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84章 将帅之后(四) //
    !

    柳尘缘道:“我虽然是瓦剌人阿图鲁的结拜兄弟,但我也是汉人,眼下只望双方不要斗起来就好。”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和我也是结拜兄弟,我想他如此做法不会有他图,成梁兄放心就是了。”李成梁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返回边境,到时候再说说你要如何教我们箭术?”

    柳尘缘一行人人急行了两日,终于回到大明边境。六人来到了军营内,两次了让人拿来了军饭,虽然这军饭菜的样式不多,但是分量十足。

    花楚楚一个女子,食量本就不大,六人里面除了花楚楚,其余五人都讲自己的那份军饭是的干净。

    吃完饭后,李成梁对柳尘缘问道:“尘缘兄弟,试问你要如何教我们箭术?”

    柳尘缘道:“箭术是骑兵之本,两位都是将军,对于此柳尘缘自然不敢班门弄斧,说什么教导之言,只是要你看好好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说着从怀中把道衍兵术拿了出来,继道,“这是一本武学秘籍,其中就有对箭术的教导。”李成梁拿过道衍兵术一看表皮“道衍兵术”这四个字,登时大吃一惊,道:“道衍兵术,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柳尘缘道:“机缘巧合,细说太长。”

    戚继光道:“成梁兄,莫非你知道这道衍兵术?”

    李成梁道:“道衍兵术其中有刀、剑、枪、弓、棍、鞭、拳共七种武艺,每一种皆是刁钻异常,招招致命的招式,每一中有皆有七十二种招式变化。此兵术当年在世祖军中传授,使得当时世祖的士兵战斗力大大增强,对世祖后来发动的靖难之役的成功骑起着重要作用。靖难之役过后世祖就收回了这道衍兵术并禁止再传播,从此这道衍兵术就一直被列为朝廷禁书。”

    戚继光道:“此书是禁书,然而尘缘兄弟居然能够得到?”李成梁道:“如此说来此书是历经辗转,其中之事也曲曲折折不好说了。”

    柳尘缘道:“确是如此。”(注:道衍兵术之事可参众喣飘山记)李成梁打开道衍兵术,翻看了一会,叹道:“圣僧道衍写下的这道衍兵术的确是厉害,其中尽是快速攻杀取命法门,这对箭术的习练也与我们平时多有不同。”

    戚继光道:“我们平日习练只是让士兵去反复习练和自悟,个中难道言辞有所不同么?”李成梁将道衍兵术给了戚继光,道:“你自己看看就是了。”

    戚继光将信将疑地打开道衍兵术,也是如李成梁一般感叹道:“这撰写之人的确是了不起,了不起。”李成梁笑着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之前多有误会,请你要多多包涵。”

    柳尘缘道:“你们身为边疆将领,有所怀疑自是正常不过了,柳尘缘不会见怪。”李成梁想了想,道:“你说我们花上十天半月的时间,可否习练好这道衍兵术中的箭术?”

    柳尘缘道:“这我实在不知道,因为我没有习练过其中的武功,做不好这估计。”

    戚继光道:“我看着士兵就从优中选优,而我们两人这几天还是在此好好习练一下这其中的箭术。”

    戚继光道:“尘缘兄,你的武功我是见到的,不知道你可否在此对我们进行一番教导。”柳尘缘道:“此时也是有我在其中,我也打算完成了此事再走。”

    第二天,柳尘缘留人就在军营之外习练,网心柯道:“我觉得习练箭术只要去勤加练习足矣,哪里需要什么特别的教导。”

    戚继光道:“话可不能如此说,难道会写字,便是文学大家么,会写字就是状元才子么?”一边的柳尘缘笑道:“是这么一个道理。”但听李成梁对着道衍兵术说道:“箭者,重下盘也,勿立时开弓,足与肩同,肘肩平,雕工满月,身如大字,气息于时而变,扩吸走呼”说了一通后,他自语道:“这拉弓射箭居然下盘为主,还是第一次听到。”一边的彭近岳如照而行,居然射中了不远处的一靶子上。

    彭近岳道:“果然有用,果然有用。”花楚楚往靶子方向走了过去,道:“虽然没有正中靶心,但这么远能够射中靶子已经很不错了。”

