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83章 将帅之后(三)*.
    !

    戚继光道:“好,就这么办。”网心柯和彭近岳对戚继光道:“公子,这哪有这么多人,我们手下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千人不到的人马而已。”

    戚继光道:“此时我们先答应了再说,不然不知道待会又会生出什么是非来。”

    彭近岳明白了过来,道:“还是公子聪明。”阿图鲁道:“既然如此,这酒就干了。”阿图鲁说着喝下了几大口酒,戚继光三人也喝下了几大口酒,阿图鲁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此事你如何?”柳尘缘道:“此时柳尘缘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希望两方不要斗起来。”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此事你说不跟他们斗一场怎么行?”

    柳尘缘道:“我有一办法,不知道大哥是否愿意。”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有什么好办法?”柳尘缘道:“大哥,那人杀了你们多少人?”

    阿图鲁道:“一共三十余人。”柳尘缘道:“大哥的箭术过人,不如一个月后让双方之人比试箭术,大哥胜了,就让对方每年出三万白银,那天鄙视箭术败阵,立刻兑现,大哥你看如何。”

    阿图鲁心道:“三十人换每年三万两白银,这三万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就看他们答不答应了。”

    阿图鲁对戚继光道:“好,我们到时候就将对将,兵对兵来比试箭术,你看如何啊?”戚继光心里嘀咕道:“万一败阵,这三万两银子可是太多了,不知道柳兄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出了这么个办法来?但是既然使他说的,必定有深意,先答应了再说。”戚继光道:“这有何难,若是你们输了呢?”

    阿图鲁道:“很简单,若是我们输了,那就等于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你看如何?”戚继光道:“好,既然有柳兄从中斡旋,我戚继光怎么能够不答应了,此事就此定下了。”

    戚继光说完心里暗道:“待会自要问问柳兄,他为何要这样做?”众人开始饮酒吃肉,花楚楚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只是在一边坐着不吃。

    柳尘缘道:“是没,是不是不习惯如此?”花楚楚道:“我们扶桑人从类没有这样子吃食的。”柳尘缘道:“师妹,入乡就要随俗,不然总是不好。”说着拿起一支牛骨给花楚楚,道:“快吃。”花楚楚小口吃着,柳尘缘笑道:“你这样怎么吃得好味道。大口大口吃才是。”

    花楚楚如柳尘缘所说,吃得一嘴的油水,柳尘缘哈哈笑道:“这样就对了。”花楚楚终于放下矜持,大口吃肉饮酒。

    阿图鲁和柳尘缘和了不少酒,先说起了小乌兰,又说起了滕碧玉,柳尘缘想起滕碧玉之事,脸色黯然。阿图鲁道:“怎么了兄弟?”

    柳尘缘便把滕碧玉的事情告知,阿图鲁道:“也是可怜,今日我们开心,就不要想着这些不痛快的事情。”两人来来往往喝得大醉,柳尘缘本也想这来个借酒消愁,那知道越是喝酒,越是想起滕碧玉的种种。所谓“借酒浇愁愁更愁”的含义,柳尘缘今日体会得清清楚楚。那戚继光心里也一直挂着那三万两白银的事,这顿酒自然是喝得极不痛快,他见阿图鲁喝醉,躺在地上睡去了,便来到柳尘缘身边,小声说道:“柳兄,有一间事情要和你商量。”柳尘缘一间喝醉,断断续续道:“什么事情。”说着便趴着睡着了。

    花楚楚道:“师兄已经喝醉酒了,戚兄有事要说也只能等明天了。”阿图鲁的手下人将阿图鲁和柳尘缘各自送到帐篷里去,花楚楚就在一边照顾着,她见柳尘缘满头大汗,便拿出手巾给其擦汗,柳尘缘突然抓住花楚楚的手,听见其呓语道:“碧玉,原来你没死,你回来找我了。”

    花楚楚微微一笑,知道这柳尘缘醉酒睡去,此时正做着一个美梦。花楚楚见柳尘缘抓着自己的手很紧,也不好脱开,以免惊醒他。又听柳尘缘道:“你回来了就好,我给你做好吃的,吃完后陪你一道游玩,以后我们都这样好不好。”接着又听见其道:“你别走,别走,碧玉你怎么听不见我说的话?”说完柳尘缘开始抽噎起来,泪水流出。

