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8章 醉蜂针毒(二)&.
    !

    花楚楚道:“花楚楚祖上并非辗转来此,而是花楚楚奉命而来,只为了师父手中的洗髓经。”孤广城皱眉道:“你为何要觊觎洗髓经?”

    花楚楚将松浦家族和上泉家族的过节说出,原来在扶桑有两个家族最为显赫,一是松浦家族,二是上泉家族,松浦家族是后起之秀,依靠汪直的扶助最终成为一支与上泉家族抗衡的力量,然上泉家族根深蒂固势力庞大,许多人都归附其门下,其见汪直与松浦家族合作而对自己一直无视,终心生不满,找了一个借口对松浦家族展开征伐,还派人向汪直殷切说明全心合作之意,汪直心下权衡,想这上泉家族是扶桑最为强大的势力,然而自己是汉人,无论是对上泉家族还是松浦家族来说,自己都算是一个外人,若扶桑只有其上泉家族一家独大,最终会不利于己。汪直权衡再三,最终对上泉家族寻求合作一事此置之不理,继续与松浦家族合作。松浦家族对汪直如此自然是感恩戴德,而上泉家族对汪直所为虽然气愤也无可奈何,一股怨气只能撒向松浦家族之人,两方一直是对战不休。两家武学师从同宗,同是柳生剑术,习练的武功都为杀人刀、活人剑、无刀之卷以及月之抄。然双方谁也无法在武功上全面地压倒对方。以此无意间松浦家族之人表达出了希望借助武艺之长击败上泉家族的想法,这想法辗转被汪直得知,便向其提起少林寺的武学秘籍来,汪直不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花楚楚等人最终被松浦家族给派到中原来了。

    得知花楚楚的来由,孤广城沉默一会,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是倭寇之人。”

    花楚楚道:“是。”孤广城脸色冰寒,问道:“你屡屡有机会,为何你却不动手?”

    花楚楚道:“因为师父你们三人对何处很好,花楚楚怎么能够忍心。”说着拿出一短管并扔到一边,道:“花楚楚实在是下不了手。”

    孤广城看着那短管,道:“这是什么玩意?”

    花楚楚道:“这是暗器醉蜂针?”说罢不再言语。一会,柳尘缘问道:“师妹,如今你实话实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你迫不得已?”

    花楚楚道:“没错,他们就在附近,他们很快就要对你们动手。”孤广城道:“很快到底是多快?”

    花楚楚道:“他们就在附近,已经把我们的去路堵住了,现在只等我的信号。师父师兄,对不起。”柳尘缘暗思道:“莫非就是刚才那些人?”

    孤广城道:“你这样说,想来是为了报答我们的恩德,这样你就不会那么内疚,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是不是?”

    花楚楚点头道:“花楚楚可是不愿意,师父,那洗髓经在你身上么?”

    孤广城道:“在。但是我可以不要它。”说罢从怀里拿出洗髓经副本,扔到了火堆里。孤广城道:“这洗髓经我们二人已经熟记于心,根本不需要了。别人休想从我这里得到。”说着对花楚楚说道:“你把事情如实告知,倒也实诚坦荡。为师还是会认你这个徒弟。”

    花楚楚道:“花楚楚谢过师父,可是师父有没有想过,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少林寺的洗髓经在你的手上,你到时候不拿出来洗髓经,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罢休的。”

    孤广城冷笑道:“就算如此又如何?我孤广城何曾畏惧过?柳尘缘,你们三个现在就先走吧。”柳尘缘道:“徒儿知道师父想要一人应对他们,但是此时徒儿是不会走的。因为还不到时候?”

    孤广城道:“什么叫做不到时候?此时你们不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柳尘缘道:“他们既然来,我们就和他们血战到底。”

    孤广城道:“此时我们身上没有洗髓经,但是他们得知洗髓经在我们的身上,到时候不管我们怎么说他们都不会信的。所以到时候必有一场血战。”柳尘缘道:“这有何妨,大不了便是战死,师父无惧,徒儿怎会畏惧?况且师妹说了,他们已经堵住了我们的去路,此时还怎么离开?”

    花楚楚见柳尘缘还叫自己师妹,心里升起暖意,此时天色微明,滕碧玉已经醒来,见三人如此,奇怪道:“这是怎么了?”却无人应答滕碧玉的话,孤广城对花楚楚道:“不知道你想要怎么样的结果?”

