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86章 徒劳无功(二)&.
    !

    因为柳尘缘对道衍兵术的掌握太过神速,体内并没有相应的内功法门,柳尘缘练完了这其中掌法之后,那相应的内功没有历经慢慢的融合而是突然而来,所以柳尘缘体内就产生了不适,但好在柳尘缘其有洗髓经的内功护体,这才使其免去了走火入魔的灾难。

    戚继光和柳尘缘等人这几日一直在习练道衍兵术,军中士兵每日如常操练,戚继光则让彭近岳和网心柯两人在军中考察,务必挑选出箭术较高的士兵。

    那阿图鲁和戚继光约定之事传到了瓦剌大汗格根的耳中,那格根派出的探子时常出没在大明边疆附近,对大明军队的动静甚至是人事安排皆了如指掌,格根在帐篷里跟众位大臣说起了此事,格根道:“我听闻是因为阿图鲁跟大明的守将戚继光有个约定,要比试箭术,所以大明的军队才会有此做法,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阿图鲁走出来道:“大汗说的的确有此事。”

    格根脸上一沉,道:“其他人可以退下。”众位大臣离开了帐篷后,格根对阿图鲁道:“阿图鲁,当年我们出兵大明的京城之时,你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如今你已经四十,怎么做事情还是如此。”

    阿图鲁道:“阿图鲁愚钝,大汗明说。”

    耶律洪基大声道:“我瓦剌乃蒙古部族,当年成吉思汗横扫天下,蒙哥征战四方,忽必烈一统天下,后来朱元璋北伐,我大元最终败退,但凡成吉思汗的子孙,皆想要再统天下,如今大明立国已经百余年,朝廷吏治腐朽,这正是我们起兵的好时机,只是当年我们与大明与有了盟约,这才没有起兵的借口,如今戚继光深入我瓦剌腹地,杀害我瓦剌牧民,这可是天赐良机。”

    阿图鲁听了,便双膝跪下,拱手道:“大汗,此事是阿图鲁欠考虑了。”

    格根道:“大明已经不如当年,而我们的白马先锋如当年一般神勇。”阿图鲁心下微微一惊,道:“大汗是不是要对阿图鲁有所任命。”

    格根道:“不错,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白马先锋也该派上用场了。”

    阿图鲁道:“可是阿图鲁和戚继光有约定,这个如何是好。”

    格根笑道:“这约定自然是要遵守,你但去就是了,只是不知道这约定的代价几何?”

    阿图鲁道:“若是大明输了便是每年给三万两白银。”

    格根想了想,似乎在自言自语道:“一个小小的边将,居然敢和你有这样约定。”

    阿图鲁见格根说话奇怪,问道:“阿图鲁实在不明白大汗话里的意思。”

    格根道:“以后你会明白的,阿图鲁你要记着,此行只可成功,不能失败。”

    阿图鲁道:“是,若是失败,阿图鲁愿意提头来见大汗。”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这一日天气晴朗,阿图鲁等人带着白马先锋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戚继光等人也即使赶来了。柳尘缘和李成梁等人没有跟来,只在军营里等候其消息。双方就在这大草原上相对。

    阿图鲁道:“约定的时间到了,你还算及时。”戚继光道:“这箭术要如何比试?”阿图鲁道:“很简单。”说着示意手下人抬出了十个靶子和两根长木棍,不过这十个靶子只有拳头一般大小,想要射中非要有精湛的箭术不可。

    阿图鲁指着那长棍和靶子对戚继光说道:“我们一边出三个人,分别是你我和各自的两个士兵,办法很简单,这十个靶子看谁能够射中的最多,谁就可以获胜了。”

    戚继光道:“好,可是这两个木棍是做什么用的。”

    阿图鲁道:“你们汉人不是说一个人箭术精湛,便说他百步穿杨么,今天就来看看你我箭术谁更高。”说着让人将这两个棍插在百步之外。阿图鲁箭起飞射,正中其中一根。白马先锋之人欢呼起来。

