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0章 三军大战(二)&.
    !

    阿图鲁道:“兵不厌诈,这一波偷袭,敌人损失不少,小心敌人会再来偷袭。”

    阿里木道:“是。”说着就去让士兵做好迎战和枕戈达旦的准备。果然如阿图鲁所预料的那样,敌人又来了两次偷袭,虽然被打退了,但是也使得白马先锋的士兵感到疲累。黎明降至,那些偷袭的骑兵已经消失不见,阿图鲁对柳尘缘道:“你还说这不是你们明军所为,他们这样是要让我军疲劳不堪,已达到以逸待劳的目的。”柳尘缘看着地上的尸体,心道:“若是明军所为,这损失也太大了。”

    且说此时在边城上,李成梁和戚继光在城墙上看着远处,戚继光道:“成梁兄,看来你我预料的没错,敌人果然受不了我们的戏弄,眼下带领士兵前来了,不知你昨晚带兵偷袭敌营,战果如何?”

    李成梁道:“昨晚我没有损失一兵一卒。”

    戚继光道:“这么说来来战果定是颇丰了。”李成梁苦笑道:“这战果如何我也不太清楚。”

    戚继光被来迟了的说法弄得一脸茫然,问道:“成梁兄,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李成梁道:“昨晚我带领士兵准备偷袭,意在疲惫敌人,不俩却来了一队人马,我立刻让手下士兵不要乱动。

    只见这一队人马直接就往敌人的军营攻去,一晚上偷袭了三次,我见状也就不去袭扰,反正这队人马已经帮我们做了此事。”

    戚继光听了心里十分不解道:“只是不知道这对人马是到底是谁人派来的。”

    刘力勤道:“将军也一直在琢磨,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彭近岳道:“不管如何,目的达到了就成,权当做是上天相助了。”

    李成梁道:“继光兄弟,你这座城池首当其冲,敌人会全力进攻此城,你要守好,我会带人伺机从旁出击。”戚继光见黎明的太阳就要升起,道:“时间已经不早,快去吧。”李成梁下了城池,带领那一万人马出城往远处迂回去了。

    且说白马先锋一大早就动身而来,直往大明的边城靠近,戚继光等人也做好了准备。阿里木带领白马先锋来到了城墙之下,见戚继光就在城池之上,阿里木只身骑马而去,道:“我军此番行动,全是你不遵守信诺,戚继光,你还不开城受降?”

    网心柯在城墙的暗处给了阿里木一箭,阿里木伸手抓住了那射来的弓箭,道:“两军开战,不斩来使,大明的军队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戚继光道:“对不住了,眼下你并非来使,而是敌人。你们瓦剌人不是号称战无不胜么?既然如此,那要战就战,怎么如此多的废话。”

    阿里木心下怒气升起,扭头用瓦剌语说道:“做好准备,准备攻城。”白马先锋之人发起了一阵吼声,场面极为唬人。连戚继光心里都不禁一振,道:“这瓦剌白马先锋光从气势上看就不一般。”

    白马先锋之人战斗经验丰富,面对城池不能凭借战马硬冲,只见他们扛着长木,往城池攻来。彭近岳等人不断往敌阵射箭,彭近岳道:“他们居然不用长梯,难道靠那木头就可以攻上来么?”此时白马先锋之人在箭雨中来到了城墙之下,立起了那长木。戚继光见那长木也不是很长,其立起来距离城垛还有一米左右,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处。戚继光没有多想,他拔出大刀鼓舞士气道:“这是敌人的第一次冲锋,这的其气势最盛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压制他们。”士兵们搬起石块就往下砸去,但是敌人仍是不断往上攀爬。

    网心柯道:“这白马先锋的确厉害。”戚继光道:“注意布阵。”

    戚继光说完,就有敌兵冲上了城池,戚继光此时明白了敌人使用这长木的目的,这长木距离城垛还有一米,但是敌人武艺高强,可以缘这长木而上,即使长木距离城垛还有一米也能够轻易跃上城池,而守兵却因为鞭长莫及而不能对这长木产生影响。戚继光砍杀了一人,道:“不要慌乱,三人阵法,快。”这三人阵法是指两人在前,一人在后,前两人主要以长矛大刀牵控敌人,后一人则以长矛或者弓箭射杀那敌人。