    花楚楚见滕碧玉已经醒来,并不想让其知道,只好委婉回道:“此事不愿说,却希望师父你们待会能够安然无恙。”

    孤广城哈哈一笑,道:“好,好,就凭你这句话,不管你身份如何,为师都算没有收错你这个徒弟。!”

    柳尘缘道:“师妹,拜托你把碧玉带离此地。”花楚楚点头,用日语道:“可以动手了。”说着就拉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滕碧玉走远并藏于暗处,两人所藏之地刚好可以看见柳尘缘和孤广城两人。滕碧玉万分不解道:“师妹,这到底是怎么以回事啊?”

    花楚楚道:“有人来抢夺师父身上的洗髓经,师父让我们两人先藏起来。”

    滕碧玉道:“是少林寺的人么?若是少林寺之人我们何必藏起来,那少林寺之人又不会滥杀无辜。”

    花楚楚道:“不是少林寺之人,是倭寇。”滕碧玉吓了一跳,道:“那他们怎么不走?”就要走回去,却被花楚楚死死拉住,道:“眼瞎所有的去路被堵住了,你要去就只能当累赘,反而让师父师兄他们放不开手脚么?你说到时候你若是被倭寇给抓住了,他们以你来要挟师父师兄,那时候该如何是好啊?”

    滕碧玉一听,这才不走回去,但是脸色十分紧张。

    且说雷衡和松浦石一郎等人皆是蒙面而来。

    孤广城对雷衡道:“你们是来抢夺洗髓经?的吧?”

    雷衡道:“不错,看你们的样子,就直到那人已经跟你们明说了。”

    松浦石一郎道:“那人呢,你把她怎么样了?”孤广城听其口音,就知道此人是花楚楚的哥哥。孤广城冷然道:“你放心,她安然无事。”柳尘缘道:“你们也不要蒙着面,大家都认识,何必如此。”

    雷衡等人解开蒙面黑布,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只要你把洗髓经拿出来,我等放你们离开。”孤广城指着那尚未熄灭的火堆,道:“我知道你们不信,那洗髓经已经被我烧毁了,诺,就在哪里。”

    雷衡等人面面相觑,接着都哈哈大笑起来,雷衡道:“我确实不信,你这谎话骗骗小孩子还不错。”李庆扬道:“你要是识相,便拿出来,我等姑且饶你性命。”

    孤广城一向高傲,眼下李庆扬说出了这样的话,其心里的英雄豪气被激起,一阵狂笑而道:“我说的就是实话,只是你们不相信罢了,废话不说,现在就看你们如何饶我性命?”

    孤广城呼的一拳打出,他心里恼怒李庆扬刚才的话语,这一拳直向李庆扬猛去。李庆扬不知道孤广城的厉害,双掌全力而齐出,虽是全力相抵。怎奈孤广城的内力过猛,将李庆扬打退十余步,孤广城揶揄道:“看你饶我性命?就凭你这本事,我还要你饶我性命么?”说着就要继续而上。雷衡和邓秋成两人已经拔剑而出,孤广城本是攻向李庆扬的招式顺势打向雷、邓二人。李庆扬心下骇然,连孤广城的话也不敢接,见雷、邓两人攻去,这才定身拔剑而上。孤广城身形转侧,避开三人的剑招同时连掌推出,每一拳都有千钧之力,加以大喝连连,三人不敢接招,连连躲避之余心里皆被震骇。

    雷衡对松浦石一郎喊道:“你们来此到底是要干什么的?”松浦石一郎这才想起要动手。柳尘缘走出阻拦在松浦石一郎的面前,道:“不要以多欺少,来,让我我来跟你们打就好。”

    松浦石一郎就要动手,忽听见一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道:“全部住手,此人交给我。”松浦石一郎看去,只见是地厚、地善和地义三人带着少林寺的僧人前来。

    孤广城从三人围攻之中脱身,道:“原来是少林寺的大师们来了。”地厚见这些人居然是雷衡等人,心下立刻明白了过来,他狠狠地瞪了孤广城一眼,道:“待会再跟你计较。”说完对雷衡道:“洗髓经是少林寺的东西,其他人不得窥伺。”

