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5章 惊天一战(三).
    !

    此时巴图带着先前狂攻敌阵的兵马回来,那巴图对格根道:“白马先锋想来是单军作战,大汗,此时我们要如何相助?”

    那格根看见白马先锋之人已经将第一层的木栅栏拆卸,这用铆钉衔接而常的木栅栏虽然较难破开,但是只要多些时间,还是能够将其破去。

    格根道:“你看,那阿图鲁的意思很明白了,只要白马先锋之人将三层木栅栏打开,我们大军就冲杀过去。”

    巴图扭头一看,看见白马先锋之人已经将第二层的木栅栏拆卸,那些人将滚落在地的木头清理而去。

    那剩余两层木栅栏的拆除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巴图回道:“好,待会巴图领兵再上。”

    格根道:“你已经受伤,待会不需要再上,我要亲自擒杀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人,否则我心里之恨实在难平。”

    巴图道“大汗,那木栅栏组装起来重达千斤,真是想不到,他们早已经是费尽了心思要置我们于死地,而我们却被蒙蔽了。”

    格根没有说话,心想若不是自己的左大臣哈森迷惑自己,恐怕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巴图召集了几十名士兵,道:“帮助白马先锋之人将那东西拆除了。只要一拆除,我们的大军就可以冲杀过去。”那十几名士兵领命而去,帮助白马先锋之人拆解剩下的两层木栅栏。

    阿图鲁带领白马先锋之人与敌军短兵相接,阿图鲁可不管撒敦铁木尔什么战术,只知道拼命作战,因此他此时正与众士兵全力向前冲杀,只求最大地去杀伤敌人。那鬼厉次站在第五拨士兵之后,拔刀督战。

    如此一来,一场殊死搏杀就在草原之上上演。这时间杀声震天,阿图鲁带领手下士兵对敌人进行反复绞杀,刀光之下的战场血流成河,横尸遍地。

    阿图鲁带领的白马先锋久经沙场战力非凡,此时孤军深入却没有丝毫畏惧,直杀得敌人心惊胆寒。直杀到正午,第三拨兵马才被彻底斩杀。

    今日情况让阿图鲁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白马先锋之前遇到的对手基本都是其的知道白马先锋前来,心里未战就先怯阵了。而此时这些敌兵个个都是拼命杀来,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任谁遇到了都会感到头疼不已,白马先锋之人连续征战,此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然而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不会让白马先锋之人得到片刻休息的时间,第四拨人马迎头而上,此时白马先锋的士兵已经折损过半。阿图鲁心里无奈,若是之前白马先锋没有攻打城池,此时的战力会更加一等,绝不会此时就出现折损过半的情况。撒敦铁木尔对鬼厉次道:“第五拨兵马出阵的时候,你就要号令其余士兵猛烈射箭。”

    鬼厉次惊道:“这样让我们的士兵跟他们岂不是同归于尽?”

    撒敦铁木尔道:“能够同归于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要在格根大军前来之时消灭白马先锋。”说着一指,鬼厉次循指而看,见己方布置的三层木栅栏已经被除掉两层。鬼厉次心下大急道:“那李成梁怎么还没有出现?”

    且说此时李成梁听到了刘力勤的告报,刘力勤极力说此时是可以出击了。

    李成梁心道此时当自己前去观察才可判断是否要出击。他亲自带领士兵来到战场远处观察,心道:“此时格根和其它两部激战正酣,而关键就是那木栅栏,他们很聪明,知道这样能够最大程度限制敌手的骑兵。”

    刘力勤道:“将军,此时我们得出击了,不然他们拆除了那两层木栅栏后,就有可能失败。”李成梁对士兵下令道:“此时我们需要的是敌人的内战,而格根手下的精锐白马先锋在展开冲击,我们要做的就是拦腰截断他们,所以,这次目标就是那里。”

    李成梁伸手一指,其麾下众士兵循指而看,心里已经明白了此战要如何打法。李成梁对刘力勤附耳交代了几句。

    刘力勤道:“将军放心,这两千人刘力勤会带好的。”这两千人马本是戚继光的手下士兵,李成梁不想马上就让他们上阵。这两千士兵中的其中一个士兵对李成梁问道:“将军要我们来,难道是让我们看着的么?”

