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1章 三军大战(三).
    !

    李成梁道:“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做,都是没有回头路的。”

    且说那格根见时间差不多,便亲自来问阿图鲁,道:“阿图鲁,你想好了没有。”阿图鲁道:“大汗不用再问了,此事阿图鲁心意已决。”

    格根道:“阿图鲁,你口口声声说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会造反,但是如果事情并不是这样,你该当何罪?”

    阿图鲁道:“若这之后一段时间里,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没有造反,阿图鲁贻误战机,违逆大汗,罪当至死。阿图鲁甘愿自刎而谢大汗。”

    格根道:“好,今日不管如何你都在此看着。我瓦剌此时已经不需要你了。”说着就对锡林格勒下令道:“你给我看好阿图鲁,不要让他出了这囚车,否则你就个我杀了他。”锡林格勒断断续续地说道:“是…是…大…大…汗!”格根身边的左大臣哈森道:“你们曾经并肩作战多年,莫非此时你不敢?”

    锡林格勒道:“锡林格勒唯大汗的号令是从。”格根道:“好,你好好好看着他,此战结束,本大汗给你升官进爵。”

    锡林格勒道:“是大汗。”格根说完看着阿图鲁,道:“你这位曾经的部下可是比你忠心多了。阿图鲁,你就在此看着,看我如何把这城池给打下来,然后长驱直入,直捣明朝京师。”格根说着拂袖而去。

    阿图鲁见格根离开,苦笑着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眼下这位大汗已经不是当年那位贤明的大汗了,此时的他刚愎自用,丝毫听不去他人的意见,尽管这意见无比正确,哎,此时我只希望是我错了。”柳

    尘缘此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叹道:“大哥,眼下大汗已经说了,瓦剌已经不需要你,不如就不操心此时,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呢?”以柳尘缘和阿图鲁的身手,此时离开这里可谓是轻而易举。

    阿图鲁摇头道:“我阿图鲁永远都是瓦剌人,今日事情未知,我怎么能够离开。大的姑且不说,那白马先锋之人还在这里,我不会弃之不顾的。”

    柳尘缘正要再劝,忽然听见战斗的号角吹起,这是草原骑兵准备动兵冲锋的号令。城墙之上的戚继光对手下士兵道:“做好准备。”

    士兵们执刀持枪,严阵以待。经过刚才的拼杀,这些士兵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反而觉得所谓的白马先锋也不过如此。

    格根见士兵们已经做好了冲杀的准备,正要下令,忽然听见远处的号角声传来。格根奇怪,心道:“这并非我方的号角声?”心下忽然一惊,对左右大臣道:“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呢?”

    左大臣哈森道:“这就是?”

    格根道:“那他们为什么要吹作战的号角?”右大臣大惊道:“大汗,莫不是真如阿图鲁将军所说的那样。”

    格根道:“莫非他们真的反了?”说罢下令道:“所有士兵,马上调转方向。”传令调转方向的号角声响起,那格根手下的十万大军奇怪之余都按照军令调转了方向。这时鬼厉次突然下令己方士兵后退,右大臣道:“他们在弄什么?”格根对此也是匪夷所思,下令道:“所有人,没有我的号令,都不得妄动。”

    城墙之上的戚继光奇怪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彭近岳道:“公子,我觉得是敌人内讧了。”

    戚继光喜道:“没想到在这个关头瓦剌的内部居然出了问题,这样对我们大明来说是意见最好不过的事情了。”只见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约四万人马前来,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人就在前列。格根道:“看你们两人的阵势,是要造反么?”撒敦特木尔道:“没错,今日我们就是要与你决一死战。”

    格根大怒道:“好,那我就看看,你们有多大本事。”城墙上的网心柯道:“这下格根可就麻烦了,自家后院着火,他已经自顾不暇了。”

    彭近岳道:“这些人很奇怪,不知道他们为何总是如此内斗不休,每一个大汗的手下但凡是有了一点兵马就难以约束,这大汗好真是不好当。”

    网心柯道:“此时看起来他们内部非有一场大战不可了。”

