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6章 楚楚佳人(四) //
    !

    赵大头命人把银票拿来给孤广城,孤广城拿过银票,对赵大头道:“今日我就放过你。”说着将赵大头一甩,赵大头被甩落一边。

    孤广城道:“我们走。”孤广城四人离开后,孤广城担忧赵大头派人前来纠缠,到那时就会生出许多麻烦,其便和柳尘缘三人说要快步赶路,四人一直走到天黑,才找到一处客栈歇息。孤广城在客栈里吃饭,说起当日之事,柳尘缘道:“那些人已经被师父弄怕了,我想他们不会追来了。”

    孤广城道:“不管如何,小心为好,我们这般虽然是教训,但也算是勒索钱财,万一被其纠缠上了,可就麻烦不是?”饭后,孤广城要了二楼的三间屋子,滕碧玉道:“花楚楚,你一人在屋里不会害怕吧?要不要我和你一道。”花楚楚道:“不会,不必了,我一人已经习惯。”

    孤广城笑道:“人家花楚楚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此时怎么会害怕?你就别操心了。”四人安住于三箭屋子,柳尘缘和滕碧玉合住一间,滕碧玉对柳尘缘道:“夫君你有没有觉得这花楚楚怪奇怪的。”

    柳尘缘道:“怎奇怪了?”滕碧玉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此人比较奇怪。”柳尘缘道:“花楚楚无父无母,所以行事自然就与常人不同,这有什么奇怪的。”说着躺在床上歇息去了,见滕碧玉在准备什么,“别忙了,快歇息,明日还要赶路。”滕碧玉道:“我在准备干粮,到时候又是几天的山路。”

    柳尘缘道:“没有想到,我居然会与你成亲,成为夫妻。”滕碧玉脸色黯然道:“夫君是嫌弃么。”

    柳尘缘见状,在心里暗骂自己,道:“怎么会,柳尘缘能有你为妻,已经心满意足了。”柳尘缘想起这些年任劳任怨地照顾自己,心里就充满感激。滕碧玉道:“哦。”

    柳尘缘见滕碧玉的样子知道她还没有释怀,道:“此事完结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我们在好好办一个结婚庆礼。”滕碧玉这才微笑道:“你可记着要说话算话。”

    柳尘缘笑道:“大丈夫对别人说话算话,怎么会对自己妻子食言。”两人胡乱聊了一阵,便都熟睡而去了。

    夜半时分,花楚楚并没有完全歇息,她起身看了看夜色,便从窗口跳出,然后消失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夜色皎洁,树林子里有好几人在等待着,篝火燃起,照着每一个人的脸庞。篝火旁边摆放着一些方形的石头,花楚楚在远处一眼看去,便看见了居于其中的汪直,汪直端坐在一大石块椅上,手里拿着一只鸡在烤着,旁边放着好几只烤好的鸡,瘦削的脸上依旧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更显得悠然雅逸。

    毛海峰、雷衡、邓秋成、李庆扬等人在其身后,松浦石一郎等人则在对边站立着。汪直的脸色看起来不好,显然是对一些事情心存不满,为此身边的人的面色举止都端端正正,收敛了平日的傲气,心里无不是战战兢兢,害怕汪直出言责怪自己。

    花楚楚道:“松浦楚楚子来晚了,让各位在此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汪直道:“不晚,我们也是刚来,你好酸准时,请坐吧!”

    花楚楚和哥哥松浦石一郎向汪直施礼,然后坐在一方块大石头上。花楚楚见汪直旁边有烤好的几只鸡,便知道他在这里等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松浦石一郎眼中射出无比崇敬仰慕的目光,惭愧拱手地道:“对不起,我们丢脸了,此番来中原一带这么久,还无法完成大人你布置的这一项重要任务,我等罪该万死,请大人责罚便是,我等绝无怨言。”

    汪直双目忽地发亮,目光缓缓扫过众人,众人被汪直的目光看得心里犯怵,不料汪直脸色一转,微微一笑,对松浦石一郎道:“松浦君,其实你们已做得非常好。来!这鸡烤好了,这里我还准备了酒水,我看各位就一边吃喝,一边谈事情吧。”一直站在汪直身后的雷衡三人拿出一坛酒,一叠碗,然后为众人逐一倒酒。

    花楚楚道:“大人这么说,反而会让我们更加惭愧!”汪直仍是微微一笑,道:“楚楚子你最聪明了,此时此刻,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

