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0章 张冠李戴 (四) //
    !

    武小尤这些年对于此事一概不谈,如今在柳尘缘和滕碧玉两人面前说出,心里竟然觉得舒坦了许多。柳尘缘道:“天信大师被武叔你打伤了,却还是想着救人,真是了不起的人物。”

    滕碧玉道:“那偏花道人呢,武掌门你找到他了么?”武小尤道:“你以后不要叫我武掌门,就如柳尘缘一般叫我武叔就好。当时我四处去找那偏花道人,

    想要取了此人的性命。可是我找了许久仍然没有见到此人,后来听说那偏花掌是地处西陲的天穹派的功夫,我便找去,当时我遇到了天穹派的掌门人北冥双山,他说门下并没有一个叫偏花道人的人。

    这偏花道人兴许是江湖流徒,觊觎我门下的玄武剑诀罢了。我只要悻悻而回,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在遇到他。”这个时候倪夜星走来道:“师父,东西都准备好了。”

    武小尤道:“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前去少林寺。”下了山后,柳尘缘和滕碧玉坐在马车里,武小尤倪夜星则在驾马车。滕碧玉道:“公子,有些事情我能不能问一问?”柳尘缘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为什么我父亲姓徐而我姓柳,是不是?”

    滕碧玉道:“公子怎么知道?”柳尘缘道:“但凡得知我和我父亲名字的不知情的人心里都会奇怪。”柳尘缘说着便把自己是孤儿之事一一毫不隐瞒地说出,

    滕碧玉道:“公子对于说的如此直接坦荡,好不隐避,可见他们对你就如亲生父母一般,公子才觉得就算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无所谓。”

    柳尘缘道:“父母对我极好,可是现在我却让他们操心了,这些年里他们找不到我,不知道他们心里有多么担忧难受,特别是我娘。”

    滕碧玉道:“公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难过了。”柳尘缘苦笑了一番,不再说话。过不多时,武小尤停马歇息。倪夜星和他不要在一边歇息,武小尤则让柳尘缘打坐,双掌附背,强行将将真力输入,然不管多少真力输入,都如石沉大海,而若是真气输入则被反弹而回。

    武小尤摇头道:“情况还是这般。”其实这事正如柳尘缘暗自猜想的那样,柳尘缘并非中了偏花掌,而是习练了洗髓经的缘故,因为柳尘缘受了伤,洗髓经真气便自发护体,若是习练洗髓经境界极高则不会感觉浑身无力,

    而柳尘缘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洗髓经还没有习练大成,此乃洗髓经的这门内功的特性,武小尤对洗髓经丝毫不知,这才误以为柳尘缘是中了偏花掌,好心之余行了件张冠李戴之事。

    武小尤叹了口气,想起陈彦风来,心中一痛,说道:“徐正大哥,你儿柳尘缘如此,若是如今武小尤不全力保住他的性命,我还如何为人。”

    滕碧玉道:“武叔,公子的伤势是越来越重了么?”武小尤道:“没事,只要到了少林寺就好了。我们眼下除了向少林派请求,再无他法了。”

    且说在少林寺中,地忠等四人专门在大雄宝殿中接见来访的鲁墨竹,鲁墨竹将师父武小尤将要来访的消息告知地忠等人,地忠四人一听心下一惊,面面相看之余只见一边的地善正要怒言相拒,却被地忠及时阻止,

    地忠对鲁墨竹道:“你且稍后片刻,你师父要来访之事待会告诉你,你且在此用茶。”然后让地厚、地善、地义三人跟随自己来到天信大师的清修的屋子外。

    地义道:“方丈师兄,不知刚才为何要阻止地善师兄说话?”地忠道:“我知道地善师弟要说什么。此事还是问问天信大师才好。”就在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一中气十足的声音:“四位进来吧。”地忠四人进入屋子里,地忠双手合十道:“地忠四人打扰天信大师清修,实在不该。”

    天信大师道:“你们前来是有何事?”地忠道:“天信大师可知道那武小尤将要前来,目的是让天信大师习练的洗髓经功力去救人。”天信大师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来就是了。”

    地忠道:“大师,少林寺的子弟钻研武学的艰难只有心里自知,当时大师体内功力逆转,险些酿成走火入魔之事,幸好大师福泽深厚,数十年的功力才没有被那武小尤毁于一旦。至今我等想来犹有余恨,大师如今还要相助他么?”