    戚继光接过彭近岳的话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人还是没有教化之人,其心里一点礼义廉耻忠孝之心都没有,不过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出,至少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暂时歇息了,说不定他们内部经过这番打斗,之后他们就离开了。”

    草原民族多以部落而居,他们常常处于分裂状态,真正的大统也不过三次。第一次是在秦汉时期,匈奴统领冒顿东西奔战,南面打败汉朝,在白登一战中让当时的汉朝皇帝刘邦臣服,最终以和亲来缓和双方的关系。

    冒顿建立了当时面积最大的王国,草原民族也第一次真正的强大起来,成为汉王朝的噩梦。然奇怪的是这种统一却不堪一击,一旦被打垮,就难以恢复。汉武帝时期的连年征战,最终将匈奴打垮,匈奴势力大损,各部陷入混乱,各部谁也不服谁,此后难以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在汉宣帝时期匈奴又遭重创,至此与汉朝为敌的匈奴也只是部落单位,再无统一强大的匈奴。其后历经五胡乱华,这也是鲜卑、匈奴、羌、羯、氐五族之间的混战,谁也没有一统的能力。两百年后,五族占据的北方土地又被汉人夺回。

    第二次是以契丹的兴起为标致,这个时候契丹统一了北方,且真正如汉人王朝一般建立国家。947年,辽太宗耶律德光率军南下中原,灭掉后晋,正式将契丹国号改为大辽,形成了自己的管制,自此契丹一直是北宋的心头大患。

    然这次一统的时间也不长,在契丹压制下的女真逐渐崛起,最终打败了契丹,建立金朝。然女真并没有真正一统,因为蒙古在其背后崛起,蒙古出现此是为第三次真正的大统。这最重要的人当是铁木真。铁木真历经艰辛横扫草原各部,让所有蒙古部落臣服,成为公认的伟大的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带领的蒙古的西征,是草原民族最为显耀的一件事。蒙古也成为了女真的噩梦,最红被蒙古消灭。

    然让人奇怪的是,蒙古也如其上几个草原民族一样,成就大统的人一死,就会逐渐陷入分裂和没落。尽管蒙古的这个时间长一些,没落的缓慢一些。成吉思汗的儿子们各有建树,但也不过三代。就基本呈现出各自为政的局面。

    蒙古西征后,在被征服地区建立了被称为“四大汗国”的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和伊利汗国,1259年,成吉思汗之孙蒙哥大汗去世,阿里布哥在漠北被大部分蒙古贵族选举为大汗,然而在一年之后,元世祖忽必烈则在漠南开平称帝,并发动了讨伐阿里布哥的战争,这时起,蒙古帝国的中央政权不复存在,四大汗国可以说是独立的国家,就此蒙古内部走向分裂。这似乎是一个魔咒,蒙古民族似乎总是难以摆脱第一位首领大汗时候,内部总是逐渐或马上陷入混乱,互相杀伐的怪圈。

    如钦察汗国,钦察汗国后来就被新兴起的白帐汗国所取代。而察合台汗国统治河中地区百余年生活富裕而安详。令人奇怪的是,建立和繁荣她的是蒙古,其后让她忍受战乱之苦的也是蒙古,而最后毁灭她的竟也是蒙古。

    蒙古人建立的政权与汉人建立的政权完全不同,汉人政权内部的争斗不对如此激烈,导致巨大的灾难,汉人每一个王朝的灭亡几乎都是因为外姓宗族的崛起。如夏商周,其后的嬴秦被刘汉所灭,刘汉被曹魏所灭,三国为司马氏所灭,杨隋被李唐取代,李唐被朱温灭亡,赵宋被满蒙攻灭,明朝被满清所覆灭。这蒙古建立的王国却常常不需外力就会自己瓦解,蒙古民族建立的王国总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让人费解。

    不得不提的是,草原民族的个人战力一直很强,因为他们每天生活基本就是放牧,打猎,逐水草而居,这中生活活动下,他们就相当于每日在进行训练。不像汉人骑兵,要进行专门的训练才能保持战力。但是草原的这种生活习性往往也造就了他们难以统领的心性。

