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9章 张冠李戴 (三)*.
    !

    柳尘缘四人听武小尤这么说,就明白武小尤为何说都怪自己的话了,要不是武小尤下此号令,陈彦风兴许就不会死。武小尤又道:“如果我当时知道这偏花掌的厉害,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陈彦风去与之动手,

    只是当年我见那偏花道人打败那些门人时使出的武功招式平平无奇,只是内力大了一些罢了,才会下此号令。暗想以陈彦风的武艺,就算是斗不过偏花道人,也不会败阵。”柳尘缘道:“可惜那人是故意使诈,让掌门你误认为他的武功就是如此无奇,其实此人的武功高的很。”

    武小尤微一沉吟,道:“没错,但是此人其实是有事而来,当时陈彦风与之斗了几十招,战成平手的时候,偏花道人对我说道:‘黑流门的掌门人,我们现在来做个交易可好。’

    我说:‘你在与我门下弟子打斗,怎么说这奇怪的话来?’偏花道人道:‘久闻黑流门的玄武剑诀天下无双,今日送来敝派的绝学偏花掌,

    想要与黑流门的掌门人交换玄武剑诀。’当时我听了十分奇怪,因为玄武剑诀是我黑流门最为重要的宝物,外人并不知晓,不知道那偏花道人是从哪里得知玄武剑诀在我门中的。我说道:‘看来今日偏花道人是有事而来,此番并非偶遇,而是专行。’

    偏花道人说道:‘武掌门没有回答我的话。’我说道:‘那玄武剑诀的确在我门中,可是我武小尤连玄武剑诀都没有习练大成,还要你那偏花掌干什么?’”

    滕碧玉道:“掌门说的没错,自己家的东西都没有弄好,怎么会要别人家的东西。”武小尤道:“当时那偏花道人道:‘武掌门,这偏花掌你可要看好了。’我便注意起来,暗想那偏花掌定是凌厉至极,刚猛无比,

    可是我看那偏花道人使出了平平无奇的一掌,然后便收身而去,我笑道:‘什么偏花掌,也不过如此。’那偏花道人也不生气,而是对着身边一树木打出一掌来,道:‘黑流门的掌门人的见识也不过如此,既然这样,就此告辞了。’”

    倪夜星道:“师父,师兄是不是因此受了伤?”武小尤道:“当时陈彦风感觉并无异样,我也没有在意,心想偏花道人也就是一个花把势,这偏花掌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居然想来跟我换玄武剑诀。

    可是后来却发生了可怖之事,十日之后,陈彦风突然感觉身子不适,我一探其脉搏,只觉十分混乱,我便输入真气,那知道自己的真气根本无法输入。

    一个月后,陈彦风已经卧病在床,伤势颇重。当时我就下山,打算去找偏花道人,以求解药。在无意间看了偏花道人以偏花掌击中的那颗树,竟然枯黄干萎了。”

    众人听了无不是大吃一惊,滕碧玉流泪道:“公子怎么会中了此掌,掌门你可要救救公子。”

    武小尤道:“可惜啊可惜,太可惜了。”鲁墨竹道:“师父,这怎么回事,尘缘兄弟的伤势没有得救了么?”

    武小尤道:“并非没有得救,而是难啊,难!”柳尘缘不想自己的伤势这么严重,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时中了这偏花掌,可是武小尤是武学高人,听其那么说,自己定是中了偏花掌无疑。柳尘缘叹气一声道:“若是如此,我只是希望能够见父母一面。”

    武小尤道:“你父母是谁?在何处?”柳尘缘道:“我父为徐正。我自小误打误撞离开了家,不知道父母在哪里。”武小尤大吃一惊,道:“我听他们叫你尘缘兄弟,却不知道你的全名,你的全名是不是叫柳尘缘?”

    柳尘缘道:“正是。”武小尤哈哈笑道:“没有想到居然在此见到你,这些年不见,你的样貌也变了许多,我都认不出了,你的父亲叫徐正,那母亲当是阳荷侍,对不对?”

