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2章 少林古寺(二)&.
    !

    天信大师道:“武施主你还是起身说话吧!”武小尤起身道:“大师放心,想要如何责罚,武小尤都会承受,绝不会后悔。”

    天信大师道:“武施主,如今你我全力对战一局如何?”武小尤心道:“不知道天信大师这么说到底是要做什么?”天信大师见武小尤沉思不语,心知为何,笑道:“老衲不是说的明明白白么,你我在此斗战一场。”

    武小尤嗫嚅:“不知道大师您是否在说笑,武小尤怎么能这样做呢?”天信大师道:“说笑?老衲此时怎么会说一些无谓之语呢?你刚才听的半点不错。”武小尤道:“武小尤断然不敢与大师相斗。”

    天信大师道:“武施主不是说要老衲原谅么,如今你只要全力与老衲对战,无论结果如何,老衲都原谅你。”武小尤对地忠道:“此事武小尤不知道如何是好,请少林寺方丈示下。”地忠道:“天信大师怎说你便怎做吧。”

    武小尤往后退了十几步,道:“天信大师,武小尤得罪了。”天信大师支开身边的所有人,道:“不会不会!施主但来就是!”

    武小尤打出一拳,身子快速前进,一晃之间来到了天信大师跟前,只见天信大师轻描淡写一掌拂过,武小尤立时收拳后退。天信大师道:“武施主并没有出全力。”

    武小尤道:“大师眼力过人,这下可要看好了!”武小尤再出拳头,但这次他仍是没有出全力,只是力道和速度快了一些。天信大师深处右手,手指一点,点在武小尤的拳头上,武小尤只觉得一股劲力透骨而入,武小尤不敢出招,后退几步站立不动。

    天信大师道:“你为何一而再的不出全力呢?”武小尤道:“要论拳法,武小尤是比不过天信大师的。”天信大师微微一笑,一招隔空取物使出,站在武小尤身后的鲁墨竹手持的长剑应力出鞘,来到天信大师的手中。天信大师将长剑扔给武小尤,道:“但来就是。”

    武小尤道:“天信大师,这回武小尤的是要出全力了。”天信大师还是那句话,道:“但来就是。”

    武小尤也不出招式,只是把长剑一挥就全力刺出,长剑距离天信大师还有半米之时,天武小尤心下奇怪,自己刚才出拳距离天信大师一米之时天信大师就动手了,为何现在不到三尺其尚还不动。

    武小尤想起刚才天信大师说的“但来就是”的话语,更是运起全部功力,全速击去。少林寺之人无不是惊然变色,少林寺中的剑术高手都知道武小尤这这一击纯粹是以硬攻硬,武小尤以非常凌厉的剑招攻击,就是为了抵消自己在拳术上与天信大师的差距。

    武小尤在长剑距离自己只有一尺的时候,天信大师终于出手,他左手以极快的手法夹住了武小尤的长剑,右手一掌打出,手掌却在武小尤眼前骤然停止,全场鸦雀无声,无人会料到刚才连罗汉阵都击败不了的武小尤如今被天信大师几招打败了。

    武小尤笑而收回长剑,道:“大师武艺之高难以想象,武小尤望尘莫及,那天打伤天信大师,实在是大师相让而武小尤不识好歹。”

    天信大师道:“武施主周旋于少林寺三十六人罗汉镇而不被击败,已经前所未有了。”

    武小尤道:“可是此时武小尤是输给天信大师你了。”天信大师道:“那一日被你打伤,险些要了老衲的性命。”武小尤道:“大师,实在是对不起。”

    天信大师道:“不必自责也不必再说,其实老衲早已经原谅你了,大家一起入寺吧!”

    武小尤道:“天信大师,今日武小尤是来请大师救治此人的。”武小尤说着眼睛看向柳尘缘。柳尘缘道:“武叔,刚才天信大师已经找柳尘缘入寺,天信大师已经看过了柳尘缘的伤势了。”武小尤道:“天信大师,其伤势可救否?”