    戚继光道:“要知此事需躬行,看来这道衍兵术果然有一套。”然李成梁连射了几箭后,除了第一箭尚可之外,之后的再也射不准了。李成梁有些丧气,苦笑道:“这道衍兵术也不过如此。”

    戚继光道:“成梁兄不要泄气,说不定是因为我们习练不得法。”戚继光亦是如此再三,结果也和李成梁一般。柳尘缘试了几下,反而是开始射得不好,而后却是越射越准。

    花楚楚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此柳尘缘思索半天也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突然间想起自己所练的天穹剑法,越到最后越是需要强大的内力去支持,而洗髓经和体心九诀两者若要神速习练,则要练习了洗髓经,有了强大的内力才可习练体心九诀,柳尘缘想到这里霎时就明白了过来,他翻了翻那道衍兵术道:“原来如此,这道衍兵术没有响应的内功法门,你们开始尚可,然之后因为气力不足,所以再也支撑不起这射箭需要的内力了。”

    李成梁道:“怪不得尘缘兄弟你这弓箭射的是越来越好,而我们则是越来越难。”戚继光道:“不知道为何那道衍圣僧没有写下相应的内功法门呢?”

    李成梁道:“想必当年是因为战事紧急,世祖手下的士兵们对此只能要速成,这道衍兵术看起来十分容易,实则非常艰难。但是士兵们只要学会了其中一两招,便可快速杀敌破敌,这样一来也不必要花费大量时间去习练内功了。”

    戚继光道:“听兄长这么说来,还真是有一番道理。”柳尘缘道:“成梁兄分析的很对,也许当年道衍圣僧就是如此考量的。”这些人除了花楚楚,都在习练箭术,柳尘缘道:“师妹,反正也没事,你也如此练一练。”

    花楚楚道:“我不练,我可没有那个拉弓的力气。”柳尘缘怎么鼓励花楚楚都无用,柳尘缘只好不去勉强。

    那李成梁在众人练习箭术的休息之时,你这道衍兵术翻到了其中的刀术,柳尘缘见此问道:“成梁兄你是喜欢刀法?”李成梁开玩笑将身上的大刀扔给柳尘缘,道:“尘缘兄弟你可会刀法?”

    柳尘缘道:“我不会。”但他说着同时照着其中的招式挥出,柳尘缘内力本就十分的深厚,所以他习练这这对内力要求极高的道衍兵术丝毫不感到有吃力。李成梁道:“我也喜欢刀法,但是和尘缘兄弟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柳尘缘道:“其实我是第一次习练这其中的刀术。”这六人说说练练之间就到了中午。柳尘缘见太阳正午,此时是冬日,也不会觉得太热,他道:“你们继续练习着,我和师妹去军营里拿些吃的来。”说罢和花楚楚返回了军营里。这时只有李成梁、戚继光、网心柯和彭近岳四人在习练箭术,当此时忽然见到一黑衣人从远处正面策马而来,李成梁看了一会,心下一惊道:“莫不是刺客?”他右手拔出随身的大刀,戚继光见状问道:“怎么了?”

    李成梁道:“你没有看见么?”戚继光低声道:“成梁兄,我当然看见此人,但我想这人应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吧?”网心柯道:“我用弓箭射他。”戚继光见那人似乎是当面而来,让人感到其气势汹汹,他点点头对网心柯道:“先射他胯下的战马,不要伤塌了他。”彭近岳屏住呼吸,会聚全力射出一箭,利箭之中那人所骑的战马。那人腾身而起,但是他没有退后,反而拔出大刀,攻向李成梁四人。

    李成梁和戚继光在前,见那黑衣人持刀来攻,李、戚两人马上持刀相抵,彭近岳道:“公子小心。”彭、网二人也拔刀而上,此时只见四个人围着一个黑衣人在打斗。中间的黑衣人刀法霸道,逼得那四人根本无法靠近几身。

    斗了好一阵,李成梁心道:“奇怪,此人使出的刀法怎么和尘缘兄弟刚才使出的刀法如此相似?”