    如此打法不管敌人来多少也不够敌对的。戚继光这个阵法一出,顿时压制住了敌人的气势,白马先锋之人虽然攻势凶猛,但是就是拿不下这城池。

    阿里木见状,下令白马先锋之人往城墙之上射箭,

    在远处观战的阿图鲁道:“戚继光果然有自己的一套打法,这打法我从未见过。”柳尘缘道:“继光兄弟的这阵法只有守城才行,若是在草原上与骑兵交战,恐怕不会得半点好。”说完柳尘缘心里对戚继光满是佩服,这样一来即便十万大军也确实难以下攻下这城池。

    阿里木见士兵进攻受挫,大为恼怒,道:“猛烈进攻,不得后退。”在白马先锋之人猛烈的进攻之下,戚继光一方却是感到很大的压力,士兵损伤也很多,此番作战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死伤了二百余人。但是一味这连续猛烈地攻击受挫,白马先锋的气势也有些减弱了。戚继光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他立刻大喊道:“大家千万挺住,敌人也快坚持不住了。”说着挥舞大刀,其和彭近岳、网心柯两人组成的三人阵法斩杀了好几人,三人的战刀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

    在城下观战的阿里木终于忍不住下了撤兵的命令。戚继光等人见白马先锋的第一波进攻被打退,皆欢呼起来。

    众人正在欢呼,网心柯道:“公子,你看。”戚继光看去,只见远处格根等人的十万大军已经到来,众人的欢呼声渐渐消失,心里都充满了恐惧。

    戚继光道:“他们最强的白马先锋都被我们给打败了,其他的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来多少人,我们就让多人葬身此地。”

    阿里木没有去迎接格根,而是来到阿图鲁面前道:“将军,此时我们进攻受挫,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

    阿图鲁道:“此时两军交战,无异于肉搏,你们气势不比敌人,如何取胜。”阿里木道:“将军,白马先锋一直以来都是将军带领,希望将军此时能够出来统领白马先锋。”说着跪拜在地。

    阿图鲁道:“阿里木你快起来,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带领士兵攻打这个城池的。”此时听见格根喊道:“阿里木,怎么还没有拿下这个城池?”

    阿里木心下一横,道:“阿里木无法带领白马先锋取得胜利,希望大汗另找他人吧。”格根和左右大臣三人骑马而来,格根听阿里木的话,心里已经明白了其中意思。抬眼见看见了柳尘缘和花楚楚,心道:“莫非那两个汉人就是他们?既然他们武功高强,此时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好。”想罢格根若无其事地对阿图鲁道:“阿图鲁,白马先锋已经跟随你多年,除了你,无人能够让其发挥出最大战力。眼下我们的情况已经如此,本大汗希望你能够带领你的白马先锋,你只要为我瓦剌在这次征战中立下大功,本大汗到时候就会饶恕你的罪过。”

    左大臣哈森道:“阿图鲁,此时还要如此固执么?”

    阿图鲁道:“并非阿图鲁固执,而是阿图鲁要以此再次告诉大汗,此番征战我军元气定会大为受损,到时候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就会谋反,大汗,你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格根怒气万丈,破口大骂道:“阿图鲁,你简直就是疯了,我告诉你就算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造反,我今日也要征讨大明,你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好,这囚车你就坐上一辈子。”右大臣急忙相劝道:“大汗,大家此时都在气头上,话都先不要如此说,大汗,不如先让阿图鲁细细想一想如何?”

