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2章 卧虎欲出(四) //
    !

    说罢突然出手,伸手往那蒙面人抓去。

    那人眉头一皱,不了柳尘缘突然出手,她堪堪回避了柳尘缘的这一抓,然后转身就往山下跑去。

    柳尘缘道:“你可不许走。”说完立刻跟着而去。柳尘缘的身手比那蒙面人人快多了,柳尘缘快步而上便来到了距离那蒙面人人三尺的地方,那蒙面人就要被柳尘缘抓住,这个时候又出现一黑衣人蒙面人,那人一掌往柳尘缘打出,柳尘缘旋身避过,看着此人道:“原来你们是同伙,你们是在觊觎少林寺的武学典籍,是不是?”

    柳尘缘说完看着那人,只见此人目光如炬,浓眉大眼,是一个男子。

    男黑衣人道:“就算你知道了也没有用,因为今日你休想再回去。”柳尘缘一直对天信大师之事挂怀,所以对雷衡等人心里是极为不满的,这些人又跟雷衡有关系,柳尘缘有些生气道:“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那男黑衣人道:“接招吧。”说着拳招使出,往柳尘缘打去,极为劲速。饶是如此,柳尘缘简单一闪躲避过去,心下奇怪,暗道:“此人内功的法门为何如此熟悉,难道他习练的也是少林寺内功。”想罢又是一惊,“怪不得我看着相像,难道他习练的内功和我的一样?”

    柳尘缘拳脚功夫一般,但是他刚刚学过天穹剑法,他捡起地上一根木棍,往男黑衣人迎打而去,柳尘缘洗髓经习练多日,此时内力不亚于其父徐正,他只觉得这南黑衣人的武功招式速度极慢,当下再也不去过多想自己要使出什么招式来应对,只需看着其出招然后找到破绽便伸棍打去。那男黑衣人屡屡出招而未果,柳尘缘总是能够破去招式,占据先机,他不得不快步后退,道:“你习练的内功是少林寺的洗髓经,对不对?”

    柳尘缘道:“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得看出来?”那男黑衣人道:“少林寺不愧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一个小小年纪的和尚,武功就有如此修为,少林寺可谓是藏龙卧虎啊!”

    柳尘缘道:“你们是雷衡的人,你们休想打少林寺的主意,我定会把此事告诉少林寺方丈。”那男黑衣人哈哈笑道:“今日我奈何不得你,随你的便。”说着这连个人就离开了。

    柳尘缘立刻回到少林寺,此事已经天黑,他将此事全都告诉了方丈地忠。地忠道:“不管怎样,凡事还是小心为好。”遂安排人手值夜,以免有不速之客前来少林寺盗取经书。其后地忠问起柳尘缘那孤广城的事情来,柳尘缘自然不会把孤广城真实所想告诉地忠,心中暗道:“此时撒谎便撒谎一次吧,希望佛祖得知后不要怪罪我才是。”便回道:“此人一直在习练洗髓经,然后凭借洗髓经内力破门而出。”

    地忠道:“他一人在那里也是孤独,天诚大师圆寂,按照其遗愿,我们都不得去探视,有孤广城在,也可算作为他守孝了。你本身也在习练洗髓经,万不可让天信大师失望。”

    柳尘缘道:“和缘明白。”说柳尘缘又完和地忠聊了一会,这才回到山洞里。

    第二天,柳尘缘一早起来,就听孤广城道:“今日我们开始习练余下的剑法。”

    柳尘缘道:“好,师父但说,徒儿会认真听着的。只是”

    孤广城见柳尘缘如此,不耐道:“你要说什么就说,怎么支支吾吾的?”

    柳尘缘问道:“这‘兼山物’徒儿你习练过关么?”

    孤广城道:“只凭这第一层‘兼山物’剑招的习练,你倒是挺有悟性的,但是也不知是真的有悟性还是这‘兼山物’简单,接下来才是最为艰难的时候。你要是如这‘兼山物’的习练进度,何至于一两年,我看只一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剑法大成了。”柳尘缘听孤广城如此说来,暗想这接下来的剑法习练定是非常艰难,暗自鼓励道:“不管怎么样的难处,可都要认真习练,不得胆怯,退却了。”

    柳尘缘想罢回道:“师父只管教来,柳尘缘一遍不会便两遍,两遍不会便十遍,如此下去总有会的时候。”

