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0章 卧虎欲出(二)&.
    !

    柳尘缘和滕碧玉同回一声“是。”

    徐正笑道:“徐正你娘总算能够安心回去了。”阳荷侍亲自准备了丰盛的午饭,饭时,徐正好好感谢了屋主人一番,屋主人连连客套,两人喝了不少酒水。饭后徐正两人告辞了柳尘缘和滕碧玉,两人安心返回丹阳去了。

    柳尘缘至此每日都在少林寺安心习练洗髓经,在少林寺,除了天信大师和天诚大师以外,没有几人对洗髓经进行修炼,所以也没有人能够指点柳尘缘,柳尘缘只能日日苦练,只求每日进步一点以积少成多。滕碧玉每天早晚送饭给柳尘缘,柳尘缘为了不然滕碧玉触犯寺规,每当到了饭点便来到少林寺大门,少林寺之人见柳尘缘也算是遵守少林寺的规矩,都没去说责。这一日,滕碧玉拿着饭菜给柳尘缘送来,滕碧玉在柳尘缘吃完之后拉着柳尘缘的手往一处走。柳尘缘不解而笑,道:“碧玉你要做什么哪?”

    滕碧玉道:“人家想要夫君的恩泽。这里是少林寺,是佛家清静之地,可要到远一点地方去。”滕碧玉说完面色绯红。

    柳尘缘笑道:“这里是佛家清净之地,我们可不能亵渎了少林寺的百年圣地。不如我们就到后山去吧。”

    柳尘缘和滕碧玉来到后山的一山洞中,滕碧玉道:“夫君,我们就在这里好啦!”正要云雨,忽然听见一雄厚声音传来道:“你们二人在此何为,是少林寺的弟子么?”

    滕碧玉吓了一跳,柳尘缘也大吃一惊,回过头来,道:“夫君你有没有仔细听,这声音好像是是从洞里边传来的,莫不是这洞里边里面有人?”

    柳尘缘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去看看。”两人说着便往洞中走去,柳尘缘将滕碧玉拉在自己身后,两人走了约五十步的距离,山洞路径拐弯,拐弯之后确实另一番景象,只见此处景象豁然开朗,又见一栅栏式的铁门后站着一个络腮黑须灰袍老者,其头发拉扎,面如金纸,双目有神。柳尘缘心道:“这老先生莫非便是那俞将军要找的人?”

    只听滕碧玉颤声道:“你是人是鬼啊?”

    那老者道:“我当然是人?怎么,那俞大猷没有来么?”

    柳尘缘心道:“看来我猜的不错。”

    滕碧玉道:“俞大猷是谁?我们不认识?”

    那老者奇怪道:“你们少林寺之人居然会不认识他?”

    柳尘缘回道:“我认识,不过那俞将军已经离开少林寺了。”

    那老者道:“在下孤广城,敢问你是哪位?”

    柳尘缘道:“在下柳尘缘,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孤广城道:“俗家弟子俺难道就可以不遵守少林寺的清规戒律?”

    柳尘缘两人被孤广城这么一说,顿时面红耳赤。

    柳尘缘道:“惭愧惭愧。”孤广城似乎没有打算继续这话题,只见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难得有人进来,若非你进来,可能我是出不去了。”

    柳尘缘道:“那俞将军不是说前辈已经归于佛门了,打算长居在此,怎么还要出去?”孤广城摇头叹道:“俞大猷和季继河这两个小子,实在也太愚蠢了些,当时他们没有见到我是死是活?就妄下定论。”

    柳尘缘道:“这么说前辈你要出来此地?”

    孤广城道:“可是这锁着我的一根根铁棒子是玄铁所制,坚硬非常,我无法出去。”说着把一长剑扔给柳尘缘,道:“你在外面来帮我斩断这铁锁,然后我就可以出去了。我在里面弄不到这铁锁,所以就只能有劳你了。”

    柳尘缘拿起长剑,看那大锁有两个拳头大小,道:“前辈,这长剑除非可以削铁如泥,否则根本打不开这大锁。”说着狠力劈砍了几下,正如柳尘缘所言。

    孤广城道:“那一日要是俞大猷进来,就不会如此。当时他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心意在此,其实当时是天信大师圆寂,我正守灵三日,他们说的话清清楚楚,我还以为那些话是他故意说给少林寺的人听的,不想这两人愚蠢,蠢透了。”

