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8章 张冠李戴 (二)&.
    !

    武梦如道:“看你有几分骨气,只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硬骨头啊!”说着只听见“嗤”的一声,柳尘缘的胸前的衣服被撕开,柳尘缘道:“你一个女子人家,居然也不知道害臊。士可杀不可辱,你要么就杀了我,可不许这般。”

    武梦如道:“我才不杀你,我又不是大恶人。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答不答应我一些事情?”柳尘缘仍道:“你这样对我,我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

    武梦如丝毫不怒,道:“既然这样你定会告诉我父亲今日我用石子打你的事情,到时候我父亲就会责罚我,那我们就一道受罚,你先来吧!”说着手中的竹签就要插到柳尘缘的胸前肉中。柳尘缘一听武梦如这么说,急忙道:“你先慢着。”

    武梦如却将两根竹签刺入了柳尘缘心口肉中半寸,柳尘缘强忍疼痛一声不吭,一会才又说道:“你先慢着可好。”

    武梦如道:“怎么,终于感到害怕了,开始向我求饶了是不是?”柳尘缘强忍刺痛,道:“我绝不是求饶,若是此事,我是可以答应你的,因为今日之事我本就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为何要对你父亲说?但是。

    ”说道这里柳尘缘故意不说,武梦如道:“但是什么?你快说。”柳尘缘道:“但是别人会不会说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你父亲说不定早就知道了此事了,你对我这样有何用处呢?”

    武梦如想起李梦忆,柳尘缘说的不错,就算他不说,这李梦忆定会跟家父说,她可不止一次在背后告自己的状了。

    武梦如道:“我终于对你当然有用处,那姐姐真是烦人,因为每次她都会告状,所以到时候我父亲若是责罚我,你至少可以为我求求情。”武梦如说着故作自怜,“如今所有人见父亲责罚我不仅不管,还落井下石,说父亲责罚我责罚的好,到时候我父亲责罚我,你可不能像其他人那般。”

    柳尘缘心道:“看来这女子是个极为调皮之人,不然众人也不会如此对待他。”柳尘缘大声道:“好了,若是此事你也不必如此,我会为你求情。”武梦如道:“真的么?”柳尘缘道:“我柳尘缘说过的话驷马难追。”

    武梦如道:“什么驷马难追,我听不懂!”柳尘缘气苦道:“驷马难追就是说话算话的意思。你快放我下来,我的脚实在太疼了。”武梦如这才开心道:“好。”说着将柳尘缘放下。

    柳尘缘将被撕开的衣服穿好,手抚着生疼的左脚踝,心中暗骂不已,武梦如道:“待会他们就会找来,你可要记住你答应的事啊!”武梦如话音刚落,就看见滕碧玉找来,道:“公子你怎么在这里。”她看见柳尘缘坐着不起,问道:“公子你怎么了?”

    柳尘缘道:“没事。”滕碧玉看着武梦如怪异的神色和柳尘缘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柳尘缘缓缓站立起来,滕碧玉急忙前来扶着道:“屋子已经收拾好了,公子快去歇息吧。”

    这个时候只见武小尤和李梦忆一道走来,武梦如道:“梦忆姐姐,你怎么又把我爹找来了?”李梦忆道:“黑流门但凡是来了客人,哪一个没有被你戏弄一番。”说着对柳尘缘道:“这位公子,刚才你是不是被她戏弄了?”

    柳尘缘见武梦如呆呆地看着自己,眼中尽是乞求之色,柳尘缘心中一软,道:“没有。”武小尤已经明白了过来,道:“我这女儿总是喜欢戏耍他人,特别的新来黑流门之人,我那些弟子不知道受了她多少戏弄,刚才她居然没有戏弄你?”

    武梦如道:“爹啊,人家都说没有了,你难道要比这人家说有么?”武小尤道:“那倒不是,想必你没有怎么过分,别人不计较罢了,既然他不计较,爹也不责罚你。你娘在家里等你,有事情要跟你说,你快去吧!”