    花楚楚道:“大人的意思是不是说花楚楚如此做法,已经让大人感到满意了。”汪直道:“没错,但是我还有另指,你们扶桑松浦家族的人居然瞒过我,能安然的来到大明的少林寺,来帮助雷衡一道夺取少林寺典籍,这个事情你们做的可真是了不起。没有想到我汪直居然是后来才知道的此事。”

    松浦石一郎听汪直说的这句话里明显是含有他意,急忙解释道:“扶桑武林门派众多,松浦家族因为有大人扶持,才能在扶桑有一席之地,今日我们想着的是帮助大人,之所以没有告知大人实在是有些来不及。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汪直等人听了哈哈大小,这松浦石一郎虽然用错的引用,倒也显得诚恳。

    花楚楚道:“大人息怒,说实话大人心里是清楚的,花楚楚只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到时候也好跟大人讨价还价。”汪直喝下一口酒,道:“我喜欢爽快人,石一郎,跟你相比,你这妹妹倒是显得直白多了。”说吧对花楚楚道:“你想要跟我怎么个讨价还价法?”

    花楚楚道:“得到典籍之后,花楚楚会抄写一份,原件留给大人,这样大人不会不答应吧。”

    汪直挺拔欣然点头道:“好,花楚楚,这事情就拜托你了。”说完示意雷衡三人也一道坐下,汪直对众人道:“表面上那俞大猷是我们的敌人,实际上大暝才是我们的敌人,只要海禁一日不停,一道等人就会对我们紧追不舍,这些年来我们统一了海上的势力,实际上是帮助了大名,但是这些人之前的所为,使得原本安心做贸易的我们,为此不得不背上了极坏的名声。后来那俞大猷又杀了我们的人,长年下来,仇恨是越积越深,我们要想着逐渐强大,大明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才会听我们的建议继而解除海禁。”

    毛海峰皱眉道:“义父的话自是有道理,但是这路途长远,各种艰辛实在难料,那大明要是解除海禁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汪直摇头道:“其实这个时候不远,就在我们的手中,而不是朝廷。”

    汪直话说完,众人都看着他,都想知道汪直为什么会这么说。汪直道:“眼下我们只有强大自己,狠狠地给俞大猷一次教训,再给继续来者一次狠狠地教训,到那个时候朝廷就会正视我们,只要自己有了能耐,还怕别人不重视你么。所以这路途并不遥远,只看我们如何做法。”接着轻叹道:“这些年我已经将能够习练的武功习练到了极致,现在的问题便在于能够得到完整的洗髓经,那孤广城也不是道义之人,居然对少林寺做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花楚楚,这就要看你的了。”

    原来当时雷衡和松浦石一郎败退离开少林寺之后,汪直得知了此事十分生气,得知扶桑家族人前来心里也是大吃一惊,便让人在少林寺周边察观。不料汪直前去后,遇到花楚楚,花楚楚已经比自己先行一步了,汪直当时没有多说什么,只好任之而行。

    那一日突然看见少林寺之人纷纷下山,似乎在找寻什么人,汪直派人暗中打听,才得知孤广城凭借习练大成的洗髓经功力,力战少林寺之人,还夺取了少林寺的经书洗髓经,汪直等人并不知道这是孤广城和地忠在少林寺合演的一场戏,孤广城也没有入少林寺之人说的那般将洗髓经习练大成,就认为少林寺的洗髓经就在孤广城手中,便要强行抢夺,但又担忧孤广城自身习练大成的洗髓经功力。

    汪直正要打算鱼死网破,雷衡告知汪直道:“孤广城得到少林寺天诚大师的闭关指点,武功不凡,若是强行而去,恐怕会折损极多。”

    汪直便问:“我也在想着个问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才是最好?”雷衡道:“那松浦楚楚子已经化名花楚楚,先大人行一步了。”汪直想了想,苦笑道:“硬的不行来软的,看来这些扶桑人是有所求才会如此。先随她去吧,到时候你安排时间,我要会会他们。”

    雷衡答应后边四处告知,这样才有了今晚的集会。汪直继续说道:“以花楚楚你的本事,应该没有问题。”花楚楚略微苦笑道:“大人你太抬举花楚楚了,事实上情况没有那么简单,花楚楚一直在为怎么得到洗髓经而煞费苦心,大人不知道,花楚楚昨天还为此苦恼了整整一晚上。”

    毛海峰有些恼火,道:“义父,他们终究只有三个人,难道我们在座的还不能抢夺那洗髓经么?为何还要想着这拐弯抹角的办法,也不嫌麻烦。”对于毛海峰的气愤汪直显得十分平静,道:“问题是你始终不明白这洗髓经功法的厉害之处,你若是知道洗髓经是什么一回事,恐怕就不会再有这个想法了。”

