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7章 张冠李戴 (一).
    !

    阿图鲁看着鲁墨竹等人,道:“你们如此来偷袭,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鲁墨竹道:“我们当然是要救回尘缘兄弟,刚才看你们这样把守尘缘兄弟,我们还以为他被你们挟持住了,原来不是这样。”

    阿图鲁心里也明白了几分,缘由都是因为那元百千。阿图鲁道:“这么说来我们之间的确是误会。”柳尘缘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滕碧玉的人,道:“碧玉姑娘去了哪里?”

    鲁墨竹道:“刚才我们发现一个姑娘,想必就是尘缘兄弟所说的姑娘。”倪夜星命让那滕碧玉走出,道:“尘缘兄弟,是不是此人。”

    柳尘缘道了声“是”就昏迷了过去。柳尘缘之前心里一直挂着滕碧玉,这才没有昏迷,此时看见滕碧玉安然无恙,心力一松,气血一时不继而昏了过去。

    滕碧玉急忙扶着柳尘缘,柳尘缘顺势倒在了滕碧玉怀中,滕碧玉道:“公子,你没事吧,公子”阿图鲁过来低身一探柳尘缘的脉搏,心下知道柳尘缘无事,紧锁的眉头这才放松下来,说道:“你放心好了,贤弟没事,他没有性命之忧,

    只是受了伤需要调养一番而已。”鲁墨竹也走了过来,如是一番,道:“尘缘兄弟的体质奇怪,但现在他没事。”阿图鲁起身对鲁墨竹等人道:“你们要将我贤弟带回大明?”

    鲁墨竹道:“正是。”此时一干人等骑马而来,这些人是鲁墨竹的手下之人,专做看马之事,此时见鲁墨竹等人并没有打斗,便赶了过来。

    阿图鲁道:“因为我贤弟本就有着心思,所以我也不拦你们,但可否帮我一件事情。”鲁墨竹道:“请讲。”

    阿图鲁拿出一本秘籍,说道:“这是当年我师父教给我的一本武功秘籍,师父说过他的师父是一位汉人,阿图鲁希望这秘籍归还给师父的师父。

    阿图鲁不知道这人是谁,定是不能完成这个想法了,所以希望我这位贤弟能够帮我,待贤弟醒后,你们就帮我告知一声。”

    鲁墨竹道:“你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这汉人是谁这可难办了。”

    阿图鲁道:“这秘籍就是道衍兵术,当年师父教导我等的时候,对道衍兵术的习练就已经大成,当时师父就凭借自己过人的脑力写下了这秘籍,当时师父只是跟我说:‘师父的武功是一个叫姓朱的皇族之人传授的,当时这人教导为师的时候,其全是以口头传授,

    他跟师父说若是习练武功大成了,就将道衍兵术写出,然后送给他,便得知师父习练武功大成了。我说:‘师父既然写出,那就说明师父的武功已经习练大成了。

    师父说道:‘可惜为师的愿望是完不成了。我便说:‘师父放心,此时我定会全力帮助师父完成的。后来师父将这秘籍给了我,但再也没有提过此事。”

    滕碧玉道:“我想公子听了此事之后,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阿图鲁道:“到时候若是不得知那是谁,或是找不到,此事就罢了,让贤弟不要因为此事而耿耿于怀,这道衍兵术就当做是送给贤弟的了。”

    东方泛光,太阳初升,天色已明。鲁墨竹等人就要带着昏迷的柳尘缘南下。可是柳尘缘人已昏迷,而这里又没有马车,众人正是为难的时候滕碧玉说道:“我来带着公子骑马。”鲁墨竹等人有些惊讶,倪夜星道:“你行么?”

    滕碧玉道:“我在草原上可没有少骑马。”说设让人将柳尘缘扶上马,自己一跨而上,率先策马而去。鲁墨竹等人才反应过来,皆跟着而去。连续两日的赶路后,众人到了明朝边境,柳尘缘神智依然浑浑不清。

    一日之后到了众人到了京城,鲁墨竹和倪夜星叫来一马车,让柳尘缘和滕碧玉共坐马车,其后与他人告别。滕碧玉想鲁墨竹和倪夜星问道:“你们要带公子去哪里?”

