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9章 醉蜂针毒(三)*.
    !

    花楚楚道:“我有要事在身,你先去吧。”那滕碧玉没有多问,径直来到柳尘缘身边,只见地义已经气息奄奄,地厚对孤广城道:“孤广城,你真是个混蛋。”

    孤广城道:“我和方丈的计策,不想回弄成这个局面。”

    地善惊道:“计策?什么计策?”孤广城便把事情的经过告之。少林寺众人听了,都吃了一惊。地善双手合十,对孤广城道:“委屈你了,之前有所误会,实在是对不起。”孤广城双手合十回礼道:“知恩图报,人之常情。”

    地厚摇头道:“相比方丈师兄也不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么说来洗髓经的副本已经烧毁了?”孤广城道:“洗髓经的副本有没有烧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洗髓经在我身上,这已经足够了。”

    地善恨恨道:“师弟之死只怪这些人。”说着低下身来,给地义输送真力,地义勉力摇头道:“不必了,我已经没得救治,既然这样,大家还是快些回去吧!”

    地善道:“师父不要泄气,你怎么会没得救治?”话虽如此,但是地善也知道地义已经不治。

    地义苦笑道:“难道你真的不知?”说完脖子一歪,气息断绝,灵魂西去。众人双手合十,致以哀悼。

    地善道:“师弟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地厚摇头道:“师弟话里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不要寻仇,我们身为出家人,也不应该如此。”

    地善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地厚道:“此事至于如何,我们还要请教方丈。师弟尸骨未寒,我们还是先让其安息吧。”众人开始行超度法事,孤广城和柳尘缘找来柴火,打算将地义火化后将其骨灰带回少林寺。

    且说花楚楚快步赶路,总算是赶上了退去的雷衡等人。雷衡等人在一山谷中歇息,正愤懑不已之时。见花楚楚前来,雷衡说道:“为了你的事情,我们已经白费了这心思,若不是你,那少林寺之人怎么会凑巧赶到?”

    花楚楚道:“那是洗髓经的副本,且已经被焚毁,你们什么也要不到。”

    邓秋成道:“大不了我们上少林寺去。”

    花楚楚道:“我们已经将少林寺的意味大师打死了,你要去,岂不是正中少林寺下怀?”

    雷衡心道:“少林寺藏龙卧虎,若是再去,便是送死,可是现在怎办才好?”李庆扬对花楚楚骂道:“都是你这妖女子,不然今日我们早已经完成任务了。”说着把剑向她刺去。一边的松浦石一郎挥这大铁球一挡,李庆扬手中长剑一抵铁球,随即将长剑还是刺向花楚楚。这一剑又快又妙,松浦石一郎情急之下大喝一声,将大铁球猛力掷出,指向李庆扬。此下属于两败俱伤的打法,李庆扬可不想如此,他全力收身往后一退,直向后退了三四步才站定。松浦石一郎怒道:“你也算是堂堂男子汉,却对一个女子动手,让大家看了岂不可笑?”李庆扬道:“我对付的人是一个妖女,这有什么可笑。”

    松浦石一郎道:“她是我妹妹,怎么是你说的妖女了?”

    李庆扬微微一笑,说道:“若不是此人要我们如何如何,今日事情怎么会这样,你说此人我们留她在世上作甚?”

    松浦石一郎战前一步,手下之人也站在其身后,松浦石一郎不看李庆扬,而是对雷衡道:“她是我妹妹,谁也不能动她,现在你到底要怎样?”

    李庆扬道:“威胁,难道我们会怕你威胁。”李庆扬一行人严阵以待,气氛剑拔弩张。一直坐着的雷衡说道:“住手,此时大家应该同心协力,何必要内讧,这样才是最大的笑话。”

    李庆扬这才收剑,道:“师兄说的极是。”雷衡来到花楚楚一边,笑道:“如今你敢找来,就说明你有办法,你跟我说说,接下来你打算要怎办?”

