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7章 醉蜂针毒(一).
    !

    且说孤广城等人第二天一大早起身,往天穹派赶去。如斯三日,四人连连在山林中赶路,柳尘缘三人对花楚楚倒是极为照顾,滕碧玉身为女子,更是对花楚楚照顾非常。

    四人走在山路上,直走了整整一个时辰,滕碧玉不胜劳苦步履渐慢,柳尘缘扶着其一道行走。半个时辰后,四人来到一片开阔平整之地,清流瀑布风景丽美,孤广城道:“我们先歇息一会。”

    凉风习习,四人觉得无比舒坦。

    滕碧玉拿出干粮放在一处,道:“大家吃东西啦!”孤广城、柳尘缘和滕碧玉三人正要围坐,见那花楚楚却走开一边,滕碧玉奇怪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花楚楚道:“没什么,我只是不想吃,你们吃吧。”

    滕碧玉知道花楚楚拘谨,滕碧玉伸手硬拉着花楚楚坐下,然后塞给花楚楚一份干粮,道:“好师妹,你也不是铁打的,不吃这干粮怎么行呢,我知道你拘谨,大不要如此见外。”

    孤广城道:“不吃东西怎么行,中午我们就将就一下,待会若是走到了小镇、遇到客栈或酒馆,我们四人再好好地吃上一顿。”话虽如此,然而一直到了晚上,四人都没有遇到一个小镇,更别说遇到客栈或酒馆。四人只好在深林里过夜。

    孤广城打来一只野鸡和两只野兔,四人一道忙忙碌碌,柳尘缘点燃篝火,孤广城负责宰杀鸡兔,滕碧玉和花楚楚则是在篝火边烧烤。

    四人这顿晚饭吃得是其乐融融,花楚楚心中黯然道:“我在扶桑的时候,怎么就从未有过这般快乐呢。”用完晚饭,那滕碧玉最先睡下,孤广城也找到一处地方睡下,说道:“大家睡觉的时候可不要距离篝火太远,不然这里蚊子可咬死人了。”说完躺下不到片刻,就听到鼾声起来。

    柳尘缘对花楚楚道:“师妹,你先睡吧。”花楚楚道:“师兄你为何不睡?”

    柳尘缘道:“这火堆得要人看着,是不是添加一下柴火,可不能让它灭了。”花楚楚道:“你先睡吧,我一向不会那么早歇息,这添加柴火的事交给我就是了。”

    柳尘缘指着一旁的枯木道:“柴火在这,记得这要不断添加柴火,一个时辰后我醒来换你。”

    花楚楚微笑道:“不用了,这添加柴火之事我一个女子就可以做得,怎要你们男子来做。”花楚楚说完此话便大觉不妥,这做好小事去全心服侍男子向来是扶桑女子的常俗,在扶桑可是极为看中这一点,若是一个女子不懂得如此,便会遭乡人鄙弃,花楚楚不经意间说了这些话来,已经暴露了自己民族的风俗。还好柳尘缘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笑了笑道:“这是哪里话。”说着暗忖道:“这师妹是孤儿,她定是长年受他人欺负,才会如此想法说话。”

    柳尘缘忖罢继道,“你是一个女子,更要休息。既然你不会早睡,那我便先去睡,待会你若是觉得困乏,我便来换你去歇息。”花楚楚见柳尘缘没有觉得异样,这才放下心,她不敢多说以免有所说漏,只回道:“好,你先歇息,待会再换我。”

    夜晚寂静,花楚楚望着篝火,有看了看熟睡的三人,心里暗想道:“我明明有任务在身,这些天我却一直没有动手,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为何不对他们动手?我是心软么?可是我为什么要心软?”忽然听见一神似猫头鹰的叫声,花楚楚心里知道这是哥哥松浦石一郎的叫声。她见柳尘缘三人睡得正酣,便轻手轻脚地离开,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只是半里地路程,就看见雷衡等人和哥哥松浦石一郎共几十人在林中等候,只是那雷衡背对着自己,看松浦石一郎的神情并不高兴,想必被雷衡训斥过,其举止让人觉得十分拘谨。花楚楚不想就知道这全是因为这几天自己没有下手,让雷衡生气了,进而迁怒于自己的哥哥。

