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4章 楚楚佳人(二)&.
    !

    地忠心中明了,自然不能让此时事态扩大。

    地忠道:“先让他过了地善、地厚这一关,若是这地善地厚不是气对手,少林寺大动干戈也是不得好,先看看事态如何再说。”

    此时听见地善道:“孤广城,少林寺人多的是,个个都恨不得取了你的性命。你先与我二人相斗,再与少林寺其他人动手不迟。”地善和地忠心里惧怕孤广城的洗髓经功力,动手之余不敢有半点疏虞,孤广城岂能不知道这细微之处,他冷冷一笑,道:“少林寺的天字辈大师已经无人,少林寺哪里还有中用的人在?”

    孤广城使出天崩手,当头一掌往地善两人拍去,乃是天崩掌的“崩山砸”,地善欲以滚风刀相对,地厚道:“掌力威猛,不得硬拼。”

    地善本想自己全力一记“滚风刀”打出,却听师兄这么说,只好游走步下,避开孤广城这一掌。

    孤广城一掌走空,赞道:“好快的步法。”返身又是一掌拍出,乃是天崩掌的“抹平手”,孤广城连连出掌与地善地厚两人相斗,他出招又是极快,霎时间便打出了几十招掌。虽然没有打倒两人,但此时地善地厚两人围攻孤广城,却是除了躲避外,居然一招也没有向孤广城使出来,只能是全力抵守。

    柳尘缘看得目瞪口呆,心道:“师父的武艺实在是高超无比,这地善和地厚两人的学校在地字辈里的堪称佼佼者,此时居然被孤广城打成了这狼狈样子。

    当时武叔面对地善也没有占尽上风,这孤广城的武功比起武叔定胜一筹,而武叔只是在轻功上胜过师父一些。”

    人良悄声对地忠道:“方丈大师,咱们还是用罗汉阵吧,看此人还能够支持多久。”地忠摇头道:“此人伍武小尤厉害多了,除非一百零八罗汉阵,否则我们的三十六人罗汉阵是困不住此人的。”

    人良道:“方丈,人良不管那么多了。”说着到一边取出长剑而上。若是平时,人良根本没有资格来与孤广城动手,但是今日情况特殊,地善地厚见晚自己一辈的人良出手,也没有责怪,反而道:“要小心。”

    孤广城道:“好剑法,孤广城领教少林寺的剑法。”说着大手横扫,带起阵阵无形气浪。人良持剑攻击孤广城,却感到身子如陷泥潭之中,似乎有无形的劲力阻滞自己。正在纳闷之时,却见孤广城大手往自己右手拍来,人良右手吃痛松开,长剑跌落在地上。孤广城一记“秋风扫叶”,凭借无形劲力将长剑腾空,继而吧长剑抓在自己的手中,人良见状快速一闪而过,一人字辈僧人道:“接剑。”

    人良接住长剑,站立在地,地善道:“我们三人一起上。”

    孤广城哈哈笑道:“你们三个一起上我也无惧。”

    孤广城左手一记天崩手中的“点天手”打向地厚,的天崩手的力道极为刁猛,然从表面看起来并不觉得有如何的威力,这最为关键的精髓全在在习练者暗含的力道中了。

    地厚不知所以,硬接而下,只觉一股极为刁钻猛烈的力道传来,继而胸心悸悸,急忙退了一步调息。其实孤广城这一下并没有用尽全力,否则这一招足矣让地厚毙命当场。地善见状,迎面就是一记“滚风刀”迅猛无匹地击向孤广城的面门。

    孤广城躲避而开,且见人良长剑攻来。孤广城使出天穹剑法道:“你这人字辈的僧人,达摩剑法并未大成,就与地字辈僧人来围攻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敢如此炫耀,。”说吧天穹剑法排山倒海使出,人良接招,只觉得刀锋相触之时力道甚剧,手骨就如裂开一般疼痛。地善再出一招“滚风刀”往孤广城打去,孤广城只觉身后劲风袭来,知道有人出招,来袭立刻收手躲避。这一“滚风刀”等于是打向人良。

    人良躲开,心道:“此人武功随心所欲,是在厉害无比。”这一记“滚风刀”打空,直中一棵大树上,只见这大树的树干裂开,落叶纷纷。

    孤广城笑道:“滚风刀,厉害,厉害!”就要继续动手之时,地忠道:“孤广城,你走吧。”

    地善道:“方丈师兄,怎么能够让此人走?”