    武梦如如获大赦,欢喜道:“好,我去了。”武小尤对柳尘缘道:“你眼睛无事吧?”柳尘缘道:“无事。”武小尤道:“我看你脸色确实不好,你先到屋子里去,其后我在来给你看看。”柳尘缘道:“有劳掌门了。”

    武小尤对滕碧玉道:“从面相来看,你家公子身体确实很弱,你可要好小心照顾着。”滕碧玉道:“碧玉知道了”说完就往黑流门府邸而去了。

    在午饭之时,武小尤让人特意准备一桌好菜,让柳尘缘和滕碧玉钱来共坐一桌,其中就有武梦如,其他几人叶箐,卫思菱,李梦忆围坐。

    菜上齐了之后,武小尤示意大家吃饭,武小尤给柳尘缘到了一杯酒,道:“远道是客,这酒你随意。”武小尤说着便自斟自饮起来,柳尘缘心里却感到有些不自在道:“武掌门这是为何?这招待我实在是担当不起。”

    武小尤边吃边道:“今日事情我都看见了,你为何不跟我说实话。”柳尘缘忖道:“这么说来当时武梦如对我所做的事情武掌门都看见了。”此时武梦如开始不依,她起身道:“爹啊,你又来说这件事情。”

    武小尤严厉道:“你给我坐下。”武梦如见武小尤发怒,不敢造次,来到座位上坐下,不敢再说话。柳尘缘道:“其实这件事情我不怪她。”武小尤道:“此事你不怪他是你大度,我若不教导她便是我这为父的失职。”

    武小尤说着对武梦如喝道:“还坐着干什么,还不快跟客人道歉。”武梦如第一次被武小尤这般对待,泪水在眼中打转。柳尘缘道:“武掌门我看此时算了吧。”

    武小尤语气缓和道:“此事与你没有关系,我这是在教导她。”说着见武梦如还不道歉,厉声道:“你不会说话了么?”武梦如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对柳尘缘道:“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对你。”说着就要坐下。

    武小尤骂道:“为父有让你坐下么?”武梦如被武小尤这一下弄得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有被父亲这般对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卫思菱道:“师兄,我看此事罢了吧。”叶箐道:“看你把孩子给吓的。”

    武小尤怒道:“你还说,梦如之前只是戏弄别人,如今居然撕别人的衣服,用竹签刺别人,如此下去,她以后还不要杀人放火了?”说着对武梦如道:“你说我讲的可对?”

    原来当时武梦如折腾柳尘缘的时候,李梦忆就看见了,然后就去找武小尤,将此事告诉了武小尤,武小尤听了心下大怒,大怒之余不得不强忍怒火,直到现在才将此事挑明。

    叶箐道:“好了,孩子已经知错了,让她好好吃个饭再说。”武小尤道:“你总是对她宠溺,殊不知这样是害他。”其起身续道:“饭我吃好了,我要休息一番。”

    武小尤说完起身就走了。这样一来倒是弄得柳尘缘颇为不好意思,叶箐对武梦如道:“你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先吃饭,别饿着了。”

    然后对柳尘缘道:“你也快吃吧。”柳尘缘面对满桌的山珍海味,却食不知味。卫思菱道:“师兄的脾气一直如此,听说梦如用竹签刺你,你没事吧。”柳尘缘道:“没事,我受的只是皮肉之伤而已。”

    卫思菱道:“梦如啊,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放肆了,如今还学会伤人了,也怪不得你父亲这么生气,以后可不能这么做了,况且人家还是我们黑流门的客人不是。”武梦如哭道:“哥哥对不起我知错了,你不要怪责梦如可好!”柳尘缘道:“无事无事,我真的没有计较。”

    柳尘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吃完的这顿饭,柳尘缘用饭后就要回屋子,滕碧玉道:“公子我来扶你进屋。”

    柳尘缘摆摆手,没有让滕碧玉来扶自己,柳尘缘忽然想起什么,道:“碧玉,你还是睡这间屋子吧,我另外找地方歇息。”

    滕碧玉道:“公子不必为碧玉想太多,公子先回屋子歇息吧。”柳尘缘没有多说,他进屋躺下一会,就听见一阵敲门声,柳尘缘起身问道:“谁?”

