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5章 惊扰宝刹(一).
    !

    且说此时雷衡三人来到了少林寺大门之外,雷衡对邓秋成和李庆扬道:“原来这里就是少林寺了。”邓秋成道:“少林寺是清幽之地,果然是百年的宝刹。”

    李庆扬道:“师兄,我们此次前来可有把握?这少林寺毕竟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这一群和尚里面藏龙卧虎,可不好对付。”邓秋成和李庆扬看着这外观雄威的少林寺,心里不免有些胆怯。雷衡笑道:“两位师弟何必担心,我们准备充足,怎么会没有把握,今日我们要让少林寺颜面尽失之余,还必须乖乖地把洗髓经给我们观阅。”

    说完雷衡对这大门大声地喊道:“东南青竹帮雷衡三人今日前来宝刹,特来少林寺作客,望少林寺之人不吝待见,方丈大师可在。”少林寺方丈地忠人等人都在大雄宝殿之内讲议佛法,此时一小沙弥前来报告了此事,还说这三人似乎来者不善。

    地忠苦笑道:“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少林寺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凭空之间来了不少的事情。”地义道:“那青竹帮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们少林寺想来与江湖各个门派没有什么恩怨,他们到底来此作甚?”

    地善道:“来者既来,我们去见见就知。”地善说着对地忠道:“方丈师兄,眼下我们是否要集合少林寺所有僧人?”

    地忠道:“他们只有三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我们少林寺只要人字辈和和字辈的集合即可,地字辈的僧人除了我们几人外,就无需前去了,这样做对他们也算是不吝待见了。”

    一刻钟后,地忠带领少林寺众人来到少林寺的大门之外,此时柳尘缘也被叫到大门外集合,柳尘缘看见了雷衡、邓秋成、李庆扬三人,心里不由得十分奇怪,暗道:“这三人怎么来少林寺了?”

    又想当年就是这三人害死了王艮,他们当时就是为了洗髓经一事,如今这三人来少林寺说不定还是为了洗髓经而来的。

    柳尘缘看去,只见那为首的雷衡双手合十,对地忠恭恭敬敬地说道:“看来这位就是少林寺的方丈大师了。”地忠道:“老衲就是少林寺的方丈。”雷衡仍是恭恭敬敬道:“雷衡见过方丈大师。”地忠道:“不知道三位今日来我少林寺有何指教?”

    雷衡道:“我们怎么敢对少林寺指教,少林寺如此阵势,我等心里实在是不敢当,我们就长话短说,鄙人今日前来,只是有一件事情要向少林寺方丈恳求,希望少林寺能够答应此事。权当是发发慈悲了。”

    地忠道:“施主来我少林寺原来是有要事相求,但是我们还不知道施主要求我少林寺的到底是何事,不知道何事我少林寺怎么能够草草答应施主呢,所以施主要先说才行?”

    雷衡道:“方丈所说不错,今日鄙人前来只是为了观阅少林寺的宝典洗髓经,还请方丈大师准许。”雷衡此话一出,一边的柳尘缘心道:“这样看来果真让我猜中了,他们就是为了洗髓经而来的。他们是倭寇,这洗髓经断然不能够给他们观阅的,这事情我要不要告诉方丈?”

    柳尘缘又想道:“这洗髓经是少林寺的无上宝典,历来是少林寺的宝物,一般人根本习练不得,方丈大师怎么会随便让他人前去观阅呢?我想方丈大师是不会答应他们的。”柳尘缘这般想着,才打消要跟地忠说这三人实则是倭寇的念头。

    果然如柳尘缘所料,只听地忠说道:“施主不是知道这洗髓经是我少林寺的宝典么,既然洗髓经是少林寺的宝物,又怎么能够随便给他人观阅呢。”

    雷衡道:“如果没有说错,当年王守仁先生就是在少林寺观阅了洗髓经,难道少林寺是因为王守仁先生的名声而这么做的么?”地忠道:“王守仁先生来少林寺观阅洗髓经之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雷衡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地厚道:“难道这是王守仁自己跟你的?”雷衡道:“王守仁先生已经过世十几年了,当时我只是十几岁的小儿,怎么会见到王守仁先生。少林寺何必要纠结于此呢?”