    滕碧玉往洞里看去,只见其中石床上有一位面色半点血色但面容和蔼,白须约有一尺的老和尚打坐,这老和尚从自己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孤广城见滕碧玉看着那人,说道:“此人是天诚大师,他已经圆寂了。”

    滕碧玉不想此人已经死去了,她拉着柳尘缘的手道:“夫君,此人是死了么?”柳尘缘点头道:“是。”

    滕碧玉心下害怕,声音微颤道:“夫君,那我们快走吧。”

    孤广城道:“你们二人先别走,若是走了我就永远在此了。”

    柳尘缘道:“我让少林寺之人给前辈吧锁头打开就是了。”孤广城道:“非也非也,少林寺之人都知道,只有我自己打开,或者是天诚大师让我离开,我才能够出来,如今天诚大师已经圆寂,就只能靠我自己的本事出去了。”

    柳尘缘道:“前辈是少林寺弟子,柳尘缘也是少林寺弟子,所以自然是要遵守少林寺的规矩。”孤广城道:“我见你年纪尚轻,定是刚入少林寺不久,而且你还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有时候一些规矩大可不必太在意。”

    柳尘缘道:“前辈,我想天诚大师定下的规矩定是要你学得某些武艺才行,不知道柳尘缘说的可对?”

    孤广城道:“你小子很是聪明,这都让你猜到了,生前天诚大师跟我说过,这铁锁的钥匙只有一个,当时他带着我进来这山洞的时候就毁去了,这铁锁只有在洗髓经的强大内力下方可打开。此时我不说你也知道,天诚大师让我学的就是这洗髓经,这洗髓经只有天诚大师彻底学全,十天前他学到大成的时候,将这铁锁打开,然后又弄了回去,我说声‘贺喜师父习练大成。’可是师父并没有多少喜悦,而是叹了口气,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身在此,我心逍遥,世间无求,无惧生死,此事不言,好好努力。’之后他就圆寂了。我知道天诚大师是以此逼迫我习练洗髓经,可是我要习练洗髓经大成,非要几十年的功夫不可,我有事情在身,我在此已经等了很多年,眼下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柳尘缘暗想着说来,只要我能够把这铁锁打开,就说明洗髓经已经习练大成了?道:“如果柳尘缘没有猜错,前辈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天诚大师以此来禁锢前辈。”孤广城道:“你有所不知,我如你一般年轻之时,家人就被倭寇所杀尽,我失魂落魄游荡西陲,得天穹派收为徒弟,我拜天穹派掌门人北冥双山为师,我报仇心切所以每日拼命苦学,在师父见我勤奋,便对我多家指点,在师父的指点之下,终于学了一身武艺,一日师父说我的武功已经习练大成,当世实属罕见,我报仇心切,只有不辞而别。后来我返回家乡,与那些倭寇对战,因为寡不敌众,我便想如何能够带领其一群人来,又想逐一逐一地召集学武之人这个过程实在太慢了,要想想办法才是,当时我见王守仁门下之人众多,便想去拜师与他,等到学成之后广为收徒,在一齐教授武功,后来事情种种,我被徐正的“漂山掌力”给打伤,便来到少林寺求洗髓经,天诚大师手握为徒,这些年我已经把所有事情告诉了他,正如你所说,天诚大师想要以此来禁锢。”

    柳尘缘听见孤广城说徐正将其打伤,心道:“父亲还跟此人交过手?看此人的武功不弱,想不到父亲的武功这么高深。”此时滕碧玉道:“可是现在谁也帮不了你,只能依靠前辈自己习练洗髓经了。”

    柳尘缘道:“若是没有别的法子,也只能如此了,这长剑质地与铁锁一般,想来若是硬碰硬也无法打开。”孤广城突然大吼一声,把柳尘缘喝滕碧玉吓了一跳,只见孤广城双手突然抓着那铁锁,看样子是在发力。然那铁锁安然不动。

    滕碧玉道:“前辈你没事吧?”说着对柳尘缘道:“有没有办法打开,我们可以用一些钥匙来试一试?”

    孤广城摇头道:“这铁锁是特质的,没有专门的钥匙,根本是打不开的。”

    孤广城突然豁然大悟,拍手道:“有法子了,有法子了。”滕碧玉不想此人脾气言行这么古怪,问道:“不知道前辈想到什么法子?”

