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4章 惊天一战(二)*.
    !

    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处于己方军阵的中心,两人看着攻杀而来的白马先锋。鬼厉次道:“不管如何,白马先锋终究杀来了。

    这白马先锋的战力的确不同凡响。”撒敦特木尔道:“白马先锋是格根大军的精神支柱,战力自然非同一般。”

    鬼厉次道:“打败了他们就等于打败了格根。可是我们现在要怎办?”撒敦铁木尔道:“白马先锋虽然战力过人,但他们也是人,白马先锋唯一的弱点就是人数不多,我就以五人对一人,轮番作战,不信就打不垮他们。

    只要打垮了白马先锋,就等于获得了胜利,要知道李成梁的队伍道现在还没有出现,我想他就是等我们大白白马先锋。下令,撤退百米!”

    对于此战,撒敦铁木尔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给白马先锋带去一场致命的打击,进而摧毁其后格根大军的军心,如此一来,自己两房人马最不济也能够和格根分庭抗礼了。

    鬼厉次拿出了一万人马,分为五拨,每一拨两千人,轮番与白马先锋之人作战,打算以五条人命抵去白马先锋一条人命的代价,达到削减白马先锋人数之目的。

    此时阿图鲁等人已经冒着箭雨突破了第二层木栅栏,距离敌阵是愈来愈近了。却发现敌人后退百米,人人手持大刀,看样子是在静待与白马先锋短兵相接的时刻。

    阿图鲁身先士卒,斩杀了在栅栏中围堵的最后一人,率先突破了第三层木栅栏,却见敌人在百米外列阵。

    箭雨射来,阿图鲁用大刀挡下射来的利箭,阿图鲁征战多年,此时他出奇地镇定,他见敌人有意退后百米的距离,此时他们是要与白马先锋来一场血战,而此刻自己正好有空间和时间让士兵集结,他正要下令士兵集结,突然听见一阵大吼声传来,这声音是从白马先锋的士兵中传来的。

    阿图鲁惊然望去,只见是一位叫做查干巴拉的士兵大步往敌阵冲杀而去,这查干巴拉省的异常彪悍,口中怒吼之余施展手中大刀,这大刀左右横飞,凶悍非常。原来是其亲兄弟刚刚中箭而死,所以查干巴拉也起了战死之心。

    只见其直往敌阵杀去,率先冲入敌阵,在查干巴拉这骇人的气势下,不少敌兵心里畏怯,面对查干巴拉的大刀都不知抵挡,多被砍死砍伤倒地。撒敦铁木尔见查干巴拉独自一人疯狂扑上来与己方士兵拼命,真是身具孤胆,怪不得白马先锋的战力如此厉害,让草原上的其他部落闻风丧胆。鬼厉次拿着弓箭向查干巴拉射去,想要以一记冷箭射杀查干巴拉。查干巴拉的性子暴烈,这刀法也使得凶猛犀速,这一阵砍杀已经杀死了十几人。

    阿图鲁看见一道冷光射向查干巴拉,知道有人再对其施放冷箭,阿图鲁道:“查干巴拉,小心。”

    话刚说完,查干巴拉就中了一箭,此时白马先锋之人冲了上来,与敌人第一拨人马展开厮杀。一士兵来到查干巴拉身边,扶着其说道:“查干巴拉,你先退下休息一会。”查干巴拉此时狠劲已发,怎么会退下歇息,他大吼一声,自己拔出了身上所中的利箭,箭头上带出了丝丝白肉,其中的痛楚可想而知。

    他大刀狂舞,劈掉了几个敌人的头颅,看着在军阵后面督战的鬼厉次,大骂道:“你这混蛋,老子今天杀了你不可。”其又斩杀了一人的,一声暴喝,几十刀劈出之后,其面前倒下了不少士兵。

    白马先锋之人个个都是武艺精湛,他们在阿图鲁的教导之下习练《道衍兵术》多年,虽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像阿图鲁一样习练成《道衍兵术》中所有的武艺,但是最不济也有一技之长,而敌人只是依靠一股不要命的阵势前来相拼,白马先锋的士兵对此司空见惯,刀枪横纵之下,敌人的尸体逐一倒在脚下。

