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89章 三军大战(一).
    !

    第二天,阿里木按照格根的命令带领白马先锋南下。阿图鲁也乘着囚车跟随白马先锋之人南下,只是在囚车旁边多了百余名格根的亲兵。

    阿图鲁此时虽然身为囚徒,但是所有人仍然把其当做首领,阿里木时不时过来请教如何。此时那格根等人也准备动身,这格根在营帐中准备出营集结兵马出征,他刚走出营帐,就看见左大臣哈森走过来说道:“大汗,现在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格根道:“现在大军就要准备南下征伐了,哈森你有什么事情要说,这事情很重要么?”

    左大臣哈森指着身后的一个士兵道:“大汗,这个是白马先锋其中的一位士兵。”格根看着那个士兵道:“你叫什么名字,那白马先锋已经动身了,你怎么现在还没有走,莫非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那士兵道:“我叫锡林格勒,我已经在白马先锋之中征伐十余年了,不是大汗说的那样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格根道:“你来找我何事?”锡林格勒道:“大汗,我是来说关于将军阿图鲁的事情的。”格根听见“阿图鲁”三个字,心下嘀咕道:“莫不是此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遂问道:“阿图鲁有什么事情,你快快说来?”

    锡林格勒道:“大汗,再说之前请大汗原谅锡林格勒擅自离开白马先锋的罪过。”格根道:“只要你说的是重要的事情,这罪过自然可免,若是无关痛痒之言,那边军阀处置。”

    左大臣哈森道:“大汗,关于阿图鲁将军的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到营帐里去说吧。”格根满心疑惑地回到营帐中,锡林格勒道:“大汗有所不知,在阿图鲁将军身边有两个汉人。这两个个汉人跟阿图鲁将军关系可不一般。”

    格根听了眉头一皱,道:“关系不一般?那你说这两个汉人跟阿图鲁是什么关系?”锡林格勒道:“这两个汉人一男一女,男的和阿图鲁将军是结拜兄弟。阿图鲁将军曾经就答应过这位结拜兄弟,说什么有生之年不南下征伐明朝。”

    格根大怒道:“这个阿图鲁,没有行到他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与本大汗作对。”左大臣哈森道:“还有有一件事情,若是大汗知道了,恐怕会更生气。”

    格根道:“那阿图鲁又做了什么事情?”左大臣哈森道:“阿图鲁那日前来大汗的大营,身后跟着三个卫兵,那其中两人就是那两个汉人。锡林格勒还听说那汉人男子的武艺过人,就算是阿图鲁将军也未必能够胜过。大汗你当时还跟他们说,要好好照看阿图鲁将军。”

    格根果然大怒,骂道:“这个阿图鲁,他要干什么?他想干什么?他带着两个汉人前来我的营帐,难道他是想谋逆不成?他想要造反么?”说罢心里越想越气愤,阿图鲁居然带着两个汉人闯入了自己的营帐,自己居然不知道,这简直是丢尽了脸面。

    左大臣哈森道:“我觉得阿图鲁将军没有谋反之心,我觉得他当时是怕大汗下令杀了他,那么阿图鲁等人就会动手全力逃走。”

    格根怒不可遏,道:“我明白了,他是来防备我的,我现在就杀了阿图鲁,还有那俩个汉人,他们非杀不可。”

    左大臣哈森道:“大汗,此事我看不能操之过急。”格根道:“不能操之过急?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左大臣哈森对锡林格勒道:“你现在马上回去,赶上白马先锋,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锡林格勒道:“是。”说着就要离开,格根道:“慢着。”

    锡林格勒道:“大汗是不是还有事情交代?”格根道:“你给我回去好好地看牢阿图鲁,但是你对来此的事情不仅不能说,不仅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还要去看住那两个汉人,若有什么不对,你要伺机斩杀之。”

    锡林格勒道:“是,锡林格勒一定会完成大汗交代的事情。”格根命人将几块熟羊肉和酒水拿给锡林格勒,道:“你回去之后,就对阿图鲁个阿里木说是本大汗要你留下,特意让你拿着这东西给他的。这样他们就不会有疑心了。”锡林格勒拿羊肉和酒离开,左大臣哈森道:“此事大汗想的真是周到。”说罢对格根说起了如何处置阿图鲁之事,其建议格根在阵前斩杀阿图鲁,以作祭旗。