    地忠没有理会,而是对孤广城继续道:“但是你要记住,我少林寺之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孤广城大笑道:“走了!”说着左手抓着柳尘缘,右手抓着滕碧玉一道飞身而去。地善万分不解道:“方丈师兄,此人怎么能够放走呢?”

    地忠道:“一来他有人质,二来我们也实在斗他不过,但是正如师弟所说,此人没有道义,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他讲道义,地厚、地善、地义,你们带领十几人下山,除了正面动手之外,再给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够夺回洗髓经。你们可明白?”

    地厚道:“我等明白方丈师兄的意思,若是强行正面动手,我们肯定不是孤广城的对手,但是只要有机会,也未尝不可。”地忠道:“方法无定,到时候你们适时而动吧。”地义,地厚,地善等人挑选了几十人,开始下山找寻孤广城。

    孤广城下山后,找了一出僻静地方,确认无人之后,便解开了柳、滕二人的穴道,滕碧玉骂道:“你这人,怎么配做他人的师父。”

    柳尘缘对滕碧玉道:“碧玉,不得无礼,这是师父有意为之的。”说着将事情解释给滕碧玉听。

    滕碧玉听完后大吃一惊,道:“啊,我差点坏了大事了,师父对不起”

    孤广城道:“你明白了就好,为师已经饿了,我们要到最近的一个小镇去,好好吃喝一顿。”三人来到距离少林寺最近的小镇上,好好吃喝一顿,睡了一个美觉,然后就往西而去。直赶了一个月的路途,滕碧玉道:“这一路上还要走多久啊?”

    孤广城道:“远着那,至少还要一个月的路途。”这一日,三人在山路上歇息。天气炎热无比,即使在山林中也感到股股热浪。柳尘缘道:“不知道这山路还要走多久,这带着的干粮也快吃完了。”

    孤广城道:“干粮吃完了那我们就吃飞禽走兽,你们在这里等着,为师去打猎,给你们打些野兔野鸡来。”

    柳尘缘和滕碧玉在意大石头上歇息,滕碧玉道:“夫君,碧玉好累,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你可不能离开碧玉半步,这山林里若是只有碧玉一个人,想一想都觉得怪吓人的。”柳尘缘道:“你就安心睡吧,我在这里坐着,不会离开你半步。”

    滕碧玉躺下不到片刻就已经睡着了。柳尘缘在石头坐了好一会,也觉得眼睛有些犯困。这个时候只见一美丽女子走来,对自己似乎欲言又止。

    柳尘缘细细看去,只见这女子细皮嫩肉,一张瓜子脸,鼻挺肤白,黑发柳眉。只见这女子神色怪异,不知道是喜是怒还是欲有求。柳尘缘寻思道:“这女子怎么如此古怪,是不是这里是她的领地,而我们在此侵犯了她的地盘,既然这样我们离开就是,不过师父去打猎了,得在此等上一会才行,我要跟她说说。”

    柳尘缘当即站起身来,向这女子做了一个揖,道:“对不起,这里定是你的山林,师父去打猎了,待会我们就走。”那女子道:“这里是我的地方,你师父怎么可以在此打猎?”

    柳尘缘打量了此女一番,见其手指细嫩,手心洁净少茧,心道:“此女不像是一个常年劳动之人,这里果真是她的山林?”问道:“这里真是你的地方?这里只有你一人?”那女子道:“怎么,你不相信么?”