    地忠道:“你说的不错,当年王守仁先生前来少林寺,是因为少林寺知道王先生的为人,那王守仁的名声在外,当时其说观阅洗髓经也是要为了救人,少林寺相信以王守仁的为人他是不会说假话,所以才让其观阅了洗髓经,不像一些人总是行一些口是心非之事。”

    地忠这一说法有指桑说槐之意,雷衡也不恼怒,道:“既然如此,那鄙人也不撒谎,今日我们三人前来,就是为了观阅和抄录洗髓经,就如当年的王守仁先生一样。然我们没有王守仁先生的赫赫威名,所以今日就当做是礼尚往来了。”

    雷衡说着拍了拍手。只见那邓秋成拿出一本经书,雷衡将那经书托放在手中,恭恭敬敬的前去交给地忠,在一边看着的地善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雷衡对地善道:“这是体心九诀,这可是一门极为高深的武学,如今我们想要以此来跟少林寺交换洗髓经,哦不,只要少林寺给我们观阅洗髓经一会,这体心九诀就可以归于少林寺了。”说着雷衡将体心九诀放在地忠的手中,续道,“至于这体心九诀如何厉害,鄙人今日在此献丑了。”

    雷衡拔出随身长剑,道:“体心九诀力从心动。各位看见了那大门上的鸱吻否。”众人随说而看,雷衡将剑一掷,剑啸而出,这鸱吻距离雷衡虽有几十丈远,然长剑仍是不偏不倚直中鸱吻。雷衡道:“武功招式之所以难练,深层难臻,根本缘故在于己身力不从心,鄙人只是学得了极浅的入门功夫,在各位面前献丑了。”

    雷衡在三人之中武艺无疑最高,他在汪直的指点之下学得了洗髓经和体心九诀的两层功力,饶是如此,业已让观者大吃一惊了。

    少林寺众人面面相觑,心里都知道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雷衡的武功技艺极高,众人都看着方丈地忠,看他怎么应对。

    地忠道:“这体心九诀确实是武学宝典。然就算如此,我少林寺也不会答应,一是因为我少林寺之人四大皆空,二是我少林寺绝技至今都无人能够全部学会,所以我们怎么会去贪图别派的武学宝典呢?只消认真学我少林寺的武学就足够了。哪怕别派的武学宝典天下无双。”

    地厚冷笑道:“方丈师兄说得太对了,我少林寺宝刹,岂容他人兵器惊扰。”说着一记“滚风刀”打出,将刺在鸱吻上的长剑打落在地,一小沙弥上去捡起长剑,返身还给了雷衡。

    雷衡不想地忠居然这番言语,他接过长剑,不由得心生怒气,那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前来雷衡身边小声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只有来硬的了。”

    雷衡摆手道:“此时我们三人还不可硬来。”

    雷衡对地厚道:“地厚大师的滚风刀伤人于无形,今日我等算是荣幸见识到了。”地厚道:“老衲的‘滚风刀’不到时候,绝不会使出,到了时候,自然要显显威风。”

    雷衡道:“但是我听闻地厚大师的师弟地善才是这‘滚风刀’的大成者,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这雷衡显然是在嘲讽地厚武艺不如其师弟。地善冷笑道:“出家人哪里会纠结于武学上的高低,我的‘滚风刀’虽然大成,但心里也不觉得高人几等。”

    地忠将体心九诀让一个小沙弥拿去交给雷衡。

    雷衡道:“方丈大师,这是什么意思?”地忠道:“施主,这秘籍你们还是拿回去吧。”雷衡垂首道:“少林寺藏龙卧虎,天下之人哪一人会不晓得。只是鄙人今日无比要观阅洗髓经,不得则不去。还请少林寺答应了此事。”

    地善道:“洗髓经是少林寺的经书,少林寺愿意给谁就给谁,不知道施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出言威逼么?”

    雷衡道:“鄙人怎么跟对少林寺出言威逼呢,这样不等于是班门弄斧么?”地善道:“既然如此,施主就请离开吧。”雷衡道:“既然少林寺不给,那我们也只好来硬的了。”

    地忠道:“施主来硬的,我们少林寺周之人难道会畏惧么?”