    格根终究是考虑到阿图鲁给瓦剌立下的功劳,道:“好,我就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后,我最后再来问你。”格根说着拂袖而去。

    右大臣对阿图鲁道:“阿图鲁,你要好好想想,待会千万不要违逆大汗的意思了,否则大汗不杀你便是开恩了。”

    格根等人离开后,柳尘缘对阿图鲁道:“大哥,若是为了柳尘缘的承诺,此时也不必如此,柳尘缘自认没有那么英雄,能够让瓦剌和大明不起任何纷争。”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此话错矣,此番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瓦剌。”这个时候,一个士兵走来,这士兵就是阿图鲁之前暗中派去查探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情况的。

    这士兵跑来对阿图鲁道:“他们已经来了,但是突然在此地十里外停了了下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他们”指的就是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突然止步不前,你说此时他们会做什么?”柳尘缘道:“定另有打算难道正如大哥你所说的那样?”

    阿图鲁苦笑道:“除了那样,还能够做什么。”说着对阿里木道,“阿里木,我意已决,今日大汗若要执意攻打城池,那这白马先锋就由你去统领。”

    阿里木道:“将军,白马先锋是将军的部下,他们是将军花费了许多的心血带领出来的。阿里木哪里有将军的本事,能够让白马先锋之人生出最大战力,将军,难道你真的不管这些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了么?”阿图鲁道:“此时攻打这城池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要是命令他们直冲城池,死伤也未必比这次要少,因为对方已经做好的准备。”柳尘缘心道:“看来继光兄弟所说的话并不是胡乱说说,能够让对手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其还是是有真本事的。”往往敌人的评价才是最准确的。

    阿图鲁完全说对了,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约四万人奉命集结兵马南下,本意并非要真正地帮助格根工大明朝,而是为了伺机造反,他们来到距离格根部队约十里地的地方突然就停住了。原来昨晚上前来偷袭白马先锋分人马就是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派来的。他们也发现了李成梁的兵马,回去之后都向各自的首领说起了此事。

    天明后,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人计议了一番,便打算联合李成梁,他们马上就派出了人马前去寻找,前去打探李成梁人马的消息的士兵见到了李成梁的队伍之后,便返回了军中汇报,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人商议,派出一名使者与李成梁相见,商议两军合作之事。这使者快马加鞭来到李成梁所在的地方,李成梁手下士兵见有虎人打扮的一人走来,便要击杀。

    李成梁看去,道:“那人只身一人,看其打扮,定是前来的使者,没有我命令,大家谁也不得轻举妄动。”那些士兵见只有一人骑马而来,料想起不了什么风浪。所以也不在意是否要击杀此人。李成梁当面见到了那使者,首先问道:“你是瓦剌的使者?是你们大汗让你来的是不是?”

    使者道:“我并非瓦剌的使者,我是我来此地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位部落首领派来的使者。”李成梁马上知道这瓦剌内部失和,暗想道:“莫不是这两位首领要跟我合作,然后一起对付他们的大汗?如此一来那是最好不过了。”

    李成梁明知故问道:“你来我这里干什么?”使者道:“两位首领希望联合明军,一道打败格根汗。”

    李成梁道:“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我帮助你们难道有什么好处么?”

    使者道:“将军莫非是在明知故问,如此两方利好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我说?将军的指责难道不是打击我们草原部族呢,我们现在就等于在自相残杀,以将军之职,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

    李成梁见着使者出言直接,也不在掩饰,道:“既然如此,那好吧,帮助你们没问题,但是我需要见到那两位首领。”

    使者道:“将军,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个要求恕我们难以完成,总之我们两位首领对将军敬佩有加,深知将军的武略过人,所以今日一战也不会对将军多说什么,只希望将军适时出兵,就足够了。”话语间对李成梁的佣兵充满了信心。李成梁自然感到受用,道:“我有一事要问你。”使者道:“将军您有话直说。”

    李成梁问道:“这么说来,昨晚偷袭军营的人就是那两位首领的手下士兵做的?”使者道:“将军你又在明知故问了。”

    李成梁道:“爽快,那就这么说定了。”使者道:“一言为定。”说着就策马而去了。刘力勤看着那使者的背影,对李成梁道:“将军,这人的话可信么?”

    李成梁道:“当然可信。”

    刘力勤道:“将军你为什么对此这么肯定?万一他们是在诈你呢?”

    奇峦摘星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