    柳尘缘道:“不是不相信,只是你一个姑娘家,很不像。”说着柳尘缘突然一掌向那女子打去,且见那女子不躲不闪直直面对柳尘缘的这一掌。

    柳尘缘见状立刻收手,那女子道:“你是在怀疑我说假话,还是在欺负我是一个女子?”柳尘缘连连摆手道:“你不会武功,既然如此,你定不是坏人。”

    那女子笑道:“你这人好奇怪,怎么突然间就说这奇怪的话语来了。这自古以来就是苗人领地,这处山林是我家的,我父母虽然去世了,我也是一个女子,但是这里仍是我家的,难道不对么?”

    柳尘缘作揖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下柳尘缘,师父去打猎了,待会回来之后,按价赔偿就好。”那女子道:“好,在下花楚楚,就在这里等你的师父。”

    柳尘缘松了一口气,道:“谢谢。”当此时,那女子忽然给了一掌,柳尘缘只觉得这掌力倒是平平,其中似乎有一根针扎入了自己的皮肤,柳尘缘脑袋一晕,继而瘫软在地,柳尘缘心下大骇,随即冷静了下来,道:“你要干什么?”花楚楚道:“我要问你几个问题。”柳尘缘道:“问就问,怎么成了这样。”他若不是大意,对花楚楚没有半点提防,也不会到这个地步。这花楚楚就是当日在少林寺跟踪柳尘缘的那个女子,是松浦石一郎的妹妹,本名松浦楚楚子,她虽懂得武艺但武艺平平,她见松浦石一郎等人取不得洗髓经,便打算以柔克刚,一直潜伏在少林寺附近,那汪直听闻此事后,心下对雷衡等人很是愤怒,于是就亲自来到少林寺,当时花楚楚也在附近,花楚楚跟汪直说了此事,汪直极为称赞,让花楚楚完成任务便立刻返回。这花楚楚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私心所在,她本意是想要得到洗髓经后抄写一份,然后待会扶桑,以让松浦氏的武功称霸扶桑。

    所以花楚楚一路跟随柳尘缘等人,此时扮作苗家女子,就是为了取得洗髓经。此时花楚楚心道:“我干嘛要问他,我直接搜他的身子不就是了。”说着就要解开柳尘缘的腰带,脱掉柳尘缘的衣服,好看看洗髓经在不在柳尘缘的身上。这个时候只见滕碧玉大骂道:“你一个女子,好不要脸,怎么对别家男子动手动脚的。”

    花楚楚是扶桑人,根本没有这汉家女子的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道:“什么别家的男子,我要动就动,怎么了?”

    滕碧玉走过来,挡在柳尘缘的面前道:“你不得动我夫君一根汗毛。他已经中看你的毒了,你还要用衣带绑着着他?”

    花楚楚道:“他一个男子,我若不这样怎么能够放心。”

    花楚楚对柳尘缘问道:“这人是你的妻子?”

    柳尘缘点头道:“正是。”柳尘缘说完只见花楚楚脸上闪过一怪异的神色,柳尘缘心下慌张,害怕花楚楚会对滕碧玉不利,滕碧玉比于此人,肯定是敌不过的。道:“你可不能动她,在这山林你打你一点猎物,这钱我们还是给得起的。你这人好奇怪,你这样到底是要干什么哪?”花楚楚正要说道“把洗髓经拿出来。”此时就见孤广城拿着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走来,孤广城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

    花楚楚道:“你在我这山林里打猎,这野鸡和野兔要给我折算。”

    孤广城哈哈大笑道:“你是苗家姑娘吧!”花楚楚道:“看你的样子,好像看不起我们苗家姑娘。”

    孤广城道:“哪里的话,你们苗家姑娘可不像汉家姑娘,一些事情比起来还是苗家姑娘爽快自然,不像那些汉家姑娘般扭捏作态。哎呀,你怎么把我的徒弟弄成这样了?柳尘缘,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然后没有想到人家武功虽然不高,但是有毒的暗器可不少,是不是?”柳尘缘道:“师父,你看她细皮嫩肉的,手上没有多余的老茧,这哪里像是长年劳苦的姑娘家。当时我还以为他是坏人!”

    花楚楚道:“”“照你这么说,少林寺所有僧人武艺一定都很高强的是不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