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5章 楚楚佳人(三)*.
    !

    孤广城哈哈一笑,对花楚楚道:“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徒弟说这话确实不太对。”花楚楚道:“你们是师徒?”孤广城拿过一定银子给了花楚楚,道:“没错,他是我的徒弟,诺,这是给你的。”

    花楚楚道:“这不要那么多银子。”孤广城道:“我身上也没有碎银子,就都给你吧!”花楚楚突然跪下道:“先生,我见你的徒儿如此,再看先生的面容,就知道先生的武艺极高,希望先生收留花楚楚,教导花楚楚武功吧!”孤广城道:“你这是为何,姑娘啊,我们还有事,我们这是在赶路。”

    花楚楚道:“我知道先生在赶路,要是先生不搭救花楚楚,那花楚楚迟早会死在这里。”滕碧玉道:“既然这样,你先把解药给我。”说着将解药扔给滕碧玉,道:“这是解药,只要口服下去,只需片刻就好了。”孤广城见花楚楚样子可怜,恻隐之心大起,道:“搭救你,你这是什么情况,细细说来就是,但凡能够帮助你的,老夫绝不会吝啬。”

    花楚楚开始编谎道:“这片山林虽然现在是花楚楚的,但是以后就不一定是了。”柳尘缘道:“是不是那个地主老财达你家这片山林的主意。”

    花楚楚点头道:“乡里有一个地主老财,人生的肥头大耳,大伙儿都叫他赵大头,他向来觊觎父母的这片山林,后来父母不幸因病去世,尸骨未寒之时他便拿来一契约,说这片山林是父母跟他租借的,半年之后就到期了,到时候这山林就是他赵家的了。”

    孤广城道:“岂有此理,你们家里没有近亲远亲么,对此难道他们就不管,怎么见你受此欺负。”花楚楚道:“这个赵大头就是知道我家里人丁单薄,才会如此行事。”

    柳尘缘道:“这人就是在明摆着要欺负人。”花楚楚道:“所以你们前来这里,我还以为你们是赵大头的人”孤广城想起家人被倭寇所害的情景,心下登时大怒,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要去杀了此人。”

    花楚楚道:“先生,还是算了罢,此人势力极大,此时他迟早会知道,到时候苦的还是花楚楚。”孤广城叹气道:“哎!你说的也对。”

    花楚楚道:“我看先生的样子,就知道先生是高人,希望先生收留花楚楚,教导花楚楚武艺。”孤广城道:“你也是一个可怜人,既然这样,我便收你为徒吧!”花楚楚大喜,急忙行了拜师大礼,道:“花楚楚拜见师父。”说着磕了一个头。

    孤广城道:“快起来,快起来吧!”滕碧玉道:“师父,此人的心底恶毒得很,你都看见了。”滕碧玉对花楚楚乘人不备而向柳尘缘施毒耿耿于怀,柳尘缘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妹了。”

    花楚楚表情诚挚,道:“师兄,师姐,刚才对不起!”说着鞠了一个躬。滕碧玉见花楚楚诚恳道歉,也不再计较。

    孤广城道:“柳尘缘说的不错,此一时彼一时,我本是天穹派的弟子,从今起你们三人就是天穹派之人了,所以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不要太计较了。”这三人道:“师父说的是。”孤广城对花楚楚道:“你可愿意与我们一道前去天穹派?”

    花楚楚道:“花楚楚既然已经拜师先生学艺,师父要去哪里,花楚楚就去那里。|”孤广城道:“好!这我就放心了。”三人听了十分奇怪,不知道孤广城放心什么?

    又听孤广城道:“听花楚楚所说,那个赵大头实在是可恨至极,既然花楚楚跟着我们走,那也不怕那赵大头找花楚楚的麻烦。”

    柳尘缘道:“师父是要去教训那赵大头?”

    孤广城道:“若是此人我不去好好地教训一番,我这个做师父的可就对不住花楚楚了。”

    柳尘缘道:“这事情怎么会让师父动手,柳尘缘一人足够了。”孤广城道:“这事情你不能做,当我来做才是。”说罢对花楚楚道:“你带我们去找那人。”

    且说前去赵府的路上,孤广城寻思这花楚楚最好不要到赵府去,但一想花楚楚有没有远近亲人,倒也无妨。

    孤广城对柳尘缘道:“待会我去找茬,你要保护好你这两个师妹。”柳尘缘笑问道:“师父想什么办法去消遣此人?”