    天信大师道:“当日武小尤能够打伤我,是因为我不相信慈恩会动手,所以没有运转半点真力,既然他远道而来,又是为了救人,我们是少林寺高僧,哪里能够不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地忠的脸微微一动,叹了一口气道:“少林寺的门规地忠身为方丈怎么能够不知道,只是天信大师你是少林寺的得到高僧,自幼苦学洗髓经,当时武小尤如此对待大师,

    我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地忠想借此机会好好教训此人一番,让他领教一下我少林功夫。”天信大师看了看四人,问道:“你们四人皆是这么想的么?”

    地厚道:“少林寺素来有侠义之名,然这不等于其他门派之人能够对我们为所欲为,但是武小尤私自进入少林寺的藏经阁,打伤了天信大师,我们对于此事没有过问已经是网开一面,如今武小尤要来少林寺求救,我少林寺虽然不能不救人,

    但若对武小尤没有半点追究,岂不是显得我少林寺软弱,此事传了出去,不仅我少林寺脸面无存,还会说我寺中无人。他日定会有人效仿那武小尤,我想到那个时候我少林寺的麻烦才算是来了。

    为了少林寺的声誉,为了在武林中言明我寺的态度,到时候我等定要好好教训那武小尤一番。”天信大师道:“救人是救人,这与解决当年之事是两码事,尔等可不要混为一谈,我们少林寺武术众多,尔等想要以何种武功去教训此人?”

    地忠道:“自然是天信大师的洗髓经功法。这样一来可以告诉武小尤,当时大师是让着他的,二来也可以给我少林寺正名,不知道天信大师怎么看?”

    天信大师双手合十道:“地忠你身为少林寺的方丈,想法自然与我不同,老衲几十年的清修,早已经断绝争胜之心,面子之事就由你们考虑就好,只是你们言语之间不可有挑衅之意,以免再生事端,武小尤来到少林寺之日,就是所有事情化解之时。”

    天信大师话语间已经言明了自己的态度,教训武小尤自然是可以的,但是他是不会出手的,而且少林寺也不可咄咄逼人。

    地忠道:“天信大师之意我等已经了然,只是还有一事要请教天信大师。”天信大师道:“但说无妨。”地忠道:“当时天信大师与武小尤交手,此人的武功如何?”

    天信大师道:“非少林寺的罗汉阵法不可。而且十八罗汉阵未必能够阻拦。”地忠四人心里吃了一惊,问道:“此人武功真有这么厉害么?”这十八罗汉阵是少林寺的独门阵法,又十八人,三十六人,七十二人,一百零八人四种阵法,威力惊人却较难习练。

    时下少林寺只是习练到了三十六人的罗汉阵法。地忠道:“天信大师的说法,莫非是我少林寺中单打独斗,无人是武小尤的对手?”天信大师道:“单打独斗我自认能够胜他一招,天诚或许能够胜他两招,你们四人若是联手,或许能够胜他半招。”

    地义道:“天信大师,此人的武功到底有没有您说的那么厉害?”地忠道:“大师武学高深,自然一眼看出,再说天信大师怎么会出言相欺呢?”天信大师道:“并非长他人志气,我说的是当年的武小尤,这些年不见,也不知道武小尤的武功有没有精进,这可就说不清楚了。”

    地忠道:“天诚大师与孤广城一道在后山闭关多年,此时自然是不能打扰他们,但是我们四人联手的话,此事于我少林寺面子不过,武小尤需要我们救人,所以到时候他不会不来,到时候我们便用三十六罗汉阵去对付他。

    为了保险起见,师弟三人各领十二人,到时尔等务必一举击败武小尤。”地厚道:“既然已经决定,那我们便把此事告诉武小尤的那位弟子吧。”四人来到了大雄宝殿,见到了等候着的鲁墨竹。

    鲁墨竹剑地忠四人前来,迎将上去道:“四位大师,不知道此事如何?”地忠道:“你是武小尤的弟子,你可知道武小尤当年与我少林寺之事?”鲁墨竹其实并不清楚,暗忖自己可不能说一点都不清楚,便道:“鲁墨竹对于师父当年与少林寺的事情知道些许。”

    地忠道:“你既然知道,那我也就不去拐弯抹角了,你回去告诉你师父,上次他打伤了我寺的天信大师,这次少林寺自当还礼。”鲁墨竹剑地忠说的不卑不亢,言语中并无威胁挑衅之意,不解道:“方丈这么说,少林寺是不是不愿意帮我师父救人了?”

