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4章 少林古寺(四) //
    !

    雷衡暗骂徐正,同时知道自己可不能被徐正如此戏弄,他不再对赵超紧追不舍,而是对徐正道:“你如此行事,着实过分了一些,我与阁下有何仇怨,阁下非要管着闲事不可。”

    徐正也不说话,扭头见何心隐被邓、李二人围攻,众门人根本无法插手,徐正再是一掌“漂山掌力”打出,将何心隐生生地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又是一季“漂山掌力”只见一巨大石头飞跃而起,快速砸向邓、李二人,邓、李二人全力躲避,只觉得徐正这武功实在邪门,让人匪夷所思,心里盘思半天,仍不知道这是哪一门功夫。

    那雷衡心下大骇,知道徐正虽然没有说话,却是在以身手的显示来明明白白地告知自己,其可以轻而易举将己方打败,只是不愿意动手罢了。雷衡心下虽然惊骇,但是表面上仍是十分平静,他对何心隐道:“如今你门人伤了我,

    看在这位阁下的份上,我便不与计较,我们算是扯平了,同时也希望你们不要再管我们的事情,就此告辞了。”说着三人也不多说,穿过众人快步而去。徐正见何心隐面色发青,问道:“看你的样子是受了伤,你没事吧?”

    何心隐似乎很用力说道:“我们最好快些赶往少林寺。”说着喷出一口鲜血,昏倒而去。

    赵超道:“快扶着掌门。”众门人将何心隐抬着,徐正见天色已经黑了,道:“你们这里共有多少人?”赵超道:“四十余人。”徐正给何心隐探脉,他的伤势不轻,道:“少林寺距离这里还有三天路程,我们还是先到客栈再说。”

    徐正将何心隐等人带到了客栈之后,先给何心隐找了一房间安置,店小二和掌柜见突然间多处了这么多人,房间爆满,心下欢喜不禁。

    然后徐正前去把阳荷侍叫醒,让她来到何心隐的屋子里给何心隐仔细看看。阳荷侍医术精湛,她一探何心隐的经脉,知道何心隐虽然伤势极重,但是性命无忧,徐正问道:“伤势如何?”

    阳荷侍道:“受伤极重,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没十天半月恢复不了。我开一药方,你们明日依照药方去抓药熬药就好。”此时何心隐悠悠醒来,道:“门人弟子火速前往少林寺。”继而又昏迷了过去。阳荷侍皱眉,对那些人问道:“怎么,你们也要到少林寺去么?”

    赵超道:“师父说了,那是最坏的结果,因为那样就说明我等阻止不了他们,今天要不是徐大侠仗义出手,恐怕掌门已经身死在此。”谢贵道:“若是徐大侠能够出手相助,我们还用怕他们么?就算他们到了少林寺又能够如何?”

    徐正道:“其实我二人也是准备要前往少林寺,今天徐正听你们言语,心里对此不明不白,徐正很想知道其中缘故。”谢贵道:“其实这都是掌门人跟我们说的,当时这三人前往我泰州派所在的府邸,

    说要拿什么洗髓经,当时掌门人道:‘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洗髓经,若我没有记错,这洗髓经是少林寺的宝典,你们做这缘木求鱼的事情,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么。那为首之人雷衡道:‘洗髓经是少林寺的宝典不假,

    可是当年王艮之事难道何掌门不知道么?掌门道:‘我不知道。雷衡道:‘那我就如实而说,当年王守仁为了救人而到少林寺去借阅洗髓经,下山之后将洗髓经抄录出来,在我帮帮主的帮助之下,到了王艮手里,

    然而王艮品性奸猾,居然将洗髓经后三分之一的内容改掉,我帮主是第一次看洗髓经,所以在抄录的时候并不知晓,帮助睿智,在后来习练的时候发现了其中端倪。如今我等代帮主前来讨要,望将真本拿出,我等抄录之后立刻就走。”

    徐正道:“他们的帮主是谁?怎么会知道王先生的事情?”谢贵道:“他们的帮主就是当年王守仁先生一直不肯收下的汪直。”

    阳荷侍道:“莫非此人对王守仁先生当年没有收自己为徒而怀恨在心,所以前来找茬。”谢贵道:“兴许这是其中原因,当时掌门人道:‘我们这里没有洗髓经那雷衡道:‘何掌门说此话这里谁人相信。掌门人道:‘你爱信不信,送客!

