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3章 少林古寺(三)*.
    !

    浅语双手合十且下跪,道:“师父深泽大师跟小徒说过,他说他与天信大师虽然有交情,但是此番路途是在遥远,恐怕天信大师您不会轻易南下,今日没有想到天信大师如此爽快就答应了,浅语特在此替师父致谢,谢过天信大师了。”

    天信大师道:“大家同是佛门中人,又何必说谢,你这是作甚,你快起来罢。”天信大师说着上千要扶起浅语,就当天信大师来到浅语的面前时,浅语合十双手突然变拳,一齐击打在天信大师的心口,继而拔出匕首,对着天信大师的心口一刺而入。

    天信大师右手使出,全力一掌往浅语的头骨打去,天信大师顺势一脚踢出,整个身子向后退去,口中鲜血喷出。这一切全是在电闪光石之间发生,柳尘缘反应过来时天信大师已经后退了几步,整个人摇摇欲坠。柳尘缘心下大吃一惊,他快步上去扶着天信大师,喊道:“师父。”地忠等人再看浅语,其身子已如软泥一般,早被天信大师的一掌给生生打死了。

    柳尘缘将天信大师扶到床上,地忠见天信大师伤得极重,大怒道:“这南少林寺怎么会与我嵩山少林寺有过节?既然派人前来行刺?”遂立刻命人召集少林寺所有高僧前来给天信大师疗伤,天仁和天实两人最先前来,他们看见天信大师如此,也没有过问,马上就要给天信大师输送真气疗伤。

    天信大师摆手不让。天仁道:“我听闻此事是南少林寺之人所为?”天信大师道:“不是不是,我和深泽大师交情甚笃,他不会害我,这定是有人借此来除掉我。”地忠道:“少林寺与他人并无仇怨,他们为何要如此对待天信大师。”

    天信大师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自然会清楚的。此时我身受重伤,自知已经不治,各位就不要为老衲花费心力,但是你们要记住,此事决然不是男少林寺之人所为。”柳尘缘道:“师父,此仇不报了么?”

    天信大师道:“事情究竟因何而起,此时谁人都不清楚,此时我等当岿然不动,报仇之事不得强求。来者自让他来,到时候兵来将挡,谁来土掩就是了。前来的各位高僧,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嗔戒不可犯么?”

    地忠道:“大师教训得是。”柳尘缘跪在天信大师面前,道:“师父,若是不因为弟子,您也不会如此。”天信大师道:“你年纪小小便有如此修为,乃不多的的奇才,洗髓经之化境无人能至,尔自当每日不辍。”

    柳尘缘道:“弟子记住了。”说完后只见天信大师自己拔出了心口的匕首,继而气若游丝,魂归西天了。众位高僧双手合十。

    地忠对前来的地善等人道:“天信大师已经圆寂,三日后以火化去,你们快去准备吧。”天信大师的遗体就暂时安置在其清修的屋子里,柳尘缘亲自守护。滕碧玉和武小尤等人也知道了此事,第二天他们就前来祭拜,武小尤在天信大师遗体前说道:“武小尤幸得大师原谅,不然武小尤将遗憾一生。天信大师安走!”

    滕碧玉则道:“天信大师全力救治公子,小女实在是感激不尽,天信大师圆寂,永归极乐,”柳尘缘心道:“这几日碧玉一直都在关心我,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喜欢么?”一想自己救了她,心里便自嘲道:“你多想了,人家是看在你柳尘缘救了她的份上而已,

    你何德何能让别人喜欢?”不仅如此。少林寺周边的其他百姓得知天信大师圆寂,纷纷前来送别,可见天信大师平日广播善缘,深得百姓的爱戴。

    三天后,少林寺举行葬礼,将天信大师的遗体火化安葬。柳尘缘虽然拜师时日不多,但是其深受天信大师的恩德,这几日他表面看起来无事,心中实则悲痛欲绝。

    且说先前武小尤让黑流门中的一弟子前去告知徐正等人柳尘缘之事,徐正和阳荷侍得知柳尘缘在少林寺一事后,两人异常欢喜,他们与柳尘缘分别多年,柳尘缘一直没有音讯,此时得知柳尘缘的确切消息两人欣喜若狂,粗粗准备了一番就赶路前往少林寺。