    那鬼厉次虽然在军阵之后督战,面前还有己方的四拨人马,可是这白马先锋的战力也实在太强了些,虽然有八千人手在前,但是鬼厉次心里仍是感到十分不安。

    此听阿图鲁道:“白马先锋,与我冲锋。”

    士兵们大吼一声道:“冲锋。”这是阿图鲁在征战中常说的话,因为这鬼厉次派出的第一拨人马就要被己方士兵斩杀殆尽,所以阿图鲁才说此话,其目的一是让手下士兵再接再厉,二是震慑敌军,让敌人胆寒。

    在白马先锋无比的气势之下,鬼厉次派出的第一拨人马被斩杀,但是阿图鲁的白马先锋也付出了百余人战死的代价。城墙之上的戚继光等人目睹了这个场景,彭近岳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对戚继光问道:“公子,你说若是那白马先锋之人与我们在平地对战,我们能否抵挡?”

    戚继光也心起骇意,道:“这白马先锋的战力非同小可,无外乎瓦剌一部能够在草原上驰骋纵横,有此强军,试问草原上的其他部落谁感不服气?”

    网心柯道:“但是今日他们却在自相残杀,我倒是希望他们一直斗下去,越久越好。”

    观战的花楚楚对柳尘缘道:“师兄,大哥的这一队人马实在太厉害了,我从未见过如此战力的士兵,整个扶桑也不会有这样的军队。”而那阿里木却是脸色担忧,道:“可是敌人轮番上阵,这种打法之下不知道兄弟们能够坚持多久。”

    不等鬼厉次一声令下,那第二波人马就已经自行动手了,因为查干巴拉已经只身一人率先杀来。查干巴拉身形翻转,或是筋斗,或是腾跃,刀招连连攻向身边的敌兵。鬼厉次道:“此人气焰嚣张,务必斩杀此人。”

    此时有一偏将带领五人而至,此人是是鬼厉次军中的以不知名的小将,且不过十几回个,这六人就被查干巴拉斩杀,查干巴拉由于表现过于生猛,此时成为敌人拼死围堵之人,难以前进一步,然查干巴拉可不管这些,他就是要全力击杀鬼厉次,也不管要穿过千人的军阵,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当是时,查干巴拉又见四人持刀出现面前,这四人是鬼厉次的手下干将,被鬼厉次称为“风火铁木”四将,鬼厉次见查干巴拉实在难以对付,便让手下这四人出动,务必斩杀查干巴拉。

    查干巴拉力战“风火铁木”四将,其他士兵夜一齐拥至,死死围住查干巴拉,显然是要全力斩杀之。查干巴拉大刀乱砍,杀得疾病鲜血狂乱,依然杀出了一个缺口,却不愿出来。阿图鲁见状道:“查干巴拉,你回来。”

    查干巴拉没有理会。阿图鲁便往查干巴拉所在杀去,拼死要救出其来。鬼厉次见阿图鲁要救出查干巴拉,道:“‘风火铁木’四将你们务必斩杀此人,其余士兵冲去。”

    且说鬼厉次的命令一下,此刻就只有“风火铁木”四将在和查干巴拉相斗,其余的士兵冲向前来相救的阿图鲁等人。

    风将大刀劈向查干巴拉,查干巴拉持刀径直相抵,刀锋相触,将风将的双臂一震,只觉得酸麻无比,他心下一骇,却不敢有所退缩,否则查干巴拉反将杀来,自己恐怕会处处受制,而这一刀下来,风将自认与查干巴拉单打独斗便是送死。

    查干巴拉眼力非常,一眼就知道风将现在其实是外强中干,其心里对自己有了许多畏惧,这种微妙的变化只有查干巴拉这等高手才能体察得到,他正要继续攻杀风将,不想此时火将及时赶到,手持大刀向查干巴拉的腰部砍去。

    查干巴拉一声冷笑,快速回刀,点中了火将砍向自己腰部的大刀,这一点劲力非常,将火将逼退几步,然后再出两招,将铁将和木将逼退。

    这火铁木三将虽然迟滞了查干巴拉的对风将的进攻,让风将有了一丝喘息之机,但是查干巴拉可不会放过风将,因为此时这三将的攻势已经停滞,这正好留给自己斩杀风将的时机,要知道时机转瞬即逝,查干巴拉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风将心里虽然畏惧,但是表面上却无所畏惧,还出言喊道:“来吧。”一阵大刀相抵的刺耳的声音后,只见风将向后倒去,胸前的血迹一大片,就这样被查干巴拉一刀结果了性命。

