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2章 三军大战(四)*.
    !

    格根哈哈大笑起来道:“哈森,眼下你能够怎么办?”说着大声道:“跟着哈森一道叛乱的士兵,我知道你们是被此人蛊惑的,现在只要你们拿下哈森,本大汗既往不咎。”那些士兵本无所适从,此时听格根这么说,便马上擒住了哈森。

    格根如此也破去了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的计策,他们原本希望格根与哈森自相残杀,不想格根几句话后就让叛变的事情臣服了,不然这样一来恐怕会自行折损了两万人马。

    那撒敦特木尔对身旁的鬼厉次道:“这格根真有两下,居然没有中我们的计谋。”

    哈森被士兵押着而来,哈森因恐惧而浑身发抖,要不是被士兵押着他恐怕连站也站不住了。他瑟瑟缩缩地道:“大汗,哈森对不起你,哈森让鬼迷住了,所以做出这混蛋事情,请大汗饶命。”

    格根道:“哈森,你也会感到害怕,刚才你不是威风八面么?他们早已经想好了造反,你只是被人的工具罢了,看看现在的你,是如此可怜。”

    哈森道:“大汗,看在哈森如此可怜的份上,你就要了哈森吧,至少哈森在你身边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格根啐了一口唾沫,道:“汉人有句俗话,说是就算养条狗其都懂得对主人叫唤,而你,如今连一条狗都不如。”

    哈森道:“大汗,哈森知错了,真的知错了,哈森是条狗,不,哈森猪狗不如。哈森愿意戴罪立功,希望大汗成全哈森。”说着伸手连连给自己脸上打巴掌。

    格根道:“哼,此时已经晚了,本大汗待你不薄,我很想知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让你下令决心背叛我?此时就算杀了你,也难解我的心头之恨。这万人的兵马谁都有戴罪立功的机会,唯独你哈森没有,不杀你,本大汗无法交代。”

    说着大声对众士兵道:“哈森身为左大臣,居然私通其他部落,密谋造反,今日本大汗就用他的人头前来祭旗。”说着对哈森道:“你不是要以人头来祭旗么,本大汗就再听你以此,但是要用你的人头。”

    此时士兵前来,押解着哈森而去,格根下令将哈森斩首。然后对那跟随哈森的那些士兵说道:“今日本大汗给你们机会,让你戴罪立功,只要攻破敌人的阵地,本大汗不仅不计较你们的谋逆之过,还大大地奖赏你们。”

    那一万士兵调转,格根一声令下,这一万士兵如猛虎一般猛攻敌阵。那格根见士兵在拼力攻战,心里想起了阿图鲁来,但想眼下要是阿图鲁带领白马先锋,自己的脸面何在,还是让其在囚车里待着。格根于是让一名士兵传达命令,让阿里木带领白马先锋相助,又想起了锡林格勒来,心道:“莫非此人跟哈森是一伙的,不行,我要试一试此人是否如此。”说着再让一名士兵前去,去之前格根特意叮嘱了一番。

    在沙场一里外,柳尘缘等人只看到大概的局势,并不知道具体发生的事情。那阿图鲁对花楚楚道:“你在扶桑可见过这样的战场?”

    花楚楚道:“在扶桑也有征战之事,不过却没有这么多人,顶多不过千余人而已。”阿里木对阿图鲁道:“将军,你看那鬼厉次和撒敦特木尔双方人马集结在这么一个一高地上,难以围攻,要说他们早已经是准备好的,可惜大汗就是不信将军的话。此时说不定会让人前来放了将军。”

    阿图鲁道:“此时的大汗心高气傲,他此时怎么能够让人把我放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前来道:“大汗有令,让阿里木亲自带领白马先锋出战。”

    此又来了一名士兵,道:“大汗有令,左大臣哈森叛变,已经被擒拿,所以来请阿图鲁将军前去看守。”这第二位士兵说的话漏洞百出,那哈森并非武艺高强之人,只要几名士兵就能够看守住哈森,哪里需要阿图鲁亲自去看守?

    但是毕竟做贼心虚,那锡林格勒一听,心下开始慌张起来,道:“大汗有令,阿图鲁将军不得出来,你们传达的是谁人的指令?”