    当年柳尘缘离开了彭融家后,彭融的弟子向谷之可说是负满责任,当时若不是其因为落榜而迁怒柳尘缘,柳尘缘也不会逃跑。

    向谷之心里对此已经十分自责,他全心全力去找寻了好几日,也不见柳尘缘的影子,就向徐正请罪。徐正和阳荷侍两人也不好再多去责怪向谷之。

    两人也找了一年有余,仍是不见柳尘缘,伤心无奈之下两人只能是希望柳尘缘吉人天相,哪一日能安然回来就好。这天徐正和阳荷侍两人来到一小镇上已经是下午,徐正和阳荷侍行途劳累,便找了一处客栈歇脚。

    徐正向店家打听了一下少林寺的距离,方知要到少林寺去至少还需三天路程。徐正和阳荷侍一起用饭,徐正点了两斤酒水,三斤牛肉。阳荷侍身体一二长时间赶路,此时已极度困顿,他草草吃了饭后就说要歇息,徐正倒是不觉得疲累,

    他一人饮酒,酒酣之时便出来客栈散步。夕阳西下,徐正来到一小河边,见有一老人在河边垂钓。那老人看起来收获颇丰,一会,那老人自语道:“够了够了,够换今晚的酒饭钱了。”说着就离开了。

    那老者看见徐正,道:“你要钓鱼否,这鱼竿可以借你。”徐正道:“在下只是散步,不钓鱼。”那老者微微一笑便离开了,手脚甚是轻便。徐正心道:“这老人看起起来年纪很大了,手脚却如此灵捷,想来是因为生活惬意,无忧无虑吧。”

    徐正忽然看见有两人急步而来,年纪二十上下。那其中一人道:“看来他们早已经派人在此等候我们了。”另一人道:“掌门人说了,此事因为先生而起,我们必须拦住要他们,动手!”说着挥剑斩向徐正。

    徐正奇怪两人的对话,正要发问之时两人已经挥剑砍到。徐正纳罕:“这两人的武功平平,但是气度上都卓尔不凡,他们更像书生而并非全心习武者。他们是什么来头,怎么对我动起手来了?”

    此时又有一行人前来,为首之人便是何心隐,何心隐自然认得徐正,他大吃了一惊,道:“快快停手。”说着来到徐正面前道:“不想徐大侠也在此处。”说着对那两人道:“谢贵,赵超,这是徐正徐大侠,还不过来致歉。”

    这谢贵和赵超虽然没有见过徐正,但是江湖上徐正也是有名声的人物,他们二人急忙道:“原来是徐大侠,刚才多有得罪了。”徐正道:“我刚才还莫名其妙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何心隐道:“现在没有时间多说,有机会再跟徐大侠细说吧。”

    此时从河边走来了三人,这三人手中皆持着长剑,中间略前者是雷衡,其左边是邓秋成,右边是李庆扬。雷衡在远处便大声而道:“何心隐,我们的事情与你何干,你为何三番四次阻拦我等?你是嫌你的门人弟子死得不够么?你身为门主,为何要陷自己门人与死地?”

    何心隐道:“此时因为王先生而起,我等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

    一边的徐正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这两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然从何心隐一番话来看,其颇有王守仁先生的行事风范,徐正不由得想起当年与王守仁先生一道平定朱宸濠之乱时,其便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终一举击败了朱宸濠。

    徐正正思绪万千,就听雷衡说道:“我们与少林寺之事会如何。我等都不知道,你却屡屡在路上拦击我们,可笑可笑!难道我们三人去少林寺烧香拜佛也不成么?”

    何心隐笑道:“你说这些话骗骗小孩子就好,你们想要那洗髓经,如今你在我门下得不到,便要到少林寺去,是那汪直要你们做的对不对?那汪直是想要不虚此行啊,一计不成还有一计。”

    雷衡道:“看来你知道的还真多,我告诉你,若非你们一直阻拦,我们也不会杀了你三个门人,如今我们结下仇怨,这全都怪你。”

    何心隐道:“别说我门人三人被杀,就算是三十人被杀害,我门人弟子也没有一人会畏惧尔等倭狗。”王守仁当年死前徐正没有在其身边,所以此时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他听着那些人的说话,心中暗忖道:“莫不是汪直想要得到洗髓经,

    而原本何心隐是有的却没有给他,汪直便让他这三个手下前往少林寺求得?可笑,少林寺经书岂是他们能够轻易得到的。”

    徐正念头一转,心下奇怪道,“可是何心隐是王守仁学生的弟子,他怎么会有少林寺的洗髓经呢?这其中是不是有其它我目前还不知道的缘由?”