    花楚楚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无言半饷才见雷衡扭过头来,其面色十分难看地对自己发问道:“这些天里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花楚楚道:“实在是没有办法下手,所以才会这样。”雷衡道:“没有办法下手?我们这些人一直持戈跟随,你倒好,说出这样的借口,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如何对得起大家的辛苦?”花楚楚咬着嘴唇,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深深鞠躬道:“实在对不起大家。”

    雷衡道:“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么?”

    花楚楚跪了下来,道:“花楚楚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无法下手。”松浦石一郎扶起花楚楚,对雷衡道:“那人武功高强,看你我妹妹实在是找不到机会。”

    雷衡对松浦石一郎反问道:“什么没有机会?你说我们还需要什么机会,我给她的醉蜂针呢,难道用了?抑或是她用完了?”

    花楚楚道:“我根本就没有用。”

    松浦石一郎不解道:“小妹,你这是为什么?”

    花楚楚道:“没有为什么,全是因为那三人对我真的很好,我对他们实在下不去手。”

    雷衡道:“他们是敌人,身为敌人就一定要死?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难道不知道么?”

    花楚楚道:“这个知道。”

    雷衡道:“既然知道就去做,此时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快去。”

    花楚楚道:“你要花楚楚怎么做?”

    雷衡道:“很简单,你去把醉蜂针打入他们体内,然后我去杀了他们,就此夺取洗髓经。”花楚楚心知这醉蜂针一旦打入柳尘缘三人的体内,就算他们武功再高,也会受影响,到时候就等于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见花楚楚半天无语,雷衡再问道:“怎么,看样子你还是下不了手了。”

    松浦石一郎道:“小妹,那三人和你没有多少交情,你怎么会下不去手呢?”

    花楚楚说道:“哥哥有所不知,那三人并非大恶之人,这一路上对花楚楚关爱有加,对待别人的恩德,也应当以恩德回报,你们要我如此,我花楚楚无论如何的做不到的。”

    松浦石一郎听花楚楚这么说那三人,一时间语塞。

    雷衡冷笑道:“好,既然你说的如此大义凛然,我也不好再去逼迫你,你们这些扶桑人就都请回吧,此事由我们来办就可以了。今晚我等就取了他们的性命。”

    花楚楚急忙道:“今晚不可。”雷衡道:“关你何事,我已经说过了,此事由我们来办”花楚楚道:“等到天明,就等到天明可好,我便按照你说的做。到时候你们距离我会用大声用扶桑语通知我哥哥,然后你们就可以动手了。”

    邓秋成冷笑道:“此事怎还用那么麻烦。”花楚楚对雷衡道:“此事你是否答应。”雷衡回道:“好吧,我们这些天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会,等到天明就等到天明。”花楚楚对松浦石一郎道:“哥哥,注意等我的信号。”

    松浦石一郎道:“小妹,要小心。”花楚楚道:“小妹不会有事的,放心就是。”说着便转身离开。雷衡对花楚楚道:“你好自为之罢。”说罢让手下人暗暗行动,堵住了孤广城等人的去路。

    花楚楚回到柳尘缘三人歇息地,篝火已经有熄灭之象,花楚楚急忙添加柴火,几番拨挑篝火又开始熊然。

    花楚楚心有难事,过了许久其一直未有睡意,柳尘缘突然惊醒,见花楚楚还在篝火旁坐着,神情似有心思,柳尘缘站起身来,走到篝火边对花楚楚道:“实在是该死该死,我竟然睡多了!师妹,你快点睡吧。”

    花楚楚料想不到柳尘缘竟会对一个女子有如此言行,他这般行事跟扶桑的男子完全不同,扶桑男子对待女的只会呼来喝去,说话哪里会相柳尘缘这样小心。

    花楚楚只想道:“我要怎么办?哎,我还是干脆跟他们实说了吧,到时候该如何就如何,这样也算是报答了他们。就算他们怪罪,我能够心里安然接受。”

    柳尘缘以为花楚楚在生气了,嗫嚅道:“师妹,你不要生气,快去睡吧。”

    花楚楚微微一笑道:“我没有生气,只是没有睡意,睡不着。”

    柳尘缘笑道:“这怎么可能,我们一直赶路辛苦,此时怎么会没有睡意?”