    只见那三人立刻拔剑,另外一人道:‘今日若是不交出洗髓经来,我三人就血洗此处。掌门人听了勃然大怒,道:‘看来你们三人是成心而来,那我们就奉陪到底。何惧你恐吓之辞。师兄当年就是因为倭寇而死,如今你们送上门来,

    我们怎么能够轻易饶了你们这干倭寇?当时我们和他们大战了一场,我们死了三人。不过奇怪的是这三人忽然不战了,说是误会,当去少林寺求得洗髓经。”当年柳尘缘跟何心隐说过王艮和童小双是因为倭寇而死,但却王艮之死不知道就是因为眼前这三人,否则早已经动手了。

    雷衡听何心隐这般讲话,顿时明白其并不知道自己三人就是杀死王艮夫妇之人,既然如此这三人自然不会去点破。阳荷侍听到这里奇怪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明明占据上风却突然不打了,这听起来好是奇怪。”

    徐正道:“我料他们已经知道你们门人之中根本没有人习练洗髓经,因为洗髓经的功力非同小可,若是有人习练,他们不会轻易就取了你们三个门人的性命,而他们三人还有任务在身,在任务完成之前自然不愿意多出一个仇家来掣肘自己,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做法,也好快些完成任务。”

    赵超道:“徐大侠这么一分析,倒也算是合情合理。可是他们想要去少林寺求得洗髓经,少林寺之人自然不会应允,难道到那时他们有什么办法跟少林寺来和硬抢不成?”

    徐正道:“你说的不错,他们此去千里迢迢山高路远,若没有把握,谁也不会做着徒劳之事,所以他们三人定是不惧少林寺,这一点道容易明白。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对他们紧追不舍呢,只是因为那三人之死么?”

    谢贵道:“当然不仅是如此,徐大侠和掌门人所想的基本一样,在他们三人离开之后,掌门人就跟我们说先师王守仁先生当年去过少林寺,求得了观阅洗髓经的机会,这才有后来的洗髓经副本,而后有了王艮师兄的事情,

    不过王艮师兄一直到死也没有说起过洗髓经的去处,想必洗髓经副本已经被毁去。掌门人说了,此事缘由归根结底是因为先师王先生的所为而起,不然汪直就不会遇见洗髓经,此时也就不会命人找寻洗髓经了,

    他们此去少林寺山高路远,这一趟前去他们绝对不会只是跟少林寺磨磨嘴皮子,他们定会做对少林寺不利的事情,先师在天之灵定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身为王先生的门人弟子,非要全力追击他们不可。”

    徐正道:“原来如此,这下徐正全都明白了,看来你们掌门人真是一个道义众人。”谢贵道:“徐大侠若是帮手,他们绝对不是徐大侠的对手。”

    徐正道:“此时事关王守仁先生,徐正不会不管,明日我立刻赶王少林寺,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谢贵道:“有徐大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谢贵在此先谢过徐大侠了。”其后徐正和阳荷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阳荷侍对徐正说道:“那些少林寺典籍可都是少林寺历代高僧积累而成,岂是那么容易就求得的,再说少林寺高僧众多,他们怎么会轻易前去?可是我听你们说他们只有三人,少林寺藏龙卧虎,想来他们三人也起不了什么风浪。”

    徐正道:“你说的不错,刚才不是说了么,他们三个可都不是傻子,那汪直也不是傻子,怎么会让自己的手下之人去送死呢,所以我觉得他们三人决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他们此去定有恃无恐。”

    阳荷侍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快些休息,明日还要早起赶路。”第二天一早徐正和阳荷侍两人就用了造反要出发前去少林寺,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见何心隐在客栈的门口早早等候着。何心隐知道徐正二人准备赶路,他拱手而道:“昨日伤势太重,一直昏迷,还没有谢过徐大侠和徐夫人。”