    柳尘缘刚才照着道衍兵术习练出的刀术的招式和这黑衣人如出一辙,李成梁对刀法一向比较喜爱,所在刚才柳尘缘使出其中招式的时候,李成梁就有所记下,所以觉得如此。那黑衣人手持大刀,身法极为敏捷,大刀横纵让李成梁四人都感到难以招架。那黑衣人突然快速攻向网心柯,网心柯见黑衣人的大刀来袭,情急之下举刀相应,然那黑衣人击拳而出,将网心柯打倒在地。

    李成梁大喊一声道:“住手。”李成梁四人同时停手,那人快速脱离四人的包围,李成梁道:“你是何人,可否解下蒙面一看?也好知道我们到底有何冤何仇?”

    黑衣人道:“我们无冤无仇。”李成梁道:“既然无冤无仇,为何如此。”

    黑衣人道:“真是笑话,刚才是你们对我施放弓箭的,‘我们到底有何冤何仇’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们才是?”戚继光道:“此乃边防要塞,你刚才咄咄而来,怎么不让人对你设防?”

    黑衣人道:“你们果然在练习箭术。”

    戚继光道:“我知道了,原来你是阿图鲁的人?是阿图鲁让你来监视我们的对吧?”那黑衣人道:“你很聪明,但是此事我无可奉告。”说着看见不远处的军营有士兵骑马出来,他不敢再多加停留,马上就要离开了这里。戚继光见网心柯被打伤,叫道:“你打伤了人,此时别想走。”

    那黑衣人道:“就凭你们还阻拦不了我。”说完不再理会戚继光等人,快步而去了。戚继光见那人跑步离开,而己方之人已经赶到,戚继光喝道:“此人武功虽高,但我们可以用乱箭来对付此人,看我们能不能阻拦得了他。”

    李成梁豪气大起,道:“不错,看此人还嚣张否。”此时骑兵已经来到,只见戚继光、李成梁上马,两人和十几名骑兵分城左右两路追击,跟着便是拔箭搭弓同时一阵乱箭射出,利箭不断向那黑衣人飞去。这么一来,那黑衣人纵使有再好的武功,此时都会感到难以招架。

    戚继光大喊道:“此时看我能不能阻拦住你?”戚继光等人各自再射一箭,李成梁看见那人已经中箭倒地,道:“此人已经中箭了。”众人围上去只见那黑衣人心口中了一箭,其右手紧紧拿着心口处的箭身,口中鲜血流出。

    李成梁道:“看来此人活不了了。”忽听得一声惨叫,一个骑兵被弓箭射杀,然后那黑衣人快速上马,手中拿着弓箭,“嗖嗖”两箭向李成梁和戚继光两人射去,李成梁和戚继光避过了这致命一箭,再看那黑衣人时,他早已经走远了。

    原来这黑衣人根本就没有中箭,只是佯装受伤,以此吸引众人前来,伺机夺取战马,不然其双脚怎么也应对不了这战马的追击。李成梁大怒,就要追击,戚继光阻止道:“成梁兄,此人颇有计谋,此时还是不要追击了。”

    此时网心柯和潘家园等人也策马而来,李成梁道:“也罢,只是不知道此人来这里要干什么?”

    戚继光道:“成梁兄说的不错,我也很奇怪,既然阿图鲁知道我们一个月后要比试箭术,那我们自然是要习练的,这难道都要派人前来察看?”听戚继光这么一说,众人却是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其实这人就是阿图鲁派出的手下,原来那天阿图鲁与柳尘缘分别后,心里一直担心,他担心的并不是戚继光等人练习箭术,而是当心柳尘缘对其有所指导,阿图鲁在那一天与柳尘缘的简单过招,就知道柳尘缘的武功大进,且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三万两的白银,所以这箭术的比试只能够赢下来而不能败阵,所以才特意让手下人前来看一看柳尘缘在不在此地。而柳尘缘正好但回军营去拿吃的,所以这位手下就没有看见柳尘缘。他回去后如实告诉了阿图鲁,阿图鲁听了这手下的报告,终于放下心来,道:“我这兄弟要是习练道衍兵术可是轻而易举,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有没有习练,根据那日我和他的切磋来看,他没有习练道衍兵术其中的一招半式。但我想的也未必正确,此时只要柳尘缘不在,那么一个月后的箭术比试我们就不会败。”这便是这黑衣人来此的因果前后,然此为他话。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