    地忠道:“救人是救人,解决当日之事是当日之事,这是两码事情,人我少林寺自然会救的,但是你师父要有本事入得了少林寺的大门,才能够当面与天信大师道歉。”

    鲁墨竹道:“方丈大师的话我会告知师父的。”说着便转身离开了少林寺。鲁墨竹离开之后,地忠等人立刻集合寺内的所有人,从少林寺的人字辈弟子中挑出了三十六人,其中人弘,人毅,人德,人良为首,各自训练八人,然后再合练,地忠监督每日的进展。

    众弟子听见方丈的要求,心知少林寺将迎来大敌,习练之时不敢有半点怠慢,每天勤学苦练,生怕被地忠骂责。一连三日,少林寺三十六人的罗汉阵正式成型。

    这些少林弟子每日在一起习武,对彼此十分熟悉,而且大多数都习练过十八人罗汉阵的阵法,所以这额几日习练这三十六人罗汉阵的进度才会如此快速。

    地忠见此心里自然十分高兴,一日中午集合少林寺的众位弟子共用斋饭,在饭前地忠说明了此事,众人听说武小尤之事,心里无不想要好好地教训此人一番。

    且说柳尘缘和武小尤四人再赶了两日的路,在一树林里歇息的时候遇到从少林寺里返回的鲁墨竹,武小尤道:“少林寺之人得知我要来访,他们怎么说?”

    鲁墨竹道:“师父,少林寺的方丈大师说了,上次师父打伤了天信大师,这次少林寺自当还礼。”武小尤惊道:“这么说少林寺是不帮我救人了么?”

    鲁墨竹道:“当时我也是这么问的,方丈大师说人自然会救,但是师父你要有本事入得了少林寺的大门。”

    武小尤道:“我明白了,当时我打伤了天信大师,这是少林寺在有意为难罢了。”继而豪心大起,“既然如此,我必定要试一试,看少林寺有什么法子阻拦我进入少林寺的大门。”五人再赶路两日,来到了少室山脚下。

    柳尘缘和滕碧玉下了马车,滕碧玉因为要上少林寺,特意将自己打扮成男装,她扶着柳尘缘与武小尤三人一道缓步上山,众人直走到了寺门之外,竟还不见一个人影。

    鲁墨竹道:“奇怪,他们不是说”武小尤打断鲁墨竹道:“你放心,少林寺之人怎么会打诳语呢,他们早已准备好了。”遂朗声说道:“黒流门掌门人武小尤,今日特来造访少林寺,怎么不见少林寺之人呢?”

    武小尤话音刚落,只见寺门大开,左右快步走出两行手持长棍身穿灰袍的僧人,一边各有十八人。继而出来四个身披袈裟的僧人,是为少林寺地字辈的高僧,皆年过五旬。为首的是少林寺方丈地忠,其后站立的是为地厚,地善,地义。

    地忠道:“今日又见施主。上次少林寺以礼相待,施主却打伤我少林寺高僧天信大师,天道有常,今日施主前来,事情如前,所以少林寺借此机会对施主先兵后礼。”

    武小尤道:“当年武小尤扰乱贵地,心中大是懊悔,天信大师可在,武小尤想要当面跟其致歉。”地忠道:“从施主言语来看,施主天信大师就在少林寺内,只是施主要见天信大师,只需破了我少林寺三十六人罗汉阵即可。”地忠此话一出,鲁、倪二人无不看着武小尤。

    鲁墨竹嗫嚅道:“师父,这少林寺三十六人罗汉阵可不好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武小尤哈哈一笑道:“少林寺之意已经言明,师父我当然是迎难而上了。”柳尘缘来到武小尤的身后,道:“武叔”

    武小尤知道柳尘缘要说什么,不等柳尘缘说出就打断道:“少林寺之人其实就是为了当年之事争一个面子罢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不救你,正好我也可以领教一下这少林寺的看家本领。”

    柳尘缘道:“既然如此武叔你可要千万小心,少林寺毕竟是武林之中的泰山北斗,半点马虎不得。”武小尤仍是哈哈一笑,道:“他们少林寺想要胜可没有那么容易。”此时只见三十六人罗汉阵已经在少林寺的大门前摆好阵势,地厚,地善,地义三位大师个领十二人。

    地忠双手合十道:“施主你只消破了我少林寺的罗汉阵,你就可以见到天信大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