶了,怎么没有资格在这里。难道你阿图鲁伯伯说的话不算数么?总之我非要陪在公子身边不可。”

    小乌兰无言以对,那柳尘缘被二女争吵的声音吵醒,他听滕碧玉要在自己身边不离开,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道:“明日我们就要南下,你先去歇息,我不会不管你一个人离开这里的。”滕碧玉泪水直流,道:“公子,碧玉在此受尽了苦头,不想再多待一天,公子可不要不管碧玉而一人离开。”

    柳尘缘道:“我明白,你放心去歇息吧,我不会丢下你一人不管的。”滕碧玉得柳尘缘承诺,这才安心离开去歇息了。柳尘缘一觉睡到了下午,起来后见床边的桌子上摆好了羊汤和烤好的牛羊肉,知道这是小乌兰做的。

    小乌兰见柳尘缘醒来,道:“尘缘哥哥,你肚子一定饿了,快吃吧。”柳尘缘道:“碧玉姑娘醒来了吗?”小乌兰道:“尘缘哥哥,她只是个奴隶,奴隶是不能在桌子吃东西的,尘缘哥哥你先吃吧,完后再让她吃。”

    柳尘缘知道小乌兰不喜滕碧玉,装作有些不高兴道:“这样多不好,我可是不想吃了。你可不能总说她碧玉姑娘的什么奴隶不奴隶的。”

    小乌兰见柳尘缘不高兴,急忙道:“知道了知道了,尘缘哥哥你快吃,我现在就去把她叫她来就是了。”片刻,小乌兰就把滕碧玉找来,滕碧玉见了柳尘缘,道:“公子打算要出发了么?”

    柳尘缘道:“还没有,碧玉你先吃些东西,现在天色晚了,还要再睡一觉才出发。”滕碧玉不敢和柳尘缘一桌饮食,小乌兰见状就拉着滕碧玉坐下,道:“姐姐你快吃吧!”话语间再无之前的轻视。滕碧玉不想小乌兰的态度变得如此之快,有些无措。

    小乌兰把羊汤端给滕碧玉,道:“姐姐你快吃啊!”柳尘缘见滕碧玉有些不知所措,道:“他们性情向来爽直,你是知道的。”滕碧玉道了声谢,才喝起羊汤。

    小乌兰道:“姐姐,我已经备好了许多干粮,尘缘哥哥身上有伤,这一路上你可要照顾好尘缘哥哥哩!”滕碧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小乌兰突然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是因为有事要相求,然柳尘缘是自己的大恩人,无论怎样理应照顾好他。

    滕碧玉对小乌兰道:“公子是我的大恩人,碧玉自然是要用一生去报恩的。”

    柳尘缘急忙摆手道:“那可不必,到时候我帮你找到了远亲,你便去吧,柳尘缘没有做什么大事,怎敢要碧玉姑娘一生来报答。”滕碧玉欲言又止,吃着牛肉,不多言语。

    第二天一早,柳尘缘就和滕碧玉一道出发,小乌兰对柳尘缘的离去多有不舍,临行之前对那马儿道:“你可要记得回来。”话语之意不言自明。

    柳尘缘道:“乌兰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小乌兰道:“尘缘哥哥,昨晚这马儿我已经用了极好的草料喂养,可以快行一日,你们到了大明边界之后,就直接放了这匹马,到时候它自会找回来的。”

    柳尘缘道:“知道了,谢谢乌兰妹妹,我们现在该走了。”小乌兰送了柳尘缘几里地,在柳尘缘的劝说下终是目送柳尘缘离去。柳尘缘和滕碧玉两人策马南下,快马走了一日,却见一队人马在打猎。为首之人就是那阿图鲁。

    原来阿图鲁正要带领手下之人习练箭术,柳尘缘远远望见阿图鲁等人正在打猎,便和滕碧玉两人打算绕道而去。哪里知道阿图鲁发现了柳尘缘,一行人当即策马而来,

    阿图鲁哈哈大笑道:“尘缘兄弟,你是要离开了么?”柳尘缘不知道阿图鲁要干什么,回道:“柳尘缘有要事在身,现在要马上回大明去,不想在此见到大哥。”阿

    图鲁道:“今日不想会遇到尘缘兄弟,既然尘缘兄弟要走,阿图鲁自当相送。”说着将一拿长弓扔给柳尘缘,道:“近来连日严寒,要打猎只能往南走一走。尘缘兄弟,每日牛羊肉定已吃腻了,如今我们一道打猎,吃吃其它野味。”

    柳尘缘看着手中良弓,道:“柳尘缘不会射箭,也不会打猎。”说着将弓箭还给阿图鲁的手下之人,拿出随身连弩,道:“这个我倒是用的习惯。”