    李成梁道:“当然不是,待会你们自有用场。”李成梁这才对手下的八千士兵道:“随我而来。”李成梁带领这八千士兵展开冲击。

    格根不想又出现一队人马来,此时是两军僵持时刻,李成梁的出现登时打破了两军的僵持。李成梁命令手下士兵先是弓箭连射,然后手持大刀进行冲杀。这拆除木栅栏的人本就不多,一下子就被李成梁斩杀殆尽。鬼厉次见两次终于出现,心道:“好你个李成梁,你终于是来了。”

    格根见李成梁的八千士兵阻拦在自己大军面前,他指着李成梁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管我们的事情?”

    李成梁道:“大明将领李成梁。我没有想过要管你们的事情。”

    格根道:“李成梁,你还说没有管,堂堂大明朝的将军,你怎么和我草原部落之人串通一气了。”

    李成梁道:“和你草原部落之人串通一气?对于此事我没有兴趣。我有兴趣的是如何打败你们,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不得危害我大明北镜。”

    格根道:“此时你杀了我几十人,我可以不跟你计较,只要你马上离开。”

    李成梁笑道:“此时你一定很想救下你的白马先锋,但是我告诉你,你的白马先锋固然厉害,但是就算他们以一敌十,也迟早会全军覆没。此时我就是要让他们如此。”格根的想法被李成梁揭穿,生气之余对巴图下令道:“你马上带上两万骑兵,给我杀了这该死的李成梁。”

    巴图领命,立刻带领两万骑兵冲杀李成梁的军阵。在巴图对自己展开全力冲杀之时,李成梁毫不惊慌,他神情泰然,对手下士兵道:“搭弓备箭,不要着急,但听我的号令。”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李成梁如此镇定,其手下士兵也不惊慌。在巴图的先锋大军进入李成梁一方的弓箭射程之后,其立刻下令放箭。

    格根一方苦于没有太多弓箭,此时面对李成梁弓箭的袭击,只有以手中的大刀来回劈挡。

    李成梁再下令射箭,但是这两番利箭的打击,也没有让巴图的兵马停下进攻的脚步,此时巴图距离李成梁只有几十米之遥,李成梁的神情清楚可见,巴图看见了李成梁一脸不屑的神情,巴图心头大怒,道:“随我猛冲过去。”

    巴图本以为李成梁面对自己的攻势会稳步撤退,不想李成梁却反其道而行之,只见李成梁横刀立马,大吼一声:“杀。”一万士兵跟着李成梁,以最快的速度反冲向巴图的大军。李成梁就是以硬碰硬的打法让对方折服。

    李成梁的八千骑兵习练的都是刀法,而李成梁的刀法经过了那几日地淬炼后,在这军阵中已属一枝独秀。换句话来说,李成梁所带领的这一对人马就等于是稍弱一些的白马先锋,跟白马先锋相比,只是在人数上较多一些罢了。

    一番猛烈地对攻之后,巴图的大军在李成梁的猛烈杀伐之下开始自行溃散。李成梁则是带领士兵一阵穷追猛打,此战斩杀三千余人,而己方士兵的死伤只不过百人而已。

    巴图再退,李成梁见格根大军就在其后,自然不敢妄动,他立即下令是停止对巴图大军地追杀。巴图很快就摆好了架势,看样子是要与李成梁决一死战。

    此时李成梁无需着急,因为着急的是格根,只要自己时间拖得越久,白马先锋被全歼的可能性就越大,尽管白马先锋之人作战确实勇猛非常。

    李成梁道:“此时最着急的是他们,我们只要按照平时一般,整好冲杀队形就好。”这些骑兵训练时久,对李成梁的命令马上就执行完毕。只需李成梁一声令下,便可随时对敌人发起进攻。