    此时见雷衡拔出刀来,道:“何掌门,你屡屡如此,我们不胜其烦,不如今日你我一斗,分出胜负之后,若是你输了你和你的门人就不要再管我们的事情,若是你胜了,我们转头就走。”何心隐拔剑,微微一笑,道:“出招罢!”右手一发力,长剑借着手力击出。

    雷衡不得不接招,接招至于不忘问道:“何掌门,刚才所说的约定如何,行是不行你总得说句话来不是?”何心隐没有回话,长剑只是猛攻雷衡。何心隐自王艮死后,便成为了泰州派的掌门人,其后让门人弟子大力习练武艺,那些年纪稍长者意志不坚,

    年轻者倒是苦心练习,便是一部分之人苦心钻研心学,轻于武艺。一部分则是钻研武学,轻于心学学问。这样一来倒也相得益彰,何心隐身为掌门人,这些年来不仅学问上没有荒废,武艺上也是每日苦练不辍,当为楷模。

    但何心隐终归是书生天分,对习练武艺之事天资不足,这一点徐正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不然刚才那那雷衡也不会一边接招,一边问何心隐约定行是不行了。

    雷衡接了数十招,见何心隐以一招“立马横风”打来,其手中长剑扭转,一招“劲松迎客”而上,两人剑锋这一下相抵而成,谁也不敢退后,万一退后,对方发招自己则会摆阵,同时谁也不敢使出全力,万一使出全力而对方解接下并顺势反击,自己依然会败阵。此时已经成了一个比拼内力的僵局。

    赵超道:“让我来。”说着长剑抵上,一剑挑破了雷衡右手手臂上的皮肤,雷衡退了一步,为防何心隐顺势攻击,雷衡全力而出,长剑斜刺向赵超,于时何心隐长剑劈来,此时雷衡已经知道何心隐不仅剑招输于自己,其内力也不如,

    雷衡左脚提出,踢掉了何心隐手中的长剑,右脚顺势一击,将何心隐踢飞而去。若非何心隐还有些许内力护体,这一脚已然要了他的性命。

    邓秋成和李庆扬见状立刻拔剑而上,徐正刚才看着何心隐与雷衡打斗,就知何心隐一行人虽然人多,但是要与雷衡三人斗起来未必能够占据上风。此时何心隐被雷衡体重一脚,本来一边观战的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也携手而上,

    何心隐此时处于异常凶险的境地,自己非出手相救不可。雷衡被赵超一剑挑刺,面子尽失之下心中不由得大怒起来,他不想去管什么何心隐,只想取了赵超的性命。

    赵超和谢贵两人在门人之中相比虽然武艺极高,但是与雷衡比起来差距不小,雷衡不出五招之内就可以取下其性命。雷衡长剑点出四招,赵超拼劲全力相抵,此时已到强弩之末,雷衡长剑刺出,刚才那四点已经让赵超门户大开,

    此时雷衡这一招完全可以取下赵超的性命,就在赵超将死于雷衡剑下的时候,徐正一记“漂山掌力”打出,强大的掌力将赵超整个人托起往一边送去,这一下让雷衡本来必杀一剑扑了一个空。

    雷衡正在纳闷这赵超如何做到的,却见徐正落在自己面前,心里明白了几分,道:“你并非他门下之人,你为何要多管闲事?”说着继续往赵超攻去,也不管一边的徐正要干什么。

    雷衡知江湖规矩,此时只要自己不对徐正动手,那徐正自然也不好对自己下手。刚才徐正一记“漂山掌力”打出,雷衡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功,但也知道自己不是徐正对手,这才不与徐正动手。

    徐正知道雷衡这样全是因为刚才被赵超一剑挑伤了,雷衡的武功本就比赵超高出许多,且赵超还是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动手,这是行事不义,也难怪雷衡非要杀死赵超不可。徐正见雷衡不对自己动手,只好再出一记掌力,把赵超送到另一处。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