    阿图鲁不知道柳尘缘拿着的是什么,自也不多问,道:“咱们走。”阿图鲁大手一挥,军号响起,众人跟着阿图鲁往南而进。走了十几里地,阿图鲁下令道:“开始围狩。”只见众人四处散开,逐渐消失在眼界之中,只剩下阿图鲁、柳尘缘和滕碧玉三人。

    柳尘缘见阿图鲁的手下全部散去,不解道:“大哥,他们这是为何?”阿图鲁道:“他们四处而去,四下里慢慢合围将野兽包围过来,我们只需走几里地就可以看见野兽了。”走了几里地后,果然如阿图鲁所言,柳尘缘看见了一些野狼往己方奔来。

    阿图鲁并不是很兴奋,淡然说道:“尘缘兄弟快看,猎物已经有了。”阿图鲁射杀了几只野狼后就不愿再射,柳尘缘道:“大哥的箭术果然厉害,今日见识了。”说着暗想当时若是阿图鲁以弓箭与自己相对,自己定会落败。

    阿图鲁见柳尘缘一箭未发,以为柳尘缘不屑于此,便说道:“尘缘兄弟定是看不上这些野物,哎,怎么没有看见老虎,只有射那东西才是过瘾的。只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

    这个时候只听“呜呼”声传来,是那些手下之人策马驱赶一些野鹿野兔等野兽,这些野物都是被包围驱逐而来,在其中就有一只老虎。

    滕碧玉生性胆小,此时见那老虎往这方奔来,不免有些紧张害怕,道:“老虎,老虎。”话语间有些颤抖。阿图鲁反倒来了兴致,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你看!大老虎!”说着拔出利箭对着那只老虎射去。

    阿图鲁一箭射出,不偏不倚正中虎肚。阿图鲁连续几箭,射杀了几只野兔。

    阿图鲁笑道:“尘缘兄弟,你看怎样?”

    柳尘缘笑道:“大哥的箭法当世第一,物无大小,皆逃不过大哥的箭矢。”

    阿图鲁道:“够了,今日打来的猎物已经够我们吃了。”说着也不再射那些野物,而是让其自行散去。阿图鲁见那老虎伏地,便收了长弓,慢步来到那老虎的十步之内,道:“尘缘兄弟,你看着老虎多威武,但还是抵不过一支利箭。”阿

    图鲁话音刚落忽见那老虎腾然而起,柳尘缘见状,大喊一声“小心”,其后手中的连弩连发数箭,飕飕飕的几箭,便向那老虎射了过去。那老虎身子受了柳尘缘的弩箭,倒地而死。阿图鲁手下之人皆被吓坏了,要是阿图鲁受了伤,大汗怪罪下来谁都要受罚。

    柳尘缘来阿图鲁身边,道:“大哥你没事吧!”阿图鲁惊魂未定,知道是柳尘缘救了自己,道:“没事,没事,尘缘兄弟,感谢救命之恩。”

    柳尘缘道:“大哥没事就好,这老虎居然会装死,到现在看来是真的死了。”阿图鲁道:“来人,把这些东西都收下。”

    此时天色黄昏,阿图鲁道:“尘缘兄弟,今晚我们就一起用晚饭吧!”柳尘缘道:“大哥,柳尘缘还要赶路。”

    阿图鲁道:“赶路也不急着一会,再说草原夜晚野兽出没,你们二人都是汉人,从未单独夜宿草原,我今晚还能够派人护着你们,明日早一些离开,在天黑之前我看就可以到大明境内了。”

    柳尘缘道:“既然大哥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夜晚,众人一起分食了老虎肉,阿图鲁拿出酒袋,众人大喝起来。

    阿图鲁爽然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我敬你是个英雄,你又救了我的性命,你看你我今日结拜如何?”柳尘缘道:“大哥抬举了。”两人便行八拜,成为异姓兄弟,阿图鲁称柳尘缘为贤弟。众人见阿图鲁高兴,心下也为此大爽。

    阿图鲁对滕碧玉道:“姑娘,以后你可还要找我报仇?”滕碧玉看看柳尘缘,道:“你和公子是结拜兄弟,我怎么还好找你报仇,再说之前你已经给我娘磕头三下,按照我们汉人的习俗来说,非至亲不会磕头三下,所以这仇我也报不得了。”

    阿图鲁道:“好,姑娘你也个是爽快人。”

    滕碧玉道:“只是希望大哥你可否不要再到南边来抢掠。”柳尘缘道:“大哥,若是大明出兵,你们相抗自是无可厚非,然你们抢掠汉人,若大明为此出兵,你们到时候打来打去,死伤的都是族人百姓。”

    阿图鲁道:“贤弟,若是我们和大明斗起来,你希望谁人赢?”