    花楚楚拿着手巾给柳尘缘擦拭泪水,心里莫名地心疼起来,道:“师兄,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做梦么。”过了好一会,柳尘缘才终于沉沉睡去,他抓着花楚楚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第二天一大早,柳尘缘悠悠醒来,见花楚楚趴在自己身上睡去了,而自己还抓着花楚楚的手。

    柳尘缘大惊,心里暗骂道:“昨晚我有没有对师妹做了出格的事情来?”但是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他动作轻轻,起身也没有扰醒花楚楚。柳尘缘看了看花楚楚大打扮,见其衣服工整,这才放心道:“看来我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不过以后不能再喝醉酒了。”却见戚继光走来道:“柳兄,我们三人要离开了,但是离开之前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柳尘缘和戚继光两人来到帐篷百米之外,戚继光道:“戚继光先要多谢柳兄的相助和相救之恩。”这相助是指昨日对付那对骑兵,相救是因为柳尘缘而让阿图鲁没有对自己下手。柳尘缘摆手道:“不必不必。”

    戚继光道:“不知道柳兄生年几许?”

    柳尘缘道:“听父母说是嘉靖七年七月。”戚继光道:“他们同年不同月,我也是嘉靖七年,但是十一月的。既然如此,我们就此结拜,成为异姓兄弟如何。”

    柳尘缘道:“这有何不妥。”说着两人行了结拜礼,戚继光道:“尘缘兄弟,既然我们是结义兄弟,那有些事情继光就直说了。”

    柳尘缘道:“你我兄弟,什么事情但说无妨,不必拘泥。”戚继光沉默了片刻,说道:“兄弟,你可有属于军营中的其他朋友?”

    柳尘缘想了想道:“除了兄弟你,再无此类兄弟或朋友,不知道兄弟你怎么问着奇怪的问题?”

    戚继光道:“不瞒兄弟,兄弟的每年的俸禄也就百两,手下人的军饷每年倒是有五万两。”当下假设了一个月后万一自己不敌阿图鲁,以及其后的难处一一都跟柳尘缘细说了。

    柳尘缘道:“难怪我看兄弟你脸色一直不对,原来是为了此事在难受。此事其实很好办,你不要操心太多。”说着张望四顾,见有人在附近,便附耳跟戚继光说了一下。

    戚继光恍然大悟,道:“这样也好。尘缘兄弟,真是谢谢你了。不过这样不会激怒他们么?”柳尘缘道:“你身为将军,他们到时候要来进犯难道你还对此畏惧?”

    戚继光哈哈笑道:“说的不错,说的不错。”于时见不远处的花楚楚走来,其说道:“师兄,大哥他说要见你哩!”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你夹在中间,也太不好做了些。因为我看那人也算是讲道义之人,所以怕兄弟你有些事情事情难做。”

    柳尘缘明白戚继光的意思,其意思不过是说阿图鲁是君子言行,对待君子当以君子之道,若阿图鲁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那么事情反而容易多了。

    柳尘缘道:“无论如何,我只望两方不要大动干戈。”说着跟着花楚楚而去。

    且说柳尘缘来到阿图鲁的帐篷之内,见阿图鲁在喝着奶茶,阿图鲁道:“尘缘兄弟,你快坐下。”说着让人拿出奶茶和肉。

    柳尘缘道:“不知道大哥找我有什么事情?”

    阿图鲁道:“兄弟从大明而来,对大明的情况自然是最了解的。不知道兄弟可愿意与我瓦剌一道征战。”柳尘缘道:“大哥不是说不会领兵南下么?”

    阿图鲁道:“大哥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大哥的手下只会在草原上征战,以对那些不服大汗的部落加以惩戒,南下之事你大哥自然是不用操心,但是你有所不知道,我瓦剌俺答汗一直想要领兵南下,苦于身边没有谋士,我看兄弟你就可以,这样你我兄弟就可以长聚在此。”

    柳尘缘心里吃了一惊,寻思道:“听大哥这么说,那瓦剌的大汗可是心有一番图谋。”便道:“大哥看到的只是柳尘缘的武功,若是计较武艺,柳尘缘还可以说是略微懂得,就算说是熟习武学,柳尘缘也担当得起这名号,但是若要柳尘缘谋计国事军事,恐怕就不擅长了。”

