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1章 卧虎欲出(三)*.
    !

    孤广城道:“我不喜剑法,这天穹剑法的内力便如数传输给你。”说着其双手附柳尘缘之背,内力运输。哪里知道柳尘缘体内自发生出一股内力来,天穹剑法的内力根本传不过去。孤广城大惊:“实话实说,你是什么时候习练的洗髓经?”

    柳尘缘道:“我是在天信大师的指点下修炼的洗髓经。”孤广城道:“你到底什么来头,细细给师父说来。”柳尘缘道:“是。”说着把自己到少林寺后的经过告诉了孤广城,然之前的事情就都省略去了。

    孤广城听了道:“真是没有想到,我修炼洗髓经这些年,居然没有你一个和字辈的和尚修炼高深,惭愧惭愧。不然我这天穹剑法的内力就可以传输给你了。如此一来,没有两年的时间,你是学不到这天穹剑法的最高境界了。”

    柳尘缘道:“一年也好,两年也罢,总比一直在这要好,不是么?”

    孤广城笑道:“那倒是不错,看你你习练洗髓经的境界,相比习练这天穹剑法无须两年也不定。”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人良拿着斋饭前来,他见柳尘缘和滕碧玉在此,奇怪道:“你们怎么进来此地?”

    孤广城道:“他们没有犯错,是我让他们进来的。”

    人良道:“哦,既然如此那就不怪了。”

    孤广城道:“你回去告诉方丈,这和缘以后就在这里跟我一道修炼洗髓经。”人

    良道:“是。”孤广城道:“你回去吧,这碗筷待会我让这姑娘拿到少林寺大门去。”人良本就不愿意在此处待,道:“也好,只是天诚大师圆寂多日,不知道天诚大师圆寂的事情可否告诉方丈大师。”

    孤广城道:“天诚大师本就是要我在此习练洗髓经不然我就无法出去,他选择在此,并且不希望他人前来打搅,你只管告诉方丈,但也要把我的话告知。”

    人良道:“是。可是每日的饭菜?”孤广城道:“这你就不要操心了。”

    人良见有滕碧玉在此,心想这饭菜之事定是此女去做了,这样也好,省得自己每日前来。人良道:“那人良就先告辞了,人良会把此事跟方丈说明的。”说着就离开了。滕碧玉暗暗问柳尘缘道:“夫君,你说这天诚大师的尸身不会腐化么?”

    柳尘缘道:“我听说但凡是得道高僧其尸体都是不会腐化。”

    滕碧玉道:“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人良走后,孤广城对滕碧玉道:“你会做什么饭菜?”

    滕碧玉道:“师父要吃什么?”孤广城道:“这斋饭我早已经吃腻了,你能不能给为师做些好吃的来。”

    滕碧玉道:“当然可以。既然师父要吃好吃的,那滕碧玉就只能现在离开这里了,这天穹剑法就习练不得了。”孤广城道:“你一个姑娘家,也学不好这天穹剑法,去便去吧。”

    滕碧玉道:“师父,还有一事要说哩。”

    孤广城道:“说吧!”

    滕碧玉道:“徒儿一路上走的是山路,定不会那么快前来,师父可要耐心等待才是。”

    孤广城道:“师父明白,去吧。”

    柳尘缘道:“在路上要小心。”

    滕碧玉道:“你在此习武,我去弄些好吃的酒水来。”柳尘缘道:“我现在还是和尚,这样恐怕”孤广城哈哈大笑道:“你现在是我的徒弟了,何必拘泥于此,去吧去吧!”柳尘缘看着滕碧玉离开才回过身来,孤广城招呼他走近旁,道:“习武的时候要是有一个女子在身边,终会影响心神,我看你们定是新婚燕尔,不然之前也不会那般。我看以后此女就给我们送饭,我安心教你天穹剑法。”柳尘缘耳根红透,道:“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吧。”孤广城道:“现在为师便开始教你天穹剑法你要静心安坐而听。”柳尘缘道了声:“是师父。”便依言坐下。孤广城道:“我师父曾经跟我说过,这过水剑的关键在于快准狠,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过水剑深得快之精髓。且其准狠,招式无需多赘便可败敌,常人对其一招难接。而千秋诀之剑法在于先固己在败敌,根本在于力强,敌人难以抵挡。然天穹剑法深得两家之精髓。但是要到最高境界方可以得其道。”

    柳尘缘道:“我曾经听过奇侠梁修的大名,其就是以过水剑而闻名于世,直进声名不绝。”

    孤广城道:“此人是真正的奇侠,晚年时钻研武学,不知道学得了多少武艺,我听闻当时别人跟他动手的时候,他只是一招便可以败敌,世人皆不知道其武功到底有多深。”

    柳尘缘道:“师父练成了天穹剑法,难道还不如那奇侠梁修么?”