    柳尘缘笑道:“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斗。”阿图鲁道:“好,贤弟是我救命恩人,既然贤弟这么说,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能够不答应,从今以后,我蒙古瓦剌部之人不会再去劫掠大明的百姓。”

    说着就此下令,反思白马先锋之人从此以后不得南下劫掠。众人无不领命。阿图鲁等人好吃好喝一顿之后就各自歇息,阿图鲁让人轮流值夜,还安排人在柳尘缘和滕碧玉的周围把守,以防有野兽来袭。

    夜晚,众人都熟睡了,只有一人值夜。滕碧玉想要解手,又恐被看见,便一人来到远处。忽然听见一男子声音说道:“我已经仔仔细细地看了,那人就是柳尘缘。”

    另一声音传来道:“你确认是柳尘缘,你没有认错?”原来这前者男子就是倪夜星,后者男子则是鲁墨竹,

    当时柳尘缘被元百千掳走之后,陆炳就与夏盈双一道从西走,容向林等人走正北中路,而鲁墨竹和倪夜星等人往东。这三路人马一直在找寻柳尘缘,如今被鲁墨竹和倪夜星遇到了。

    滕碧玉不知道这些事情,心道:“难道他们是来找公子的。”

    滕碧玉没有离开,而是潜在暗处继续听着这两人说话。倪夜星道:“那人有没有把柳尘缘怎么样?”

    倪夜星道:“我看了看,柳尘缘他没有什么事。只是被众人看守着,失去了自由。”鲁墨竹对手下之人道:“待会听我命令,我们务必要救回那柳尘缘。”阿图鲁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安排居然让鲁墨竹等人产生了误会。

    滕碧玉听到这里,心下也是一片迷茫,忖道:“难道他们是公子的朋友?”正想着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想必是鲁墨竹等人准备动手救回柳尘缘了。

    滕碧玉不敢多想马上就往回跑。滕碧玉走了几步就被鲁墨竹等人发现,鲁墨竹不敢说话,飞身来到滕碧玉跟前,手指点出将滕碧玉的穴道点住。

    鲁墨竹道:“我们可能被发现。师弟,你再去看看!”倪夜星又去打探了一番,回来说道:“仍是只有一个人值夜而已。”

    鲁墨竹道:“看来没有被发现。”倪夜星看了看滕碧玉,对鲁墨竹道:“师兄,要不要杀了她。”鲁墨竹见滕碧玉眼中皆是乞求之色,不忍道:“既然无事,那我们就先不要动她,我们走!”

    鲁墨竹等人弓箭在手,逐渐来到柳尘缘歇息的地方,倪夜星指着柳尘缘歇息的地方道:“看,柳尘缘就在那里。”

    鲁墨竹下令道:“大家可要注意了,待会动手的时候可不得伤到柳尘缘。”说着一声令下,众人利箭乱射,想阿图鲁等人杀去。

    阿图鲁一行人毕竟是久经沙场,他们醒来之后毫不惊慌,立刻组织起了反击。柳尘缘醒来见乱战成了一片,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阿图鲁道:“大家不要慌,给我杀了他们。”这个时候只见一人来到自己面前,

    那人道:“尘缘兄弟,我们来救你的。”忽然那人身子一躲,只见一只利箭射中了柳尘缘的心口。原来是阿图鲁的一手下之人见有人要对柳尘缘不利,立刻拔箭相助柳尘缘,不想这利箭反而射中了柳尘缘。

    柳尘缘仔细看去,那人就是鲁墨竹。柳尘缘立刻明白了过来,他大喊道:“停手,停手误会啦,误会啦”众人停了下来,阿图鲁见柳尘缘胸口中了一箭,他快步而来道:“贤弟,你受了伤,怎么是误会?”鲁墨竹听阿图鲁叫柳尘缘是贤弟,心里立刻明白过来了,道:“这是你手下之人射的箭。”

    阿图鲁看那箭矢,的确是己方之箭,大怒道:“是谁人对我贤弟如此?”一人怯怯走出,道:“是我。”阿图鲁大怒不已,道:“混蛋,你居然对我兄弟如此?我便杀了你。”说着就要动手斩杀那人。

    柳尘缘阻止道:“大哥,此乃无心之事,罢了,罢了!贤弟死不了。”说着猛一用力,拔出了箭头。阿图鲁道:“贤弟能够这样,自然无大事,只是这伤你之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定会重重处置他。”

    柳尘缘摇头道:“此人其心是为了救我,大哥要是这做,可就是折杀柳尘缘了。”阿图鲁道:“贤弟既然这样说,那我姑且饶恕了他。”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