    鬼厉次大骂道:“你们四人难道还敌不过这一人?记着,我要此人的人头。”

    其余三将大吼一声同时而上,查干巴拉连人带刀,侧跌一旁,起身之时身子再中一箭,原来是鬼厉次乘机而射。

    阿图鲁道:“查干巴拉,回来!”怎奈围堵之人太多,自己一众人难以立刻前进相助。查干巴拉的身子一晃,猛然拔了设在身上的利箭,其后一阵剧痛传来,自己的左手已经被铁将的大刀斩去。

    查干巴拉一声惨叫,右手一刀全力使出,大刀贯铁将的心口而过。火将和木将两人手中的大刀分别刺入查干巴拉的胸腹。

    查干巴拉此时已经无力再战,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倒地而死。铁将将查干巴拉的人头割下,带给鬼厉次。

    鬼厉次松了一口气,费了这么多的力气,此刻总算击杀了查干巴拉,但是他脸上没有半点欢喜之意,因为此时阿图鲁带领的白马先锋之人已经斩杀了自己的第二拨人马。鬼厉次为了震慑白马先锋之人,让人拿来一长矛,将查干巴拉的头颅置于长矛上,鬼厉次大声说道:“白马先锋之人看着,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还不投降了,我姑且饶恕你们的性命。”说着将长矛插立在自己的身边。

    此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以白马先锋的士兵指着以屋头尸体对阿图鲁道:“将军,这就是查干巴拉的尸体,我认得他的衣服。”

    阿图鲁来到查干巴拉的遗体前,想起之前其与自己一道在草原上征战的种种。在白马先锋的士兵中,阿图鲁对查干巴拉的印象最为深刻,因为其性格暴躁,每次都冲锋在前,如此一来其常会有受伤,为此自己还多次褒奖了查干巴拉。

    有一次自己还跟查干巴拉开玩笑,说道:“查干巴拉,你每次和我征战的表现都这么勇猛,万一有一天在沙场上战死了,要如何是好啊?”

    阿图鲁清楚地记得当时查干巴拉笑着回答道:“查干巴拉身为白马先锋的士兵,战死在沙场没有什么,要知道这对士兵来说可是最大的荣耀了,如果说有什么希望,查干巴拉只要死有全尸就好了。”

    阿图鲁对查干巴拉的话语记忆犹新,他没有想到,今日查干巴拉在这里战死,人头却被敌人斩去了。

    阿图鲁下令道:“白马先锋之人就算是全部战死,也要将查干巴拉的人头拿回来。”白马先锋之人被查干巴拉的激起了无比的怒气,这些怒气将全部撒在对方的身上,他们同仇敌忾,猛冲猛杀。此时那鬼厉次下令第三拨人马的进攻已经开始,白马先锋之人继续着这一场血战。

    在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山坡高地上,满布着双方士兵的尸体和残肢。其中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死伤的士兵较多。

    在这血泊里,真正地对攻对杀可说是刚刚开始。白马先锋之人在阿图鲁的亲自带领之下,以如虹的气势,如一把利刃猛切敌阵,喊杀声震撼着整个战场。鲜血横飞,流满了脚下的土地。白马先锋之人踏着敌人的尸体,疯狂向上攻杀。

    观战的柳尘缘、花楚楚、戚继光甚至格根等人,都没有见过如此阵势,此时他们才知道什么叫惊心动魄的沙场。

    面对如此情况,那鬼厉次心里不免一阵发憷,剩下的两拨士兵心里也有些许惧意。身为大军首领,鬼厉次自然不能让军心浮动,他道:“白马先锋固然有着他们的威名,但是我已经说过,他们也是人。他们也会疲累,现在我们以逸待劳,有什么好畏惧的,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那些士兵们?那些死去的士兵中,难道就没有你们的兄弟朋友么?”

    鬼厉次此话一出,军心马上稳定下来,那些士兵立刻想起那已经上阵的六千人中,可是有自己的兄弟朋友的,想到这里,心里立刻来了勇气,先前对白马先锋的畏惧感在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