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88章 徒劳无功(四) //
    !

    格根道:“阿图鲁,你有什么缘由,或是什么苦衷,你直接说来就是了。”

    阿图鲁道:“阿图鲁不敢要挟大汗,只是此事万万大意不得。”

    格根道:“阿图鲁,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阿图鲁道:“阿图鲁之所以这样做有三个原因,其一,我瓦剌内部不和,各种势力暗流涌动,东边有撒敦特木尔,西有鬼厉次,这两部势力庞大,渐渐不服大汗,他们是我瓦剌的心头大患,大汗此时要做的是要平定这两方势力。其二,不管怎样,那两方的势力加起来也比不过大汗,而万一大汗出兵遭到了重大损失,到时候东边的撒敦特木尔和西边鬼厉次联合起来,大汗岂不是危险了?”

    格根追问道:“阿图鲁,你只是说了其二,其三是什么?”

    阿图鲁道:“大汗有所不知,阿图鲁有一个汉人的结拜兄弟,当时我答应过此人,今生不再出兵南下。”

    格根大骂道:“大胆阿图鲁,你居然为了一个汉人违背本大汗的旨意,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为那汉人的结拜兄弟想,怎么部位我们瓦剌想一想,为本大汗想一想?”阿图鲁道:“大汗,阿图鲁就是在为瓦剌着想,就是为了大汗着想。”格根道:“好,那你阿图鲁给本大汗好好说说,你是怎么为我着想的?我们瓦剌如今被明朝侮辱戏弄,你却不肯带领白马先锋南下,这是为了本大汗,为了我瓦剌着想么?”

    阿图鲁跪下道:“大汗,如今我瓦剌内部就要风起云涌,实在是不宜出兵,到时候大汗出兵攻打大明边境,而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联合起来攻打我们,我们会腹背受敌,到时候一场血战下来,我瓦剌元气大伤,如何还有实力跟明朝一争高下。阿图鲁是有说过不会带兵南下,但是阿图鲁却愿意为大汗你东征西讨,平定那不听号令的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格根道:“你是说眼下我们的敌人不是大明,而是我们瓦剌自己?”

    阿图鲁道:“正是。”格根道:“你难道不知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早已经让人前来表示归附,眼下我们瓦剌怎么是风起云涌了?”

    阿图鲁拱手道:“大汗,阿图鲁有一事要细说。”格根微微一惊,阿图鲁怎么到现在还是这样固执,这跟以往的阿图鲁行事作风完全不同。格根道:“阿图鲁,今日你为何如此?这跟平日的你完全不同。”

    阿图鲁道:“大汗,阿图鲁并没有什么不同,所做的事情都是为我瓦剌人着想,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大汗不要被他们一时的臣服所迷惑,我们草原上有句话,叫做‘越危险的野兽,往往是最平静的’,大汗难道不觉得此刻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就是如此么?”一边的柳尘缘心道:“原来大哥之所以不愿意南下出征,还有着如此考量。”

    格根听阿图鲁的言语,道:“阿图鲁,你一开始是不是就已经决定了这样子做法?我所有瓦剌的将士听见要南下攻打明朝,个个都欢呼不已,而你今日所为,表明你根本不愿南征。但假若我强行号令,你可否会违抗我的号令。”

    阿图鲁道:“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之事,阿图鲁并非是空穴来风,攻打明朝之事请大汗务必三思。假若大汉强行号令,阿图鲁恕难从命。”格根此番让前来,就是为了定下南征的大计,命他统率白马先锋作为南征的首发,这命令对瓦剌人来说可谓是一个天大的恩典,但格根哪里知道阿图鲁是这样言行,格根冷冷的道:“你不听号令,那本大汗就要军法处置了,但念你长年来劳苦功高,所以将你囚禁于劳车,你的两千白马先锋由阿里木带领。我十万大军三日后集结出发。”一边的柳尘缘寻思道:“看来这大汗是要将大哥囚禁在身边,然后亲自攻打大明,攻打大明之事定是其早已经就想好的了,看来这一仗势在难免了。”想到这里柳尘缘想起戚继光等人来,希望他们能够做好战备。

