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3章 楚楚佳人(一).
    !

    柳尘缘长剑一劈,“咔嚓”一声,长剑的剑锋上虽有破口,但是那铁锁还是应力而断去,这结果正如孤广城所预料的那般。

    柳尘缘将门打开,道:“师父,果然像您所说的那样,这天穹剑法能够劈开这铁锁。”

    孤广城没有说话,他头也不回,径直走出山洞来,柳尘缘和滕碧玉跟在后面。

    孤广城来到山洞外,张开双臂贪婪地呼吸山洞外的空气,道:“我孤广城今日终于出来了。”

    柳尘缘和滕碧玉来到孤广城身后,柳尘缘对孤广城道:“师父,有一件事情徒儿没有跟你说。”孤广城道:“好徒儿,你有何事?”

    柳尘缘拿出体心九诀,道:“师父,这体心九诀您一定是知道的。”孤广城道:“这天穹派的典籍你是怎么得到的?”

    柳尘缘道:“徒儿是在机缘巧合见得到,徒儿答应那人,要将这体心九诀带回天穹派。如今遇到师父,师父又是天穹派的弟子,想来也是缘分,眼下只想亲自将这体心九诀平平安安地带回天穹派去,至于这样,柳尘缘才是将对别人的最后的一个承诺完成了。”

    孤广城点头道:“君子当一诺千金,你能这样做很是不错,走吧,我们这就先去找少林寺的方丈,然后我亲自带你到天穹派去,完成你对别人的承诺。”

    柳尘缘道:“谢师父。不过我们去找少林寺方丈干什么?”

    孤广城道:“自然是有一些事情要说,还有我们在少林寺这些年,深受少林寺的恩德,所以我们自然要为少林寺做一些事情。”说着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柳尘缘。

    柳尘缘道:“柳尘缘也想这样做。”孤广城道:“眼下我们不得不扯谎,只希望佛祖不要怪罪。”

    柳尘缘道:“我们心意为善,佛祖不仅不会怪罪,还会记得我们的功德也不定。”谈说之间柳尘缘三人来到少林寺大门处,孤广城对滕碧玉道:“少林寺门规严明,女子是不得入内的,所以你要再外边等等我们。”

    滕碧玉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孤广城便跟看门沙弥说要单独见方丈地忠,然后走进了少林寺内。

    孤广城对柳尘缘道:“有一件事情你可要记住。”

    柳尘缘道:“什么事情,师父快说?”孤广城道:“待会我们二人可不能说是师徒,我不叫你徒儿,你也不要叫我师父,明白么?”

    柳尘缘笑道:“知道了。”

    孤广城和柳尘缘来到了少林寺大雄宝殿之内,见到了等候的地忠,孤广城手掌一挥,只见大殿的大门自己关闭,孤广城双手合十微笑而道:“让方丈大师见笑了。”地忠双手合十回力道:“看你的运行内功的法门,就是出自洗髓经,果然不同凡响。”

    孤广城道:“自觉是一般而已,过奖了!”孤广城深知自己的洗髓经只是习练到第二层罢了,只是少林寺之中除了天信大师和天诚大师以外,再无人修习洗髓经,所以自己显示简单的一招,目的在暗示地忠,自己长年修炼的洗髓经至今已经大成了,若是地忠也是习练洗髓经,孤广城便不敢如此,以免露馅。

    地忠道:“天诚大师意在让你习练洗髓经打成方才出来,如今看来天诚大师的心愿的达成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孤广城道:“不仅如此,和缘的洗髓经也习练到了大成。”地忠道:“少林寺历代高僧里面,没有一个人在和缘这个年纪有如此成就。”

    孤广城道:“和缘,你来试一试。”柳尘缘随意伸掌一拍,只见一股极大劲力生出,将那三丈外悬挂的大钟打得嗡嗡直响。

    地忠道:“和缘,想不要你年纪轻轻会有此造诣,难得,难得。”柳尘缘道:“和缘总算没有师父天信大师的期望。”

    孤广城道:“如今我二人前来这里,是想要跟方丈你商量一个事情的。”地忠道:“什么事情?你们要我单独来此相见,不知道有何用意?”

