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9章 卧虎欲出(一).
    !

    松浦石一郎和雷衡等人在天信大师的灵牌前诚心跪拜后,松浦石一郎对地善道:“我等已经按照大师的要求做了,现在可以走了么?”

    地善道:“走吧。”松浦石一郎等人就离开了少林寺。雷衡对李庆扬和邓秋成道:“今日情况不想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奇耻大辱。”说吧头也不回而去。

    徐正拱手对地忠道:“徐正也应该在天信大师的灵牌拜一拜,以谢天信大师对犬子的厚爱。”一边的地善道:“徐大侠只要有心就好,就此倒也不必,老衲想折辱他们一番,如此一来就是犯了嗔戒,实在是罪过,罪过啊!”

    地忠道:“师弟能够明白如此,我想佛祖自会原谅的。”说着对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道:“两位施主再来少林寺,是否要见你们的师父?”

    俞大猷拱手道:“师父在少林寺已经很多年了,如今不知道师父能不能和弟子离开少林寺。”

    地忠道:“两位施主多年没有见到师父,没有想到心里还一直挂念,你师父在后山与天诚大师闭关修习,也不知道现在境况如何,只要天诚大师答应,那你们的师父就可离和你们一道开少林寺。”

    俞大猷道:“谢过方丈大师。”地总点了点头道:“人良,你带着这两位施主前去看看。”

    人良道:“是。”人良说着就要带着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往后山而去,俞大猷对徐正道:“徐大侠的武功今日见识,希望待会还能够与徐大侠聊一聊,不知可好。”徐正明白俞大猷的意思,道:“徐正现在有一些事情要办,倭寇之事还请俞将军多多费心。”徐正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白,俞大猷拱手道:“既然如此,俞大猷就不劳烦了。”

    地忠对徐正道:“你们二人定是有很多话要跟孩儿说,我们就先进去了。”此时少林寺的大门外只有柳尘缘,徐正和阳荷侍武小尤四人以及俞大猷带来的手下士兵。武小尤道:“今日我算是把柳尘缘安安稳稳地带到你们眼前,我那两个徒弟已经先行回去了,此时我也该走了。”柳尘缘拱手对武小尤道:“多谢武叔。”

    武小尤哈哈一笑,转身便离开了少林寺。

    徐正道:“尘缘,只看你的这些许言行,就知道这些年你学得了不少东西,在性情上可是长大了不少。”阳荷侍道:“最可喜的是他身上的经脉淤积已经没有了,身体已如常人一般,如此最好,以后也少受那些病痛之苦。”

    柳尘缘突然跪倒在地,道:“柳尘缘这些年在外面流荡,见到了许多事情,那时才知道往日的孩儿让父母操了多少心,孩儿到底有多调皮,那些日子里让父母难受了,孩儿实在不孝。”柳尘缘此话根本是因为当时看见武小尤的女儿武梦如的所作所为,在对比之下柳尘缘才知道自己当年的调皮没少让父母难过。徐正将柳尘缘扶起来,道:“你能够如此,身为父母心里深感安慰,那时候你还小,做一些让人操心难受的事情也不足为奇,世间不就是如此么,你有你有孩儿了,自然就懂了。”

    阳荷侍道:“尘缘,我们一道回家去吧。”柳尘缘道:“不,父母大人有所不知,柳尘缘现在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

    阳荷侍道:“你还要做什么事情呢?”

    徐正道:“你在少林寺做和尚,和尚六根清净,他们还能有什么事情让你做?莫不是有其他的事情?”