    阿图鲁道:“见笑了。”说罢再射一箭,再中另外一根长棍。阿图鲁手下的那些士兵欢呼不止。

    戚继光极为大量地给阿图鲁鼓掌,道:“你的箭术确实很厉害。”其说着也是射出一箭,正中其中一根。戚继光一方的士兵也欢呼起来。

    戚继光再射一箭,也是射中另外一根长棍。阿图鲁心里惊讶,但仍是笑道:“你的箭术也很不错。”说着连续十箭射出,个个都射中靶心。

    戚继光也是如此,阿图鲁见戚继光的箭术不亚于自己,其面色骤然转冷,道:“看不出你的箭术不错。”

    戚继光自小本就箭术精湛,这些天里他习练了道衍兵术中的箭术后,自然有了不少提升,与阿图鲁相比毫不落于下风。戚继光道:“是不是你我各自再出两人。”阿图鲁道:“不错。”

    双方再斗,阿图鲁一方的士兵以二十全中生出,戚继光一方则是十九中,以一箭之差败阵。

    阿图鲁总算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戚继光道:“此次箭术的比试,是我们输了。”阿图鲁道:“没有想到你们大明的士兵也能够有如此箭术,实在是了不起。虽然眼下你们输了,但是我们赢得惊险。”

    戚继光道:“多谢夸奖。”

    阿图鲁道:“你我之前的约定还算数么?”

    戚继光道:“算数,我戚继光说过的话,当然是算数的。”

    阿图鲁道:“那你说的三万白银何日兑现啊?”

    戚继光道:“你看不如三日后把,三日后你们在此,我会让士兵送来三万两白银。”阿

    图鲁道:“痛快,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但是三日后我们未必会在此地,你会送来么?”

    戚继光道:“当然会的。”

    阿图鲁道:“一言为定。”说着带领人马退去了。阿图鲁走后,彭近岳对戚继光问道:“公子,这三万两的白银我们到哪里去弄?”

    网心柯道:“公子你是不是告诉了朝廷。”戚继光道:“没有。”彭、网二人不约而同道:“那岂不是在骗他?”

    网心柯道:“就算现在我们把此事告诉朝廷,时间也来不及了,到时候若是为此而起了干戈,请问公子我们该如何是好?”

    戚继光道:“此事我自有办法,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彭、网二人见戚继光似乎胸有成竹,也不多问什么。三人回到边塞大营后,那戚继光就专门找来了一位工匠,然后拿出一些银子并向那工匠交代了几句。工匠走后,彭近岳对戚继光问道:“公子,刚才我看你给工匠的那些银子也不过百两左右,难不成这工匠能够凭借百两的银子打制成三万两的银子来?”

    戚继光笑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到时候我们给瓦剌人玩个文字游戏就好了?”网心柯道:“文字游戏?什么文字游戏?”戚继光就小声对二人说了这办法。

    网心柯听罢,苦笑道:“公子,这是谁人给你的办法?万一那人大怒,瓦剌以此为借口带兵前来,到时候我们如何是好?”

    戚继光道:“这是尘缘兄弟给的办法,我们本就是在护手边疆的,难道还怕他们带兵前来?”

    此时柳尘缘和花楚楚前来,柳尘缘道:“听闻箭术的比试我们败阵了?”

    戚继光道:“这结果全在意料之中,我已经按照尘缘兄弟的办法去做了。”

    花楚楚道:“师兄,既然如此,我们就一道离开这里吧。”

    柳尘缘道:“师妹,现在的情况你我还不能马上离开这里。”

    花楚楚不解道:“师兄,这是为什么?”柳尘缘道:“因为我们要亲自护送那银子过去。”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这是为何?你这样不是让自己深入险境么?”