    巴图看了看李成梁的阵型,心道:“这李成梁确实是个猛将,这阵型最利于冲杀,看来之前是我之前太小看他李成梁了,此时需要对其来个侧面袭击才行。”

    巴图也是久经沙场且经验丰富之人,他立刻把心里的想法报告格根,说是让格根派出一队人马,就让这一队骑兵对李成梁的军阵展开突袭。

    格根听了士兵的报告后,他马上就采纳了巴图的这个战术,他派出了三千骑兵往别处迂回,叮嘱他们一定要全力冲杀李成梁的侧翼。

    且说在城墙之上,那戚继光等人正在观战。彭近岳道:“公子,李将军处境危险,你说此时我们要不要出去帮忙呢?”戚继光第一次看见李成梁带领士兵主动向敌人冲杀,他也不知道此刻到底要不要支援,网心柯见戚继光犹豫,就先说了自己的想法道:“此时我们兵马不够,如何去支援?公子的任务就是守住这城池,万一这城池被敌人攻破,那敌人就可以长驱直入,到时候朝廷怪罪下来这里谁人还有命在?”

    戚继光权衡了好一阵,道:“不错,此时就算成梁兄战死,我们也不能去支援,唯一的办法就是死守这城池,力保城池不失。”

    戚继光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十分担心李成梁的安危,要知道其手中虽然有一万兵马,但是不知道其要如何带领处于绝对劣势的骑兵去对抗敌人。

    “瓦剌的兄弟们,我们的白马先锋的兄弟此时在被敌人围杀,随我杀去。”巴图见时机已到,便对手下的骑兵大声训话,然后身先士卒,对李成梁发起了猛烈地进攻。

    李成梁如先前一般再战巴图。

    对于巴图和格根的这一战术,李成梁早已经预料到了,当那三千兵马要对李成梁的侧翼展开进攻的时候,刘力勤带领剩下的两千兵马大力阻击,使得格根的计策落空。

    李成梁大军与巴图的骑兵又进行了一场搏杀,只是这一次搏杀较第一次来说更为惨烈。然结果还是李成梁一方取得了胜利,让巴图的骑兵最终败退下去,格根的大军就是支援不了被围杀的白马先锋。

    与柳尘缘一道观战的阿里木也沉不住气了,他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我要上阵了。”柳尘缘道:“大哥要我看住你,你不能去。”

    阿里木拿出随身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道:“你是要我死在这里,还是死在战场上。”

    柳尘缘知道阿里木为何如此,阿里木身为白马先锋之人,此时不能与白马先锋共存亡,这对阿里木来说是无比残酷的事情。但是有大哥阿图鲁的嘱托,柳尘缘又不能让他离开,柳尘缘道:“我答应了大哥要照看你,所以此时我是不能让你去的,但是不让你去,你却要如此,那我便和你一道前去。”

    柳尘缘已经想好,只要自己跟着阿里木,那至少可以保证阿里木不会战死,只要也对得起大哥阿图鲁的嘱托。

    阿里木道:“好,我们一道去,汉人中,我只认你这个兄弟。”临行前柳尘缘对花楚楚匆匆交代道:“师妹,此处危险,你可千万不要乱走。”说着和阿里木一道而去,两人骑马迂回,冲入了白马先锋与敌人激战的阵中。

    阿图鲁见阿里木前来,道:“你怎么来了?”

    阿里木道:“白马先锋之人在奋战,阿里木怎么能够在一边看着。”

    阿图鲁见柳尘缘就在阿里木的身边,心里明白了过来,道:“尘缘兄弟,谢谢你了。”

    柳尘缘根本没有想到,今日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大哥阿图鲁并肩作战。柳尘缘见此时白马先锋之人并不是处于绝境之中,柳尘缘对阿图鲁问道:“大哥,此时我们大可以冲杀出去。”

    阿图鲁道:“查干巴拉的头颅被此人拿去了,我们一定要拿回来。”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