    孤广城道:“此人欺人太甚,不管什么法子,总是要他好看的。反正待会你只消看好这两人周全就行了,以免叫我分心。”

    柳尘缘道:“师父你就放心吧,此事交代给我就是了。”四人来到赵府所在的小镇。孤广城来到一酒馆,叫了酒菜。

    柳尘缘道:“师父,我们不是要去找赵大头么,怎么来这里?”

    孤广城道:“找他之前,先吃饱饭。”店小二上了一份菜,孤广城道:“小二,劳烦你你找个笔墨纸砚来。”

    店小二道:“客官,这酒是吃饭饮酒的饭馆,没有客官要的文房四宝。要是客官要写东西,只要出门不远,那里就有一家写字的先生。”

    孤广城道:“谢了。”孤广城没有扒拉了几口饭,连酒也没有喝几口,便道:“你们在此等我,我去去就来。”

    孤广城走后,滕碧玉道:“师父这是怎么了?”花楚楚道:“他定是在想着怎么找茬。”三人食完饭,就见孤广城走了回来,看其样子似乎很满意,道:“你们都吃好了?”

    柳尘缘道:“吃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师父这是在干什么啊!”孤广城道:“待会就知道了,我们走。”

    由花楚楚带路,四人来到了赵府门外,大门处有两个狮子,门口有一人看门。看门人见有四人前来,阻拦且问道:“你们来此何事?”

    孤广城道:“跟你家赵大头说,我来找他谈笔买卖。”那看门人打量了孤广城一番,心道:“此人居然敢叫我家主人的绰号,看此人的样子,定是来头不小,我得赶快去说说。”看门人道:“你们在此等候些许,我去通告一声。”

    孤广城道:“通告个什么。”说着就要与看门人一道入府。此时赵大头正在客厅里喝茶,孤广城四人穿过一个大院子来到赵府的客厅门前,叫道:“喂,你就是赵大头吧?”

    赵大头一脸不悦,看着那看门人责问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看门人来到赵大头身边,俯身附耳小声道:“看此人的样子定是来头不小,他们硬要进来,小的根本就不敢阻拦,还请恕罪。”

    赵大头也小声道:“来者不善,你快下去找些人来,越多越好。”看门人直身对孤广城道:“这就是我们家主人,先行告退了。”说着就离开客厅。赵大头道:“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四位?”孤广城道:“难道你不知道?”

    赵大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孤广城的本意是要赵大头说出花楚楚的事情,但是花楚楚所说的事纯粹是胡编乱造,只有一点是真,这赵大头根本就是一个欺压百姓大混蛋,当地的百姓心里都恨死了他,只是其势力太大,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孤广城道:“怎么,之前欺负人的威风哪里去了?”

    赵大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想知道你们来此到底要干什么?”孤广城道:“我是来跟你谈笔买卖的。”

    赵大头道:“什么买卖,快说。”孤广城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钱了。”赵大头冷笑道:“我赵府最不缺的就是本钱,单说就是了。”说着示意道,“你们先请坐吧!”便叫下人掇来四张椅子,孤广城四人各自坐下。

    孤广城道:“有你这番话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赵大头道:“那是当然,跟我赵家谈生意,只要能够赚钱,本钱从不考虑。”孤广城拿过一张纸来道:“这是你爷爷跟我的契约。上面写着要跟我买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十万两黄金,男的二十万两黄金。”

    赵大头瞪大了眼睛,道:“你说说什么?我爷爷跟你定下的契约?”孤广城道:“你可以拿去看。”说着将那契约扔给赵大头。柳尘缘等人终是忍住了笑意,此时他们算是明白孤广城之前为何要用笔墨纸砚来写东西了。

    赵大头道:“不对,我爷爷叫赵羽,不叫狗儿。”孤广城道:“你爷爷的小名就叫狗儿,难道你不知道么?对了,当时你没有出生,不可能知道。你爷爷那一辈的人就清楚,不过此时他们都已经死了吧。”