    柳尘缘道:“没错。”武小尤之前到过徐正的住处,只是那时柳尘缘还小根本不记得武小尤了。武小尤打量了柳尘缘一番,道:“这些年你长大了不少,你当叫我叔叔才是。”柳尘缘道:“那柳尘缘以后就称武叔,而不称掌门了。”

    滕碧玉一听武小尤这么说,立刻跪在武小尤的跟前,道:“既然是难救,则说明公子还是有救的,武掌门是公子的叔叔,碧玉恳请掌门务必救救公子。”、

    武小尤将滕碧玉扶起,道:“你快起来,这伤势也有的救,他是徐正大哥的孩子,我武小尤自然会全力相救,只是我们需要到少林寺去。”倪夜星道:“这偏花掌的伤势少林寺居然能够救得?”

    武小尤道:“当时我无意间想起少林寺的洗髓经,这洗髓经少林寺最高的心法,移髓换血亦无不可,所以我料定其定能够化解陈彦风的偏花掌之伤,于是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少林寺,想要跟少林寺借洗髓经。当我到了少林寺跟少林寺的高僧们说了徒弟陈彦风的事情后,少林寺的高僧们也亲口说洗髓经的确可以救治陈彦风的伤势。”

    柳尘缘一捂心口,那洗髓经就在自己怀中,问道:“可是少林寺的经书外借么?”武小尤道:“少林寺的经书向来不外借,但是为了我徒弟,也没有办法了。”

    柳尘缘心道:“那我怀中的洗髓经是真是假?莫不是我现在如此,就是我习练了这洗髓经秘籍的缘故?”武小尤对鲁墨竹说道:“鲁墨竹快去准备快去,告知少林寺之人,就说我武小尤马上就要前去少林,有要事相求。”

    鲁墨竹道:“是师父。”鲁墨竹走下后,武小尤对倪夜星道:“倪夜星你则派一门人前去找徐正大哥,就说柳尘缘跟我在少林寺。”

    然后武小尤把徐正的住处告知倪夜星,倪夜星下去后,武小尤续道:“少林寺之中有一擅长洗髓经之人,只要我们能够按时到达少林寺,那么到时候柳尘缘你的伤就得救了。”

    武小尤说道这里一顿,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鲁墨竹你过来。”鲁墨竹正要出发,却听到师父如此,心下奇怪之余返身而回,问道:“师父还有何事要交代?”

    武小尤道:“你告诉少林寺之人,我武小尤此次顺便也到少林寺,亲自去天信大师的面前给他道个歉。”鲁墨竹听到武小尤说道歉两个字,心里有些奇怪却没有多问,立刻就出发了。

    柳尘缘奇怪而问:“不知道武叔你为何要跟少林寺道歉。”武小尤有些不好意思道:“都怪我当时救徒弟心切,心意一时急躁,为了得到洗髓经不小心打伤了少林寺的天信大师,

    这般以来,我也算是间接害死了徒弟陈彦风。哎,这些事情黑流门中没有一人得知,如今跟你们说说也无妨。当年我来到了少林寺后,就开门见山地跟少林寺方丈地忠说自己要洗髓经去救人,少林寺方丈地忠说道:‘施主要救自己的徒弟?不知道施主的徒弟在何处啊?’”我说:‘我徒儿距离这里有几日路程,既然各位高僧说洗髓经能够救治我徒儿的伤势,

    我想这天下除了少林寺洗髓经以外,再也没有救治我这徒儿的办法了。’地忠说道:‘这洗髓经是敝寺的宝物,肯定是不能外借的。话说回来这洗髓经确实能够医治各种内伤,但是其并非药物,即使是要救人也不可能一朝一夕之间就立竿见影,

    施主你最好将你徒儿带来少林寺,由我少林寺习练洗髓经的高僧天信大师亲自给其救治,你看可好?’”

    柳尘缘心道:“怪不得我习练了洗髓经后,虽然身体不常犯病,但是偶尔也会感到气弱体虚,想来是学得不到家,这少林方丈说的果然不假。”

    滕碧玉道:“少林寺的高僧们说的有不错。”

    武小尤道:“没错,但是当时陈彦风伤势很重,等不得了。我说:‘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只是我徒儿伤势不轻,恳请一位学得洗髓经的高僧随我一道前去可好。’地忠道:‘此事实在是让敝寺为难,敝寺唯一一位学得洗髓经的高僧天信大师正在闭关,

    还有七日才能够出关。’当时我听了心下有些气愤,傲气骤起,说道:‘先是不借洗髓经与我,又说什么闭关,你们少林寺是不是在成心戏弄我?’