    柳尘缘道:“不错,并非是少林寺之人让柳尘缘做事,而是柳尘缘答应了天信大师,要将洗髓经习练大成。”徐正皱眉道:“少林寺的易筋经和洗髓经是无上宝典,少林寺有多少人长年苦练都没有臻至大成,如今你居然要将洗髓经习练大成?你要练习到什么时候”说着伸手一抓柳尘缘的右手,猛然使力,只觉柳尘缘的手臂自发生出一股劲力,将自己的手阵开。柳尘缘急忙道:“父亲,对不起。”

    徐正道:“无事无事,洗髓经是少林寺无上内功心法,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内功如何而已,难道你这内功是在少林寺的这几日里学得的?”柳尘缘摇头道:“洗髓经难练谁人不知道,柳尘缘哪有这样的本事在几天之内有此进境。”说着便将这些年的经历一一具言之徐、阳二人。

    且说人良带着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来到了后山,人良指着一山洞对俞大猷两人道:“你们的师父就在这山洞之中。”

    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就要走进去,人良道:“外人不得进入半步,只能够在外面说话。”

    季继河道:“这山洞看起来很深,我们在外头说的话师父在里面能够听见么?”人良道:“这山洞外小里大,看起来幽深黑暗,其实只是表象,只前行数十步便是光明透亮的另一番天地,天诚大师极为喜欢这里,所以他多年来一直都在其中修炼少林武功。你们只要在外头说话,里面之人可以将你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俞大猷大声道:“师父在上,俞大猷季继河前来拜见师父,还请师父出来相见弟子。”说完好一会,也不见动静。

    季继河道:“莫非师父他没有听见我们说话。”说完比俞大猷更大声地说道:“师父,少林寺方丈已经跟弟子说了,您现在可以离开少林寺了,师父,您出来吧!”过了一会仍是不见动静。

    俞大猷道:“莫不是师父没有听见,不如我们进去看一看?”人良道:“不可,没有天诚大师的允许,谁人也不得进入其中,况且二位施主也不是我少林寺的弟子,所以更不能进去了。”季继河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才好?”

    人良道:“如此情况二位施主难道还不明白么?”俞大猷苦笑道:“实在不知道小师傅的意思,眼下我们能够明白什么?”

    人良道:“眼下你们的师父已经诚心归于佛门,他已经不想再去理会世上的俗事了,所以才没有理会你们。”俞大猷听了对山洞大声道:“师父,您是不是不想和我们下山了,如果您不出声,那我们就认为师父诚心皈依佛门,那我们二人就只能离开了。”过了许久,山洞里仍然没有回应。俞大猷道:“既然师父已经想好了,那我们也不要勉强师父了,师弟,我们还是走吧。”俞、季二人来到少林寺的大门处,见柳尘缘在和徐、阳说话,徐正见俞大猷两人走来,问道:“俞将军,难道没有见到师父?”

    俞大猷道:“师父已经归于佛门,我们也不想勉强师父,哎,还是走吧。”说着带着那些士兵离开了少林寺。

    此时徐、阳二人听柳尘缘说了这些年里的经历,阳荷侍对柳尘缘道:“听你所说,天信大师对你的确如再生父母,你说你想要在此至少三年,哎,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勉强你。,这事情你所做的并不错。”

    徐正道:“你母亲所言不错,人在江湖,为人做事是要如此。”柳尘缘道:“多谢父母答应。”柳尘缘之前心里是十分害怕父母不答应的,若是那样自己可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但父母一向是通情达理之人,万万不会不答应此事。此时听见一女子声音传来道:“公子,你没事吧?”徐正和阳荷侍循声看去,见滕碧玉从百米之外走来,徐正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滕碧玉姑娘?”

    阳荷侍道:“看这姑娘长得还算标致,她果真是你所说的那位姑娘滕碧玉?”柳尘缘有些窘迫,脸色红红道:“是,是的!”阳荷侍听了心生欢喜,看着滕碧玉道:“噫,这姑娘生得还不错哩!”说着扭头对徐正道:“你说是不是?”

    徐正微笑道:“我们孩儿还要感谢她哩!”那滕碧玉走来,问道:“公子,我听说有人来少林寺闹事,你没事吧?”柳尘缘摇头道:“我没事。”

    滕碧玉见徐正和阳荷侍在一边,想柳尘缘问道:“公子,这两位是?”

    柳尘缘道:“是我的爹娘。”

    滕碧玉登时脸色绯红,道:“见过伯父伯母。”阳荷侍不由分说地把滕碧玉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这些日子里你一直跟着柳尘缘,他身体不好,多亏你的照顾,碧玉姑娘你看他到底如何啊?”