    赵大头一甩契约,道:“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来找我谈生意的,是特地来找茬的吧!”孤广城瞪大了双眼,骂道:“就绪你找茬别人,不许别人找茬你,我看样子你就是要找打。”

    孤广城跳起身来,一掌劈面向赵大头打将去,赵大头闪开一边,心下大怒,因为受辱而生的那一股怒气直冲到脑门,他跑到院子外,此时那看门人已经找来了几百人,这几百人手中都拿着棍子。

    孤广城道:“院子里太小了,如何施展得开,不如我们到外面去。”说着脚尖一点,飞身而去,赵大头见他根本不打算逃走,道:“来人,快给我堵住他。”孤广城对柳尘缘道:“你到一边看着就是了。”那看门人向赵大头问道:“这三个人怎么办?”

    赵大头根本不愿去管柳尘缘,道:“让他们走,只消给我狠狠教训此人。”此时赵府门前挤满了人,孤广城被团团围住,赵府周边的邻人,纷纷围过来看热闹,每个人都不知所以,有的人说赵大头惹了猛人了,有的说是赵大头多行不义,总之都希望孤广城好好教训赵大头一番。这个时候官府的士兵也赶来,为首的校官道:“谁人在此闹事。”

    孤广城道:“我,怎么了?”说完更是愤怒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怪不得这赵大头赶明目张胆地去欺负人。”说着一股无形劲气打出,将那校官打了一巴掌。那校官大怒,吼叫道:“给我上,打死他。”孤广城拳头紧握,看着这校官道:“你是官府之人,平日不为老百姓做好事便罢了,如今还助纣为虐,你这小官不当也罢,我就替天行道,好好地教训你们这伙人,看你们好敢不敢行事嚣张。”

    孤广城见赵府的人和官府的士兵向自己攻来,他猛力一连几掌打出,来到那校官面前道:“这赵大头给了你多少好处,你为何问也不问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我动手?”“扑”一声,孤广城只是一拳打在校官面上,即将那校官打得鲜血迸流,鼻子也被打歪到了一边,校官捂着鼻子惨叫道:“饶命,饶命。”孤广城骂道:“饶你命,然后你继续去助纣为虐。”

    那赵大头道:“弟弟,干嘛向他求饶,不要怕他。”说着对手下之人道,“你们看着干什么,给我上,伤此人一千两银子,打死了此人则两千两银子。”孤广城骂道:“妈的,居然给老子明码标价了,两千两银子,老子就这么不值钱?原来你们是兄弟,也怪不得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这些人根本不会功夫,孤广城根本没有放在眼里,那些人的棍子打在他身上就如挠痒一般。孤广城快步一冲就来到赵大头的跟前,他提起拳头,道:“谁人敢上来我就一拳打死他。”那些人与孤广城这一番打斗,心里已经怕极了他,谁敢向前来。

    赵大头讨饶道:“大侠,你武功了得,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孤广城本想一拳要了赵大头的性命,但是一想这样一来出了人命,到时候就惹上了官府,那可不必,只消好还教训一番足矣。孤广城道:“你刚才给老子标价,两千两银子,试问你值多少钱啊?”

    赵大头道:“一千两,一千两银子。”孤广城一巴掌打在赵大头的左脸上,大骂道:“娶你的,你的命难道就值这点钱?”赵大头索性道:“一万两银子。”

    孤广城又是一巴掌打在赵大头的右脸上,赵大头的脸顿时肿鼓了起来。孤广城骂道:“你的命比我的金贵?”赵大头道:“两千两银子。”孤广城一拳打出,打在其面门上,这一拳孤广城已经收了力道,否则就将赵大头打死了。

    孤广城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跟老子平起平坐?”围观的人忍俊不禁,滕碧玉笑道:“师父这样子来做,那人说什么都是要挨打的。”柳尘缘道:“师父对于找茬之事还真有一套。”此时听那赵大头道:“你说怎么样便怎么,可好?”

    孤广城拿着拳头比在赵大头的跟前,说道:“你要不要活命。”如此阵势赵大头只能道:“当然要活命。”孤广城道:“那好,我碧娜饶你一面,只要你拿来两万两的银票。”赵大头求之不得道:“好好好,两万两的银票给你便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