    孤广城道:“你年纪尚小,不知道习武只是在外,根本在于内心。我复仇之心强烈,这些年虽然有天诚大师的指点,但是这般强烈的复仇之意依然未减半分,实在的愧对天诚大师。”

    柳尘缘道:“世事有道,既然如此天诚大师也不会怪责师父的。”

    孤广城道:“好罢,我便来告诉你天穹剑法的内容,你要好好牢记。这天穹剑法本名为连山剑法后来是被开山祖师爷天穹子改为天穹剑法。”柳尘缘道:“连山剑法这连山莫不是是叠山象、藏山兵、连山阳、潜山阴、兼山物、列山民、伏山臣和崇山君八个象?”孤广城道:“看不出来你居然知道这八个象?”柳尘缘当年在彭融门下看了许多书,对此自然是熟悉。孤广城道:“这八象就是八个层次,这天穹剑法没有捷径,只能够逐一习练,第一层是兼山物,其义在于广大。”

    柳尘缘道:“广大?难道是说这是所有的剑招都要习练会?”孤广城道:“没错,不想你的悟性挺高,也让我不必花费太多的口舌。当年王守仁先生跟我说过,要先读百书才能够专其一,所以这兼山物便是入门,要对所有的剑招剑式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精。为师来教你这天穹剑法的八种起始招数。”

    柳尘缘把长剑给了孤广城,孤广城道:“你仔细看着,不懂便问。”孤广城口中一边说,剑招一边应声而出。但听孤广城道:“兼、连、叠、藏、潜、列、伏、崇。”虽然说是八种招式,但这起始招数居然是每一个八招,加起来已经有八八六十四招。孤广城使完后问道:“你可看清楚了?”柳尘缘道:“没有记得全部。”

    孤广城道:“懂得多少就使多少,给,你来试一试吧!”说着将长剑递给柳尘缘。柳尘缘拿过长剑,一连使出了五十余招,除了个别招式的细节有待改进以及忘记的那几招,其余的基本被柳尘缘使出来。孤广城心中大吃一惊,心道:“当年我也没有这般记性。”孤广城当年跟随师父北冥双山习练武艺时,对于这起始的招式可是每一次只是能够习练十余招,就被北冥双山赞不绝口,如今这柳尘缘只看一边,便能够如此,实在不简单。

    孤广城不想柳尘缘产生骄傲情绪,表面上不动声色道:“还不错,还有很多地方不够好。”

    柳尘缘不好意思道:“徒儿愚钝,还请师父多加指点才是。”

    孤广城道:“你仔细看看你那几招需要改进的还有忘记的招式。”

    孤广城逐一指点,柳尘缘见孤广城不苟言笑地对自己逐一教导,还以为孤广城在生气,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师父辛苦了,徒儿愚钝。”说着拿起长剑反复习练,只是半个时辰,便将这兼山物的招式全部习练完毕。柳尘缘诚惶诚恐地对孤广城道:“师父,你看徒儿现在如何。”

    孤广城皱眉道:“差不多,你还不算太笨。”柳尘缘听了这才放下心来,暗想自己接下来定要全力习练,可不能惹孤广城生气,不然其匪夷所思的脾气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其实孤广城的心里感到十分高兴,以这柳尘缘如此聪明和悟性,兴许不用那么久自己就可以出去了。

    此时听见滕碧玉的声音传来,道:“夫君,你在里面么?”

    柳尘缘道:“在的。”说着便走出山洞,将滕碧玉带进来。滕碧玉道:“我给你门带了四个菜,两斤酒,师父你们好好吃喝吧。”滕碧玉逐一将饭菜端出,并拿出两个酒杯,给柳尘缘和孤广城倒上。

    孤广城见滕碧玉准备了两荤两素,分别鸡肉、猪肉,一碟青菜和一碟花生,以及各自一大碗饭,分量可谓十足。柳尘缘滕碧玉道:“你吃过了么?”