    雷衡道:“此事你们不要管了,交给我就好。”雷衡道:“怎么说?”花楚楚道:“那人叫孤广城,我要跟你们说的是,他根本没有骗你们,那洗髓经真的已经被其烧毁了。”邓秋成道:“师兄,烧毁了那我们怎办?”花楚楚道:“不过孤广城和他的徒弟柳尘缘心里都已经熟记洗髓经的内容,你们去对付孤广城,我来对付柳尘缘。”雷衡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将其分开?”

    花楚楚道:“没错,到时候少林寺之人离去后,你们继续围攻孤广城三人,孤广城为了不连累柳尘缘,定会让其离开。”雷衡打量了花楚楚几眼,问道:“孤广城知道你的事情么?”花楚楚想了想道:“知道。”

    雷衡道:“这孤广城还真是怪异,他既然知道了你的事情,为何还会让你在身边?看来你是有些本事的。”说着顿了顿笑道:“我说你该不是看上那柳尘缘了吧?”

    花楚楚被雷衡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得一震,她心里自问道:“我爱上了此人?有么,到底有没有呢?”这念头快速闪过,花楚楚心里也没有得出一个确实的答案,她随即平静下来,道:“他是敌人,花楚楚怎么会爱上敌人?”

    雷衡道:“那好,就如你说的去办。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花楚楚道:“明日。”雷衡道:“记着,此番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花楚楚道:“知道了。”说着返身而去。

    花楚楚回来之后,那地义遗体正被火化。柳尘缘对花楚楚道:“你去那里了?”

    花楚楚道:“看那些人去了哪里?”

    柳尘缘道:“你是怕他们再返回来?”花楚楚点头,对孤广城道:“师父,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久留。”

    地善道:“没错,你们还是快走吧。”孤广城冥思道:“此时要往何处走?”

    柳尘缘道:“自然是去天穹派。”说着将体心九诀拿出,交给孤广城。四人告辞了少林寺之人便开始赶路。

    夜晚,三人总算来到一个小镇,在一客栈中寄宿。晚饭后,孤广城在饭桌前显得心事重重。花楚楚道:“师父心里有事?”

    孤广城道:“可是那些人已经知道我们的路途,万一他们紧追不舍该如何是好。”

    花楚楚道:“那我们便分两路。”

    孤广城道:“也好,毕竟他们的注意力在我身上,你们也不会受连累。”柳尘缘正要说话,忽然听见雷衡的声音传来,道:“店小二这里已经被我包下,除了这四人,其余人等不得留下。”那些客栈里地人间雷衡等人气势汹汹而来,片刻之间全都离开了这里。孤广城道:“原来又是你们。”说完向身旁的柳尘缘打个眼色,意思是叫他带着花楚楚和滕碧玉离开,柳尘缘两人一齐站起。

    柳尘缘道:“师父?”孤广城道怒喝道:“快走,不然你们在这里只会让我受累。”雷衡哈哈一笑,道:“你们四人谁也不能离开这里。”其说着慢步来到孤广城身边,道:“那洗髓经被你烧毁了?”孤广城道:“没错,你们纵欲相信了。”

    雷衡拿出一锭金子,道:“江湖上有言,和气生财,你只要把洗髓经写出来,这一锭金子就是你的。”孤广城道:“你怎么知道我已经熟记在心?”

    雷衡道:“这还要问?天诚大师多年的关门弟子,怎么会不记得洗髓经?”孤广城道:“如果我不告诉你呢?”孤广城说着伸手抓着那锭金子,直捏成了粉末。雷衡冷道:“这样看来你便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知道你的武功不弱,但是我们这里有几十人,你自己掂量掂量。要知道此事你并不会亏。”

    孤广城道:“不是亏不亏的事,总而言之,这洗髓经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给你的。”雷衡笑道:“你一个没有道义之人,此时怎么会变得如此道义了?”

    孤广城看着雷衡身后的那些人道:“我孤广城就是一个怪异之人,时而讲道义,时而不讲道义,怎么,不可以么?”

    雷衡语气转硬,道:“看来你是打算吃罚酒了?”孤广城道:“这三个人与此时无关,你让他们走。”雷衡看着花楚楚道:“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居然让这人甘心跟着你们。”说着来到花楚楚面前,故意阴阳怪气地道:“你一个扶桑之人,怎么会愿意跟他们一道?你说,这是为什么,你说?”花楚楚被逼问得一直后退,她知道了还有故意如此,但雷衡的这个样子让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害怕。

    柳尘缘拦着道:“喂,你要干什么?”