    然这情况的出现的永远除了他们的草原生活特性之外,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汉人有宗族和文化和忠孝文化的约束,所以汉人的一个王朝建立后,很少会出现大动干戈的政变,唐太宗李世民和明成祖朱棣的政变例外,但巧合的是这两者都是良性政变,其后唐、明王朝在其治理下可说是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其余王朝产生的内部政变也无关大局,并不会出现像蒙古部落这样对政权弄至伤筋动骨的剧变。且蒙古人建立的政权基本依靠众人的个人英雄崇拜,铁木真统一蒙古,历经六十余场战争,攻城灭国无数,自然被蒙古人奉为上天降下的天神,众望所归地成为了草原上公认的大汗,人心团集归附,至此蒙古也实现了草原上的大一统。

    而成吉思汗死后,虽然其儿子能够说得上是能力卓绝,也算得上是一代英豪,但是彼此间也起了征伐,如忽必烈对阿里布哥的征伐,其后的家族的内部斗争更甚,究其原因,可以说他们心里除了对成吉思汗是真心崇拜之外,对谁也不是真心服气的。这种不服气加上手里有了兵马实权,且心里毫无宗族和忠孝观念,自然就会起大的动荡。所以此时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人起兵造反就不足为奇了。

    且说撒敦特木尔见鬼厉次已经按照计划退去,便下令己方士兵射箭。

    一阵箭雨射下,格根一方士兵受伤几十。

    格根大怒道:“随我而上。”不料撒敦特木尔也马上撤退。

    格根十万大军紧追不舍,但是直追了一里地,就见鬼厉次和撒敦特木尔双方人马集结在一高地上,这高地是这几里地中突兀的一块地,易守且不好围攻。

    格根见对方还准备了三排木栅栏,以防止骑兵的猛烈冲击,道:“看来阿图鲁说道不错,他们早就准备造反了。”说着下令进攻。

    格根身先士卒,众士兵紧跟而上,气势逼人。然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人马不紧不慢,先轮番射箭。

    格根左肩中箭,跌落马下。

    士兵们奋勇而上,然来到木栅栏之前站么无法越过,只能够下马跨越,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的手下士兵先对这些下马跨越木栅栏的敌人射出利箭,然后对那些辛辛苦苦越过木栅栏的士兵手持大刀而上,那格根的士兵经过木栅栏之时就遭受利箭的袭击,而最终过了木栅栏的士兵早已经踉踉跄跄步履蹒跚了,可说是去送死。

    格根见士兵狂攻了许久也无法前进一步,士兵屡战屡败之下自然就少了许多气势。

    格根咬牙拔出箭头,就要提刀而上,却被右大臣拦在跟前,道:“大汗,此时万万不可。”格根道:“巴图,你要干什么,闪开?不拿下他们,我这个大汗还当着什么用?”右大臣身后一指格根的身后,道:“大汗你看,你的左大臣带领一万人马投敌了。眼下我们腹背受敌。”

    格根大惊,道:“你说什么?”扭头看去,只见做大臣带领投敌的士兵攻杀而来。

    格根大喊道:“哈森,你竟然叛变投敌?”左大臣哈森道:“格根,你的末日到了。”

    格根道:“你们也不过五万人马,看你如何胜我?”说着对右大臣道:“格根大汗的右大臣巴图,你难道还要跟着这个所谓的大汗么?你也不看看,此时谁占据上风?”说着对格根道:“眼下你的退路已经被我们截断,此时你进退不得,惟有与我们决一死战。否则你们粮草用尽,那就要不战自破了。”

    格根道:“你们暗中准备的很好,你们早就打算如此,可惜我没有听从阿图鲁的话。”说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一怒之下把阿图鲁杀了,那样就大错特错了。

    哈森其说完带着士兵往那高地而去,却见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的人马并没有把木栅栏打开,反而杀出利箭。

    哈森一阵惊恐,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把这打开,让我进来?”

    撒敦特木尔道:“哈森,你能够背叛你的大汗,就能够背叛我们,对不起,我们不会收纳叛徒的,但是念你有功,我们也不杀你,此时你该如何就如何吧。”

    哈森道:“我为你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们现在居然这样对我?”鬼厉次道:“若是没有我们给你的利益,你会帮我们做事?”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