    滕碧玉一边斟酒一边回道:“我已经吃过了,我想你们在此定是很饿了,所以我给你们准备的分量很多,好好吃便是。”孤广城在这里待了十几年,对于少林寺的斋饭早已吃到厌烦,他大口吃了几口饭,又塞了几口肉,赞道:“嗯!这饭菜真是不错,味道好极了,好极了!”

    滕碧玉见孤广城称赞,喜笑道:“只要师父喜欢,以后碧玉会接着做给师父吃。”孤广城道:“好,好!”说完脸色突地黯然,对柳尘缘道:“刚才你走出山洞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离开,想不到你却没有离开,我如此度你心思,实在是小人之见。”说着看着滕碧玉道:“之前我掐你的脖子,实在是对不起。”

    柳尘缘和滕碧玉见孤广城道歉,那滕碧玉急忙说道:“没事的师父,没事的,您快些吃吧!”

    柳尘缘举杯道:“师父,为我们的师徒缘分干杯。”两人酒量都不是很好,各自喝了一斤酒,有些不胜酒力。

    柳尘缘道:“师父,徒儿有些晕乎乎的。”孤广城十分兴奋,哈哈地笑道:“为师很久没有喝酒了,乍一尝这美酒,居然有些上头啦!”这饭菜酒水被二人一扫而光,滕碧玉收拾好碗筷,对孤广城道:“师父,我就要下山了。”孤广城对柳尘缘道:“这天色估计已经晚了,好徒儿,你快去送送吧,毕竟是一个姑娘家。”

    柳尘缘跟着滕碧玉一起下山,两人在山路上慢走。

    滕碧玉道:“夫君,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干脆就不要管他了。”

    柳尘缘不解道:“怎么了?”

    滕碧玉道:“你看这人的脾气,着实古怪得很,一会要伤人,一会开心,一会难过的,这样的人太难应对了,说不好那日发狂起来,将我们给杀了。”

    柳尘缘道:“这人在山洞中待了这么久,脾气自然是和常人不同,习惯就好了。”

    滕碧玉道:“夫君的意思是不愿意离开?”

    柳尘缘道:“答应别人的事情,当然不能反悔。你是不是觉得不自在?”滕碧玉道:“那到不是,只是害怕他伤害夫君你。毕竟我要送饭,待在山洞里的时间没有夫君多,夫君你长时与其相处,可要小心些。”

    柳尘缘见滕碧玉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心下十分感动道:“你不要担心,我跟此师父接触虽然不久,但也知道此人秉性不坏,哎!其实我们师父也是个可怜人。我就为此试它一试,到时候也不知道这剑法能不能将铁锁打开,但终究无愧于师父。”

    滕碧玉道:“不错,不试一试谁也不知道,这样夫君还能够学得一门本事,这也不错。”两人一直走到山腰处滕碧玉寄宿的农夫家里。那屋主人见柳尘缘前来,道:“怎么下山来了?”柳尘缘道:“送娘子回来。”其后与滕碧玉分别,柳尘缘一人往山上赶回。路上柳尘缘忽觉有人走路的声音,其扭头四顾一番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柳尘缘心道:“奇怪,我明明有听到声音,难道是我听错了?”

    柳尘缘突然加快脚步在山路中疾行,其一直习练洗髓经,内力充沛,身手的速度本就很快。他找了一暗处藏匿,只见一蒙面黑衣人走来,柳尘缘定睛一看,只见此人的身材和滕碧玉一般,明眸如水,眉如柳叶,尽管其蒙着面,但是柳尘缘一看便知道此人是一个女子。

    柳尘缘突然走出,那蒙面人似乎吓了一跳,其故意声音沙哑道:“原来你知道我在跟踪你。”

    柳尘缘道:“你不必把声音弄得如此沙哑,你一个女子人家,为何要来跟踪我?”

    那女子道:“我没有跟踪你,难道这条路之能你一个人走么?”柳尘缘道:“这里是少林寺,你一个女子来少林寺做什么?”

    蒙面人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柳尘缘道:“尽管你一再狡辩,但是我知道你此行是别有用心的。”

    蒙面人道:“就算你说对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你什么也不会知道。”

    柳尘缘突然问道:“你是不是雷衡他们派来的?”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