    毛海峰道:“这洗髓经有多里还,难道能够移山填海不成。”汪直肃容沉声道:“你义父已经把已知的洗髓经习练完毕,但是就算如此,你十个义父也不是孤广城的对手。武功的奇妙之处就是在于大成之人和未大成之人的相差虽然只是那小小一步,但是要是比试起来,就不是一加一等一二那么简单,十个未大成之人与一个武功大成之人相斗,也难以取胜。”

    汪直这般分析,众人听得心里皆是齐齐一震,想不到这孤广城的武功会如此厉害。毛海峰道:“义父有没有和此人交手,为何要畏惧此人?”汪直道:“当日我们看见少林寺之人纷纷下山,义父是不是让你去打听是怎么回事。”毛海峰道:“没错。”汪直道:“当时那些少林寺之人是怎么说的?”毛海峰道:“那些和尚说有人夺取了少林寺的洗髓经。”汪直道:“还有呢?”

    毛海峰道:“那人凭借习练大成的洗髓经功力,与少林寺力战,最终夺取洗髓经。”汪直道:“世人都知道,少林寺之人向来不会说谎,就凭他们说的这句话,你义父就自认不如他。少林寺有多少高人,哪怕是使出阴谋诡计来,也未必能够取胜,而孤广城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夺取少林寺的洗髓经,这难道还要细说么。”

    花楚楚也知道此事,所以那日她一见孤广城就说看起面容就知道其武艺高强,甘愿拜其为师。如此便露陷了,那孤广城和柳尘缘没有注意,这花楚楚如何从孤广城的面容看出其武艺高强?其中必定有蹊跷,但是孤广城和柳尘缘当时没有对花楚楚的话加以细想。

    雷衡三人知道汪直实在指桑说槐,雷衡道:“帮主教训的是。”汪直道:“其实那一日的情况也怪不得你们,徐正、武小尤可是武林中的大家,哪里容易对付。”

    雷衡道:“谢帮助谅解。”那松浦石一郎叹道:“难怪大人你会同意小妹的做法。”毛海峰忿然道:“在暗中下手有这么难么?”众人自然听出他语气中含有责怪花楚楚之意,花楚楚淡然一笑道:“在你看来事情总是很简单,要不你亲自去试一试可好?”

    松浦石一郎道:“妹妹说的不错,若是处理不当,他们要的是我妹妹的性命,某些人若是觉得自己有天大的能耐,他怎么不自己去啊。”这话显然也是在针对毛海峰。汪直道:“好了,都不要争了。如今花楚楚能够加入他们其中,就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我们要做的是等待时机,万万急不得,否则弄巧成拙,毁于一旦。”

    花楚楚道:“谢大人。”汪直道:“花楚楚,如今你有什么想法?”花楚楚叹道:“到时候该软则软,该硬则硬。”汪直道:“怎么说?”

    花楚楚道:“他们打了当地的地头蛇赵大头,到时候来硬的时候我们可以假称是赵大头的人,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来软的事情就由花楚楚来弄好。”汪直点头赞道:“这样很好,那我们如何确认时机?”花楚楚道:“见花则动,你们暗中跟着,我会在路上留下痕迹,但凡见到花样的图形,你们就可以动手了。”汪直道:“楚楚佳人也,有花楚楚在,只要不出意外,此事一定能够成功。”

    花楚楚怕被孤广城发现,在与众人商酌了片刻后就先行离开了这片树林。松浦石一郎追出树林,对花楚楚喊道:“妹妹。”花楚楚扭头道:“怎么了?”松浦石一郎道:“此事千万小心,要保重。”花楚楚道:“哥哥你不要担心我,他们并非大恶之人,”说完脸色一暗,“可是花楚楚也不想对他们有所伤害。”

    松浦石一郎道:“妹妹你是不是对他们于心不忍?”花楚楚道:“那上泉家族一直与我们争锋,为了我们松浦家族能够胜过上泉家族,我即使心软,也要将此事完成,哥哥你放心就好。”花楚楚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松浦石一郎道:“妹妹你放心,哥哥会一直护着你。”说完脸色有些许黯然,在扶桑之地,男尊女卑的思想犹胜大明,在那些大家族中都是男子行事,一些事情若是有女子插手,对那家族的其他男子来说是极为丢脸的事,会为其他人所鄙视,所以松浦石一郎心里多少有些不畅快。他回到树林子,用扶桑语下令道:“对于楚楚子之事,大家密切跟随,不得有失。”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