    孤广城道:“敢问方丈大师,那洗髓经副本可在?”地忠满脸惊讶道:“你与天诚大师一道闭关,这些年里想必对洗髓经里面的内容早已经记得滚瓜烂熟,怎么现在还要这洗髓经的副本?”

    孤广城道:“少林寺当时受到他人攻击,那些人归根结底只是为了少林寺的洗髓经而已,孤广城长年在此,身受少林寺的恩德,所以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少林寺把洗髓经副本交给我,然后我故意将少林寺之人打伤,此事传开后,世人就都知道洗髓经在我孤广城的手中,那些人要找就只会来找我,从此之后,少林寺就再也不会受江湖纷争的困扰了。不知道方丈的意思如何?”地忠看了看柳尘缘,道:“此事是和缘跟你说的吧!”柳尘缘道:“是的,方丈大师,要是柳尘缘没有来少林寺,想必少林寺也不会接二连三地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来,我也想这么做。”

    地忠叹气道:“善哉善哉,我这些日子里也正为此时苦恼,但你说的此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此事一旦做出,并且传了出去,于你的名声可是极为不利的,我身为少林寺方丈,怎么会让你做这事情!”

    孤广城苦然一笑道:“佛祖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孤广城为少林寺做这点事情,算得个什么?名利之事,于我孤广城就如浮云一般。”

    孤广城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完成天诚大师的心愿,孤广城报仇心切,他知道自己在报仇之前根本无法静心去修习洗髓经,报仇之事有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多年之后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记得洗髓经的内容来,所以便想了这办法。

    地忠道:“好,既然是演戏,那就演戏演足了。”说晚后只见孤广城大手一挥,那大殿的大门打开,地忠功聚喉咙,大声说道:“少林寺的各位僧人前来大雄宝殿,我们要祭祀天诚大师了。”声音回转,在少林寺中回荡着。

    地厚、地善、地义等人快速前来,地厚道:“方丈师兄,怎么要祭祀天诚大师,人良之前来报,说天诚大师的遗言不是静坐洞中,他人不得打扰么?”说着看见一边孤广城奇怪不已,道:“你出来了?这么说你的洗髓经已经习练大成了?”

    孤广城道:“近二十年的修习,自当有所建树,否则怎么对得起天诚大师。”

    地义道:“师兄,这祭祀是怎么回事?”

    地忠道:“天诚大师习练洗髓经大成而死,是我少林寺百年来唯一如此的高僧,这虽然是孤广城的提议,但我也想要把洗髓经副本烧给天诚大师,以表内心无上崇敬之心意。”

    此时少林寺众人基本集结来,听地忠这么说也极为合理,为一位达到武艺巅峰的高僧做这样的事情,如此规格这可是少林寺的第一次。这样一来少林寺之人习武会更加勤奋,勇攀巅峰。地善对一个小沙弥道:“你去把洗髓经的副本拿来。”

    那小沙弥拿来之后,只听孤广城道:“这洗髓经让我来吧!”

    地忠道:“你跟随了天诚大师近二十年,这洗髓经就让你来烧给天诚大师吧。”

    那小沙弥将洗髓经拿来,孤广城伸手拿过,道:“洗髓经还是给我吧!”

    地忠故意大声质问道:“孤广城,你想要干什么?”孤广城道:“这洗髓经我没有习练大成,所以要继续习练,完成天诚大师的心愿?”众人大吃一惊,地善道:“你说什么?你没有习练大成,是怎么破锁而出的。”孤广城说的是实话,但是在地忠看来却认为孤广城是有意而说的,地忠道:“孤广城,你如此做法,就不怕天打雷劈么?来人,休要让他走了。”

    柳尘缘也配合说道:“这样不太好,毕竟少林寺对你有恩,天诚大师对你更是不薄。”孤广城道:“哪来的废话。”说着就要离开。

    地善一记“滚风刀”打出,喊道:“哪里走。”

    地忠道:“此人习练了洗髓经,大家要小心。”却见孤广城与地善打斗,孤广城根本没有使出洗髓经的内功法门,若是如此,在场之人将无人能够抵挡。当年天信大师就显示过洗髓经内功,当时天信大师并未习练洗髓经至大成,其打出的内力已经折服少林寺众人,这内力便是内功的表象,此时见孤广城如此,地忠心道:“此人终究是想着少林寺之人,所以才不使洗髓经的功力吧!”