    鲁墨竹道:“尘缘兄弟,你的事情我都跟师父说了,师父现在来看你了。”柳尘缘起身开门,见武小尤和鲁墨竹、倪夜星以及滕碧玉四人在屋外。

    柳尘缘道:“是武掌门,你们快请进。”武小尤来到屋子里就让柳尘缘睡下,武小尤道:“感觉如何?”柳尘缘道:“周身无力。”

    武小尤道:“感觉周身无力的原因可多了。”然后伸手探脉搏,武小尤眉头一皱,,暗自发出一股真力,只觉得这股真力犹如石沉大海,武小尤发出两股真气,却被反弹而回。

    武小尤起身来回踱步,鲁墨竹问道:“师父,怎么了?”武小尤欲言又止。柳尘缘道:“掌门是不是又什么话不好说?”武小尤问道:“你是不是见过偏花道人?”

    柳尘缘摇头道:“什么偏花道人?我从没有听说过,更别提见过了。”

    武小尤道:“既然没有见过,为何你会受偏花掌之伤?和我当年死去的徒弟受的伤完全一样。”滕碧玉道:“这偏花道人是汉人还是胡人,这伤严重么?”

    武小尤道:“这偏花道人当然是汉人。”柳尘缘听到这里,明白滕碧玉为何要问,原来滕碧玉心里怀疑柳尘缘的伤是不是因为之前阿图鲁打的这一掌,现在看来定然不是了。

    柳尘缘心下十分奇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中了偏花掌了,这到底是什么来由?可是看这武掌门说的又不像是假话,我究竟是有没有中这掌呢?”

    柳尘缘思索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此时又听武小尤道:“这中了偏花掌之人的表面伤势看起来无事,开始时好像与平常无异,其实极为严重。”

    武小尤接着说起这“偏花掌”的厉害之处以及当年自己的徒弟因此而死去的种种。还说这偏花掌的要旨在于被击打的物体表面无事,实则五脏俱裂,若是习练之人习练到了最高境界,只是一掌打出,面上看起来掌法轻若拂尘,然暗含劲力极大,

    打在人身上会使其内部五脏六腑尽碎,要是对一颗树打出,树上的花叶被打掉了,然这棵树其内已碎,几个月后就逐渐枯萎无法成活了,人也是如此。当时黑流门门人陈彦风被偏花道人用此掌打死。武小尤越说越是苦楚,苦中又带着一股怒气。

    鲁墨竹还是第一次听见师父说起这件事情,问道:“师父,那师兄陈彦风怎么就中这偏花掌而死了?”武小尤道:“这件事情我本来也不想跟你们多说,只是现在再遇此事,之前的事情就跟你们说说吧。”

    距此十余年前,武小尤担任黑流门的掌门已有多年,这一年重阳节,武小尤例行一年一度门人比武之事,由武小尤亲自考校门人弟子一年来所习的武功,

    为了避免红门之事(红门之事可见众喣飘山记),武小尤没有设下什么彩头,只是想要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门人弟子中谁人武功有大进,谁人武功有所停滞。

    这一年的地点也不在黑流门府邸,而是改在山脚下的一平台中,当时众位弟子展示结束,便开始比试环节。当时弟子陈彦风击败众人夺得头筹,武小尤大赞陈彦风武艺大进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道人模样的人走出,

    大声对武小尤说道:“我在这里看了许久,没有想到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夺得头筹,看来你们黑流门是后继无人了。”武小尤当时听了这人的话,心里大为不悦,但不好生气,想来此人在一边看了许久至极居然没有丝毫察觉,此人的武功自然不弱。武小尤恭敬道:“敢问阁下何人?”那人道:“在下偏花道人。”

    武小尤道:“阁下武功定是了不起,小辈的武功阁下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偏花道人道:“这里所有人我都看不上眼,我一只手就可以打败这里的所有人。”当时黑流门的众弟子无不气愤,便逐一上前跟他动手,都被偏花道人轻描淡写地打败了。

    上去与偏花道人打斗的那些人中并没有陈彦风,偏花道人对其说道:“怎么,夺得头筹之人居然不敢前来动手。”说道这里武小尤满面难过,道:“当时若不是偏花道人屡屡嘲讽,你们师兄陈彦风也不会死。”

    倪夜星道:“当时师兄中了偏花掌,那师父为何不杀了那偏花道人?”武小尤道:“当时我不知道此人会使出这阴毒至极的功夫。都怪我啊,都怪我。”鲁墨竹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武小尤道:“当时偏花道人对陈彦风屡屡嘲讽,而陈彦风一直未动,我知道是在等我的号令,我对陈彦风说道:‘陈彦风,既然偏花道人想要与你比试一番,你就上去与之请教请教吧。’”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