    花楚楚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着便找了一处地方睡下,可花楚楚实在是心烦意乱,怎么也睡不着。

    柳尘缘道:“现在不过四更天,你快些睡吧。”片刻宁静后,柳尘缘忽然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柳尘缘此时已经极为谨慎,心思此时怎么会有人走路?莫不是那些倭寇歹人来此夺取洗髓经,他循声快步而去,但见好五个人在林中歇息。其中一人道:“苦煞人也!这里是什么地方,蚊虫这么多,要人如何安静歇息。”又听到另一人道:“起来走一走便没有蚊虫叮咬你了。”那起先说话的人道:“按我说明日快些赶路,找个客栈好好歇息再说。”

    柳尘缘听罢,心想原来如此,那人走动是为了躲避蚊虫叮咬,怎么不懂得点火驱蚊。莫不是没有火种。柳尘缘走了出来,其中一人大喝一声道:“你这厮好大胆,居然敢一人前来,是不是要打劫我等!”

    柳尘缘道:“放心,我不是贼人。”其中一人道:“不是贼人你干什么在此?谁人会在夜晚走路?还说你不是贼人?”

    柳尘缘没有多说,拿出火种给这五人,道:“大家都是赶路人,这火种给你们,点上一堆火,光热一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蚊虫叮咬了。”另一人道:“看来你也是赶路的,真是谢谢了。”

    柳尘缘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那人说道:“我们也是赶路的,怎奈行到这山林之中,没有火种,蚊虫四处叮咬,实在难熬。”

    原来这五人根本就是与雷衡一道的,只是在观察柳尘缘等人时不料会被发现,五人急中生智,想出了这个办法,成功骗过了柳尘缘。

    柳尘缘离开了那五人,回到自己歇息的地方,却见孤广城也醒来了。孤广城拨点着木柴,见柳尘缘回来,问道:“你怎么了?”

    柳尘缘道:“刚才听见有人走路的声音,所以进行了一番窥望,惟恐他们是坏人,原来那些人也是和我们一般赶路的人。因为没有火种被蚊虫叮咬,不得不来回走路,让我误以为他们是坏人。”

    孤广城道:“不错,凡事小心为好。你快歇息吧!”柳尘缘道:“徒儿也是刚刚醒来。”两人看着熟睡的滕碧玉,孤广城道:“这几个天赶路,是累坏了。”再看花楚楚,只见其辗转反侧,虽然眼睛闭着,但柳尘缘和孤广城知道其没有入眠。

    柳尘缘道:“楚姑娘,你怎么还没有睡着?莫不是有什么心事,让你惦念而难以入眠。”花楚楚已经思量很久,心下一横道:“我便在此告诉他们。”

    说着起身道:“师父,师兄,花楚楚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

    孤广城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有事情,花楚楚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为何一脸闷闷不乐?”

    花楚楚跪在孤广城的面前,道:“师父,花楚楚要是这件事情说出来,你们可不要怪罪花楚楚。”

    孤广城万分奇怪道:“到底是何事,居然让你如此?”

    柳尘缘道:“师妹,你有什么事情,单说就是了,你并非大恶之人,又没有做大恶之事,师父和我为何要怪罪你呢?”

    花楚楚道:“其实花楚楚祖上是扶桑人。”此话一出,没有想到孤广城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这有什么。”

    柳尘缘道:“师父说的不错,你是扶桑人,这能有什么呢?你们辗转来此,可谓颠沛流离。”

    花楚楚继续说道:“师父,师兄,你们要是听完花楚楚所说,不知道是否还会这样认为。”孤广城道:“你姑且全部说来,我看看有什么事情会让我怪罪你。”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