    那士兵道:“当然是大汗的指令。”

    锡林格勒道:“你们定是白马先锋之人,想要救下你们的将军是不是?”那之后前来的士兵道:“你的反应跟大汗说的不错,你果然和哈森是一伙的。”

    锡林格勒大怒,道:“哪里来的混蛋。”说着拔刀就要砍杀那两名士兵。柳尘缘拦在锡林格勒的面前,一招“逆水行舟”使出,左手食中二指夹住了刀身,右手一拳想刀柄打去,将锡林格勒的大刀打落在地。此时阿图鲁已经明白了过来,道:“锡林格勒,没有想到你居然和哈森是一伙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锡林格勒道:“对不起了,本来我是要杀了你的,不想情况却变成了这样。”说着就要离开。阿里木把刀捡起来,道:“锡林格勒,我们怎么而说也是在一起征战多年的兄弟,你如今居然和那哈森一道背叛,我们之间的情义何在?既然如此,我们之间也没有了情义,今日你休想离开这里。”

    说着只见那白马先锋之人都围了过来,好几人对锡林格勒骂道:“你真是一个混蛋,没有一点道义,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兄弟。”

    锡林格勒对此毫不理会,他对阿里木道:“是要单打独斗么?阿里木,你要知道单打独斗你可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多找几个帮手吧。”

    阿里木说完挥舞起大刀,道:“不必,今日我就手刃了你。”说着挥刀直上。一边的柳尘缘对那后来的士兵问道:“你们说大汗让阿图鲁将军去看守哈森,那赶快打开啊!”那士兵道:“大汗没有给我打开囚车的钥匙。”柳尘缘对阿图鲁苦笑道:“大哥,大汗只是为了试一试那人是不是叛徒而已。”阿图鲁道:“我说过了,大汗心高气傲,这样岂不是丢了他的脸面。”但见阿里木和锡林格勒打斗,那阿里木和锡林格勒一样,都习练了《道衍兵术》,但是都习练不精,只是学得其中的招式而已。但

    是锡林格勒的武艺要比阿里木略高一筹,此时阿里木一阵猛攻,锡林格勒徒手也应对过来。

    两人对招二十个来回后,锡林格勒道:“莫要说我不讲兄弟情义,如今我已经让你二十招,”同时阿里木感到锡林格勒的杀气直面涌来。锡林格勒此时赤手空拳,这二十招过后他自然不会再是这样与阿里木相对。锡林格勒见白马先锋之人围着自己,立马退步而去,来到一士兵跟前,夺过了那士兵的手中的大刀,道:“阿里木,凭你的武功,怎么能够成为将军的近侍。”锡林格勒话语间对阿里木的武艺满是不屑之意。阿里木冷哼一声,大刀迅刺想锡林格勒的面门砍去。

    两刀相接,刀声刺耳,阿里木如触电般往后退去。阿里木内力上终究差锡林格勒一些,只觉得虎口阵痛。

    锡林格勒冷冷道:“怎么,害怕了。”说吧身子速起,从左向阿里木进攻,阿里木持刀相抵,不料其真正的一招却是紧接的一脚,锡林格勒一脚踢到了阿里木的小腹。阿里木吃了一惊,他从来没有跟锡林格勒交过手,不想此番打斗其攻势如此凌厉,武艺比自己高出也不止一筹,但是这时已不容他多想,大刀回身,然后就是拼死一击,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锡林格勒虽然武艺高于阿里木,但是此时见其打法,他心下已经怯阵,道:“你这是什么打法,同归于尽么?”

    两人身子退后,挥刀抵下了这一招,让阿里木扑了空。阿里木嘴角流血,样子十分狼狈。锡林格勒对阿图鲁道:“将军,这人如何当你的近侍?如此狼狈,也太丢将军的脸面了。”

    阿图鲁道:“阿里木至少忠心耿耿,只凭这一点,他就没有丢我的脸面。不想一些人,只是蝇头小利就甘于走狗了。”阿图鲁话语间辛辣地嘲讽了锡林格勒的背叛之事。锡林格勒想起当时哈森对自己的保证,当时哈森对锡林格勒说只要成功,凭借自己的武艺,一定能够成为至高无上的大将军,再也不用做一个无名小卒了。

    当时想起自己在白马先锋之中的武艺算是佼佼者了,然就是无从提拔,时间一长,心里对此南面有所怨怼。所以哈森一语就让锡林格勒答应了此事。帮助哈森火上浇油,让格根对阿图鲁更加不满,哪里知道今日却到了这个地步。