    阿图鲁道:“大汗如此,阿图鲁心里明白,阿图鲁甘愿受囚。”几个士兵前来,将阿图鲁押解,阿图鲁的武功极高,他若是反抗瓦剌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止,但其本是一位忠义之士,心里一心想要格根回心转意,所以就随着那些士兵而去。

    格根对阿里木道:“阿里木,这白马先锋就由你来带领。”说着对柳尘缘和花楚楚道:“你们定是阿图鲁的亲侍,阿图鲁虽然被囚禁,但是本大汗不愿杀他,他的吃喝就由你们二人负责。”柳尘缘和花楚楚点了点头,道了声“是大汗”后就跟着阿里木走出。

    格根突然叫住阿里木道:“阿里木,你立刻让白马先锋做好准备,明日就先行南下。”过了一会,格根见阿里木迟迟不去,也不言语,问道:“阿里木,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阿里木拱手说道:“大汗,将军是我瓦剌第一勇士,这些年以来军为了大汗,为了瓦剌带领白马先锋可谓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大汗,这代领白马先锋一事阿里木实在不敢。”格根道:“我知道,这白马先锋只有阿图鲁能够带领,此事过后,本大汗自会恢复阿图鲁原职。今日之事本大汗只想让阿图鲁知道,任何人都不准不听号令。”

    阿里木道:“谢大汗。”说这与柳尘缘花楚楚两人一道离开了格根的营帐。出了营帐百米,就见阿图鲁被押解进了一囚车之中,阿里木三人走过去,看守阿图鲁的其中一位士兵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阿里木道:“是大汗让我们来照看将军的,不信你们现在就可以去问大汗。”那士兵知道大汗就在百米外的营帐之中,阿里木也不会为此扯谎,。叹气道:“将军不听大汗的号令,真是不应该,大汗如此处置,真是矿大胸怀没若是别人,早已经人头落地了。”一会,只见左大臣走来,身后跟着许多士兵,左大臣一拍手,

    那阿图鲁的囚车周围都是装备精良的士兵,柳尘缘暗中输了一下,这些士兵足有百余人。左大臣道:“将军,还是对你实在是关爱有加,今日特派来护卫保护将军。”

    阿图鲁道:“这里有谁人要害我,我阿图鲁哪里需要护卫,大汗真是费心了,居然让这么多人来保护我。”

    柳尘缘心道:“看来瓦剌大汗是害怕大哥逃跑,所以派了很多人前来,反而言说是护卫。”

    那左大臣对阿图鲁好言相劝道:“将军,你应该知道大汗也是胸怀大度了,其记着将军对瓦剌立下的功劳,念及往日君臣的情义,所以即便将军如此言行也还是对将军如此善待,将军,你为何不愿意南下?”

    阿图鲁道:“定是大汗让你来当说客的,我已经说了,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此时不是南下的时候。我所为都是为了瓦剌着想,你就不必相劝了,你身为大汗的左大臣,理应如我一般向大汗说劝。”左大臣道:“你难道还不知晓,大汗已经下了南下的决心,这谁人都阻拦不得,你我即便全力相劝,又能够如何左右大汗的心意呢。”说着无奈摇头而去了。

    左大臣走后,阿里木来到囚车边,道:“将军,大汗让我统领白马先锋南下,眼下阿里木该如何是好?”阿图鲁道:“既然大汗这么说,你就按照大汗的去做就行了,此时我是待罪之身,你什么事情不要总问我。”

    阿里木道:“是将军。”阿图鲁道:“我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情。”阿里木道:“将军请说,不管什么事情阿里木都会完成的。”

    阿图鲁道:“这事情并不难,你知道么,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一直有谋反之心,既然大汗大意,我们可要小心。所以之前我已经派人去暗中打探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动静,我想今晚我派去的那些人就会回来了,你快去,看看那几个探子带来什么消息。”阿里木领命而去。阿图鲁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我并非你说的道义之人,我只是为了我瓦剌着想罢了,顺而遵守了对你的承诺。”