    雷衡道:“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比试武艺当然不会畏惧,因为少林寺人多势众,我等三人自然不及。”

    地忠道:“施主话中有话,但直说就是。”雷衡道:“听闻少林寺的罗汉阵法是天下第一阵法,我三人若是破去了这第一阵法,方丈大师可要答应将洗髓经给我们三人观阅。”

    地忠听罢心里犹疑起来,这雷衡只有三人,却敢于公然挑战少林寺的罗汉阵,相比没有把握他们自然不会如此言语。

    在地忠身后的地义道:“方丈师兄何必担忧,这人的武功难道比得过武小尤,我从刚才那一招来看,此人的武功与武小尤应该还差上一截,我想其余两人的武功应该不会高过此人。”此时雷衡见地忠不回答,问道:“方丈大师,难道少林寺没有罗汉阵法?”

    地忠道:“施主既然如此要求,少林寺怎么能够不接招呢。”遂按照之前对付武小尤那般祭出了三十六人的罗汉阵,地厚、地善,地义三人居于其中,这三人的做法也如之前对付武小尤那样。

    雷衡对身后的李庆扬和邓秋成道:“今日我们三人只要破了这罗汉阵,藏经阁里的洗髓经我们就可以观阅了。”

    三人拔剑,雷衡这句话表面上是对两位师弟说,实际上是对少林寺而言,他对地忠问道:“方丈大师,你说的话可算数?”

    雷衡如此,意在让地忠出言保证。地忠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只要三位凭借自身武艺,光明正大地破去了我少林寺的罗汉阵,那洗髓经就给你们观阅一个时辰。”

    雷衡道:“好。”三人拔出剑,也不多说,立时冲入了罗汉阵中。

    雷衡三人表面上平静,实则暗暗法力,不敢小觑这罗汉阵。雷衡在这三人滞洪武艺是最高的,他在汪直的指点之下略略学得了两层的洗髓经和体心九诀,

    这些年困于自身的悟性,再难以突破。而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虽然在汪直的指点之下在武艺上有所精进,但是仍不及雷衡。此时地义面对前来的雷衡,使出“鹰爪拳”中的“脚踏实地”来,其手指一竖,往地上抓去,意在直取雷衡的下盘。

    雷衡连连躲闪,地义突然变招又是一拳打出,雷衡挥剑挡住,大喝道:“厉害,之前那一招当是少林寺绝技‘鹰爪拳‘中的‘的脚踏实地‘这个当是‘中宫直进‘了。”

    说完退身而去。地义不料雷衡居然知道自己使出的招式,心道:“此人是什么来路,怎么对少林寺的武功这般熟悉?”

    原来雷衡等人在前来少林寺之前就有意去打听少林寺的武学,那一日三人途径福建一小镇,遇到南少林寺的一位僧人,这位僧人法名元心,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雷衡三人请其饮酒,这元心是个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主,见有人请客饮酒便欣然接受,

    酒足饭饱之余四人谈论起少林寺的武功来,元心说自己是南少林寺的僧人,对于嵩山少林寺的武学多有研究,当年南北少林寺交流武艺的时候就留在少林寺八年,学了嵩山少林寺不少的功夫,然悟性实在有限,虽然有所涉猎,

    但只是学得了粗浅的招式而已。雷衡三人便让元心使出来看看,元心本就是一介武痴,且早就有意显摆自身的武艺,不等雷衡多说立刻就施展招式,还一边使出一边解说,其中的武功就有“鹰爪拳”的招式,如此一来雷衡自然就知道地义使出的招式名称了。

    此时雷衡三人越战越勇,罗汉阵的威力反而迟迟不出,少林寺人字辈的僧人与那日对战武小尤之时的表现迥然不同。

    柳尘缘在一旁凝神观看这场争斗,看了几许,心下万分奇怪,柳尘缘忖道:“之前武叔使出全力去打破这罗汉阵仍不得,甚至连上风都难,此时这三人的武功我看也不如武叔,怎么此时看起来这三人对付罗汉阵却这般容易呢?”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