    地善道:“你的洗髓经功法有多厉害,让我看看。”孤广城冷笑道:“我怕使出来后会一掌打死你。”

    柳尘缘故意道:“没有想到柳尘缘在山洞里长时间陪伴的人,居然是一个大恶人,你实在是让柳尘缘厌恶。”

    孤广城知道柳尘缘是在演戏,道:“你算老几,居然敢如此说我。”说着一记“天崩手”打出,逼退地善以快速脱身,他来到柳尘缘的面前,大手抓住了柳尘缘的脖子,道:“我让你讨厌,厌恶。不想活了是不是?”

    柳尘缘道:“没错,你就是让人厌恶,我就是不想活,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孤广城笑道:“笑话,杀了你我没有人质怎么安然下山,你休想让我上当,你休要出言挤兑。”说着点住了柳尘缘的穴道,后对少林寺众人喊道:“你们想要他死,就过来。”

    地善道:“在我少林寺里这样做法,你还是第一个,你休想离开。”

    地忠说道:“住手罢。”

    地善不解道:“方丈师兄,此人怎么能够让他安然离开?”

    地忠道:“和缘在他手中,此人性情古怪,万一发起狂来,在此地杀了和缘怎么办?”

    地善道:“那好办,只要你走到少林寺大门之外,我便动手。和缘是我少林寺弟子,其为少林寺献身也是理所当然。”

    此话一出,人良点头道:“没错,倒是以后看你怎么安然离开。”

    孤广城道:“好啊,看看你们谁人有本事阻拦我。”说罢点住柳尘缘的穴道,其后脚尖一点,带着柳尘缘飞身而去。地善性情向来疾恶如仇,他快步而上,在孤广城来到大门之时一记“滚风刀”打出,将将要起势飞身的孤广城逼落在地。

    本在大门口等候着的滕碧玉不知所以,见状气苦道:“我就说过此人性情古怪,你看今日他有发狂了。”赶来的地忠听到滕碧玉这么说法,心道:“此女说话天衣无缝,想来他们是说好的,孤广城,今后要委屈你了。”

    柳尘缘道:“你快走,下山去。”

    滕碧玉道:“我哪里都不去。”说着上去拉将孤广城掐着柳尘缘的左手。

    孤广城十分无奈,道:“你一个女子,我不想对你动手,滚开。”

    滕碧玉道:“你放开,你放开。”说着张嘴就去咬孤广城的左手。如此一来众人都傻眼了,没有想到一个女子会让孤广城如此为难。地忠明白原因,心道:“此女这样,他们要怎么收场?”柳尘缘道:“你这样待会他就要打死你了,快让开,他没有离开这里之前,是不会杀我的。”孤广城无奈伸手一点,点住了滕碧玉身上的穴道,孤广城虽然觉得手臂疼痛无比,但不好显出。他艰难忍着苦楚,对少林寺之人道:“眼下我有两个人质,你们再来我便杀了其中一个。到时候这杀人凶手就等于是你们少林寺之人,可不是我孤广城。”

    人良道:“杀人凶手是你,快把洗髓经还来。”

    地忠大声喝止道:“够了。”地忠的声音就如晴天霹雳,众人都不敢言语。

    孤广城道:“方丈,你是要让我离开?”

    地忠道:“你可以安然离开,但是可不能滥杀无辜。”孤广城道:“这有何难。”

    地忠道:“你的为人日后天下人皆知,洗髓经可以有很多副本,但是要扭转他人对自己的为人之见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地忠的这句话只有柳尘缘和孤广城听懂。

    孤广城笑道:“方丈操心了,今日少林寺之人不会放过轻易孤广城,孤广城就来领教少林寺的高招了。”

    地厚道:“也罢,你既这么说,便由我来先招呼。”

    地善疾恶之气大发,道:“师兄何必如此,此人没有道义,何必要跟他讲道义。”

    孤广城道:“你们有多少人,不妨一起上,以免我多费手脚之力。”

    孤广城说罢,少林寺中人内心登时怀满怒气,人良来到地忠身后道:“方丈,此人如此不知道感恩,少林寺何必对他客气。”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