    天信大师道:“他没有受伤,具体事由我们先到寺内再说。”

    武小尤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入少林寺里,一边的方丈地忠道:“各位施主得天信大师亲自接待,就不要推辞了。”众人这才进入了少林寺。武小尤等人来到天信大师的清修屋所,天信大师跟武小尤说了柳尘缘的伤势,武小尤这才明白是自己张冠李戴了,柳尘缘根本没有受伤,只是其身子有些先天贫弱罢了。

    武小尤道:“既已如此,大师可否相治。”天信大师道:“当然可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柳尘缘道:“大师可否让柳尘缘入少林寺,在大师的指点下修习洗髓经。”天信大师道:“你独自一人无人指点,依然能够初窥洗髓经门径,可见你悟性和资质不低,我让方丈收你为少林寺弟子也不难,可是你能够解决世间的纷扰么?”

    天信大师说着不由得看了看女扮男装的滕碧玉。滕碧玉道:“小女明白大师的意思。小女的性命是公子所救,自然是不离公子,然少林寺宝刹之地,规矩也破坏不得,小女不会让少林寺为难,自当在山下找一农户住下,一直陪着公子在此。”

    天信大师道:“柳尘缘你的父母安在。”柳尘缘道:“父母安在。”天信大师道:“你若想好了,明日方丈地忠师弟便会亲自给你剃度。”

    柳尘缘道:“柳尘缘贫弱之躯,今日机缘在此,柳尘缘自当白天信大师为师,研习洗髓经,以周身洗髓,望大师收下柳尘缘为徒。”

    天信大师道:“好吧,既然你父母还在,其而卧看你纷扰难断,所以你就做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吧,按辈分你当为少林寺的和字辈,法号和缘。你有一定的天赋与资质,就师从老衲习练洗髓经吧。待到身体无事,便还俗而去!”

    柳尘缘道:“大师厚爱,柳尘缘先谢过大师。”下午时分,武小尤和滕碧玉等人打算下少室山。柳尘缘亲送到大门外,武小尤问道:“我有一事奇怪,你是如何习练到少林寺的洗髓经的?”

    柳尘缘道:“武叔还记得多年前你曾经帮助一个叫王艮的人么?当年武叔仗义出手,柳尘缘看得清清楚楚,但却没有和武叔相认,是因为不急的武叔了。”

    武小尤想了想,道:“此事我还记得些许。”

    柳尘缘道:“柳尘缘身上的洗髓经就是他给我的,他让我务必将其带回少林寺,且不得让他人知道此事,因为这洗髓经是武林中人觊觎的宝物,若不然会对我不利。”

    武小尤道:“所以这些年里你因为自己身体太弱,不得不暗自习练,想不到也被你悟出了一些诀窍来,我还以为你是中了偏花掌的掌力,原来是因为你体内的洗髓经内力所致。也正好把你送来少林寺,极好!极好!”

    柳尘缘道:“武叔你们要到何处?”武小尤道:“我已经派人火速告知你父母,我料他们不用十天左右就会赶到,所以我们三人在山下的小镇上歇脚几日,至少要等他来了我才回去。”

    柳尘缘道:“柳尘缘之事,麻烦武叔了。”说着对滕碧玉道:“碧玉你要如何是好呢?”滕碧玉道:“工资不要操心碧玉,在山脚处有一农户,碧玉打算在那处歇脚,一直等到公子身体完全复原,碧玉会时常前来看公子的。”

    柳尘缘想这滕碧玉又没有远亲,因为自己帮助过她所以就一直跟着自己,柳尘缘道:“你一个女孩子家,这般不会觉得委屈么?”武小尤见两人有话要说,便带着鲁墨竹和倪夜星两人先走几步。

    滕碧玉道:“碧玉此时再怎么委屈,也没有当年在草原为奴的时候委屈。碧玉眼下不跟着公子,还能够到何处去?”

    柳尘缘心想只要她想愿意跟着就跟着吧,就不在多说。滕碧玉便寄宿在山脚的以农户家中,武小尤三人则到山下小镇一客栈里歇息,等候徐正前来打个照面再走。

    第二天,地忠在大雄宝殿中亲自给柳尘缘剃度,柳尘缘则拜师天信大师,正式成为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辈分为和字辈。天信大师当天便让柳尘缘来到自己清修的屋子里,开始指点柳尘缘习练洗髓经。

    柳尘缘听着天信大师讲解洗髓经,道:“其中一些东西柳尘缘确实看破不了,今日听大师讲授,就如茅塞顿开。”

    天信大师道:“你之前已经有所习练,如今再练定会飞速而行,久之体质会自行好转。”柳尘缘如天信大师所说每日习练不辍,五日之后,天信大师再看柳尘缘的进度,心下奇怪不已,忖道:“为何他几日下来仍然是豪无进展呢?”