    阿图鲁笑道:“兄弟你不要谦虚,按我说此事只消你一句话就好。”柳尘缘心里有些为难,道:“我父母还在大明境内”

    阿图鲁立刻打断道:“那就那兄弟的父母都接来,此事不是容易的很么?”柳尘缘本就不是这个意思,他笑道:“大哥是误会了,柳尘缘的意思是说父母不会答应我做这事情的,况且此时我还有要事在身,必须南下。”

    阿图鲁道:“做哥哥的有一事要问你,那道衍兵术兄弟你是否弄妥当了?”柳尘缘心道:“大哥不说这事情,我还差点忘记了,这道衍兵术就在我的身上,但是此时实话告知恐怕大哥会不高兴,一来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弄好此事,二来到时候比试箭术,这道衍兵术其中就有箭术的教练,到时候可不好办。哎,大哥,柳尘缘今日就骗你一次吧。”柳尘缘道:“大哥有所不知,这道衍兵术柳尘缘已经亲自送去少林寺了。”阿图鲁道:“你怎么送去少林寺了?”

    柳尘缘道:“大哥有所不知,这道衍兵术柳尘缘实在是不知道要让其归于何处,我们武林有一句话,就是天下武功出少林,我将道衍兵术归于少林寺也是理应如此,大哥你说对不对。”

    阿图鲁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是少林寺自然是最好的去处了。”

    柳尘缘道:“柳尘缘不明白大哥为何不将这道衍兵术留于自己?”阿图鲁道:“我何尝不想如此,只是这道衍兵术都是汉文,我也看不懂,其中武功更是难教难练,所以我想这道衍兵术还是从哪里来,就归哪里去吧。”

    柳尘缘和阿图鲁交谈一会,便说要告辞而去。阿图鲁也没有强留,只是告诉柳尘缘那小乌兰很记挂他。柳尘缘想起小乌兰,心里几分暖意,当年若不是小乌兰关照自己,恐怕自己早已经没命了。

    柳尘缘和花楚楚南下,路上追上了戚继光三人。五人再走几里地,遇到了前来的韩大明骑兵。这对骑兵为首之人身长八尺,生得明荣棱净。听那人道:“继光兄弟,你们总算是平安回来。”戚继光拱手道:“成梁兄,让你操心了。”此人便是和戚继光平级的边疆守将李成梁,李成梁见了柳尘缘和花楚楚,对戚继光道:“这两位是?”

    戚继光道:“这是路上遇到的朋友,此人是柳尘缘,这女子叫花楚楚。若不是他们二人,戚继光恐怕回不来了。”李成梁道:“原来是新认识的朋友,尘缘兄弟,你今年几岁了?”柳尘缘道:“只比继光兄弟大几天。”李成梁道:“二十岁了,我比你们大两岁。”柳尘缘拱手道:“见过成梁兄。”

    戚继光笑声对柳尘缘道:“此人和我一样,都是世袭祖上的爵位。”柳尘缘道:“好兄弟,你们二人虽然是将帅之后,这爵位都是世袭,但从此番情景来看,就知道你们二人担当得起。”戚继光道:“尘缘兄弟你这么说真是太过奖了。”

    李成梁道:“那日我听闻瓦剌人已经集合兵马,要来围捕继光兄弟,所以马上就带人前来,幸好继光兄弟无事,总之大家无事就好啊!”戚继光道:“然一个月后,我们和瓦剌人有个约定。”

    李成梁皱眉道:“那些人尚未开化,他们会遵守什么约定?”戚继光便把事情的经过告知李成梁,李成梁道:“比试箭术,这不简单,只要从我军队里面优中选优不就可以了么?”柳尘缘道:“但是他要将对将,那人叫阿图鲁,是我结拜大哥,他的箭术想来无人能够比得上。”

    李成梁道:“那阿图鲁箭术果真那么厉害么?”戚继光道:“尘缘兄弟说话向来不假,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好。”

    李成梁道:“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难道就没有办法么?”柳尘缘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李成梁道:“什么办法?”

    柳尘缘道:“我来教你们箭术。”网心柯对戚继光道:“此人和那人是结拜兄弟,此时为何要相助我们?公子不觉得奇怪么?”说完后只听李成梁道:“尘缘兄弟,你和那阿图鲁是结拜兄弟,你为何要如此做法呢?”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