    雷衡道:“现在这洗髓经不在少林寺之中,要拿就得凭本事。”暗处的滕碧玉道:“太好了,少林寺的僧人们到了。”花楚楚道:“没有想到少林寺的人也赶来了。”

    邓秋成道:“不错,少林寺的威名可谓是震于江湖,可是即便是少林寺之人,今日也得遵守江湖规矩。”地善道:“那好,我们就此争斗,以分出高下来。”

    地善在少林寺里对这些人气极,此时恨不得马上对其狠狠地教训一番。松浦石一郎知道少林寺的厉害,道:“那好,我们就说说怎么个争斗法,不如一战定胜负吧。”

    地厚道:“好,看来你要出战,就由我先来应对。”地厚脚尖点地,身子一跃而前,他身子在半空,同时手中已经拿了一根少林长棍在手。长棍一招“力劈华山”往松浦石一郎盖脸打去,雷衡心道:“这少林寺之人想来是急于夺回洗髓经,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松浦石一郎手拿着大铁球,心想你这少林长棍如何跟我的铁球相比,他左手持铁球相抵,右手大刀砍出,如此顺势还了一招。

    地善心知对付这松浦石一郎身手必须灵快,于时将少林棍法使得极为快速,他见长棍打在铁球上便一转而过,接着一连四五招一过,松浦石一郎不想地厚与自己如此对阵,接招几十,开始感到有些难以招架,对方用的也不是刀剑,长棍的招式与刀剑想去太远,所以松浦石一郎一向擅长的“无刀取”在这时也不能马上使出来。他的武功比之地厚本已是不及,当日在少林寺之时因为众人根本不了解其武功特点,所以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几番见识后也觉得其武功不过那般尔尔。

    松浦石一郎此时手拿铁球,与地善的灵活相比显得有些笨拙。地厚身形连动,绕着松浦石一郎连连使棍抖敲,着实让其吃尽苦头。

    松浦石一郎抵挡地厚数招,心想:“此人见我没有他快,所以这般对付我,这样下去,我非败阵不可。”正在极力应对之时,且见地厚动作突然慢了下来,一边观战的柳尘缘立刻明白过来,道:“谁人释放了醉蜂针?”

    此时无人回话,柳尘缘已经说对,原是那邓秋成奉雷衡之命在暗中施放了醉蜂针,好让地厚败下阵去。

    松浦石一郎见状,立刻加以反击,大铁球“呼啦”一声往地厚身上招呼,地义大怒,只见他快步而到,挡在地厚的面前,生生挡住了这一击,地义胸前肋骨尽断。地善大怒道:“又来醉蜂针,少林寺之人给我上,把他们尽皆超度去。”

    地善施展拳脚,往雷衡等人打去。雷衡等人被迫接招,其心想道:“他们如此在意,看来这洗髓经不假,所以非要逼迫那人拿出来不可。”

    雷衡对邓秋成和李庆扬道:“你们所有人去对付那家伙。”两人皆知“那家伙”指的就是孤广城,李庆扬道:“师兄你如何是好?”

    雷衡道:“不理会我,务必不惜一切代价,擒住此人。”此时乱战一片,地善对雷衡道:“若非醉蜂针,你们如何撒野?”说着招招要命,直往雷衡打去。

    邓秋成、李庆扬一记松浦石一郎等二十几人往孤广城围攻而来,地厚看着身后重伤的地义,道:“狠狠地教训他们,跟这些人不要讲什么道义。”

    少林寺之人见地义命悬一气,心里气愤填膺,个个长棍挥舞呼呼直去。柳尘缘道:“师父,他们是不信洗髓经已经被烧毁了。”

    孤广城大笑道:“来便让他们来。”此时少林寺之人也拼命杀来,柳尘缘和孤广城两人的压力倒也不大。柳尘缘此时已经对洗髓经和体心九诀有所领悟,招数已经逐渐贯通,对付这些人已经不再话下。

    雷衡见此时已经没有胜算,恨恨道:“走乎。”说着从地善的攻招中脱身,远远而去。众人见状,也无斗志,全行散去。

    观战的花楚楚对滕碧玉道:“他们已经退去,你先过去。”

    滕碧玉道:“怎么了,难道你你不跟我过去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