    鲁墨竹道:“我们要带公子会黑流门,我们两人现在是黑流门的弟子,所以打算把尘缘兄弟带回黑流门去,因为尘缘兄弟的体质极弱,所以我们将他带回黑流门后以让师父给他看看,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帮他一下。”

    四人再赶了三天路,这天早上,柳尘缘这才醒来。柳尘缘见自己正在马车中,而滕碧玉在自己的身边,问道:“我们在何处?”

    滕碧玉道:“那人说公子的身体体质太弱,希望将公子你带回黑流门,让他们的师父帮公子看一看,看能不能治好公子的体质太弱的毛病。”

    柳尘缘道:“黑流门?这是什么地方?”

    滕碧玉道:“这个我也不清楚。”这个时候听倪夜星的声音传来:“尘缘兄弟,你醒了?”说着伸手拉开车帘道:“我该走捷径,不用走那么多的山路,那黑流门很快就要到了。尘缘兄弟你再歇息一会。”其说着又继续去驾马车了。

    滕碧玉拿出道衍兵术,道:“这是你结拜大哥阿图鲁给你的东西?”柳尘缘道:“这是什么东西?”滕碧玉便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柳尘缘,柳尘缘道:“既然如此,柳尘缘定会全力相助。”

    滕碧玉道:“他还说了,到时候若是不得知那是谁,或是找不到,此事就罢了,让公子不要因为此事而耿耿于怀。这秘籍就当做是送给公子你了。”

    柳尘缘道:“无论如何都要问问此事。”

    滕碧玉道:“他们说公子的身体体质很弱,公子还是先考虑自己的事情再说吧。”

    柳尘缘听滕碧玉这么说,忽然想起来要帮助滕碧玉找远亲一事,道:“碧玉姑娘,我差点忘记了你的事情,你的远亲在哪里,我先帮你找到他们才行。”

    滕碧玉道:“碧玉没有远亲,还找什么?”

    柳尘缘道:“此话是真的么?”

    滕碧玉道:“当时人家一心求死,公子却在一边尽心苦劝,现在碧玉不想死了,公子可以放心了么?”柳尘缘道:“既然如此,那你有没有远亲也无所谓了。”

    滕碧玉道:“远亲自然是有的,只是碧玉早就记不得他们在何处了,更别说要去找了。”

    柳尘缘道:“你说的也对,那我们便跟着他们先到黑流门一趟吧。”一个时辰之后,四人就到了一山脚下,四人开始徒步往山腰而去。

    鲁墨竹道:“若是不熟悉之人,来我黑流门可要走两日山路,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就不需过多的徒步,我们只需再走半个时辰就到黑流门的山腰府邸了。”

    四人走了片刻,就已经清清楚楚地看见黑流门府邸在不远处的山腰上了。四人来到了一处绝壁,这绝壁的对面也是绝壁,两绝壁之间只有一根独木相接。滕碧玉有些紧张道:“这独木可牢靠?”

    鲁墨竹道:“腾姑娘你请勿害怕,这独木牢实地很。”柳尘缘道:“你跟着我慢慢走就好,心里不要慌张,不要低头去看。”四人经过独木,再走了片刻就来到了黑流门的大门处。那黑流门的掌门人武小尤就在大门处习武。

    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上去跪拜道:“拜见师父。”

    武小尤没有理会,道:“你们二人说离开黑流门去办事,需要半年时间,现在你们却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为师每日在此等候,就想看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说着看见了柳尘缘和滕碧玉,道:“你们二人起身吧,在外人面前为师也不责罚你们,不知道这两人是谁?”

    鲁墨竹和倪夜星一起道:“他们是徒儿的救命恩人。恩人受了伤,徒儿可不能不管,师父你说是不是。”两人显然是对好的话。武小尤点头道:“那倒是,先让他们道府里去再说。”

    柳尘缘和滕碧玉两人来到黑流门的府邸中,武小尤让妻子叶箐给两人准备房间。叶箐准备好了一件屋子后,却被滕碧玉拉着衣袖,叶箐道:“姑娘你有什么事情么?”滕碧玉脸色绯红道:“人家不是一家子事情。”

    叶箐心里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笑道:“原来是这样,我就安排其他屋子给你就是了。”柳尘缘看着院子里有三个坟堆,奇怪道:“这里为什么会有坟冢?”