    孤广城笑了笑,道:“你够这般想那是很好,世上之人不成事,无外乎没有你这般想法,只是想法归想法,平时若是不行实际,也无半点用处。”柳尘缘道:“师父教训的是。”孤广城说完沉思半晌,开始娓娓道来:“天穹剑法分为‘兼山物’,‘连山阳’,‘叠山象’,‘藏山兵’,‘潜山阴’,‘列山民’,‘伏山臣’,‘崇山君’。‘兼山物’意在广大,‘连山阳’意在秀丽,‘叠山象’意在高明,‘藏山兵’意在行险,‘潜山阴’意在神奇,‘列山民’意在悠然,‘伏山臣’意在雄威,‘崇山君’意在迅猛。”柳尘缘重复了一遍,孤广城道:“这并非是要你背诵,为师是要逐一解释一遍给你听。这‘兼山物’关键为广大,你已经习练,这倒也不用多解释,其二层的‘连山阳’意在神奇,你可明白?”柳尘缘道:“看字面自然明白。”孤广城道:“那我便解释第层的‘叠山象’,‘叠山象’是指万山重叠,则为万招重叠,剑法往生反复,连连不断不绝。‘藏山兵’意在行险,是指藏匿剑招,突然发至,有剑走偏锋,山行险路之意。第五层的‘潜山阴’意在神奇,面对对手的招式,潜心陶醉,剑招应招而出,剑招之绝妙令人叹为观止,但此层剑法也只能是不胜不败;‘列山民’意在悠然,习练这这般境界,剑招已经消失,只在心中应对对手招式,就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习练这般境界胜势已定。‘伏山臣’意在雄威,剑招威力无穷,打败江湖上十有八九的剑术高手已经不在话下;第八层‘崇山君’意在迅猛,此时除了梁修的‘过水剑’和千秋诀剑法之外,世上已经没有敌手了。”

    柳尘缘道:“师父,不知道这三个剑法比起来,到底是谁更厉害一些?”

    孤广城道:“当时师父的话是这样说的,我也问师父这三者剑法谁更胜一筹,师傅说这三个剑法从未相遇,也不知道哪一个最为厉害,当年我也问过师父这个问题,我师父说天穹剑法兼有两者之长,但是所有武功只要习练到极致,便再也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了。”柳尘缘每日习练,进步不慢也不快,孤广城对此心里大喜不已,心道:“此子真乃天才也。”

    如是过了半年,柳尘缘基本学得了天穹剑法只是缺少进入第八层的崇山君’的地一步。柳尘缘习练了几日,依然没有一点前进,柳尘缘道:“师父,这第八层的剑法实在突破不了。”孤广城道:“这第八层其实我也没有习练到,如今的情况已经很难为你了,”说着喃喃道,“可惜现在没有天穹派的体心九诀,若是有那就更好了,但就算有这体心九诀,但是其十分难练,哎,不想这无用的事情了,好徒儿,眼下你的习练已经属于神速了,接下来也只能是慢慢去习练了,能够进步一些便是一些吧。”

    柳尘缘心道:“体心九诀不就在我的身上么?师父这么说,定是这体心九诀对于习练天穹剑法有很大帮助。”想罢便想着体心九诀里的内容来,然后逐一想着天穹剑法。半晌,其忽然间恍然大悟,心中大喜非常,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说着静心闭目,不再分心。

    当年柳尘缘修习体心九诀的时候,其里说第一层入体为悟招,第二层入定为通招,第三层入静为立招,第四层入神为破招,第五层入念为出招,第六层入魂为去招,第七层入气为杀招,第八层入意为悔招,第九层入心为融招。柳尘缘本就悟性极高,在其没有实际习练武艺的时候,就对体心九诀生硬地习练达到了第六层的境界,如今习练了天穹剑法,且加上孤广城无意间的话语点拨,其心里可说是豁然开朗,之前本觉得生涩至极的内功修炼此时觉得十分简单。柳尘缘也没有跟孤广城多说什么,他独自打坐,习练起体心九诀来。当年王守仁为就天穹派之人白素丽,向少林寺求得了观阅洗髓经的机会,后来王守仁遇到了天穹派掌门人北冥双山,北冥双山和王守仁一道研习洗髓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堪破了洗髓经后,其就对王守仁说过,这武学的一大矛盾就是与敌人队阵之时,明明知道如何破敌,然就是使不出相应的招式来,致使对敌败阵,这体心九诀的根本就是将体内所有真气运使周身,让手脚随心意动,即便简单的招式,也一样威力极大,一样可以打败敌人。体心九诀虽然难学,但是先习练这洗髓经就容易得多了,洗髓经为源生真气之法,而这体心九诀是运行真气之法,两者相并,可就是当世无敌了。