    地忠道:‘施主言重了,人命关天,说了算怎么会如此?’我说道:‘那就让天信大师出关,与我一道前去。’”

    听到这里,柳尘缘道:“武叔这样做,少林寺之人岂不是要把你驱逐。”武小尤道:“那可不,当时我话说完后,少林寺之人对我多有指责,说我为人狂傲,少林寺不救我的徒儿也罢等等。我听了后心下火起,救徒心切的我立刻九与少林寺之人约战,

    然地忠说道:‘不论施主如何,洗髓经都不会给你的。你还是快去将你的徒儿带来少林寺吧。’我听了后心下无奈,就要离开,料想陈彦风的伤势已经等不及,就想在夜晚之时前去藏经阁盗取洗髓经。

    以此为质以要天信大师与我一道下山救人。且说那天晚上我等到了夜半时分,便一人来到藏经阁之外,见偌大的藏经阁居然没有一人看守,我轻易进入了藏经阁中,我来到了藏经阁之后变开始翻阅起来,

    意在马上要去找洗髓经突然听得身后有人说道:‘我就知道你定会进来我藏经阁的?’我一回头一看,此人是一个老僧人,我大吃一惊,这位老僧人居然能够在我身后站立许久而我却完全不知,其武功之高实是难以想象。当时他要是对我动狠手,我岂不是不死也要受伤。”

    柳尘缘道:“少林寺的老僧性情向来仁厚,这些事情我想拿老僧是不会做的。此人莫不是天信大师?”武小尤道:“正是。”滕碧玉道:“少林寺方丈不是说天信大师正在闭关么?”

    武小尤道:“我也是这么想,所以当时他没有说,我也不认为这就是天信大师。后来才知道当时是有人来到天信大师的闭关之处告知了此事,那天信大师就毅然出关,打算与我下山,他料定我会盗取少林寺藏经阁的经书,便早早支开了所有的看守之人,等我来此。”

    柳尘缘道:“天信大师是个睿智之人,居然料定武叔你回到藏经阁去。”武小尤道:“当时他也不说他自己就是天信大师,我还以为他是少林寺方丈专门安排在此等我的,我很恼火,道:‘看来少林寺是不想去救我的徒弟了。’

    天信大师道:‘能不能救你的徒弟就看施主你自己怎么做了,你定是要找洗髓经,它就在我的手中,你是找不到的,但是你还是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东西。’这天信大师是话里有话,要是当时我细想一下,就明白天信大师在暗示我他就是我要找的天信大师,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可我当时怒气在心,根本没有细想,而是道:‘没错,我要做的就是夺过你手中的洗髓经。’天信大师当时很无奈,说道:‘既然如此,那施主就尽管来抢吧。那洗髓经就在我的身上。’”

    柳尘缘道:“既然天信大师擅长洗髓经,不知道武叔当时是如何伤到天信大师的?”

    武小尤道:“当时我是没有想到天信大师跟我动手的时候,居然没有动用内力,我只想他是少林高僧,武功自是不弱,然我与之第一次动手,对方武艺如何也不清楚,

    所以开始出手的几招皆是试探,不敢用太多的真力,当时我一掌打出,只见天信大师一动不动,硬是接下了我那一掌,我没有想到天信大师居然没有用上一点内力,也没有对我出一招,当时天信大师被我那一掌打得吐血,我大吃一惊,

    问他为何要这般。天信大师这才说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他没有想到我会真的对他动手。当时我救徒心切,也没有多说什么,想让天信大师随我下山,但是他被我打伤,这是不可能的了,我心里懊悔不已,幸好自己没有使出全力,不然天信大师就被我打死了。

    天信大师道:‘我的肋骨已经被你打断几根,眼下赶路不得,你快去把你徒儿找来,我为他疗伤。’我当时居然没有跟天信大师道歉,立刻就返回黑流门,哪里知道我那徒弟陈彦风的伤势已经发展极重,他受不了五脏六腑的剧痛之苦,

    在前往少林寺的路上成我不注意自尽而死,哎,要是当时我没有打伤天信大师,让天信大师与我一道前来黑流门,我徒弟陈彦风就不会死。如今跟你一道前去,我也好跟天信大师和少林寺之人好好道歉,当年之事确实是武小尤的不对。”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