    天信大师忖罢便细细给柳尘缘探脉,天信大师探后,心下不由得一惊,暗道这柳尘缘经脉受阻十分严重,人体的经脉不通则身体有恙,天信大师道:“和缘,你体内为何这么多阻滞?”

    柳尘缘道:“我娘也跟我这么说,我小时候经常生病,我爹跟我说过,幸好我娘懂得医术,不然我早就病死了。”

    天信大师道“药有三分毒,长时一来,体内毒素仍是淤积很多,如今你的洗髓经真力正与体内寒毒并峙,所以尽管你这几天一直在习练洗髓经,但是却毫无进展。”柳尘缘道:“师父所言和缘知道了,和缘定会认真习练的。”

    天信大师道:“那样不知道需要多久时日,听着,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柳尘缘道:“是师父。”天信大师先让柳尘缘打坐,自己则来到柳尘缘的身后,双手附上其后背,道:“和缘,你也自己在体内运行洗髓经的真力,随我支出的内力一道运转周天。”

    柳尘缘道:“是师父。”柳尘缘如天信大师所说而行,直到两个时辰后,只见天信大师浑身冒着冷汗,而柳尘缘则感到身体内前所未有的舒服通泰。其回过身一看,只见天信大师的面容苍老了许多,此乃真力极度耗损的迹象。

    柳尘缘明白天信大师在全力给自己祛除体内淤积的体毒。柳尘缘大为感动,他急忙扶着天信大师,急道:“师父,徒儿怎劳师父如此,师父你怎么了?”

    天信大师道:“我无事无事,和缘,你体内经脉所有的先天阻滞都被我以至纯真力祛除了,以后你再研习洗髓经绝不会长日无进了。”柳尘缘道:“师父重恩,徒儿和缘如何感谢。”天信大师道:“和缘,你如今是少林寺弟子,怎么还会被这些事情所扰?”

    柳尘缘道:“弟子知道了,师父这样是不是内力大损?”天信大师道:“只要半月为师便可恢复,就如上次被武施主打伤一样,并无大事无需担心。”

    柳尘缘道:“师父,让徒儿扶你去歇息吧。”柳尘缘将天信大师扶上床去,天信大师入定打坐,柳尘缘不敢打扰,来到屋子外自行习练洗髓经,此番再行,忽觉中身热流涌动,继而涌向四肢,柳尘缘不断习练洗髓经,此时阁中之事就如洗髓经其中所说,柳尘缘明白自己已经再进了一层。

    柳尘缘心道:“这感觉前所未有,想必是体内的经脉被师父打通了,柳尘缘啊柳尘缘,你有何德何能,能让少林寺的高僧如此对待。”

    两日之后,天信大师已经能够自如行走,这一日他正在屋子里教导柳尘缘研习洗髓经,对林柳尘缘习练洗髓经的进展十分满意。忽听地忠前来道:“天信大师,南少林寺的千字辈的浅语大师前来,说是要掌门前来见天信大师的。”

    天信大师道:“浅语大师?南少林寺的僧人中与我有交情的只有深字辈的深泽大师,其师父是不是深泽大师?”此时听见一人的声音传来,道:“正是,”说完只见一三十年纪的僧人走进屋子来,说道,“吾师深泽大师让小徒浅语前来邀请天信大师。”

    天信大师道:“哦,你师父深泽大师有什么事情要邀请老衲前去?”浅语道:“吾师月后将开坛宣讲佛法,特让小徒前来邀请天信大师您前去。”地忠道:“天信大师,你伤势如何了?”

    天信大师明白地忠的意思,摆手道:“方丈的意思老衲明白,宣扬佛法之事当是少林寺弟子职责,再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些小伤不必挂齿。”浅语道:“这么说来大师是愿意南下了?”天信大师道:“当然,老衲打算明日就动身。”

    柳尘缘道:“师父,弟子和你一道前去吧。”天信大师道:“听武施主说,你父母过几日不是要前来少林寺么,你就在此吧,为师两个月后就回来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