    孤广城道:“你可知道世上有一套神奇剑法,叫做千秋诀?”

    柳尘缘道:“知道,父亲跟我说过,这千秋诀剑法最高境界是能够将手中平平无奇的长剑变得无坚不摧,可以在招式不如敌人的时候硬是将敌人给斩杀,”柳尘缘登时明白过来,“没错,这样也可以打开这铁锁。”说完有叹气道:“可惜这里谁人会使千秋诀剑法。”

    滕碧玉道:“掐被这么说自然是前辈会使得。”

    孤广城道:“我也使不得。不然我早就自己来了。”

    柳尘缘苦笑道:“那我们说这等于是望梅止渴罢了。”孤广城道:“那可未必,我可以教你天穹剑法,这天穹剑法的最高境界也如千秋诀一般。”说着忽然大手一挥,滕碧玉直觉一股劲力在抓着自己的脖子,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孤广城靠去,柳尘缘正在奇怪,只见孤广城大手抓住了滕碧玉的脖子。

    柳尘缘大吃一惊,忙问道:“前辈,你这是为何啊?”孤广城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然我立刻取了她的性命。”柳尘缘道:“前辈无外乎是想要柳尘缘学得这天穹剑法,好让前辈出来,柳尘缘答应你就是了。”孤广城道:“你说的话可算数?”柳尘缘道:“以前辈的武功,我们也逃不了。”孤广城道:“那倒是。”说着却未将滕碧玉放开。柳尘缘道:“前辈难道还不相信?”滕碧玉道:“我也拜您为师,学天穹剑法好不好?”孤广城听着滕碧玉的喘息声,心中一荡,想起了死去的亲人来,当年死在倭寇手中的就有自己刚出生的亲妹妹,现在也差不多滕碧玉一般了。

    孤广城叹气道:“好,我既然要教你们天穹剑法,你们就要拜我为师。”

    柳尘缘道:“这有何难。”说完便跪拜在地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孤广城道:“你既然是为师的徒弟,那就要听为师的话,对不对?”

    柳尘缘道:“师父说的没错。”孤广城将滕碧玉放开,道:“姑娘,委屈你了。”滕碧玉吓坏了,来到柳尘缘的身后,道:“这人脾气真是古怪得很。你真要如此?”

    柳尘缘道:“事情如此,还能够如何?”滕碧玉道:“那洗”柳尘缘立刻脸色示意滕碧玉不要多说,滕碧玉见状马上改口道,道:“哦,那先就这样吧。”

    孤广城道:“姑娘,你还没有拜我为师哪?”

    滕碧玉便如柳尘缘一样给孤广城行了拜师礼。

    孤广城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们二人是我的徒弟,我也不会像刚才一样对你,你们二人不要害怕。”柳尘缘对孤广城道:“师父是怎么知道天穹剑法能够斩掉这铁锁的?”孤广城道:“我也没有把握,只是当年我师父跟我说起这天穹剑法和千秋诀、过水剑的比较,他说千秋诀剑法轻于招式而重于内功,过水剑旨在无比的神速,然天穹剑法却能够集合两家之长,在习练的最后,方可神速。那时候也能够以内功达成千秋诀的效果来,但这已经是天穹剑法的最高境界了。”

    柳尘缘道:“所以师父刚才恍然一悟,想到了这办法来。”孤广城哈哈笑道道:“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今日境况就是如此,如今也只有外面的人才能够打开这铁锁,哈哈,上天让你来此,就是要将我放出去的,好徒儿,我来指点,你来修习,最快一年,最慢两年,你就可以达到天穹剑法的最高境界的。”

    滕碧玉心道:“没有想到夫君在机缘巧合之间能够遇到这武林高人,若是学得这些绝世武功就好了,夫君极为聪明,学得这武功当没有多大问题,何况还有这高人指点。”只听柳尘缘道:“师父,柳尘缘从未练习过简单的剑法,不知道这天穹剑法学不学的好。”

    孤广城道:“有我在一旁地指点,你怎么能够学不好,来,你先过来我这里。”柳尘缘如是而做,来到孤广城身边,孤广城道:“转过身去。”柳尘缘依其转身。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