    滕碧玉听了阳荷侍这般说,心里欢喜不尽。说道:“公子是好,只是他不肯看上眼?”阳荷侍道:“我本担心我离开少林寺后无人照料他,如今你在这里是最好不过了,我也可以放下心来。”滕碧玉道:“只是公子他不知怎的,一直都不愿意让我跟着,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看的出来。”阳荷侍身为女子,自然明白女子的心思,道:“你只消和我说,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家孩儿一起就好?”

    滕碧玉面红至耳根,极小声道:“滕碧玉是公子所救,滕碧玉在这世上再无亲人,早已经把公子当做亲人了。”

    阳荷侍继续追问道:“那你可愿意?”滕碧玉仍是极小声道:“愿意。”声音虽小但阳荷侍却听得清清楚楚,道:“本来是要给你家传信物,但我们出门在外,就没有那么讲究了。”说着拿出了几锭金子,道:“既然如此,我便将你们撮合,之后我才离开,这是给你的。”滕碧玉不敢接那金子,道:“这可不好?”

    阳荷侍道:“有何不好?我已经想好了,这几日就让你们成亲,三年后你们二人就一起到丹阳来,这金子说是给你,但你要照顾柳尘缘,还不要费些钱么?”

    滕碧玉这才接下这几锭金子。阳荷侍随后就跟徐正和柳尘缘说了此事,柳尘缘听了极为不好意思,道:“柳尘缘还是少林寺的和尚,却要成亲了,这样恐怕不好。”

    阳荷侍道:“这样有何不好,我和你爹当年便是自己在一起的,哪管什么世俗眼光。”徐正明白阳荷侍的心思,对柳尘缘道:“不这样,你娘怎么能够安心离开少林寺?”

    柳尘缘此时已经不愿违逆父母心意,道:“既然如此,孩儿就只能听命了。”

    旦日,阳荷侍和徐正来到滕碧玉所在的民居,向那屋主人说了此事,屋主人道:“此等事情,我怎么能不成人之美呢?你等随意安排就是了。”

    阳荷侍大喜,便准备了一些酒水饭菜,要了一间屋子做婚房,少林寺一带距离城镇较远,阳荷侍和徐正两人足足准备了两日才完毕。其后选了一良辰吉日让柳尘缘和滕碧玉在此民居成亲。

    夜晚,柳尘缘初尝云雨,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摸索了好一阵才无师自通,滕碧玉虽然梅开初度苦痛较多,但是其心里着实爱煞柳尘缘,也不觉得有多痛苦。两人云雨歇停,紧抱休息时,柳尘缘道:“碧玉,我有一事要跟你说。”

    滕碧玉道:“夫君但说就是。”柳尘缘道:“天信大师圆寂,我虽然是俗家弟子,随时可以还俗,但是我打算要在少林寺待上三年的时间才离开。”

    滕碧玉道:“若是没有夫君,滕碧玉还是一个人人欺负吃尽苦头的奴仆,今日如此滕碧玉已经心满意足了。夫君怎么做,碧玉就跟着怎么做。这些事情怎的还跟碧玉商量?”

    滕碧玉在草原上为奴十载,已经习惯了别人的喝使,如今柳尘缘这般反倒觉得有些不习惯。

    柳尘缘道:“你是我妻子,怎么能不和你说此事。”

    阳荷侍道:“没有想到夫君的父亲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徐正徐大侠。”

    柳尘缘道:“父母今日前来,就是担心我,如今我不能马上和他们回去,心里实在有愧,三年后柳尘缘当马上回去。”第二天柳尘缘和滕碧玉一道去拜见徐正和阳荷侍,阳荷侍与徐正早已起身,阳荷侍比徐正心细,一看二人的举止就知道二人感情已经比之前深洛,男女之间这等微妙事情只有阳荷侍能够看的出来,徐正对此倒是不去注意。

    只听阳荷侍道:“我们回去后,你们二人彼此要好好相待。”阳荷侍说完就觉得多余,毕竟这二人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