    柳尘缘道:“大哥此时不管怎么做都没有错,都是一位道义之人,若是柳尘缘处在大哥目前的处境中,也会这么办法。”阿图鲁道:“眼下情势这么明显,可是我根本想不到,大汗连如此简单的道理也不懂,实在不应该啊,若是有什么不测,我瓦剌将遭受致命打击,希望此事不要发生。”接着就将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事情告诉了柳尘缘,原来这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本是臣服于瓦剌的,但是常年来一直韬光养晦,暗暗发展本部势力,逐渐不服格根的号令,格根当然不允,立刻让阿图鲁征伐,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见自身的实力和格根相比还是有差距,只好表示臣服,但是他们的心思却想着如何打败格根,成为瓦剌的大汗。柳尘缘知道草原上各个部落的战力向来极高,但也只有在成吉思汗时,才真正的让草原上的所有部落之人同心归于其麾下,才有了纵横天下的成吉思汗。这个时候只见左大臣前来,其说是让柳尘缘花楚楚去营中拿来吃喝的给阿图鲁,再对阿图鲁说那些重复的话语,阿图鲁仍是不理会,那左大臣再次。柳尘缘花楚楚二人拿来了酒肉,阿图鲁与两人一道饮食,其后阿里木快步前来气喘吁吁地道:“将军,我们派去的探子有报。”

    阿图鲁见状道:“莫不是有什么事情?”

    阿里木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已经在准备兵马了。”花楚楚道:“难道大汗已经让他们集结兵马了?”

    阿图鲁道:“不,这不可能,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不可能马上知道消息,定是有人暗中告知。”

    柳尘缘道:“大哥说的不错,他们能够这么快得到消息,一定是有奸细,他们集结兵马不是为了帮助大汗,很有可能是为了造反。”阿图鲁对阿里木道:“阿里木,你赶快把此事告诉大汗,让他小心防备。”阿里木领命而去。

    阿里木来到格根的大营,见格根正在大营中的正中的大地图之前来回查看着,左右大臣两位就在其边,只听左大臣指着地图道:“那大明向来对付我们就是以守为主,据我派去的探子来报,这东西两城里的兵力总共不过万人,我们瓦剌的十万大军全力发起进攻,我想不要一日的时间,我们定可以攻下明朝把守的这段长城。”右大臣道:“我们不要轻敌,明朝这样来侮辱我瓦剌,想必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格根道:“不,此事我觉得并不是大明的朝廷所为,大明生活比之我们可谓富足粗多,平日使者往来向来是财大气粗,不会吝啬这点金银,以此来做反而自降其尊贵,所为我觉得此事一定是戚继光擅自所为,戚继光对此此事其不敢向朝廷言明,所以大明朝廷并不知道此事。”

    左大臣道:“大汗如此分析,有何用意?”

    格根道:“既然大明的朝廷不知道此事,那边塞也不会增兵,我们只要一鼓作气拿下这段长城,就可以长驱直入,直面大明的京师,到时候我们就算不杀戚继光,如此情形他不死也得死。”格根所说的跟当时李成梁所说的基本一致,都说到了大明朝廷不知道此事的这一点上了。三人言说许久,才发现阿里木在一边站着。

    格根道:“阿里木,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么?”阿里木道:“大汗,将军让我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格根皱眉微微一皱,道:“这个阿图鲁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所说,莫不是他准备听从本大汗的号令,不再违逆?”

    阿里木摇头,继而把阿图鲁交待自己要说的事全部都告诉了格根,格根听罢,苦笑道:“我还以为阿图鲁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原来这这事情,你告诉阿图鲁,他说的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集结兵马就是本大汗派人去去告诉的,我让他们做好的准备,跟我妈一道南征。”说完忽然眉头又是一皱,问道:“此事你们怎么知道,如实说来。”

    阿里木道:“大汗有所不知,将军知道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之人不会甘心臣服,变时常派人去打探这两部的各种消息。此时没有让大汗知道。”

    格根道:“这阿图鲁也太过分了,此时居然连我都不知道,阿图鲁他是和居心?”

    阿里木道:“大汗误会了,我跟着将军多年,将军一向对大汗对瓦剌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格根道:“你告诉阿图鲁,说他一再不让我南下工大明朝,那好,本大汗到时候就让其心服口服。”阿里木道了声“是”后就离开了格根的营帐。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