    柳尘缘道:“若是别人去,万一我那大哥生气可不好,我去的话大哥他就算生气我也好说,毕竟这样也算是戏弄了他,我于情于理都是要去一趟的。”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想得周到,既然如此,我们明日就出发。”

    柳尘缘摆手道:“不必,此事我一人前去即可。”

    花楚楚道:“师兄,我也要跟你一起去。”花楚楚已经习惯了跟柳尘缘在一起,此事柳尘缘说要一人前去,花楚楚心里想想就觉得不自在。柳尘缘也知道花楚楚心里会如此,道:“好吧,只是这一路上总要师妹你辛苦,我本想让你在此歇息几日的。”花楚楚见柳尘缘答应自己,心里十分高兴,微笑道:“师兄要花楚楚跟着去,便是让花楚楚歇息了。”

    柳尘缘这些日子里也习惯了花楚楚在自己身边,有时他也会想这花楚楚若是不在自己身边,自己会不会觉得若有所失?

    此时听戚继光道:“尘缘兄弟,不如我们去看看那工匠弄好了没有。东西我都给他了。”柳尘缘道:“好,我们去看看。”花楚楚不知道这其中之事,奇怪道:“师兄,我们怎么和工匠扯上关系了?”

    柳尘缘微微一笑,道:“待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柳尘缘五人来到那工匠所在的屋子,戚继光对工匠道:“还没有弄好么?”

    那工匠道:“在做最后一个模子,银子已经融化,很快就会好了。”花楚楚没有见过这些事情,感到很好奇,对柳尘缘道:“师兄,他在摆弄这泥土做什么?”

    柳尘缘读过梦溪笔谈,在清风门也待过较长的时间,所以他对于这些事情一点也不陌生,柳尘缘道:“这是用来做模型的,待会你就知道了。”只见那工匠已经做好了第五个模子,然后将熔化的银水导入五个模子里去,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便打碎模子,只见“三万两白银”五个字呈现在众人面前。

    花楚楚道:“师兄,原来你是这般戏弄你大哥,说不准他还真的会生气哩。”柳尘缘道:“所以我才要亲自去一趟。”

    柳尘缘对戚继光道:“在这之前继光兄弟你可要做好守护边疆的准备,时刻要准备作战,以免我大哥他生气起来,我也无法阻止他。”

    戚继光道:“此时放心,尘缘兄弟你不说过么,我们本就是守卫边疆的,难道还畏惧边疆有战事么?”

    柳尘缘道:“你可不要小看了他们,那瓦剌有一队人马十分厉害,是为白马先锋,当年这队人马就身先士卒,攻入了京城,此次若是发生大战,你们非要做好十足的准备不可。”戚继光道:“我们凭借坚城,这些日子里只要全力做好准备去固守,我就不信那白马先锋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攻破我戚继光把守的城池。”

    柳尘缘道:“好,继光兄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个时候李成梁等人走了过来,原来是李成梁的手下刘力勤把这些事情告之李成梁,李成梁这才前来。李成梁道:“听闻尘缘兄弟你是要自己深入草原,将这五个银子做的大字交给瓦剌?”柳尘缘道:“正是,成梁兄,我刚才已经和继光兄弟说好了,我前去后,你们一定要做好战前准备,此番恐怕会是的双方交战,或是不战,不管怎样,有备无患。”

    李成梁拱手道:“你说的有道理,李成梁想不到尘缘兄弟如此厚义,李成梁见识了。”柳尘缘拱手回礼道:“不必,这事情也是柳尘缘的建议,柳尘缘总要把这事情弄好才能够安心。若是双方打起来,柳尘缘只希望能够尽全力让双方罢兵言和。”

    李成梁道:“尘缘兄弟,今晚我已经在营中摆下酒宴,专门给尘缘兄弟送行的,你一定要去。”柳尘缘道:“柳尘缘谢过成梁兄。只是柳尘缘明日要赶路,恐怕不能和太多的酒。”

    戚继光道:“来人。”这时来了好几个士兵,戚继光让这些士兵道总务营帐里去拿来一个小箱子,将“三万两白银”五个银子做的大字放在箱子里。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这银子有百两重,这一路颠簸,它也可说是也是一个负赘,这一路上恐怕要辛苦你了。”

    柳尘缘笑道:“到时候辛苦的是那些战马,柳尘缘有何辛苦。”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

    戚继光说完立刻让人去找来两匹最好的战马,以供柳尘缘花楚楚两人明日的赶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