    徐正道:“此时举手之劳,你就不必客气了,你身子虚弱却这么早起,你在此难道就是为了等我们二人。”

    何心隐道:“没错,而为大恩我何心隐怎能不言谢呢?”就在此时,谢贵和赵超两人也来到了客栈大门,见徐正两人还没有走,似乎松了一口气,对阳荷侍道:“夫人可否再帮帮忙?”阳荷侍道:“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

    赵超道:“这小镇里连一家药店都没有,这药房的药根本抓不来。”阳荷侍和徐正对视了一眼,她心里只想快去少林寺,看看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柳尘缘长得到底如何,他定是瘦了,不知道高了几许?

    徐正与阳荷侍相处多年,其想什么徐正心里怎能不知道,便劝道:“我们还是帮人帮到底吧。”此时店小二正好出来,赵超便问小镇何处有药店,店小二道:“你们还是去找北山神医吧,这小镇中是没有药店的。”

    众人十分奇怪,谢贵道:“这小镇也太奇怪了,怎么连一个药店都没有呢?”店小二解释一番,众人才得知原来北山之中有位老人精通医术,且家里的药材颇多,因为其医术确实精湛,小镇上的人但凡有病都会去找那老人瞧瞧看看,

    所以这样一来小镇之中自然就没有开药店和治病的大夫了。这小镇上的人都称赞这老人医术高明,便将老人称为北山神医。谢贵等人听了无不大喜道:“既然这样,掌门,我们这就去找北山神医。”

    哪里知道何心隐却不打算前去,他对阳荷侍问道:“徐夫人,你看鄙人的伤势会有大碍么?非服药不可么?”阳荷侍道:“那倒不是,不服药则恢复慢一些,这伤势虽然有些重,但是时间久了也会自行复原。”

    何心隐道:“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去了,干脆一道前往少林寺,不然时间可就来不及了。”徐正道:“何掌门你身体有恙,大可不必如此,我已经当着你门人的面,答应此事我徐正不会不管,你只要安心养伤就好。”

    何心隐扭头对赵超道:“当时你们是不是对徐大侠说了?”赵超道:“是。”何心隐道:“既然徐大侠已经知道了其中之事,也明白此事我何心隐非去不可,至于其他的什么事情,先暂且放一边再说吧。”

    何心隐说着起身就要走,哪知道刚走了几步,步履就开始踉踉跄跄,谢贵急忙去扶着何心隐,道:“掌门人,我去买匹马来,掌门人伤势不轻,还是坐马前行。”赵超拿出一锭金子给了店小二,让其马上买一匹精良宝马来,剩余的便是赏金。

    徐正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小镇之上连药店都没有,哪有什么马可以买?”徐正的本意是想让何心隐休息一下才赶路,哪里知道店小二见钱眼开,道:“没事,这附近有一朝廷的驿站,那里养着的都是精良的宝马,这一锭金子够打发了。”说着屁颠屁颠而去,想必其中可以得到不少油水。

    不到半个时辰,那店小二就牵来了一匹精壮宝马,道:“众位客官,你看着宝马中意否啊。”赵超打量了那匹宝马,道:“不错不错。”店小二道:“这可是驿站中最好的宝马了。”赵超牵过那匹宝马,来到何心隐面前道:“掌门。你快上马吧。”

    何心隐道:“没有想到我何心隐今日会如此狼狈。”说完在众人的扶助之下坐上马背。徐正见何心隐等人已经出发,对阳荷侍道:“此人不愧是王守仁先生的门下弟子,其一言一行跟先生是如此相似。”

    阳荷侍心早飞到少林寺去了,加上一个晚上的歇息,精神大爽,此时她有些不耐烦道:“我们快走吧,我真的想要看看我们的孩儿怎样了。这些年来都没有见他,我心里真是想他想得要死了。”

    徐正想起了雷衡三人辞去少林寺定是准备充足,到时候恐怕少林寺将难以平静,徐正想到此处不由得叹气道:“此去少林寺,定会遇到那些人,我只希望别生出什么枝节来,此番我们能够平平静静的就好了。”说罢心里寻思几许,明白这结果几无可能。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