    锡林格勒道:“我是背叛了你们,但是我又一个请求。”阿图鲁道:“什么请求?”锡林格勒道:“不要拦着我,让我离开这里。”

    阿图鲁道:“你休想,我白马先锋之人不会让你离开。”锡林格勒哈哈笑道:“不是锡林格勒自大,这里除了将军,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说罢对柳尘缘道:“你是汉人,此事你不要参与。”言下之意就是承认柳尘缘的武功高于自己了。

    柳尘缘看了看阿图鲁,见阿图鲁也望向自己,两人似乎心有灵犀,彼此点头示意了之后,听阿图鲁道:“我兄弟才不会管这些事情,试问你当真以为这里没有人能够阻拦你么?”锡林格勒道:“你们若是一起而上,锡林格勒终究会不敌,但是锡林格勒拼死杀个几十人是没有问题的,我知道将军你是不会这样做的。”锡林格勒此话厉害,一来表明自己没有自大,二来也让阿图鲁不好下令让白马先锋之人围杀自己。

    阿图鲁怎能不知道锡林格勒的用意,他笑道:“不错,对付你一人确实不需要那么多人,只要阿里木一人就足够了。”

    锡林格勒哈哈笑道:“将军,你是在开玩笑么?此人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也看见了。”阿图鲁道:“是么,那是我没有对其指点,才让你小胜了一番。”

    锡林格勒不以为意道:“那好,锡林格勒就再跟阿里木对战一场,若是胜了如何?”

    阿图鲁道:“若是胜了,你自然可以走。”

    锡林格勒道:“好,若是输了,锡林格勒愿意自裁以谢将军。”说着也不多讲,将大刀挥起,直向阿里木而去。

    阿里木回到相抵,几招下来,其心中不由一凛,锡林格勒想要离开这里,自然是拼力而为,此时阿里木的压力实是非同小可。

    只听阿图鲁道:“大步流星,风平浪静,快马加鞭,黄雀在后,溃不成军,鱼死网破。”阿图鲁刚说第一个招式的时候,阿里木心下一愣,阿图鲁说的是《道衍兵术》中的刀术招式,阿里木马上知道这阿图鲁是在指点自己。阿图鲁带领这白马先锋多年,其中每一个人都是阿图鲁训练出来的,其武功特点不足阿图鲁心中都有数。之前阿图鲁见阿里木和锡林格勒交战,心知阿里木的招式不属于锡林格勒,只是在招式应对上出现了问题,气势上也不如对方,所以有些急躁,如此一来自然处处落于下风了。

    那阿图鲁说到“大步流星”时,阿里木大步迎上,手中大刀连出六招,正好于守中反攻,克制锡林格勒的第一招,让其不得不回守。

    锡林格勒回守之时,却见阿里木攻来简单的招式,乃是“风平浪静”,锡林格勒接了几招,忽然见阿里木招式加快,连续十几招而来,乃是“快马加鞭”。

    一边观战的花楚楚道:“师兄,你看大哥只是说了这几句话就让对方落于下风了。”

    柳尘缘道:“这些人都是大哥训练出来,他们每人多少斤两大哥心里很清楚。”花楚楚不懂这“斤两”的意思,问道:“师兄,你说的是什么斤两?”

    柳尘缘知道其不明白,只好换了一种说法道:“这斤两就是能耐和本事的意思。”

    花楚楚道:“你们汉人说话真是太难明白了。”柳尘缘道:“汉人无话博大精深,很多东西我也没有弄懂,别说师妹你一个扶桑人了。”

    再看阿里木和锡林格勒的打斗,锡林格勒再无之前的轻松随意,柳尘缘心想道:“大哥简单几句话就如此,说其是武学大家也不为过。”

    锡林格勒心中震骇而面色恼怒,不想之前出于下风的阿里木此时居然处处压制自己,但听阿图鲁所说的那些招式,除了“大步流星”之外,居然没有听过和见过。暗想阿图鲁定是私下教导了阿里木,不然阿里木怎么突然就如变了个人一般。

    阿里木多年来担任阿图鲁的近侍,阿图鲁闲暇之对其也有所指导,那六招纯属阿图鲁自己的领悟,这不过是阿图鲁平时对阿里木指点的一二罢了,阿图鲁知道阿里木的弱点在于不会应时而变,最招式的把握还不够精纯,只要稍加提醒仍是能够与锡林格勒对招一分高下的。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