    格根听了连连摇头道:“阿图鲁毕竟是我瓦剌的英雄,如果要杀了他来祭旗,恐怕会寒了瓦剌众将士的心。”

    左大臣还要相劝,那格根已经不愿说此事,说道:“好了,此时就这样吧,让他在囚车里好好待着,然他好好看看我们瓦剌将士如何攻城略地,功课明朝的边城的。”

    左大臣见状也不再去相劝,道:“既然如此,那现在我们也该要出发了。”

    此时瓦剌的十万兵马已经集结完毕,格根和左大臣哈森哈森两人来到军阵之前,只见瓦剌骑兵严阵以待,皆手拿利兵,身着坚甲。格根对左大臣哈森道:“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是你负责传令,他们怎么还没有到来?”

    左大臣哈森道:“大汗的命令我已经传达,但号令仓促,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需要一些时间准备。”这个时候右大臣走来道:“不错大汗,刚才他们已经派人来说了,说是让我们先走一步,半日之后他们准备好了就出发赶来。”格根道:“他们集结了大约多少兵马?”右大臣道:“我看两部人马约四万人。”

    格根点头道:“准备四万人的征战之事可不是容易的,本大汗给他们半日的时间倒也不长,既然如此那就随他们便吧。巴图你派人前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准备好了就来,务必要快一些。”右大臣巴图下去安排此事,那左大臣哈森道:“大汗,起征之言现在可以说了。”

    格根站出两步,大声对士兵说起了明朝如何欺辱瓦剌之事,其中不免有添油加醋之嫌,其如此说法无外乎就是为了激起了众士兵的怒气,士兵们听了过人气愤难平,个个大喊着说要征伐明朝,格根见众士兵如此,也算达到了目的,暗想此番师出算是有名了,遂下令即刻南下出征。瓦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逐渐逼近大明的边城。

    且说那锡林格勒来到了白马先锋军中,找到了阿图鲁所在的囚车,然后把羊肉和酒水给了阿图鲁,道:“这是大汗让我拿给你的东西。”

    阿图鲁拿过那酒水,道:“大汗心里还想着阿图鲁,大汗如此,对阿图鲁来说已经足够了。”说着见锡林格勒在一边,道:“大汗说了,让我在这里候着,将军有什么话要说,就由我传达。”

    阿图鲁道:“不必了,我身边已经很多人了,你去吧。”锡林格勒道:“将军,这是大汗的命令,锡林格勒不敢违逆。”阿图鲁听锡林格勒的语气有些奇怪,但毕竟是一起征战多年的手下士兵,阿图鲁也没有多想,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里吧。来,我们一道吃着酒肉。”说着便招呼柳尘缘和花楚楚,那锡林格勒道:“这是大汗给将军的,锡林格勒不敢吃。”

    阿图鲁道:“我们都是征战多年的兄弟,这有什么不敢的,来吧!”锡林格勒拗不过,只要前来一道吃喝。四人就一起吃喝了片刻,只见阿里木走来道:“将军,一路急行军,前面再有二十里就是大明的边城了,我们今晚就在此歇息,明日按照计划大举进攻。”阿图鲁道:“大汗什么时候到?”

    阿里木道:“明日。”说完小声对阿图鲁道:“将军,既然大汗明日才到,今晚将军你干脆就不要在囚车里露宿了,这样能少受一些风寒之苦。”阿里木说着就要给阿图鲁打开囚车。阿图鲁道:“不可,这是大汗的命令,谁也不得违反。”锡林格勒道:“将军,大汗南征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违反了,这小事何必如此在意。”

    阿图鲁道:“这两者完全不同,瓦剌内部未定,却要执意南征,这是明明白白确确实实地不对,如此大事,身为人臣就要力争。而此事是大汗对我的惩罚,不管怎样都要遵守。”众人拗不过阿图鲁,也只好作罢。到了晚上,众人已经歇息,柳尘缘在一边生火给阿图鲁取取暖,柳尘缘道:“大哥,此事做得连柳尘缘都佩服。”花楚楚道:“在外面扶桑,大哥做的这事情也是会被大家称道的。”阿图鲁听到“扶桑”二字便来了兴趣,问道:“扶桑,扶桑在哪?是草原上的哪个部落?”