    雷衡正色道:“我不打算对她干什么。”说着对孤广城道:“你们这里谁也别想走。”孤广城道:“想要挟我?”柳尘缘道:“此时你就是让我走,我也不走。”

    孤广城见柳尘缘这么说话,皱眉道:“柳尘缘,你是怎么了?”孤广城知道以柳尘缘的本事,带走花楚楚和滕碧玉不成问题。

    此时柳尘缘已经极为生气,他先是想天信大师之死,又想到地义之死,此时雷衡这般来对花楚楚,他一股怒气荡然于胸,道:“师父,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身为少林寺的弟子,此时他们前来,我们怎么能够不为少林寺死去的那些人报仇?”

    孤广城道:“不错,可是这两人你还是要照看着。”

    雷衡从未见过柳尘缘如此凶相,只见柳尘缘仰天深吸一口气,面色淡然道:“师父,你说杀人之后,会不会逐渐成为一个杀人魔头?”孤广城心里一震,暗想柳尘缘怎么会有如此想法。孤广城道:“这自然不会。”

    柳尘缘冷哼一声,孤广城知其已经动了真怒,说道:“只要对方是十恶不赦之人,杀他们个把人等于是为民除害了。”

    柳尘缘道:“可是我从未杀过人,只怕以后自己会成为一个杀人魔头。”

    李庆扬见着两人一言一语,好似在故意为之,他里那忍得住,大声道:“你有多大本事,让我来领教一下!”李庆扬说着脚尖猛然大力,身子快速前扑,手中的长剑往前一挑,想要这讯猛一击打败柳尘缘。柳尘缘眉头一皱,他向来心地和善,且从未杀过人,刚才说的话一击忘记,他身子一转,躲开了李庆扬的这一击。李庆扬不料柳尘缘的身后会如此怪速,道:“看来你的确有有两下子。”说罢继续而上,柳尘缘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竹筷,他习练过剑法,但是此时也只能以筷子为剑了。

    李庆扬的招式在别人看来一击极为快速,然而在柳尘缘的眼中却不是如此,柳尘缘把筷子当做剑,使出天穹剑法里“叠山象”的招式,这“叠山象”的招式旨在高明,只见柳尘缘连续两下而出,第一下筷尖点在剑锋上,第二下点在李庆扬的腋下。柳尘缘使出的这两下动作快如闪电,柳尘缘的天穹剑法已经大成,手中的筷子就如铁钢制成,以李庆扬的内力和剑招,根本断不了这看似不敌剑锋的筷子。

    李庆扬也谢被袭,他不由得浑身一震,他只觉得右腋下传来一股力道,沿经脉而上而上,接着感觉整个心口被人拍了一记重掌,他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往后退去十余步放停身而立。柳尘缘打来的这一股力道还没有消去,他觉得浑身经脉麻木,手中长剑“当”的一声坠在了地上。

    雷衡道:“好,今日我们不与这连个女子计较,他们可以离开,但是你们二人休想走。”这个时候店小二和掌柜前来,掌柜拱手小心翼翼地道:“诸位客观,这里是”雷衡知道其意思,打断掌柜的话道:“不用说了。”说着拿出两锭金子,道:“够了么?”那掌柜看了看此时的情况,口中叹了一口气,道:“够了,够了。”他接过这两锭金子,对小二道:“我们走吧,如今这事情我们是管不了的。”

    花楚楚一听,立刻拉着滕碧玉的手来到了一处,雷衡一声爆喝,道:“杀了这两人。”剑光闪烁,雷衡一众人拔出了长剑来。松浦石一郎等人拿着怪异的兵器而上。松浦石一郎等人进攻的当是孤广城,而雷衡等人则是进攻柳尘缘。

    孤广城大吼一声道:“好徒儿,今日我们便大干一场。”孤广城拳头挥舞,周身的拳风霍起,其如此阵势,松浦石一郎即便手持大铁球,也不敢贸然而上。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