    叶箐道:“当时黑流门卷入了宁王之事,那一场纷争里黑流门遭遇了灭顶之灾,死去的人就直接掩埋在此。”

    滕碧玉道:“这样大家心里不害怕么?”

    叶箐道:“日子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害怕的。”

    滕碧玉道:“既然如此我还是和公子同在一屋子里吧。反正我是公子救下的人,自然是要在公子身边好好地伺候公子的。”

    这个时候只见一颇具风韵的女子走来,道:“箐姨,你有没有看见梦如?”

    叶箐扭头四处看了看,道:“也不知道梦如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了,梦忆刚才你不是一直跟着她么?”话说着只听见柳尘缘武者左眼一声惨叫,又听见那叫做梦忆的女子一阵大骂:“武梦如,我看见你了,你给我出来。”

    说着快步而去,抓着武梦如的耳朵,道:“箐姨,这人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弹弓,我就知道他不会做好事。”这叫武梦如的女孩是武小尤与叶箐的女儿年纪十六,卫思菱和黑流门其他人对其一直都是百般呵护,这样一来倒使得这孩子全然没有一点女子之气。

    这叫梦忆的女子则是卫思菱与李柏堂之女,两人虽是女孩,性情却完全不同。

    叶箐对柳尘缘关切道:“你没事吧?”

    柳尘缘只觉得眼中金星直冒,半天才缓了过来,过了好一会眼睛总算能够看清,徐正徐徐道:“没事,没事。”叶箐对武梦如道:“你这人,人家可是客人,怎么能够如此无礼,你已经年纪二八了,怎么还不懂一些规矩。”

    武梦如道:“娘,我是想跟他开个玩笑,不想怎么就打到了他的眼睛,我不是故意的啦!”说着来到柳尘缘面前道:“哥哥啊!对不起啦!你不要怪责梦如可好?”

    柳尘缘怎好说责怪,道:“不怪你,不怪你。”武梦如对叶箐道:“娘,你看人家都不怪啦,你也不要怪梦如,责骂梦如啦!”

    叶箐道:“你爹若是知道此事,定会教训你。”武梦如的样子似乎很怕,急忙道:“此事可是不说了,不说了!”说着就跑去一边了。

    叶箐对柳尘缘道:“我这女儿就是如此,都是我惯坏了她。”李梦忆道:“此事我定要跟武叔说。”说着便走开了。滕碧玉道:“公子你在外待一会,我去给公子整理床被。”说着脸一红走进了柳尘缘所住的屋子里去了。

    柳尘缘在黑流门外慢慢走了一会,看了看黑流门周边的风景,觉得身子有些疲累,便来到一树下歇息,忽然感到左脚脚踝上一紧,整个人倒立腾空而起,已给高高悬挂在了一旁的树上。

    柳尘缘心里快速寻思,道:“是不是中了陷阱,但这里又不是打猎地方,谁人会在这里设置陷阱呢,对了,莫不是那叫梦如的姑娘在搞鬼?”柳尘缘大声道:“武梦如,是不是你在这里搞鬼?”这个时候听见一清脆的声音传来道:“你还算聪明,居然知道是我。”柳尘缘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干什么要这样整我啊!”

    武梦如道:“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放了你。”柳尘缘道:“既然是要我答应你一些事情,就先把我放开,否则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武梦如道:“看你还挺有几分骨气,不知道这骨气是真是假。”说着拿出几根竹签,道:“你看好了,你可要想好了,你当真如此?”

    柳尘缘傲气骤升,有些怒气道:“我说一不二,当真如此,只要你不把我放开,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哪里知道这武梦如根本不理会,反而有些欣喜道:“那好啊,我看看你受不受得了。”说着拿出了几根竹签。柳尘缘大惊失色,叫道:“喂,你要对我做什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