    花楚楚道:“扶桑不在草原上,而是明朝东边的一个国家,过去是要漂洋过海的。”

    阿图鲁道:“既然这么远,你是怎来到这里的?”说着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真不想你还有一个扶桑的师妹。”柳尘缘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这师妹生的标致,作为妻子很是不错啊!”草原人习俗不同,对一些伦常之事并不是很在意,例如哥哥战死,弟弟就继承哥哥的妻子以及其他财产,他们对男女之时向来直接和简单。花楚楚听了脸色一红,但是在黑夜倒也看不出来,她嗔责道:“大哥为长不尊,不许调笑人家。”阿图鲁道:“怎么,难道我尘缘兄弟你看不上么?”

    花楚楚这些天以来才算知道自己心里确实是很喜欢柳尘缘,只要柳尘缘在自己身边或是自己能够跟着柳尘缘,心里就很满足了,似乎对什么都不会感到畏惧,就如现在的情况,自己和柳尘缘深陷战局之中,然而自己心里却感到十分坦然。

    花楚楚奇怪的是,自己对于此类事情想来不会过于矜持,但是此时却觉得无法言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此时更不知道怎么回答阿图鲁的话了。

    阿图鲁见花楚楚脸色娇羞,不由得哈哈大笑。柳尘缘见花楚楚尴尬窘迫,有意出言缓和道:“大哥是在说笑,你千万不要在意了。”

    花楚楚点头,正要说没事此时却听见有人大喊道:“不好,有敌人夜袭我军军营了。”继而听见阿里木的声音道:“大家不要慌乱,做好战斗准备。”

    白马先锋是久经沙场考验的队伍,战力极强,此时很快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见黑夜中有千余人的骑兵往白马先锋驻扎的大营冲杀而来,这些骑兵皆是蒙面,手拿弓箭和大刀。一番攻击,白马先锋被弓箭和大刀击杀了十几人。

    阿图鲁对柳尘缘道:“兄弟,这些莫不是明朝的骑兵?”

    柳尘缘道:“明日你们就要攻打城池,这个时候明军定是在做着守城的准备,我想他们不是明朝的骑兵。”

    阿图鲁道:“此时距离明朝的边城还有二十里地,这些不是明朝的骑兵还会有谁?”

    花楚楚道:“大哥你还在囚车里,此时你难道不应该出来指挥士兵作战么?”阿图鲁笑道:“这些人以为夜袭军营能够让我白马先锋措手不及,却不知我白马先锋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若是再来第二轮的攻击,损失的就是他们了。”

    此时再看情况,那夜袭的骑兵再发起第二轮攻击的时候,白马先锋已经准备就绪,让夜袭的骑兵受到了极大损失,这第二轮下来,白马先锋只有几人受伤,而夜袭的骑兵则留下了百余具尸体,果然如阿图鲁所说的那样。

    柳尘缘道:“大哥训练出来的白马先锋真是厉害,看来明日明朝的边城要经受极大的考验了。然我那兄弟戚继光说就算是十万精兵也不能攻破其把守城池,大哥对此是否要斟酌一番?”

    柳尘缘本意是让阿图鲁下令明日不要攻城,哪里知道阿图鲁道:“每一个守将都会说这样的话,这根本不足为奇。眼下不是我要斟酌一番,而是希望大汗能够觉醒过来,若是此番战斗损失太大,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就一定会起兵造反。可是大汗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话呢?哎!”说罢连连摇头,面容尽是愁苦之色。那夜袭的骑兵发动了第三轮攻击,最终被白马先锋打垮,其最终退去了。

    阿里木来到阿图鲁身边,道:“将军,敌人夜袭,被我们打退了。”

    阿图鲁道:“我看见了,你们做得好,,告诉士兵们,时刻做好准备。”

    阿里木道:“将军,敌人还会来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