    柳尘缘并不知道如此,只是在实际的修习中真实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孤广城见柳尘缘在闭目打坐,以为其在苦苦思索,所以也不去打扰,他来到天诚大师的遗体前,道:“师父,你让孤广城习练洗髓经,心意是让孤广城静心,磨灭孤广城的贪嗔痴,然而孤广城一直无法破去家门被倭寇斩杀之恨,所以一直无从静心,心静不下来,对洗髓经的习练就举步维艰,实在是有愧于师父。”其扭头再看柳尘缘,只见其挥舞起天穹剑法,其招式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挑刺劈砍之间充满剑气且应招而飞,招式看似缓慢无力实则劲力暗藏。柳尘缘因为习练了洗髓经本不知道习练洗髓经对体心九诀的习练大有帮助,此时无意间突破的瓶颈,让洗髓经、体心九诀和天穹剑法同时大成。和孤广城满脸喜色,拍掌道:“好徒儿,你真是习武的天才。”

    柳尘缘停下来,听孤广城这么说,愣然而心想道:“习武天才!习武天才!当年习练其未了体心经里的洗髓经和体心九诀无外乎是因为自身身子太弱,这身子病恙最终还是依靠天信大师的洗髓经内力而祛除,眼下习练的所有武艺,全都不是自己自愿习练来的,当年父亲要我习武,我嫌弃辛苦而一直不学,如今却是习练了三门绝世武学,哎,这世上的事情水人能够说准。”

    孤广城道:“没有想到,我本来估计要至少一年的时间,不想今日你便习练完全了。好啊,好,好啊好!”柳尘缘道:“师父,我来打开这铁锁。”

    孤广城道:“慢些。”柳尘缘心下奇怪,道:“师父你怎么了?”

    孤广城道:“看你刚才使出的第八层剑法,我就知道,以天穹剑法打开这铁锁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刚才我想了想,为师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不想自己会有一个少林寺的师父,更不会想到还会收你这样一个徒弟来学练天穹剑法,这些日子有你们一道陪伴,实是心情大畅。如今就要离开此地,心里想想,终觉得对不住天诚大师,因为其本意要我习练洗髓经后自己出来,不想到如今是这样情况,天诚大师心里终究对我厚爱,所以为师心里想到这些不免有些酸楚。”

    柳尘缘道:“天诚大师是少林寺的得道高僧,柳尘缘出家本意也不是为了出家,这些日子里在少林寺虽然从未修习过半点佛法,但也知道出家人四大皆空,我想天诚大师在天之灵是不会怪师父的。”

    此时滕碧玉拿着饭菜过来,道:“快吃饭啦。今天我做了红烧鱼和炒鸡肉,味道不错的,你们快些吃吧,不然饭菜凉了味道就不好了。”说着拿出了饭菜来。

    柳尘缘道:“师父,快来吃饭罢。”孤广城说道:“我们就在此吃最后一餐饭,然后再出来。”柳尘缘道:“是,师父。”

    滕碧玉本没有注意两人的对话,此时一琢磨孤广城的话,道:“师父,是不是我夫君他武功大成了,到时候铁锁打来,师父你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孤广城微微一笑,笑而不语,神情有些郁郁寡欢,完全没有要出来的兴奋。

    滕碧玉大喜道:“我就知道,我家夫君可是天下间难得的本事人。”说着将饭菜端来,道:“快吃快吃!”

    柳尘缘和孤广城一起吃饭,这本来是很丰盛的饭菜,但是因为孤广城的郁郁寡欢,柳尘缘只觉得自己吃得并不爽喜。柳尘缘快速扒拉了几口饭菜,说道:“师父,我来试一试吧,看这铁锁能不能被这长剑打开。”就要拿起剑劈砍那铁锁。

    孤广城道:“不,不,好徒儿你且先等一会。”说着来到天诚大师的遗体前,跪下道:“孤广城在少林寺多年,想起当年受伤,前来少林寺求洗髓经之时,就得到了天诚大师的帮助,如今孤广城就要离开了,但是在离开之前并没有完成天诚大师您的要求,孤广城心里实在有愧,他日大仇得报,定会潜心修习,达到天诚大师您的要求,我孤广城在此立誓,此生一定会完成洗髓经的修习,以报天诚大师的厚爱。”

    滕碧玉小声对柳尘缘道:“夫君你看,我就说过师父的性情实在奇怪的很,现在明明就要出来了,你看他却是这般,你说奇不奇怪?”柳尘缘这些日子里和孤广城相处,知道这孤广城是性情中人,应道:“这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而已!”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